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五百零六章 惊雷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陆卓从三米开外的地方猛地冲上来,重重一脚踩在了男人椅子的靠背上,巨大的贯穿力直接将男人从椅子上撞飞出去,直接治疗各种摔在面前的桌子上被惯性带出两米多远。

    绿帽子永远是全世界的男人最无法接受的事情。而如果男人本身没犯什么错误的话,绿帽子会让更多人同样无法接受。毕竟一个人这辈子就算活得再失败,总归还是有两个朋友的不是。

    张旭跳上桌子,一脚将已经没有了反抗能力的男人狠狠踹下桌子,整个人高高跃起,从桌子上跳下重重踩在对方胸口上。清脆地骨裂声让周围的人背脊一阵发冷,他虽然身材瘦弱,但是但其很赖却同样有巨大的杀伤力。两脚不停在已经吐血地男人身上财团噶,张旭狰狞着一张脸孔不停地嘶吼,一副要将自己剩下的体力完全发泄出来的模样。

    三个醉汉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在餐厅里殴打一个根本没有还手之力的年轻人。尤其是方启峰和张旭,更是要把对方望死里整。周围的人没有一个上前阻拦,甚至连出声劝解的人都没有。近乎凶残的殴打和四个家伙身上浑身地酒气让所有人都不敢靠近四个人周围五米之内。

    苏齐站在女人面前,直勾勾地盯着对方,脸上尽是颓然。他没有说话,也没有理会一旁疯狂的陆卓等人。良久,他才慢慢转过身,摇晃着身子慢慢走到了几人身旁,伸手拉住了还想继续打下去的张旭和方启峰:“走吧,没什么必要了。”

    低下头,苏齐从钱包里掏出一沓钱丢在地上:“以后好好对她,医药费不够她知道怎么联系我!”

    张旭晃了晃有些清醒的脑袋,望着倒在血泊中的男人冷哼一声:“今天不是有人拦着老子要你的命!”

    “行了,走吧!”闹了这么一出,谁都没有兴趣再继续下去了。

    四个人勾肩搭背地走出了餐厅,留下一个浑身嗜血的男人和一个手足无措的女人站在场中。直到四个混蛋完全消失在了门口之后,才有人壮着胆子拿出电话拨打急救中心的号码。

    黄埠江边,四个人坐在河堤上,身边摆着一堆已经发凉的熟菜和几瓶白酒。迷离灯火下,整条黄埔江被渲染成迷离的颜色,灯火在其上反复倒映,随着点点水花荡漾。苏齐脸上带着浓浓的苦笑,仰头又是一大口狠狠灌下:“以前没钱,连女朋友都不敢找,最多只是跟人家玩玩。现在呢,有了钱又能怎么样?该绿的还不是得绿?去他妈的,这他妈什么世界!”

    陆卓撇撇最,将刚刚点燃地烟地道了苏齐手里:“得了吧,谁他妈没给人家练过两次。当初我被陈忆那么玩还不是挺过来了?你们谁有我那么惨过?大半夜的抱着一个喝的烂醉的女人送人回家安顿好之后还守一个通宵,第二天还得做了早餐之后才灰溜溜滚回家。结果呢,人家一句谢也没有就直接半月不跟我说话,搞得我还以为是不是弄错了什么!”

    方启峰一笑,望着陆卓嘲讽道:“那是你自己白痴。陈忆那酒量你不知道?哪有能够把她灌得不省人事的人存在?人家装模作样想让你主动点,结果呢,你这白痴竟然只是隔着衣服摸两把?要换了是我别说半个月,半个世纪都不理你!”

    陆卓神情古怪地看了方启峰一眼,为这事他都不知道被几个混蛋说了多少次了。明明自己是没错的,可是到了人家嘴里怎么好像就变了个味道一样。难不成自己老实点尊重人家一下还成了自己的不是?

    张旭拍拍陆卓的肩头,一副看不惯地样子:“王八蛋,牛逼装什么大头蒜。陈忆现在不是在你家躺着呢么?人家玩你几个月,你上人家一辈子。这笔帐怎么算都是你划得来。倒是苏齐,花了大价钱买了个礼物打算走个吃饭电影开房一条龙的,结果呢,估计那娘们现在得在医院哭死。”

    “关他妈我屁事!别他妈再提这茬!”苏齐一巴掌抽在张旭后脑勺上,恼怒地说道:“难怪你他妈的长不结实,就你这缺心眼的嘴一辈子都得给人家念叨。我失恋哎,大哥,尊重一下失恋者的感受好不好?”

    方启峰突然转过头:“行了行了,别嚷嚷了,喝完这点一起去桑拿。有钱买不来真爱还不能去当皇帝么?待会叫两个,一个给你弄,一个看着你弄,这样心理平衡了?”

    苏齐点点头:“要三个!”

    张旭转过脸望着陆卓:“好久没见面了,怎么,跟我们去开个张?”

    陆卓神情凝重地望着张旭:“你想我死的话我没意见,但是你想让我死无全尸还是不行的!”

    其余三人面色古怪地盯着陆卓,纷纷比出了一根中指。有家有室的男人就是这点不好,大家一起去玩玩都不行。本来苏齐失恋这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大家在一起喝喝酒然后去找两个女人乐呵乐呵是非常应该的事情,可就是因为陆卓自己有了女人就不能再参加这样的活动,实在是让人有些扫兴。不过不去就不去,最多也就是少一个出席耐力赛而已,根本无所谓。

    带着浑身的酒味一路晃荡着,四个人在马路上低声谈高盛笑,一副放浪形骸地模样。

    把人送到了桑拿称门口,陆卓站在马路对面就不走了。自己的任务只是陪对方走到这里,要是再往下那就不信了。万一被什么人看到到处乱传传来传去传回了自己家里,那自己的命数就算是彻底到头了。

    在外面杀人放火,修桥铺路这些都无所谓,家里的媳妇不会管,也不会在乎,只要自己能保住小命就行。但要是敢来桑拿这种地方,那就不是死不死的问题了,最仁慈的手段都是死成几块!

    将三个混蛋送进桑拿城,陆卓伸手拦了辆车直接回家。时候不早,天色不好,要是再晚点回家,估计自己一双腿得被打折了。

    陆卓前脚刚走,三个混蛋已经每人点了两个漂亮妞带出了桑拿称。打了两辆车直奔帝豪酒店,方启峰也不废话,直接要了三个房间,几人约好,每隔半小时同义词电话,谁要是消停了谁就自动认输明早上给房钱。

    房门关上,已经醉的完全不省人事的张旭整个人趴在床上,连哼都没哼一声就直接睡了过去。他身后两个穿着打扮妖冶的年轻女人对视一眼,脸上同时露出一丝轻松地笑容。七手八脚把张旭弄到床上躺好,两个女人直接中搜出了房间到了套房外的客厅沙发上坐下。

    反正已经给了钱,虽然说不能走,但是不用服侍人还是不错的。毕竟白捡几千块睡一晚沙发谁都乐意。

    酒店门口,三两型号不同,拍照不同的汽车依次停在了一起。严天浩穿着一身黑色的风衣,表情阴沉地走了下来。他身后跟着六名穿着黑色西装的手下,一脸阴冷地走进了酒店大堂。

    一名侍应生在见到严天浩之后立刻走到了角落,悄悄地对着严天浩打了几个收拾,然后飞快地离开。严天浩微微一笑,带着手下的人绕过前来接待的门童,直接走到了电梯前。

    自从上一次被陆卓轻易戏耍之后,严天浩回到京城几乎半个月没有踏出家门一步。每天除了深深的反省之外,就只剩下对陆卓越来越深地憎恨和怨念。虽然时间过去补偿,但他却恨不得立刻将陆卓直接切碎了做成肉饼然后亲口吞下。被人光着屁股丢在京城街头肉,虽然看到

    的人没多少,但是事情却传得飞快。京城的圈子里现在到处都是有关于自己的传闻,已经闹得人尽皆知。

    这一次来上海,严天浩几乎动用了自己能够掌握的所有人选才瞒过了陆卓的耳目,连上海最大的情报贩子金平都被他收买,不敢给陆卓透露半点消息。

    带着一堆人走到张旭的房间门口,严天浩身旁的手下从衣服里掏出一张房卡,直接打开了房门。

    两个正在里面聊天的女人一愣,猛地抬头望向了发出响动的门口。这之前说好了不交换的啊,怎么这会还有人进来。望着走进来的严天浩,两个女人也同时傻了。虽然说当先走进来的男人实在挺帅,但是他身后还跟着六个人高马大的壮汉呢,就这样的身板,自己可承受不起。

    还没等两个女人反应够来,严天浩已经直接坐在了沙发里,一手一个搂住了身旁的两个女人:“你们呢,乖乖的在这等着,别出声!”

    两个女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纤细的脖子已经被严天浩的打手紧紧捏住。沉重地力量让两人脸上的表情瞬间一僵,顿时连话都说不出来。六个大汉看着已经不省人事的张旭从房里走出来,严天浩笑着晃了晃两个女人的身子:“乖乖的别乱说话,知道么?”

    带着人施施然走出房间,严天浩回过头来对着两人深深一笑,轻松地走出了房间。

    张旭被带走,剩下的两个女人在呆了一阵之后这才猛地反应过来,立刻冲出房间敲响了一旁其他人的房门。自己招呼的客人是什么身份她们很清楚,平常也都听说过。就连沈河都要客客气气面对的几个年轻人如果有了什么意外,以自己的身份做替罪羊死了都没人可怜。

    足足敲了十几分钟,两个女人嗓子都快喊哑了,方启峰和苏齐两人才晃荡着走出房间。望着两个惊慌失措的女人方启峰也不禁一愣:“怎么?你们不在房间闹腾跑回来干什么?”

    “张,张先生被人带走了!就,就在刚才!”

    两人脸上带着惊慌失措的表情,顿了半天之后才把话说清楚。方启峰和苏齐两人在听到消息之后纷纷一愣,随即同时笑起来:“这王八蛋,这种东西都玩,待会看老子怎么收拾他!”

    已经习惯了互相恶作剧的两人还以为这又是张旭跟自己开的玩笑,正想要直接摆手回房,却猛地发现两个女人身上的衣服都没有乱一点。张旭可不是什么腼腆的家伙,进去这么长时间还不碰嘴边的肉可能性只有一个,那就是真的发生意外了!

    飞快地冲进张旭的房间,方启峰几乎是咆哮着朝着一旁的两个女人吼道:“人呢,谁把他带走了!”

    两个女人面色紧张,纷纷用力摇头:“我们只知道一共是七个人,其中一个好像是头头,很年轻,很帅!”

    “我去你妈的很帅!”方启峰愤怒的转过头就想大人,在这个时候给自己这样的形容词根本没有半点用处。

    苏齐伸手拉住了暴怒的方启峰,整个人脸上的表情有饿阴沉无比:“行了,打人没用!先打电话给陆卓再说,听她们说的,那人很可能是严天浩!”

    方启峰脸色阴沉,整个人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张旭是几个人里头年纪最小的一个,经历的东西也最少。一直在家里头当少爷的他如果真的是被严天浩带走的话是生是死都难以猜测,更别说严天浩后面可能的报复会把张旭利用称什么样子。只是有一点已经可以断定,张旭的这次“开房”已经陷入了极度的危险。

    现在两人最担心的不是严天浩怎么报复,而是张旭的安全有没有暴涨。跟陆卓斗了这么久,严天浩是肯定不会直接干掉张旭来让陆卓发疯的,只是如果有其他的折磨足够其他人担心了。

    两人踩的没错,在带走了张旭之后,严天浩直接将她带到了黄埔江边的一艘垃圾穿上。船舱里,张旭被严严实实地绑在一张铁质的椅子上,耸拉着脑袋明显还没睡醒。严天浩坐在他面前,冷冷地盯着这个陆卓的手脚之一。

    “哗啦”一下,一蓬冷水猛地淋在了张旭身上,受到刺激的张旭猛地一个激灵清醒过来,条件反射地破口大骂:“你妈的有病是吧,草!”

    “砰!”

    一记重拳狠狠砸在了张旭脑袋上,沉重地力量差点将他的脑袋砸下来。如果不是椅子被固定在船舱的地面,这一拳的力量足够给瘦弱的张旭一下子砸出几米远。

    头晕眼花还没醒过来的张旭重重挨了一下,顿时鼻涕眼泪伴随着鲜血崩沙出来,眼前猛地一黑,差点就被这一拳直接砸晕过去。严天浩望着面前的张旭有些不可置信地笑了笑:“陆卓就跟你这种废物交朋友?看来我还真是高看他了!”

    张旭迷糊着晃荡着脑袋,本来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在听到陆卓两个字的时候心里瞬间就明白了过来,搞了半天这就是来找陆卓寻仇的。搞不定陆卓直接找到了自己身上。

    笑了笑,张旭哼哼着说道:“不是朋友,是手足啊白痴!”

    严天浩一愣,脸上地笑容瞬间凝固。他怎么都没想到眼前这个看上去跟小混混没什么两样的白痴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还能骂人。从来没有被人当面辱骂过的严天浩觉得自己内心的火药桶像是被人浇了一桶热油一样,顿时到了爆发的边缘:“王八蛋,好,我看你硬到几时!割了耳朵,打包寄给陆卓!”

    张旭一愣,随即整个人浑身剧烈地颤抖起来。这不实在开玩笑,他很清楚地明白,严天浩他虽然没有见过,但只要不是白痴现在就能猜出来他的身份。望着拿着钳子朝自己走过来的大汉,张旭咬着牙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只是剧烈颤抖的身躯和铁青的脸色却是怎么也控制不住的。

    冰凉的铁钳夹住了张旭的左耳,并不是很锋利的袋子在而悲伤如同锯子一样前后拉扯着,张旭整个人再也忍不住疯狂地大叫起来,他两脚重重地踩着地面,双目圆睁地疯狂嘶吼着,从未有过的剧烈疼痛让她体内残存地酒精几乎瞬间散去。眼泪和口水伴布满了整个脸庞,不过短短几十秒就已经将增长脸孔痛苦地扭曲起来变了形状:“啊!我**!你妈的,我要你的命!要你的命!”

    疯狂地惨叫着,张旭想要晕过去却做不到,左耳被割掉之后,大汉有绕到了他身体的右侧。一如先前一样重复!

    惨叫回荡在黄埔江上空,江水拍案地声音掩盖了张旭的痛苦,也掩盖了一切痕迹。

    凌晨五点,坐在家里沙发上满脸阴沉地陆卓听到了自己家的门铃。一个快递员将一个包装精致地礼品盒交到了陆卓手中。

    苏齐和方启峰两人站在陆卓身边,神情紧张地望着陆卓手里的盒子。

    拆开包装纸,两地眼泪顿时留下了陆卓的眼角。死死咬着牙,任凭血线顺着嘴角留下:“你妈!我要你的命!”

    苏齐整个人一下跌坐在地,喃喃自语:“我为什么要喝酒?为什么要喝酒?洗什么桑拿?洗什么桑拿?陆卓...陆卓...张旭没事的对不对,张旭,张旭...”

    方启峰回过头来抓着苏齐地头发面色狰狞地将他从地上提起来:“闭嘴王八蛋,我要吃了他!陆卓!你听到没有!我要生吃了那个王八蛋!”**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