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五百章 里子面子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两天后江瑾带着唐曼派来的代理律师,邀请了韦氏兄弟中的韦康和倪祥生的儿子倪永孝开始了正式的谈判。请记住我们的/】地点,则是定在了黄河实业的总部。

    巨大的会议厅内只坐着四个人。江瑾,倪永孝和韦康。三人没人面前都摆着一份答应好的计划书与合同。而江瑾,则是在一旁不停地给两人讲解陆卓在几天前让自己制定好的计划。

    “陆先生的计划很简单。韦氏企业手上有香港八成的供电权,而黄河实业的计划目标则是更为庞大的供电网络。我们三方就手上的条件来看,其实并没有什么冲突。相反,以我们手上的条件完全可以星辰默契,完成一次完美的合作。”

    平静地声音回荡在空旷地会议厅内,江瑾脸上没有丝毫紧张。望着比起自己大上一倍两名老江湖,江瑾心里头虽然紧张,但是表面上却依然强自让自己镇定下来。她手里不是什么都没有,相反,她有足够的把握说服对方与自己合作。

    韦康望着自己手里的报告,整个人脸上不禁付出一丝冷笑:“陆先生还真是会精打细算啊。这样一来,看上去是避免了我们三方的冲突。但实际上却是拿着我们被减少的利润装进了他自己的药褒。不简单啊,真是不简单!”

    江瑾没有说话,既然刀子都已经亮了出来,再说其他也没有什么意义。三方忍受度偶对其他两方知根知底,再做过多的试探也无济于事。既然总是要亮兵器的,倒不如由自己开头,倒是显得大方点。

    倪祥生望着江瑾,整个人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他没有韦康那么直接,遇到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也不会冷嘲热讽。但是有一点他还是非常认同的,那就是韦康说的拿自己的钱去补贴陆卓:“蒋小姐,你不觉得这个计划实在是太过于天马行空了么?陆先生原本只是一个供应商,但是现在摇身一变却成为了游戏规则对制订者。虽然合同看上去很合理,但是我怎么算这笔帐都是陆先生用最小的代价得到了最大的便宜!”

    江瑾心中打鼓,果然对方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不管是直接的韦康还是稍微婉转一些的倪永孝都只是表达了一个意思,陆卓想要在香港踩一脚,那是绝对不行的!

    其实陆卓的计划并不复杂,相反,还非常简单地就解决了倪祥生和韦氏兄弟的关吨冲突。

    黄河实业和韦氏企业最大的冲突就在于供电权的归属。一个是现在最大的供电商,一个可能是将来最大的供电商。商人逐利,不管是黑社会也好,正当生意人也罢。对于利益的向往是绝对不会弱的。而倪祥生和韦氏兄弟最大的矛盾就在这里。

    就像每一场改革一样,不希望改变的一定是现金的既得益者。而希望改变的一定是未来的既得益者!双方的冲突无非就是利益两个字。

    而现在陆卓的提议是,三方合力,将香港所有的供电权抓在手中。黄河实业和韦氏企业一方各占百分之四十,而他自己只要两成。至于机器的费用由韦氏和黄河实业共同承担,而安装维护和在器械方面的日常归自己,其他的管理问题一概又另外两方协商解决。这样一来,既能够让韦氏兄弟的利润不至于减少到一份没有,避免他们跟黄河实业的直接冲突,也能够让倪祥生觉得这单生意还不至于太亏本。毕竟整个香港所有的供电权就算只有四成,每年也绝对是一笔不菲的数字。

    只是陆卓的想法虽然好,但是在对方看来无异于空手套白狼。首先机器方面双方该买的还是要买,都不带打折,光是这笔钱就足够两家大出血。再其次,虽然看上去这么做陆卓是委屈了自己,但实际上他才是获得利益最多的哪一个。原本他不过只是提供机器,就算连安装带维护保养也不过是个工人级别。但是现在他一下子有了两成的分红却不但没有做多其他事情,反而还得了一个和事佬的好名声。在场的都不是傻瓜,自然不会看不出陆卓的如意算盘。

    其次,就是双方的利润问题。韦氏兄弟现在手里捏着八成的供电权,如果一下子变成四成,他们自然是不会高兴。而倪祥生看重的也是这块肥肉,以他的实力,自然不会只满足于四成这样小小的数字。

    江瑾低头车恩死者,她知道对方都是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老狐狸,陆卓的小把戏完全没有任何用处。而这份合同做出来也只是让人家看笑话,只是陆卓不但让自己做了,还堂而皇之地让自己带着这份合同过来谈判,实在是不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

    埋怨归埋怨,老板发了话自己还是要办妥的。毕竟拿人家工资吃饭是要把工作做好的。所以现在就算对方明摆着不高兴,江瑾还是不会就这么放弃的。

    “两位说笑了,陆先生这么做不过是想将两位各自的愿望都完成并且达到平衡而已。如果换了别的计划,两位有把握能够用别的计划代替么?”江瑾笑着望向一旁的两人,表情虽然平静,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是十足十地挑拨离间。

    这是来之前陆卓给江瑾的锦囊,一旦谈判出现任何不对劲,就立刻挑拨对面双方的关系然后自己来做和事佬。虽然这么做有些不地道,但是比起让对面两家形成同盟来对付自己却是好上太多了。

    果然,江瑾话一出口,韦康和倪祥生顿时互相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不满。

    虽然在平常的时候双方都没什么冲突,但是在目前的问题上双方还是有着不小的矛盾的。韦氏兄弟本来就是黑道起家,虽然比起从前现在已经收敛了很多,但是说到底骨子里还是留着土匪习性。现在倪祥生父子想要自己碗里的肥肉,要说心里头没有不痛快完全不可能。今天的谈判如果不是看在陆卓的面子上,韦康铁定是不会来的。而倪祥生之所以到场,也是因为他和韦康同样以为江瑾是陆卓的女人。

    谈判,也是要讲身份的。在场的一个是香港最老牌的流氓之一,另一个则是倪祥生的儿子。如果知道江瑾不过只是陆卓手下的一个打工妹的话估计今天的这笔生意就彻底黄了。而陆卓在前天带着江瑾瞎逛一天买了一大堆东西除了犒劳累了好几天的江瑾之外,最重要的还是要让别人觉得自己跟江瑾也有不清不楚的关系。只要对方认定了江瑾跟自己的关系非常亲密,那么她的话才会有分量。毕竟一个打工妹和自己的媳妇比起来,谁的分两种大家都心里有数。

    倪永孝原本的打算是在这次谈判上正式跟陆卓达成协议,然后等着把厂子建起来以后就开始枪韦氏兄弟手里捏着的供电权,到时候再嫚嫚地将黄河实业地商业中心转到其他地方,之后的一切都顺理成章。但是现在陆卓的这个计划却把韦氏兄弟一起拉了进来,这就有些让她琢磨不透了。

    以陆卓给双方的印象,倪永孝和韦康都不相信陆卓会害怕得罪谁,但是现在他做的事情完全跟泥瓦匠没有区别,这就让人有些猜不透了。

    “江小姐,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就付出和回报的比例来说,陆先生手里的的确是有些多了!”

    倪祥生毕竟还是商场上的老油条,既然有些话不能公开当面说出口,那就换一个目标,朝着对方的另一个弱点进攻。

    江瑾心中狂跳,果

    然还是来了。陆卓果然没有猜错,在自己挑拨离间之后对方果然很快转移了话题的重心,将话直接扯到了利润上面。关于这一点,陆卓并没有给江瑾太多提示,只是要她死咬着不松口,一定要守住这个价钱。

    江瑾沉默了,盯着倪祥生看了良久,随后才展颜一笑:“倪先生是认真的?”

    倪祥生一愣,脸上的表情都有些不自然起来。虽说江瑾只有一句反问,加起来才七个字,但是话里面的意思却已经很明显了。这是在威胁自己,没有任何其他的意思,只是在警告和威胁。

    强势,这是陆卓告诉江瑾的第三点,也是最后一点。自己本身的利润就已经要得少了,如果再不强势一些的话很容易被人家误会是没有实力。

    “江小姐实在认真问我么?”倪永孝虽然吃惊于江瑾的胆色,但也巨对不是什么能够任人宰割的软蛋。他望着江瑾,同样认真地反问。

    江瑾笑了笑:“跟倪先生一样,都只是说笑罢了!”

    倪永孝脸色一白,没想到江瑾竟然这么得寸进尺。不但在开头威胁自己,在现在还全盘否认自己先前的文化。要说这些不是陆卓给她的胆子倪永孝打死都不会相信。

    “我们直接进入正题吧。这个比例其实不错,陆先生其实已经做出了很大的让步,我们没有过多的试探,因为大家都非常熟悉对方的实力。我觉得现在要考虑的,是大家应不应该合作!”

    江瑾点点头,望着倪祥生和饿韦康,直接把话题带走。做了这么多准备,陆卓这么看好自己,如果不能完成他定下来的任务,那自己哪还有脸坚韧。

    倪祥生和韦康一愣,再一次对视了一眼。如果说先前江瑾的计划书只是亮刀子的话,那么现在她的表现就是已经出招了。只是这一次的会见,根本没有这么简单。

    脸上的表情变了几下,韦康突然收起了自己消瘦脸蛋上有些阴沉地表情。望着江瑾,韦康脸上顿时浮现出了笑容:“江小姐既然这么说,那就先听听你的计划吧!”

    江瑾心中长处一口气,总算是把话题拉回了正轨。面前这两个人虽然没说几句话,但是却已经表达了各自的意思,如果自己今天不给她们一个好的答案,那么这次的谈话肯定回完蛋。

    打开了自己的计划书,江瑾开始从头到尾将自己辛苦做了祭天的计划书详细地解释给两人。既然已经开头,那么一切就都不是问题。

    与此同时,在香港新界的高尔夫惆怅内,陆卓正带着陈忆跟倪祥生与韦健两人进行着另外一场对话。

    “陆先生果然是深藏不漏,如果不是亲眼见到,我真的不会相信一个二十一岁的年轻人能够有这种手腕。”韦健咬着雪茄坐在椅子上,望着不远处正在惬意挥杆地陈忆:“就连这位陈小姐,恐怕也不是一般人。”

    “韦老板这次心服口服了吧,我早就说过了,陆先生虽然年轻,但却比最精的老狐狸还要精明三分!”倪祥生望着韦健一阵大笑,他坐在椅子上,手里端着一杯参茶,整个人一副惬意地模样。

    一大清早的,陆卓就订好了位子把两人约了出来打高尔夫。他知道今天的谈判两人一定不会亲自出面,因为他们在等自己。而他自己也明白,整整决定成败与否的关键,还是在这里。

    “陆先生,闲聊一样的话我们就免了吧。这里地方那么宽,不用担心被人偷听。有什么话,直接说就好了!”

    韦健虽然沉得住气,但也知道什么时候该沉住气。在倪祥生面前自己是小辈,所以这个头,还是得自己来开。

    陆卓点点头,也不废话:“整个香港所有的供电权,我只要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剩下的两位均分。管理方面两位协商,技术方面我一个人支持。至于机器,还是要卖的!”

    陆卓话一出口,韦康和倪祥生对视一眼,顿时都笑了。

    “陆生,好处都让你占了,那我们吃什么?”韦健笑眯眯地摇头:“不行,机器白送还行,要我们买,太贵了!”

    陆卓没有反驳:“如果我完全提供机器的话,那我就要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这...陆小友也太过贪心了吧?”倪祥生望着陆卓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出点机器就要三成的股份,他当自己买地不要钱?说服韦氏兄弟不要钱,甚至连其他的准备这些都不要钱么。这些都是成本,谁会愿意冒着这么高的成本让自己的利润越来越低?

    陆卓笑了笑:“贪心?我觉得不是。我的付出跟大家一样,所有的维护管理跟维修工作我一人承担,一个能够笼罩整个香港的电网有多大相信两位也明白。这绝不是一两年的之处。而且如果算我拿百分之二十股份,除了购买机器的钱能够让我赚一笔之外后续的利润想必两位也明白。跟我相反,两位除了开始需要一点点的钱做启动资金,到了后面几乎可以说是坐着收钱。而且绝对不会少。相比之下,谁重孰轻?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如果两位放弃我的计划进行协商的话,那么需要多长时间才能确定?又会在这个过程中损失多少?”

    一针见血!

    倪祥生跟韦健两人对视一眼,都知道陆卓所谓的协商是什么意思。两人如果真的为了争夺供电权而发生争斗的话,那绝对不是一朝一夕地时间可以解决的。如果时间太长,自己和韦健两方不但会陷入纠缠,就连双方的利益也无法保证,还有可能为此损失一大笔。而陆卓的这个计划,核心就是为了让自己跟韦健双方化解可能的争执,尽快将一切促成。就这一点来看,陆卓的目光的确够长远。只是光有长远还不行,如果不能满足自己的胃口,就算做成了这笔生意也没有意义。

    陆卓知道四成的股份的确很难满足两人。毕竟都是大手大脚惯了的主,光是这点利润怎么足够?但蛋糕就这么大,谁又会舍得让自己饿着而去喂饱别人?

    “这样吧,我知道两位想要的绝不止是这些。我可以加一条附加合同。如果以后两位想要再同我的产品建立发电站的话,我不会再要半点股份!”

    倪祥生和韦健两人同时一愣,都是呆呆地望着陆卓。

    韦健梁上燕带着古怪地表情,他不知道陆卓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近乎于白痴的话。这样的空头支票对自己一点意义都没有,最重要的是自己目前的利润!以后的谁请谁说的清楚:“陆先生,这样的空头支票开出来,不像你的风格啊!”

    陆卓一愣,随即笑着摇头:“这怎么是空头支票呢?相反,这是我的前途!”

    倪祥生点点头:“没错,这绝不是空头支票!”

    韦健一愣,搞不明白陆卓怎么会在突然之间就跟倪祥生达成了协议。望着倪祥生认真的模样,他突然浑身一震,整个人立刻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陆卓说的的确不是毫无意义地空头支票,相反,如果今后倪祥生跟自己打算再发展这个项目到时候,陆卓的利润就会越来越少。而自己这一方,则是更够借助他的技术越做越大!如果真的签订这样的附加条款,那么陆卓的所作所为无论站在哪个角度来看,都是大手笔了!**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