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五百零四章 诸多巧合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许逸云被陆卓折腾得没办法,只能半推半就地乖乖爬到办公桌上。她上半身趴在桌子上,用两条修长圆润地美腿承载地上,白色的高跟鞋将两条长腿衬托得更加有人,肉色的丝袜中冯钰的大腿在陆卓眼前,散发出阵阵诱人气息。

    陆卓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伸手轻轻卷起许逸云的短裙,慢慢地推到她腰间。许逸云红着脸但趴在办公桌上,被陆卓的打手爱抚得呼吸急促,发出一阵阵轻轻地闷哼。虽然陆卓的恶趣味的确是点坏坏的,但这种感觉却让人更加刺激。

    将口鼻整个埋入许逸云地股间,陆卓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开始大口呼吸。炙热地批系完全喷洒在许逸云两腿间,馨香地气味让陆卓整个人瞬间飘飘然起来。

    两手轻轻揉捏着许逸云柔软地丰臀,陆卓抬起脸,望着眼前颜色一点点加深的丝袜笑着朝许逸云问道:“大宝贝,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敏感了?”

    “哼~”许逸云一声娇哼,伸手无力敲打了陆卓的手掌一下:“你还说~我...你再说我就不理你了!”

    陆卓嘿嘿一笑,两手突然抓住许逸云地大腿,在她的交互声中将许逸云整个放在了办公桌上:“跪好哦大宝贝,不然你就要掉下来了。”

    许逸云难耐地趴在桌子上,腰身不停地扭动着。转过通红地笑脸望着陆卓,大眼睛里水汪汪地乞求道:“坏蛋,你还弄...你...”

    陆卓得意地抬起手轻轻抽了许逸云白嫩地丰臀一下,整个恶人顿时扑了上去。

    杨海城在陆卓走后足足在酒店的客厅里呆了半个钟头,直到浓烈刺鼻地味道让他的意识猛地反应过来之后他才猛地从地上站起身来,顾不上其他,直接抱起浑身被汽油淋了个遍的冯淑芬跑进卫生间。

    陆卓给的麻醉剂虽然钱,但是却并不重。经过计算的要笑只有深度麻醉一小时,等到无数分醒来,最多再有两个钟头就能够行动自如。杨海城完全有时间在收拾好之后带着醒过来的冯淑芬一起离开上海。

    几乎将酒店里的沐浴露用光之后,杨海城才将冯淑芬身上地汽油给清理干净。焦急望着泡在浴缸里的冯淑芬,他也知道现在的事情是急不来的。飞快地回到房间想要收拾东西,因为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

    敲门声响起,刚刚才换好衣服的杨海城猛地一愣,才刚刚平静下来的情绪又瞬间紧张起来。愣愣地站在原地,杨海城拼命地寻找着可以用来当作防卫的武器。

    在早上被陆卓一顿惊吓之后,杨海城已经彻底明白了原来自己一直深深钻研的法律在某些人看来不过是玩具一样的东西。即使他们再怎么越界,再怎么触犯规则也不会受到半点惩罚。所谓的规则,只会限制身在其中的那些人。

    站在原地足足有五分钟,知道外面的敲门声越来越不耐烦越来越急促之后才小心意义地捏着酒瓶慢慢走向房间大门。

    轻轻拧开门把手,还没等杨海城反应过来外面已经传来一股波胆大力骤然撞开了房门。三个男人飞快地闯进了房间里,手里黑洞洞的手枪指着杨海城的脑袋。一个脸色阴郁眼神冰冷的年轻男人从门外嫚嫚走进来,顺手带上房门,用冰冷地目光望着杨海城说道:“你就是杨海城?”

    杨海城一愣,手里的酒瓶顿时落到地上,小腹一阵麻木,一股腥臊地液体顺着裤裆流淌出来。他浑身颤抖着,练眼力带着浓浓地绝望:“你们骗人,言而无信!你们说了不杀我让我走的!”

    严天浩皱起了眉头,冷冷地望着面前的杨海城。他还真没有想到陆卓竟然能够把一个人吓成这个样子。四下打量了一拳,严天浩眼睛猛地一亮。

    走到客厅中,弯腰捡起一个白色的烟头,陆卓喜欢的牌子!严天浩嘴角裂开一抹狰狞地笑意,如同毒蛇一样抬起头来用毫无感情地眼睛望着杨海城:“伸手!”

    杨海城颤抖地盯着严天浩,嘴里发出了疯狂地低吼:“有种你们就杀了我,不然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

    严天浩冷笑着摇摇头:“都做了鬼了,你还拿什么来报复我!”

    走到杨海城面前,知啊几个手下的帮忙之下终于找到了杨海城前胸刚刚被烫伤地伤口。掏出自己的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又小心地将烟头撞进了一个精巧地透明塑料袋。严天浩伸手拍打着杨海城的脸蛋,脸上终于露出了淡淡地笑容:“你走运了,这次如果做得好,我给你一辈子也用不完的好处!想不想报复早上刚刚威胁过你的家伙!”

    杨海城愣在当场,整个人已经彻底失去了所有的思考能力。只能是呆呆地顺着严天浩地问话点点头。他虽然不知道面前的年轻人跟早上的陆卓有什么不对劲,但他却已经年哦能够明白了眼前的人跟陆卓绝对不是一伙的。

    “这样吧,法律是你擅长的。跟我的人回北京,其他的事情自然有人帮你安排。”将手里的烟头交给身旁地手下,严天浩厌恶地看了杨海城一眼:“简直一无是处,怎么就找了你这么个什么都不懂的白痴当棋子!”

    转过身直接走出了杨海城的房间,严天浩留下了自己的三名手下“照顾”杨海城。

    中午十一点钟,三名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带着杨海城和冯淑芬两夫妇上了开往北京的高铁。而陆卓派出的手下也上了同一辆列车。几乎是同一时间,刚刚才把许逸云收拾服帖的陆卓就已经得到了消息。

    一手抱着几乎已经被扒光地许逸云坐在办公椅里抽着烟,一手拿着自己的电话看了看,在看到上面一长串莫名其妙毫无根据地数字思考了一阵之后,陆卓立刻将短信删除得一干二净。

    许逸云坐在陆卓怀里,身上之害挂着一件没有系上扣子的衬衫,媚意和外套全都被丢到了办公桌上。一头长发落在肩头,带着点点汗水粘在微红的俏脸旁。整个人微微娇喘着。下身的裙子早就落到了一边,裤袜和蕾丝内裤也被褪到了膝盖。刚刚完事的陆卓都还没来得及给她收拾。

    随手放下电话,陆卓两手握住许逸云的两只酥胸,伸出舌头吻住她娇柔的耳垂:“大宝贝,快到饭点了,你想吃什么?”

    已经精疲力尽地许逸云现在连喘气都费劲,哪里还顾得上吃什么。剧烈的体力消耗让她感觉比起加班而是习小时更加疲惫。轻轻地喘了口气,抓着陆卓还在自己胸前肆虐的大手说道:“别闹了,我真的没力气了。”

    陆卓不依不饶地将一手轻轻放到了许逸云的下身上,在微微发肿的推荐轻轻抚弄:“我们去吃烧鹅好不好?”

    许逸云闷哼一声,陆卓的后戏顿时让她又是一阵浑身的酥麻。整个人闭上眼睛,精疲力尽地倒进了陆卓怀里:“你说怎么就怎么了,别,别弄了!让我休息一下!”

    “好好好,不弄了!”陆卓耸耸肩,轻轻在许逸云前胸捏了一下,随后抱着娇软无力的许逸云放在了椅子上开始替她细心地整理。

    办公椅前的地面一大团水渍盘踞在上面,陆卓微微一笑,捡起了一旁的白色职业裙:“还好没弄脏,不然就没法穿了!”

    许逸云脸蛋一红,伸出小手无力地拧了陆卓一下。刚才情到浓时,自己一个没注意竟然直

    接尿了出来,害得现在地上还有一大堆水渍留在那里,这要是让陆卓说给家里的姐妹们听到的话那自己也不用见人了:“你还说!你...”

    知道许逸云脸皮薄的陆卓立刻闪身躲开了朝自己打过来的小手。轻轻将许逸云抱在怀里,细心地将衬衫地纽扣一一系好。将长发按照她平时的习惯替她弯起,陆卓温柔地将原本凌乱不堪地许逸云再一次整理成冷艳高贵的美熟女。

    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陆卓轻轻拉着许逸云地小手站起身来:“走吧,我们去吃饭。”

    有点担心地望着地上的那一大摊地水渍:“那,这里怎么办?”

    陆卓低头一看,然后无所谓地说道:“就放着呗,中午的时候会有人来的打扫的。”

    “不行!”许逸云立刻紧张起来,拉着陆卓的手腕说道:“先清理干净!”

    说着,许逸云拿起桌上的抽纸,扯出一大把来飞快地在地上擦拭着。随后又将脏兮兮地纸巾丢进垃圾桶里。

    陆卓望着满是纸巾的垃圾桶,脸上的表情顿时一阵古怪。要说这水渍本身没什么,如果有人问最多说是打翻了水杯就是了,但是许逸云这么紧张搞得垃圾桶里满是皱巴巴的纸巾,想不让人误会都难了。

    搂着许逸云除了公司,两人开着车直接就到了松鹤楼。这里最近刚来了以为广东大师傅,做的烧鹅很快就已经家喻户晓。陆卓还没来试过,所以打算趁着今天的机会带着许逸云来看看到底是个怎么好吃法。

    才一落座,陆卓就三两下点了一大堆菜,除了一只烧鹅之外其余都是许逸云爱吃的。美熟女红着脸望着面前的陆卓,心里头美得几乎都没了边,自己根本就很少跟陆卓单独出来吃饭,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家里由陆卓自己做。就这样他还能记得自己喜欢的几样冷门菜,着实有些不容易。

    望着陆卓笑眯眯地脸,许逸云突然站起身来关上了包厢的大门。

    坐回到陆卓身旁,许逸云有些紧张地望着陆卓问道:“刚才的短信什么意思?”

    陆卓一愣,转过头望着许逸云:“你都看到了?我还以为你拿回意识都还没清醒呢。”

    许逸云轻轻捏了陆卓一下:“都放我面前了我能没见看?少转移话题,什么意思?”

    陆卓撇撇嘴,望着许逸云紧张地表情半天也说不出话来。许逸云是他所有媳妇中最不愿意让她知道太多的一个。因为她还带着一个关允儿,如果知道自己的事情太多,那玩意有个什么麻烦的话不但她压力会比其他人大,就连小丫头也会受到可能的伤害。撇撇嘴,陆卓只能尽量简单地跟美熟女解释:“我早上去见了那天欺负赵笙的夫妇,让她们离开上海,尽量避免赵笙再手刺激。刚才的信息就是确认她们已经离开的意思,没什么大不了的!”

    许逸云一愣,深深看了陆卓一眼。已经快成精的她哪里会看不出陆卓这根本就是在骗人。用密码发出的信息如果只是表达这么简单的意思那陆卓的脑袋早就炸了:“你自己小心。”

    陆卓一愣,沉着脸点点头:“放心吧,不会有什么意外的。那么多关我都闯过来了,还怕这一点么?”

    许逸云没有回答陆卓,只是安静望着他。认识他已经一年多了,他经历的事情自己大多也都身在其中。作为家里最年长最成熟的一个,许逸云能做的却并不多。苏宝儿方孝诗有家世,唐嫣和刘倩有潜力。陈忆有人脉,虞梦可以为陆卓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唐曼是整个公司的决策人,只剩下自己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只能每天做作打下手的事情,这让她从前的优越感在曾经一段时间内备受打击。

    陆卓看出了许逸云的不安,轻轻抓住美熟女的小手,陆卓将她抱进了自己怀里:“瞎琢磨什么呢,别瞎想,我只是不想让你被人欺负。梦梦上次的事情让我花了那么大的力气跟十亿买了个教训,要是你再有点什么冬瓜豆腐,我就真的承受不起了!”

    许逸云点点头,陆卓的考虑谁都清楚。虞梦不过是一次意外,陆卓就要损失一大笔钱来摆平。如果自己再被卷进一些陆卓本来不想让自己进入的事情,那么到时候有可能陆卓会遭受更大的损失。

    许逸云在盘算着陆卓的话,陆卓也在盘算着刚才的短信内容。很显然的,一切都有人在杨海城背后做推动。他能够住君越这样的酒店,能够大手大脚跟暴发户一样花钱,能够在上海筹备新的律师楼,这一切都不是巧合。因为他上了到北京的高铁!

    严哲!

    除了这个人陆卓想不出还有其他人会做这些,只是像杨海城这样的一颗小棋子就算摆在这样的奇葩里他还是无足轻重。自己哪怕是干掉他也根本不会对局面有任何影响。反倒是严哲过多的动作会露出马脚。

    轻轻抿了口茶,陆卓脸上露出了自信的表情。他已经赢过严哲一次,当严天浩光着屁股被丢在京城街头的时候严家人几乎整个过年的时间都没有在京城露过面。甚至严天浩也像是消失了一样再也没有音讯。

    在经历了连续的几次胜利之后,陆卓突然觉得严哲也不过如此。他从前能够战胜陆羽不过是拿捏对了实际和选对了人,如果当时的陆羽没有那么得意忘形的话,严哲根本一点机会都没有。

    包厢门打开,服务生推着一个餐车走了进来。将一份文件和陆卓点的菜意义放到了桌子上之后才关门离开。

    陆卓眉头一挑,伸手将许逸云抱到了自己腿上:“呐,你想看就一起看好了,不过我话先说前头,不管什么事,你都别乱插手。要是弄乱了我的计划,小心你的屁股!”

    伸手重重在许逸云丰臀上重重一捏,陆卓拆开了黄色的文件袋。

    资料很简单,只是注明了杨海城为什么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够变成暴发户。因为一个人,一个上海本地的顶级律师!

    汤家河,四十三岁,上海有名的刑事案件律师。名下有一间家河律师事务所,个人资产已经突破了三千万。而且经他处理的刑事案件多不胜数,还每一件都非常漂亮。死刑变死缓,死缓变无期,无期变有其。无数原本应该被拉出去枪毙的混蛋被他出手救了下来,并且在监狱里逍遥快活。

    两个月前,一个相当“偶然”的机会让汤家河认识了杨海城,然后又过了半个月,汤家河注资到了杨海城的律师事务所并且邀请杨海城到上海帮自己。也正是因为他的帮忙,杨海城才有足够的钱和时间在上海大肆挥霍。

    那个在第一天就买下杨海城房子的人,正是汤家河的朋友,而新的律师楼,也真的就在准备的过程当中。一切都像是顺理成章,除了进度快乐点之外没有任何击向表明这件事情跟陆卓有关。只是凡事不能看表面,在汤家河的个人履历上清楚地写着他二十年前在北京念的大学,十七年前又是在北京拿的律师拍照。十五年前也是打赢了一旦不可思议的官司才迅速成为最顶尖的刑事案件律师。而那家男子的当事人,同样是北京人!

    这样的履历看上去或者很正常,但是在陆卓看来里面就大有学问了。既然是在京城跟打下的基础获得的机会,那么汤家河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他认识严哲!**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