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五百零五章 醉酒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汤家河一直是个很低调的人,除了打官司之外几乎没有任何有关他的消息。〖 】他深居简出,完全过着简单的生活,虽然舒适,但绝不奢侈。就是这样一个人,无论怎么看都不可能会跟严哲这样的大人物车上什么关系,但陆卓能感觉到汤家河简单的北京之后隐藏的东西有多危险。

    这么一个看上去没多少存在感却能够举足轻重的棋子摆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直到现在才暴露,如果严哲还有其他更重要的棋子摆在自己附近而却一直没有发现,那自己岂不是要完蛋?

    许逸云看着陆卓手上的资料同样皱起了眉头,她虽然不知道陆卓紧张什么,但是却也明白陆卓不会无缘无故查这个人:“有什么我能帮忙的?”

    许逸云知道,自己如果不主动陆卓是打死都不会主动让自己帮忙的。她之前也跟汤家河见过几次面,对这个人的了解程度起码要比陆卓这个只看过资料的人高出不止一点。

    陆卓琢磨了一阵,反正只是出出主意,他也想听听看许逸云对这么个家伙到底有什么样的评价:“说说看,这是个什么样的人?”

    许逸云想了想,回忆着自己跟汤家河为数不多的几次见面,将自己对他的了解和看法一一告诉陆卓:“很低调内敛的一个人,非常有能力。不是一般的小人物,以他的实力完全可以做到路人皆知,但却只是在业内有名,这已经足够表明他的自控能力有多强。曾经有几个人试图动他,但都没有成功,反而还被他一网打尽。这么多年,这个人在上海建立起的关系网已经密不透风。可以说,如果让知情人在你跟他中间选一个对上海更有影响的人,大部分人都会选他!”

    “嗯?”陆卓有点闹不明白了,自己现在虽然还不是个事,但是在上海要说只手遮天还是没问题的。怎么一个律师的影响力就能比自己大了:“这怎么回事?难道说他实力比我强?”

    许逸云摇摇头:“那倒不是,只是影响力这个东西实力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关键还要看你的人缘!”

    “人缘?你说我人品不好?”陆卓有点不明白许逸云的话,自己虽然不说日行一善,但最起码也从不主动赵谁麻烦。怎么到了自家媳妇嘴里就成了反面典型一样。

    许逸云摇摇头:“我不是那个意思,你知道的,现在外面的人更多是怕你,而不是喜欢你!年初七的那次事情搞得人心惶惶,所有人都怀疑是你做的,因为除了你没有别人做得出这么大胆又疯狂的事情。你要明白,人们大多都是害怕难以对抗的事物,很明显,你带来的危机感要超过你带来的安全感。”

    深深地望着陆卓,许逸云说出了一直想说却有没有机会告诉陆卓的话。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之后,陆卓的名声在某些圈子里的生命已经极其恶劣。为了自己的事情将整个上海完全封锁四个小时,甚至连网络信号都没有,光是这一点就足够他被人诟病了。

    无奈地撇撇嘴,陆卓就知道许逸云是想成绩教训自己让自己消停点,事情摆在自己面前,迟早要解决的。许逸云说的的确是有道理,但是上一次如果自己不那样做的话严哲分分钟有办法把严天浩弄回去,还有可能给自己反戈一击直接扫掉自己。而这一次这么大一个隐患就暴露在自己身边,无论如何都要清除的。只是听许逸云的口气,这个汤家河好像还不是一般的人物。

    放下资料,陆卓不想再让许逸云搀和进这些事情太多。搂着美熟女强行把三分之一的烧鹅塞进许逸云肚子里,又灌了一大碗白米饭之后陆卓这才松开被撑得直翻白眼的许逸云。几个媳妇什么都好,但就是吃饭这点不让人放心,不管吃什么都是两三口就算了,一点都没有保护自己身体的觉悟,实在是让陆卓无比苦恼。

    吃过了午饭,陆卓开着车把许逸云送回公司,好容易哄着下午还想继续工作的美熟女去睡了午觉之后才掏出了自己的电话拨通了陆羽的号码。

    这边的事情有些太过于蹊跷了,陆卓虽然自信,但是却没有想过严哲回轻易将一个这么重要的棋子暴露给自己,在准备对付汤家河之前,他还是决定先从陆羽那里打听打听消息,省得自己得意忘形指虎犯下什么不可饶恕的错误。

    陆羽挂断电话,脸上带着轻轻的笑容。他答应了陆卓的想法,让他按照自己想的去做。雷易站在一旁,有点担心地望着他。

    陆羽端起一杯茶,笑眯眯地望着雷易问道:“是不是觉得我答应陆卓的要求有些古怪?”

    雷易发不出身影的嗓子动了动,随即木然点头。陆卓当局者迷,看不清为什么还情有可原,但是以陆羽的能力还答应陆卓这样往枪口上装的方法就实在有些让人想不通了。一旦陆卓有个什么意外的话,陆羽手中最大的王牌就再也没用了。

    陆羽笑眯眯地放下茶杯,一副老谋深算地样子望着雷易:“差不多是该亮刀子的时候了,这么自大的陆卓是赢不了严哲的。他需要一点教训。”

    对于陆羽来说,严哲打的三民主义他再清楚不过了。善于环环相扣的严哲从来不会做任何无意义的举动,杨海城看上去是个小人物,但却是一个实际作用远远大雨他本身价值的棋子。陆卓威胁了他,赶走了他,在紧紧凭着他想这样做的情况下,这无疑是违法的。这中藐视一切的作风在陆羽看来并不是陆卓身上应该有的。只是他崛起的速度太快,又太过聪明,所以他有这样的想法一点也不稀奇。

    只是这样的性格并不能让陆卓战胜严哲,相反,这还是陆卓现在身上唯一的致命伤。

    杨海城,是严哲故意包谷给陆卓的,因为他太渺小,渺小到就连陆卓都不会在意他的身份,只当是严哲在无意之间偶尔疏忽的一个人。而由此牵扯出的汤家河也能够让陆卓对他掉以轻心。如果陆卓没有动作,杨海城将继续刺激赵笙,让陆卓的神经变得暴躁,而如果陆卓动了杨海城,那就肯定会找到汤家河身上。一个有着极大潜实力又在自己身边的对手,陆卓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严哲等的,就是陆卓向汤家河动手。一旦陆卓忍不住先对付了汤家河,那么严哲就能够正正当当地对付陆卓,再也不需要什么阴谋诡计,单凭几条法律就可以将陆卓定罪。

    这世界上,杀人最快的刀永远都不是阴谋,而是阳谋。阴谋借机而生,等到时机过去自然消散,而阳谋则是堂堂正正借势而起,不将事情完成所乘之势就不会消失。一旦陆卓被严哲用正轨的法律途径对付,哪怕是陆羽也没有太多的方法能够出面不保下他。

    严哲坐在家里,跟陆羽一样望着外面有些阴沉地天色,脸上同样带着自信的笑容。陆卓这一次已经一只脚踩入了陷阱,只是等他反应过来,恐怕已经来不及了!

    严天浩送回来的烟头和杨海城已经被自己的人带去验伤,并且在杨海城夫妻两人的身上都检验出了不同程度的伤痕。尤其那个带着陆卓唾液的烟头,更是他使用暴力威胁恐吓的在最佳证据。光是这一条罪名,如果成立的话就足够重判陆卓五年以上。一旦陆卓被丢进监狱,陆羽甚至陆家都将即刻土崩瓦解。

    城南城北,严哲和陆羽脸上同样带着淡淡地微笑,将自己的目光放在上海。

    陆卓走在街头,突然感觉自己背脊一阵发凉。整个人好像无端端被丢进了冰窖里一样。紧了紧自己身上的衣服,入座转身进了一旁的酒吧。

    自从跟严哲彻底撕破脸开始,陆卓都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跟几个混蛋在伊河喝酒打屁了。原本几个家伙还打算在过年的时候跟自己一起好好见见面,结果又因为严天浩和请客的事情而被迫搁置。今天算是几个月以来的第一次见面,准备一次性喝个痛快。

    舞池旁的卡座里,几个混蛋已经掰开了架势等着陆卓,今天这一顿不把陆卓喝到吐血他们三是不会放人的。

    还没等陆卓坐下来,三个混蛋就扯着陆卓准备灌酒。张旭满脸地恼怒,拿着一瓶子伏特加塞进陆卓怀里:“少废话,先喝光了再他妈跟我说话!”

    陆卓望着自己手里刚刚打开盖子的烈酒,整个人一句话也说不出。剩下的苏齐和方启峰都是一脸看戏的表情,明显是没有搭救自己的意思。

    苦笑着摇摇头,陆卓至阳仰头对着酒瓶咕嘟嘟把酒往下灌。一瓶伏特加虽然放不倒他,但就这么喝也足够他头晕目眩了。

    十五分钟,陆卓分三次把一瓶子伏特加喝光之后张旭才大笑着露着他的肩膀:“王八蛋,死哪去了?”

    陆卓有些发懵:“做,做事啊,不然怎么养家?”

    “养你妹,来,喝酒!”张旭向来不管什么生活压力这样的玩意,搂着陆卓又是一瓶子啤酒灌下去,顿时让原本就有点头晕的陆卓更是连话都说不清了。

    几个家伙没什么爱好,以前在一起的时候还玩点别的憧憬一下美好未来,现在在一起除了聊天叙旧之外就剩下喝酒一项。毕竟该说的话认识这么多年早就说完了,剩下没说的也就是最近发生的那点破事,几人虽然不常见面,但却不代表没联系,对方发生了什么自己一清二楚,根本不需要再多别的废话。

    下午三点一直到七点,四个人已经喝得眼睛发直,说话打结,甚至连走路都走不稳了。苏齐要晃荡着身子站起来,满嘴的酒气朝着其他人说道:“去...吃饭!”

    方启峰点点头:“吃火锅,接着喝!”

    陆卓扶着已经站不起来地张旭,拍打着他的脸蛋问道:“你搞什么?还行么?”

    张旭一下子从沙发上跳起来,拉着陆卓的手就往外走:“谁说我不行的,简直放屁。告诉你,今晚不全部喝跪下谁也别想走。娘的,看你今晚还怎么回去伺候媳妇。”

    到了现在,陆卓别说伺候媳妇了,就连说话都已经费力。跟张旭两个人互相扶着从沙发张站起来,二话没说搂在一起扭头就吐。

    剩下的苏齐和方启峰两人见状,顿时也纷纷忍不住,四个人背过身朝着四个方向没头没脑地就是一阵翻江倒海,也不管周围有没有人,直把场子都快点吐出来了之后才不停地干呕这发出一声声怪叫。

    酒吧是之前虞梦开的轻吧,放点轻音乐招待一些不怎么喜欢闹腾的客人。像几个混蛋这样肆无忌惮的家伙还从来没有在这里出现过。周围的保安见是自家的大老板在玩了命的吐,当下也不敢作声,只能是等几人走了之后再让清洁员把几人搞出来的东西清理干净。

    “走走走!他妈的,差点弄死我!”苏齐扶着陆卓的身子好容易才站稳。用力晃了晃脑袋,深深地喘了几口气之后才出声道。

    四个人互相搀扶着,几乎是在过道里横冲直撞地走出了酒吧大门。

    被外面地冷风一锤,几个混蛋顿时又清醒了不少。四个人咬着烟头,跟小流氓一样勾肩搭背地横在人行道上晃晃荡荡地朝着附近的火锅城走去。

    路灯已经亮起,迷离的灯光下,少年人的背影仿佛跟此刻开始重叠。散乱不羁的青春像是随着灯光重新照到了几个人身上,被拉长的背影中,有几人失去的光影,和无数喜怒哀乐。

    走进火锅城,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陆卓拿起菜单眯着眼睛就点了一大堆有的没的。然后,又上了四瓶五粮液:“老子今天就陪你们把胃都吐出来!娘的,我还就不信了,这么久没喝酒偶尔喝一回大的还...还能怎么样不成!”

    其他人撇撇嘴,纷纷朝着陆卓狠狠比出一个中指。

    就在几人不远处的地方,坐着一对情侣。从外表上看男的帅气阳光,女的甜美可人,倒是很般配。只是等陆卓几人坐下了之后,正好面对着几人侧面地女孩明显地有些紧张起来,就连吃饭也有点心不在焉。

    男人很细心,明显看出了自己女朋友的不对头。他抬起头,朝着女孩温柔地笑道:“怎么了?不合胃口么?”

    女孩摇摇头:“没,就是突然有些不舒服。”

    抓住对方的手,年纪比起陆卓还小点的男人望着自己女朋友:“怎么了?是不是着凉了,要不要带你去看医生?”

    听到了男朋友的文化,女人顿时摇摇头,有些担心地看了一眼前方坐着的四个醉汉,她心里头也稍稍放下了心。在这种地方遇到熟人还真是没想到,只不过看四个家伙的样子,应该也已经喝到了看不见自己的程度。

    闷声低头跟男朋友吃着饭,女孩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只是将脑袋埋得低低的,根本不敢抬起头来。

    方启峰咬着烟头,不停地打着酒嗝。他斜着眼睛在四周围打量着,一副典型的流氓模样。看了一阵子,方启峰突然敲了敲面前地桌子:“看那边,那女的怎么就那么像你女朋友?”

    “谁女朋友啊?除了陆卓谁他妈有女朋...嗯?苏齐,还真他妈是!”张旭原本还想抱怨两句朝着他休息的方启峰,结果一扭头就看到了低头坐在自己斜后方远处的那对情侣:“唉唉唉,她不是回家过周末的么?不是今天早上上的火车?下午就来了?”

    陆卓看了一眼之后就没再看,转过脸望着表情有些呆滞地苏齐,陆卓苦笑着摇头:“看什么啊,被人练级了你!”

    苏齐茫然地看了一阵,随即飞快地低下头:“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没有人回答,虽有人都转过了头来趴在桌子上默不作声。女孩就是苏齐上一次不惜受伤也要从左帅手上追到的那位,所有人都知道他是认真的,也都打心眼里想他能好好的。只是没想到开头来的坎坷就算了,结尾竟然还这么狗血。

    还有一个星期就是情人节,苏齐连礼物都准备好了。只是到了现在,好像礼物已经没什么用了。

    女人还没有发现陆卓等人已经看到了自己,心里头还盘算着快点吃完快点离开这里。她低着头,连话也不敢多说什么。上一次在学校里面发生的事情已经证明了苏齐身边的这群人都不是什么好惹的家伙,要是一会闹起来,自己这边肯定吃亏。

    “俊成,我们走吧!”女孩放下快者,拉着男人的手低声说道。

    男人抬起头来,微微一笑,也不稳为什么:“好啊,我们是换别家吃还是去看电影?”

    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男人身后,紧接着就是一蓬滚烫地火锅底料兜头盖脸地淋在了男人身上:“吃你妈!你他妈吃屎去吧!”**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