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五百零一章 急转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放弃这么大一块的未来收入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而且要做的跟陆卓这样利齿轻松,那就更加困难。书友上传〗倪祥生长久的商业经验告诉他,如果陆卓真的点头,那么他放弃的财富将无法估计。

    陆卓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的微笑,他知道对方都误会了自己。钱对于自己来说不过是击倒严哲的工具,只要严哲垮掉,那自己就算是身无分文也无所谓。只要还有手有脚,凭自己的本事就算要打工也能养活这一大家子的媳妇们。他知道越往上爬就越难回头,所以从一开始他就不想飞太高。

    陆卓清楚地明白,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人在乎的自己自己能够飞多高,多远,而很少会有人关心自己到底飞得累不累。整整在乎自己,关心自己的人,从来都不会强迫自己飞得比天还高,比地远什么的。当然了,除了正在打高尔夫球的陈忆除外。这货就恨不得自己回到古代登基当皇帝,然后为她酒池肉林摘星鹿台。

    “陆先生真的打算加上这一条附加条款?”

    幸福来的太快,倪祥生根本没办法相信陆卓竟然这么大方。在他眼里,无论怎么看陆卓都是一个合格的成功商人。不管他的发家史有多么的力气收到了多少的帮助,如果他没有一个商人该有的思维,是怎么也无法在今天跟自己面对面坐在一起的。只是这样的举动,如果不是陆卓有其他打算的话,那就说明他脑袋进水。

    陆卓点点头:“实话实说,我要的只是现在的利润,以后的事情对我来说是可有可无的。想必两位也知道我正在跟京城的严哲死磕,说实话,如果我失败了,那么以后的那些东西不就等于空头支票么?”

    “原来如此。”倪祥生点点头,终于理解了陆卓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举动。原来说到底还是跟严哲的死磕有关。如果他赢了,以后自然步步高升,根本不需要现在放弃的这点东西。而如果他失败了,严哲是绝对不会给他半点翻身的机会的。

    想通了这一点,倪祥生也不再担心陆卓是在耍什么花样。淡淡地转过头看了韦健一眼,老狐狸还是不肯先做决定:“如果韦老板没问题的话,我也没什么问题。”

    韦健琢磨了一阵轻轻地瞥了一眼倪祥生。既然老狐狸都没有什么意见那自己也应该能够放心。陆卓的事情自己也知道一点。常年在刀口上拼死拼活的韦健比倪祥生更加明白,这个世界存活下来的永远都只有胜利者。

    协议达成,倪祥生跟韦健两人都离开了高尔夫球场。陆卓则是留下来陪着陈忆打两杆。高尔夫这玩意自己别说玩,连电视里都很少见,现在一下子花大价钱包下了这里一整天,那自然是要玩个够本。

    屁颠颠地追上已经跑远的陈忆,陆卓望着大片大片地开阔草地,心里头是一阵舒服。难怪这么多有钱人都喜欢打高尔夫,不但场地清静充满阳光,贴近自然,而且每一次挥杆都好像要把压力打得远远的一样,那种尽力挥杆望着白球高高飞起的感觉就像是自己跟着风一起飘走一样,实在是惬意无比。只是陆卓现在的等级,除了能够保证大力挥杆一下子把球打出上百米之外其他的技术是一点都不会。

    “啪!”

    陆卓一下子直接将高尔夫球打出了两百多米远外的水塘里,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地转过头望着陈忆。

    陈忆撇撇嘴,心里头顿时明白了自己为什么绕来绕去还是被陆卓追到手了。因为这货除了无条件的疼自己之外整个人浑身上下优美一点强过自己,这让自己的自尊心得到了最大的满足。自己的高尔夫球技已经算是够烂的了,可是这货却比自己更加烂。球洞明明就在他自己面前不到两米远的地方,结果这货还是一个没注意直接把球轰出了两百多米远。那根顶级的长杆直接被他拿来用出了各种打法。如果说泰格伍兹是高尔夫球界的喘气,那陆卓就是高尔夫球场上的奇葩。

    “那个啥,我不怎么会,第一次嘛,难免有点失误!”陆卓抓着后脑勺朝着陈忆尴尬地笑着,满脸地不好意思。

    陈忆无奈地摇摇头,总算是见到比起自己还差的家伙了。以往来这种地方的时候就是背两个球杆换套衣服来散步的,现在有了陆卓,那就什么都不用琢磨了。轻轻咳嗽两声,陈忆也打算装一会大头蒜。把自己的球在草地上轻轻摆好,瞄准前面不到一米的球洞,陈忆打算来一个漂亮的推杆让陆卓心服口服。

    陆卓在一旁聚精会神地望着陈忆,脸上地表情沉凝无比,那模样简直比他亲自击球还要紧张,就连原本的呼吸也变得缓慢而悠长。

    穿着运动衫地陈忆被陆卓盯得直发毛,就连握杆的手法都觉得有些不对头。努力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陈忆换了个方位背对着陆卓打算击球。

    陆卓还是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陈忆的后背,还上前了两步凑得更加近了。

    陈忆背对着陆卓,只感觉自己背上仿佛有无数根针在刺一样。她知道陆卓在盯着自己,那种炙热的目光就算是隔着两三里地也能清楚地感觉到。她不想回头,因为一旦回头自己对这个球就更加没有把握了。用力地深吸一口气,陈忆缓缓地抬起一点点球杆,正准备轻轻推出。

    “应该再高一点!”

    一声呼喊,陈忆骤然一声尖叫,手里的球杆一抖,直接把小白球打出了十米开外。

    “你干什么!”

    回过头,陈忆怒视着陆卓叫声怒道:“里看你,害得我明明可以击中的现在又要多两杆!”

    陆卓站在陈忆面前无辜地摸着鼻子,整个人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刚才自己虽然站的近点,也却是开口说了话。但是绝不至于把陈忆吓到这个程度。说到底,还是她太过于紧张了:“这怎么能怪我?明明是你自己发挥不好!别欺负我不懂,谁的事故责任我还是知道的!”

    陈忆一愣,脸蛋迅速一红,随即抬起手来直接掐住了陆卓的脸蛋:“你说什么!还敢不服?我说错了么?明明就是你不好嘛!要不你吓我我怎么回打丢这个球的!”

    陈忆虽然没有像苏宝儿那样练过,但是五指的力量却依然强到足够令陆卓心惊胆颤。被对方捏着脸蛋,陆卓一时之间也只会痛叫:“哎哟哟,姑奶奶,你轻点,轻点不行么!”

    陈忆有心松开手,但是看着陆卓这幅受苦的样子她心里就涌出一阵奇怪的感觉,就像是吃了糖一样甜。丝毫不松手地掐着陆卓的脸蛋,将她直接逼到了身后的一颗大叔上靠着,陈忆望着陆卓,死死地顶住他的脸蛋说道:“叫你不负责任!叫你不负责任!”

    女人不讲道理的毛病陆卓是清楚了解的,但是这么不讲道理的女人那就得另外一说了。陆卓虽然不会欺负人,但也不是任人宰割的对象。毕竟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他一个堂堂七尺男儿?

    伸手搂住陈忆的纤腰,陆卓冒着被对方指甲抓破相地风险强行让自己的脸蛋摆脱了陈忆的控制。趁着陈忆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低头狠狠稳住了那张娇艳的香唇。

    一转身,直接将不知所措地陈忆摁到了树干上,前后周围五百米都没有人,陆卓也不用担心陈忆到底还不害羞。直接使出了浑身解数封住那张柔软地香唇肆意请问。

    陈忆先前还在却已地捏着陆卓的脸蛋呢,结果还没等自己享受

    够就已经眼前一花腰上一紧。等自己明白过来的时候,陆卓的唇舌已经狠狠地攻略了自己檀口中的每一寸。

    粗鲁的舌头就像是侵略者一样毫不犹豫地入侵在陈忆嘴里,陆卓强硬地控制住陈忆的娇躯不然对方有半点动作,一双手臂紧紧地搂着陈忆纤弱的娇躯。手掌在充满弹性地丰臀上轻轻揉捏,同时还不停地纠缠着陈忆地小香舌。

    贪婪地叫唤着对方的唾液,陆卓整个人几乎都完了身在哪里。数丈顺着裤腰轻轻钻了进去,毫无阻滞地贴着娇嫩地肌肤轻轻摩挲。怀里的美人几乎已经失去了理智,只知道同样热情地回应自己。

    一只手在裤子里轻轻贴着丰臀揉捏,另一只手已经钻进了陈忆运动衫的下摆,攀上了高耸柔软地酥胸。陈忆两手勾在陆卓脖子上,已经丧失了基本的思考能力,只是情动如火地回应着陆卓地热吻。

    就在陆卓想要将手掌探想陈忆下身的时候,已经接近于昏迷的陈忆终于恢复了理智。用力推开陆卓,陈忆哄着脸蛋明明地擦着被吻得发肿的小嘴:“混蛋,不能在这的!”

    陆卓撇撇嘴,再一次上前搂住了陈忆:“好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那你陪我晒太阳哈巴?”

    陈忆红着脸,娇羞地点点头:“你不能乱来!”

    陆卓苦笑着将陈忆拉到草地上直接坐下,搂着陈忆不说话。陈忆要面子,就算心里头其实愿意给自己但是嘴上还是要表示表示反抗。但是他同时也清楚,在这种地方实在不适合那个啥。虽然说周围没人,但是御姐陈的心里头多少还是会有些抵触的。他不愿意做那些让自家媳妇反感的事情,哪怕是她们心里头也不会太过拒绝。

    “事情谈妥了?”陈忆靠在陆卓肩头,闭着眼睛轻声问道。

    陆卓点点头:“嗯,他们都答应了!”

    “你真的决定放弃以后的肥肉?”陈忆睁开眼晴,轻轻将陆卓的身子放下让他枕在自己的他腿上,然后用手拨弄着陆卓的头发:“签了合同之后,以后每年你损失的可能是几时甚至上百亿的收入,你不可惜?”

    陆卓摇摇头没有说话,只是任凭陈忆用手在自己脑袋上胡乱拨弄着。多少钱这个问题他根本就不在乎。他要的只是这一次的合作罢了。跟黄河实业合作能让自己的影响力瞬间翻上好几倍。一旦有了名声,从前很难做到的事情就能够轻松地办妥。现在虽然才刚刚进入二月。但是自己连“华夏宗家”的底子都没有摸到,更别说那为跟自己说的要削弱严哲的计划了。

    只有有了足够的实力,才能找到严哲的漏洞将他击垮。现在自己手上的力量看上去很多,但在严哲看来根本就是个事!他每一次对付自己都是冲着自己小命来,这就已经足够表示自己的那点实力人家根本不在乎。他担心的只是自己这颗棋子被人家利用罢了。

    知道陆卓不说话的意思,陈忆也有太过强求什么。她只是安静地佛弄着陆卓的头发,陪着他一起晒太阳。

    “还记不记得我走那天跟你说过的话?”陈忆望着天空,突然想起了那天陆卓瞬间变得颓然的表情:“我说我肯本会回来,你当时有没有抱希望?”11

    陆卓睁开了眼睛,抓着陈忆白嫩的小手放在自己嘴边闻了闻:“很矛盾!当时我自然是想你回来的,只是又知道这一切也许都不可能了。所以,我当时的感觉就是可能永远失去你了。”

    陈忆低头看了陆卓一眼,亲亲吻了他一下:“上飞机的时候,我哭了!”

    陆卓一愣,笑了起来:“原来我早就攻略你了!”

    他没有想到,陈忆竟然是自己在一穷二白啥也不会的情况下爱上自己的。想想后来的事情还真是白痴,为了她被苏宝儿整得死去活来,又跟唐曼有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运气,命运好像在同时把她卷向了一个深不可测的大洞,直到现在还无法抽身。

    黄河实业的总部内,韦康和倪永孝两人几乎是同时接到了电话。江瑾望着走出会议室地两人,顿时狠狠送客口气。抓过桌子上地纯净水拧开狠狠灌了几口,江瑾这才恢复平静。谈判最终还是僵持不下,对于利益分配这一点对方怎么也不松口。一副要钱不要命的模样,而陆卓给自己的死命令却是无论如何都要守住价钱,一点也不能松口。光是在这方面,江瑾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

    紧紧握着拳头,江瑾知道,等两人一回来,就是真正决定成功还是失败的时候。时间已经拖延得够久了,倪永孝和韦康的耐心也嫚嫚逼近了极限。只是陆卓除了让自己不松口之外,却没有给自己哪怕一点提示来解决这样的僵局。如果事情再办不下来,那就只有谈崩一个结果。

    时间一点点过去,江瑾的心里头也充满了矛盾,如果自己松口,对方肯定会把合同欠下来。只是陆卓那边却又下了死命令一定要让自己紧守。从讨价还价这方面来说,喜欢一上来就出底价的陆卓的确不是个高手。

    会议室的大门再一次打开,江瑾整个人猛地一愣!她还没有想出办法来解决面前的问题。

    额角已经冒出了细密的汗珠,江瑾整个人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她已经决定了,只要对方再坚持,那自己就只能松口放价!

    陆卓的命令虽然重要,但是做成生意才是最好的事情。哪怕是利润减少一点,将来还有机会再赚。但是如果连第一次都没有,那以后的机会就难上加难了!

    “江小姐!”

    “请说!”

    倪祥生刚一开口,江瑾就立刻紧张地回答了对方。她死死地盯着倪永孝和韦康两人,沉重地心跳几乎都能让对方听到。

    倪永孝一愣,随即伸出手笑着朝江瑾说道:“合作愉快!”

    “嗯?”这下子把江瑾完全弄糊涂了,刚才还僵持不下地谈判怎么等两人出去两分钟就立刻谈妥了?这点时间连上个厕所都不够,他们怎么想通的!

    韦康笑眯眯地伸手握住了江瑾的手掌,不停地夸张到:“江小姐真是难得的人才啊。不但人长得漂亮,而且谈判手段也这么高明,连我跟永孝两人都无法打开你的缺口,实在是难能可贵!既然如此,那我们就签合同吧!”

    愣愣地跟着两人坐回椅子上,三人在三名律师和两名公证人的共同见证之下终于完成了合同的签订。与自己制定的计划书一样,没有做任何修改的合同直接生效达成!

    “江小姐,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合作伙伴了。”

    望着倪永孝淡淡地笑容,江瑾也只能傻乎乎地点头:“合...合作愉快!”

    “我还有事,先走一步。蒋小姐,替我问陆先生好!”韦康收起了先前讨价还价时候的冷漠,而是变得如同老朋友一样跟江瑾握手之后才礼貌地打招呼离开。

    “江小姐还有没有什么需要?”倪永孝笑眯眯地望着江瑾,整个人脸上带着淡淡地笑容。

    江瑾木然地摇头:“没,我没什么需要的。先告辞了!”

    迷迷糊糊地出了黄河实业的总部,江瑾怎么想也不明白倪永孝和韦康两人到底是抽的哪门子风。

    手机响起,江瑾飞快地接通电话。陆卓懒洋洋地声音出现在电话中。

    “怎么样小蜜,事情都办妥了吧?”**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