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五百零三章 蹊跷猫腻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半夜时分,陆卓肩头扛着赵菲的两条长腿整个人如同老牛耕地一样在赵笙身上不停动作。@}躺在床上的赵菲嘴里不停地发出一阵阵娇吟,整个娇躯微微痉挛着因恶搞喝着陆卓的惩罚。

    从吃过饭回家开始,陆卓就没放过赵菲一分钟,袜子欢乐无数双,从白色蓬松的怂娃到黑色贴身的裤袜换了无数双,结果不是被陆卓用唇舌推掉就是被扯得稀烂。

    一声低吼,陆卓死死抓住赵笙的纤腰第三次爆发了出来。搂着已经因为痉挛晕过去的赵菲倒在床上,轻轻吻着赵菲已经湿漉漉的长发,让好容易消停下来的赵菲彻底平静。

    具体的事情陆卓已经清楚,赵笙遇见了杨庆的父母,发生了争执,而且也把唐曼卷了进来。因为没办法对付臭不要脸的杨氏3夫妇,赵笙很直接地发病了。醒来的赵菲觉得吃了大亏,抄起从前买回来藏在床底下的西瓜刀就要跟多方玩命,这才有了后面的事情。

    抱着迷迷糊糊睡过去的赵菲,陆卓半天都没合眼。他已经让手下去找了,最多明天,就会有杨海城夫妇的消息和下落传来。这一次不管怎么样,陆卓都要想个一劳永逸地办法为赵笙彻底解决这件事情。

    低头望着熟睡地佳人,陆卓知道等她醒过来之后就会回到赵笙的人格,这一次,他怎么都要带赵笙去看看心理医生,争取能够治好她的这个毛病,就算再不济也得控制病情。

    睁眼到天亮,陆卓也没有叫醒精疲力尽地赵笙,只是自己翻身下床换了套衣服之后开始晨练。虽然现在每天要处理的事情沿途恶来越多,但陆卓还是坚持每天早上锻炼。毕竟只有一个足够强大的体魄才能撑起他这样无耻的精神。

    在外面买了生煎和牛奶,陆卓回到家里开始在厨房里忙活。被赵笙昨天那么一折腾,家里的媳妇一个个都累得不行,今早上估计除了自己个个都得睡懒觉。还有小丫头关允儿,如果今天没有自己去叫她估计她连房门都不敢出。赵菲那两把西瓜刀在昨天带来的心理阴影可不是什么小事。

    轻请推开许逸云的房门,果然美熟女还趴在床上呼呼大睡,一头长发遮住了大半张脸蛋,正微张着小嘴轻轻呼吸。

    陆卓摇摇头,轻手轻脚走进许逸云的房间,轻轻坐到了床头。伸手将她侧脸的卵法整理好,手指在美熟女细腻的脸蛋上轻轻游移,感受着肌肤的滑腻。

    许逸云睡得很浅,只要稍微有点动静就会醒过来。睁开眼睛,一眼就看到了床头坐着的陆卓:“嗯?你锻炼回来了?很晚了么?”

    伸手将要爬起身来地许逸云按回床上,陆卓俯下身子对准红唇就是一通轻柔的热吻。虽然说已经睡了一整晚,但是美熟女柔软地檀口却没有半点口气,依旧清新自然。在陆卓的深吻之下,滑腻的香舌也主动迎合了上来。

    搂着陆卓的脖子,许逸云媚眼如丝地望着面前地男人:“老公,我想你了。”

    陆卓微微一笑,自然知道许逸云这是在暗示自己什么。一个星期没见,在她这个年龄段不想自己的才怪。伸手在许逸云鼓胀地胸前轻轻捏了一把,陆卓笑眯眯地朝着她说道:“乖,再睡会,待会送你到公司!”

    许逸云脸蛋一红,陪在陆卓身边这么久,她对于陆卓的恶趣味是了如指掌。这货骨子里就是个流氓本性,而且还带着众多的恶趣味。比如喜欢在办公室里胡来就是他最严重的一项不良习惯。

    吃过早餐,陆卓陪着许逸云一起到公司。还有一星期就情人节了,自己可得从现在开始就做好准备,问问几个媳妇想要什么样的礼物。不然到时候一忙起来把自己搞得忘记了,那就绝对是等着被削的结果。

    正开着车,手机突然接到一条短信,陆卓掏出电话看了一阵,随后又放回了口袋里。在路边把车停下,陆卓望着满脸不满地许逸云伸长脖子亲了亲她的脸蛋:“乖,自己开车到公司,我待会就回来找你!”

    许逸云撅着嘴一副老大不高兴的模样,直打成年的时候起她就知道天上没有掉馅饼的好事。结果自己今天是瞎了心相信陆卓跟自己说的那些,结果现在倒好,被他来当成挡箭牌用。

    陆卓歉意地望着许逸云,抬手看了看时间:“现在八点四十分,十点半之前一定到公司找你。中午一起吃饭!”

    许逸云翻了个白眼,只能自己诺屁股到驾驶位上做好。看都没看陆卓一眼,直接拉好车门一脚油门轰出扬长而出!

    陆卓撇撇嘴,心里头也有点不好意思。昨晚上吃饭的时候几个媳妇商量好让自己今天在家看着赵笙。结果早上就传来了杨海城夫妇的消息,为了不让家里的媳妇瞎琢磨瞎担心,他只能拉着许逸云当自己的挡箭牌做借口跑出来。

    不到一分钟,黑色的奔驰已经停在了陆卓面前。面无表情地拉开车门上车,陆卓两辆黑色奔驰车顿时一前一后地瞬间驶离了当场。

    君悦酒店顶层的豪华套房内,杨海城夫妇两正睡在柔软地大床上,一副死猪地模样。这半个月来夫妇俩可谓是时来运转。不但杨海城的律师楼被人大力融资转了一大笔,新股东还大发慈悲地的将律师楼的位置移到了上海,并且准备大力宣传。而手下原本挂出去的房子也在第一天就被人买走,对方根本没有讨价还价就直接付了全款,完全没有半点拖泥带水。

    等于是狠赚了一笔的夫妇俩虽然身在上海,但是却一下子过上了土财主的生活。吃住在五星级酒店,逛的都是奢侈品店,不但每天享受着自己的幸福生活,已经年过半百地老夫妻还琢磨着再生意来以填补没儿子接班的遗憾。

    发了横财的杨海城心里头已经盘算着,以自己现在的能力和财力要想再生一个也不是问题。而且等到自己七老八十的时候儿子正好二十出头,既能够接班又不算太晚,所以夫妻脸更是抓紧时间迫不及待。

    幽幽睁开眼睛,杨海城用力神勒个懒腰,随后志得意满地从床上爬起来准备泡个澡。这半个月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太过惬意了,不但钱没少赚,自己新合伙人还给自己规划出了一个全新的未来。就像是时来运转一样,简直要让人乐得说不出话来。

    哼着歌放好了泡泡浴,杨海城满脸惬意地躺在了浴缸里。他脑袋里盘算着,等到新的律师楼正式营业,自己以后每天都能过上这样的日子。而且说不定还能再找个年轻漂亮的,凭自己的职业和收入,都不知道多少大姑娘强者往自己怀里钻。到时候,家里一个做饭,外面一个舒心,光是想想都觉得难以把持。

    嘴里头哼着谁也听不懂地歌,杨海城吹着泡泡仿佛一下回到了几十年前。

    外面突然一阵响动,好像有人走了进来。杨海城一愣,随即响起是座机昨天吩咐的送房早餐。

    “东西放在客厅就行了,桌子上面有小费,拿去吧!”杨海城对着于是外面大声嚷嚷着,随后又高声叫到:“辣婆婆,拿我的浴袍出来给我!”

    没有人华大,杨海城一愣,不知道今天为什么自己老婆睡得那么沉。等了等没反应之后不禁又叫了一声,结果还是没反应。

    这下杨海城觉得有些不对头了,自己老婆一向睡得不

    沉,平常较量下就自动把衣服给自己拿过来了,怎么今天叫了半天都没人应?爬出浴缸,将自己身上地泡泡冲掉,杨海城围着预警念叨着就出了浴室。

    回到房间一看,杨海城整个人都了摁住了。床上空荡荡的已经没了人影,东西也没收拾。看样子应该是自家老婆听到送餐的声音醒来自己去吃早餐去了。

    嘴里念叨着走出房间,刚想要数落几句不地道地女人,结果面前地景象却让杨海城整个愣住了。

    冯淑芬穿着睡衣被嘟着嘴五花大绑地跪在客厅里,周围站着七八个凶神恶煞地黑衣大汉。沙发上坐着一个看上去有点眼熟的年轻男人,正用一双凶光四溢地眼神打量着自己。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闯进来!”杨海城虽然缺点众多,但是有律师牌照的他却不是个白痴。看来人的衣着打扮就知道对方是有钱人,能够轻而易举地闯进酒店里也肯定不是普通货色。虽然自己最近才转了不少钱,但是对方身上的衣服对猫几套也就差不多了,所以来人自然不是为钱。

    陆卓撇撇嘴,低头望着自己面前摆着地两个餐盘,点燃了一支烟叼在嘴里:“杨先生还真是剑网,这才一年不到就把我忘了!”

    抬起头,陆卓目光森冷地盯着面前的杨海城,整个人脸上笼罩着浓浓地寒霜。

    杨海城一愣,陆卓一开口他就想起来了对方是谁。那熟悉的声音和眼神让他瞬间想起来了面前的男人就是去年清明节在公墓一巴掌差点把自己老婆脑袋抽下来的家伙。想到这里,杨海城立刻明白了陆卓的来意,自己跟冯淑芬两人昨天在松鹤楼遇到了赵笙,当下也没管那么多就直接把人气晕了过去。看样子,陆卓这次过来就是给赵笙报复来的。

    想到这里,杨海城心中开始飞快地盘算起来,该怎么摆脱眼前这样的局面。

    摆摆手,陆卓也懒得跟对方说那么多其他的。望着面前的杨海城,他也不想浪费太多时间:“话我不说第二次。中午十二点之前你离开上海三千公里之外!否则,我就把你做成汉堡包!”

    摆摆手,身边的手下立刻掀开面前的餐盘盖子。陆卓冷望着自己面前站着的杨海城,嘴里淡淡地说道:“吃完这两个汉堡,就滚吧!”

    杨海城心中一惊,额头上顿时冒出了细密的汗珠。他是律师,平常三教九流的人没少打交道,自然知道陆卓这种蛮不讲理的人是最难对付的。现在正是自己事业的第二个高峰即将来到的时候,如果离开这里,那自己将变得一无所有。只是如果现在拒绝他,恐怕也不是那么好收场。为今之计,只能是先答应他到外面躲几天,等风头过去了再回来对付他。所谓能屈能伸,就是这个道理。

    杨海城纲要开口答应陆卓的条件,却没想到陆卓再一次挥手阻止了自己。

    “别想着秋后算账这种不切实际的事情,我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要兑现我说的话还是很容易的。我说你不让你回来,你就额不能回来。也别向着搞我,从警察局,检察院,法院,到上海大大小小的律师楼。你大可以用剩下的几个小时去验证我的话,看看他们是不是有胆子处理我的问题。如果你还不相信...”

    摆摆手,陆卓也没了继续说下去的性质,只有行动才是最好的威胁。

    身旁的手下走到被帮助的冯淑芬身旁,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了一支狭长的注射剂,将针头插入了冯淑芬的脖颈。

    “嗯...”

    一声闷哼,冯淑芬应声倒地,另一名陆卓的手下见状立刻提起一个方型的铁皮汽油桶弄开盖子将透明地汽油淋在了无数分身上。

    一旁地杨海城看得整个人都逮住了,他知道陆卓是不是好人,但是这样冷血残酷的手段他从前根本想都没有想过。现在只差陆卓把手里的烟头丢在地上,冯淑芬就会彻底燃烧起来。那种深度麻醉剂足够让无数分在不知不觉之间被烧成焦炭。想想陆卓之前进来的那么轻松,如果他在自己熟睡地时候闯进来给自己来这么一下,那自己跟冯淑芬两人恐怕早就完蛋了。

    站起身来走到杨海城面前,陆卓轻轻拍打着他的脸蛋:“我不管之前的任何事情,但我不想再见到你和听到你的任何事情。如果再让我差距到你的存在,我可以考虑先把你烧熟了再切碎!”

    将烟头狠狠烫在杨海城胸前,陆卓转过身带着人走出了房间大门,只留下胆战心惊的杨海城浑身冷汗地望着地上昏迷的冯淑芬半天说不出话来。

    走出君悦酒店的大门,陆卓对着身旁的手下淡淡地吩咐道:“你门去查查是谁给杨海城这么多钱的,还有他接触过什么热嗯经历过什么事情,总是最近半年之内有关他的所有事情都给我全部查清楚。晚上之前交到我手上。还有,找两个人一路跟着他们,无论他们去哪都好,给我盯紧了!”

    闷不做声地上了车,陆卓怎么想都觉得有点不对劲。杨海城不过一个普通的二流律师,哪怕是赚得再多也住不起君悦酒店的高级套房,更何况这几天他每天花的钱都赶得上从前唐曼一星期的收入了,光是这笔花销就绝对不是这两夫妇能够支付得起的。

    陆卓绝对不相信任何事情能够有顺其自然地反常现象出现。虽然杨海城两夫妇不过只是小角色,但无论是什么人,只要跟自己做对那就值得重视。多少大人物最终是死在小人物手里的?这种鲜血淋漓地教训摆在自己面前实在是太多了,根本用不着想。

    到了许逸云办公室门口,陆卓沙叶没说挥手就把外间的小秘书赶了出去。美熟女的办公室是个套间,外面是秘书用的,里面才是她自己呆的地方。待会自己可是要使坏的,许逸云脸皮那么薄,要是考虑到小秘书和爱在外面不然自己折腾那岂不是亏大发了。

    走进办公室,穿着白色职业装的许逸云正在低头处理文件,高高挽起的秀发落下几缕遮挡住完美无瑕地侧脸,因为弯腰而袒露的胸口更是在不自觉中露出了拿到深深的事业线。听到声音,许逸云抬起头来,见到是陆卓不禁埋怨地看了他一眼:“都处理干净了?”

    陆卓耸耸肩:“嗯,都差不多了。过几天等赵笙忘了这茬之后就带她去医院看看。”

    许逸云点点头:“的确是应该带她去医院了,不然家里头的人都得时刻担心她犯病。”

    陆卓微微一笑,走到许逸云身旁伸手就讲美熟女丰腴地娇躯抱了起来放到了自己腿上做些哦啊。两手藏在办公桌下隔着薄薄地肉色丝袜轻轻摩挲,陆卓咬着许逸云的耳垂低声沙哑道:“大宝贝,这几天有没有想我啊?”

    许逸云脸蛋一红,想要抓住陆卓在自己腿上肆虐地爪子制止他的动作。结果耳垂被突然间咬住,一股热气猛地喷进自己耳朵里,瞬间就让自己丧失了所有力气:“坏蛋...”

    无力地嗔了陆卓一声,许逸云干脆自觉地闭上了眼睛全心全意地感受着陆卓地呼吸。

    得寸进尺地陆卓将手掌轻轻从许逸云身前地衣服下摆里探入,隔着内衣轻轻握住了那只饱满鼓胀的酥胸,手指隔着丝袜轻轻挑逗,陆卓笑眯眯地朝着许逸云问道:“大宝贝,趴到办公桌上好不好?”**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