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九十九章 暗示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钱诗诗的能力陆卓很了解,她无论什么时候都能够白痴猪绝对的冷静。做事成文,为人低调,在处理每一件事情的时候都能后以完全的理智去分析每一个细节。但是她的缺点是太过于冰冷,理智得有些过分,在这一点上,甚至唐曼和陈忆加起来也比不上钱诗诗。因为从小的家庭环境导致,钱诗诗内心根本不相信任何人,她只相信他自己,只在乎她手上拥有的东西,这也让她整个人看上去像是一块冰,无法融化。

    沈河是陆卓手上地下势力的快刀,而钱诗诗就是这把刀挥舞出来的招式。在陆卓没办法直接处理一些事情的时候,钱诗诗将针对陆卓想要的一切制定出一系列近乎于完美的计划。在陆卓的地盘扩张计划中,钱诗诗祈祷的作用几乎比沈河还要巨大,她不但从商业上将陆卓在山西的实力迅速建立星辰一个逐步完善的系统,更加让陆卓手下的几股势力何在一起,形成一张巨大的网络。在她残酷冷静得近乎艺术的手法之下飞快成长。

    对于陆卓的这个人事安排,陈忆简直满意得没话说。不管是心血来潮的撞大运还是经过深思熟虑地巧妙安排。钱诗诗在这个位置上的作用绝对无人能比。她不但能够让陆卓的势力更加庞大,还能制衡沈河火爆的性格。

    相比于钱诗诗的人尽其用,江瑾的作用算是被陆卓完全的忽略了。自从手上的事情越来越多之后,江瑾这个人都几乎快被陆卓忘掉了,如果不是每个月她都会给出一份不错的业绩报表交给陆卓,恐怕陆卓早就忘了自己手上还有这么个人,甚至连他手上还有十几间连锁餐厅的事情都忘记了。

    自从第一次的接触开始,陆卓给江瑾的定位就不是太高。有能力,有见解,但是都不算优秀。就算后来拉了她一把陆卓也觉得江瑾只适合做现在的位子。倒不是陆卓不相信人,而是当初的东来就摆在那里,如果江瑾真的有真材实料的话恐怕早就逆转颓势了。

    陈忆知道陆卓不相信自己的话,但是她却有自己的自信。她看过江瑾的履历,表面上她只是一个温顺的女人,但实际上,一旦她手里有了足够的筹码和自信,她发挥出的力量绝对是令人意想不到的空前。

    虽然说学历跟陆卓一样低得离谱,但是看人得到眼光陈忆却不知道比陆卓高明了多少。一个死气沉沉的东来在她没有完全掌握的情况下还能苟延残喘。十几间的餐饮连锁在她速生杨又有声有色,这完全就是一个可以随着环境的变化而不断给人惊喜的宝贝。可怜陆卓这个白痴竟然放着这么好一个帮手摆在角落连看都不看一眼。

    站在机场大厅,陆卓远远就看到了提着一个小皮箱穿着风衣带着墨镜走出通道的江瑾。

    “老板!”礼貌地跟陆卓打了个招呼,虽然两人之间有那么点暧昧,但是江瑾在正经事情上还是能够把持住的。昨天接到陆卓电话的时候就立刻定了机票,今天一大早就废了过来。在飞机上看完陆卓的大概计划,江瑾已经做好了准备帮陆卓打一次漂亮的胜仗。

    陆卓摆摆手:“别那么身份,都是一家人。事情你都知道了?咱回酒店再说!”

    被陆卓一句“一家人”弄得脸色一红,再不敢多说什么,只是跟着两人一路走出了机场。

    江瑾一来,陆卓就彻底爆发出了老牌地主的本质,将手头上的事情一股脑地全都丢给了可怜的江瑾,自己则是搂着陈忆又开始了整天的吃喝玩乐。可怜的江瑾为了视线陆卓掩人耳目的目的,整天都被关在房间里为他准备这一次的计划,几乎可以说是从进了酒店开始就再没有出去过。就连打电话也小心翼翼地害怕被人窃听。

    陆卓这一手直接把打算探听虚实地林先生和韦氏兄弟给搞糊涂了,既然来了江瑾,那就说明了陆卓已经开始准备这次的事情。但是既然已经开始,陆卓现在这样满不在乎的表现却实在让人琢磨不够。甚至倪祥生的亲自邀请都被陆卓委婉地拒绝。整整五天,陆卓除了玩就是玩,半点正经工作的模样都没有。

    时间一天天过去,江瑾的计划也在逐步完善,每天没日没夜工作的她凭着一个人跟上海的唐曼沟通,将原本至少需要半个月的计划案在短短的几天时间内完成,甚至连细节不分都一一敲定。现在就等那边的唐曼将照好的律师跟拟定的合同带到之后就能够正式开始陆卓的计划。

    一大早,陈忆还在床上趴着的时候陆卓就敲响了江瑾的房间。

    睡眼惺忪地江瑾揉着乱糟糟地长发打开房门,一眼就看到了满脸微笑的陆卓:“天~你还有没有点人性!我已经足足五天没有睡过超过六个钟头了,你就不能放我一天假?合同已经做好了,就在桌子上,你自己看吧!”

    陆卓走进房间,望着有些乱糟糟地套房不禁撇撇嘴。看来女人和男人一样,在认真起来的时候是绝对会忘记收拾房间跟自己这种小事的。

    咳嗽了两声,陆卓尽量地转出了一副和善地模样:“那个啥,今天是来带你逛街的!”

    “啥玩?”江瑾有些发懵,转过身瞪了陆卓半天。这吸血鬼连续五天都不让自己厨房间,甚至连吃饭都得就秒度酒店的客房服务。怎么今天突然转性说要带自己逛街了?况且他身边不是还有个陈忆么?就这么光天化日之下大搞公司潜规则他不怕被家暴?

    陆卓有点尴尬地摸了摸弄鼻子,要说光明正大的跟江瑾那啥的什么借他个天做胆子他也不敢。来找将您陪她逛街完全是陈忆的主意。一来是为了犒赏江瑾让她放松下来有个好状态,而来也是为了再一次放烟雾弹。前几天才跟陈忆到处玩过之后这段时间又拉着江瑾,陆卓要给对方营造出陈忆跟江瑾不合的假象。

    “员工福利,老板亲自发放,你要不要?”陆卓两手插在口袋里歪着脑袋望着江瑾:“晤~,没穿内衣!”

    江瑾一愣,顺着陆卓的目光望向直接,结果立刻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叫。宽松地低胸吊带睡裙本来就是为了更好的睡眠质量设计,结果现在却成了陆卓吃自己豆腐的最大帮凶。饱满雪白地酥胸被陆卓一双眼睛看了大半,两条长腿也被陆卓贼兮兮的目光扫过,最可恶的是这家伙还死死盯着自己前胸的亮点突起,一定是在想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混蛋!”随手抄起一旁的烟灰缸直接朝着陆卓砸去,江瑾看也没看地直接跑回了自己房间。

    差点被江瑾一个烟灰缸砸出满脸血的陆卓呆呆站在客厅里,摸着鼻子搞不清状况。明明是她自己传承那样走出来,结果还说自己是混蛋,简直就是猪八戒倒打一钯。不过事情既然是陈忆安排的,那自己也没办法推托,只能等着江瑾换好一副出来了。

    整整磨蹭了一个钟头,整理好自己的江瑾才从房间里红着脸走出来。陆卓望着一身职业装仿佛去上班一样的江瑾半天说不出话:“你...就穿这个去逛街?”

    江瑾点点头:“对啊,我没带其他衣服啊!”

    陆卓一拍脑门,整个人都说不出话了。这大白天的江瑾穿得跟自己秘书一样陪自己逛街,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是那种无良的潜规则暴发户呢。深深吸了口气,陆卓也没办法了:“走吧,先带你去

    买衣服。穿成这样人家还以为是来考察的!”

    拽着江瑾的手腕二话不说出了房间大门,陆卓直接就拉着她到了时代广场的商业街。他可不想自己的计划因为江瑾的一套衣服而被改变。

    好容易给江瑾换成了一身一副,陆卓二话不说直接就把江瑾传出来的那套职业装丢进了垃圾桶。这货也是太实在了,自己叫她来帮手她就真的以为只是来帮忙而已,一点其他的想法都没有,除了日用品之外就呆了三套换洗衣服,还都是职业装。虽然自己是制服控,但是看多了也是会腻的。

    江瑾无辜地被陆卓拉着在大马路上穿街过巷,是不是地拉扯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白色的精神包臀裙让自己看上去根本就不像正经人家的女孩子,特别是配上陆卓别出心裁的白色长筒靴,让自己看上去要么是被陆卓从夜总会里拉出来的,要么就直接是他的小三。

    一路上已经被无数人用暧昧目光注视过地江瑾实在是受不了了。香港的冬天虽然不冷,但绝对不暖活,自己身上就一套裙子,连个披肩都没有,哪有人这么小气的。

    脚步一停,江瑾实在是懒得再跟陆卓瞎逛了:“我冷!”

    陆卓正乐颠颠地领着江瑾走在大马路上,一副耍猴地模样扯着江瑾不停走,让后面跟着的两伙人搞不清他到底要干什么。正得意的时候,却发现江瑾突然不走了,回头刚想问怎么回事结果江瑾就自己说了出来。

    哼哼唧唧地转悠着脑袋四下打量了一圈,然后伸手一指一旁的时装店:“里面有皮草披肩,进去挑一个!”

    江瑾狠狠翻了个白眼,二话不说直接推门进了时装店。

    陆卓这样的混蛋行为简直是太不负责任了,带人出来逛街就像是老妈子装扮小姐一样,看上什么拿什么,拿了什么买什么,简直就是养小三的标准款式。

    看也没看的拿起一件披肩裹在身上,江瑾连商标都没有扯就直接站到了一旁。意思很明显,让陆卓付钱。

    陆卓也没在意,直接刷卡带着江瑾走人。

    从早上逛到下午,陆卓带着江瑾几乎把香港打扮的上场和商业街转了个遍。只要江瑾看上的东西绝对不会皱眉头,到了晚上的时候,虽然已经有八成的东西都让专人送回了酒店,但是江瑾两手还是提着七八个袋子。

    晚上起点,陆卓没有带江瑾回酒店吃饭,而是找了间看上去不错的酒店带着江瑾要了间包厢。韦氏兄弟和你用小的手下站在酒店对面的马路上,连门都不敢进。几天前陆卓已经打了电话给倪永孝跟韦氏兄弟,要求他们把跟着自己的人统统收回去,省得自己跟犯人一样整天被人跟着。结果对方虽然减少了跟着自己的人数,但是人却没有收回。

    陆卓透过楼上的玻璃窗朝着对面马路望过去,果然见到两个中年男人正在马路牙子上啃面包。撇撇嘴,手指轻轻点在桌面上,脸上带着淡淡地冷笑。

    江瑾朝外看了一眼,脸色顿时一愣。被陆卓拉了一整天,她也感觉到好像有人在跟踪自己跟陆卓,只是这么久以来她都没有真正发现过对方的存在。现在顺着陆卓的目光终于看见了对方是什么样子,还真有些意想不到。

    “那两个是什么人?”江瑾喝着茶望着陆卓问道。

    陆卓深深吸了口气,笑了两声:“倪祥生跟韦氏兄弟的人。”

    “干嘛跟着我们?”江瑾有点不明白,如果要做生意的话再怎么样都只是商业间谍而已,这种手段要说韦氏兄弟涌出来还行,但连倪祥生都这么做,那就完全部队味道了。

    江瑾还不明白,身后跟着陆卓的人只是做个记录,故意把自己暴露在陆卓能够察觉的范围内诗诗提醒他还有两双眼睛在主意。虽然做法不怎么高明,但就实用性来说却是最划得来的行事手段。

    陆卓不会因为这两个人就被影响到心情,更不会因为有两个人跟着自己就大发雷霆。他知道对方已经感觉到自己叫奖金来一定是有新的计划,而且甩着对方这么多天他们也一定感觉到这个计划对陆卓来说非常重要。而对陆卓重要的事情,是绝对会影响到他们的。不扯走这些人,也不过是想要提醒露珠哦,这里是香港罢了。

    “你真的决定执行这个计划?”进啊公斤还是有些不确定陆卓的想法。虽然累了这么多天才把计划书做出来,但是她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陆卓能够照着自己的计划书去完成。倒不是对陆卓没有信心,而是想要在别人的地盘上视线自己的计划,陆卓实在是有些太过异想天开了。

    陆卓点点头,他明白江瑾的意思。这里虽然是倪祥生和韦氏兄弟的低头,但是现在主动权却并不在对方手里。时间拖得越长,对自己不但没有丝毫压力,反而会让对方更加琢磨不透自己的想法:“富贵险中求,大家都是商人,没什么是不可能实现的。对于一个商人来说,有百分之百的利润就值得去放手一搏,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就足够铤而走险。我虽然不是土财主,但也没那么多时间玩那些小花样。”

    江瑾点点头,陆卓的话的确是有道理。但是理论和实际操作永远是两码事:“倪祥生和韦氏兄弟可不是好对付的。他们会不会乖乖听你说还是个问题。”

    陆卓笑了笑:“所以这次的事情我把一切都交给你!明天唐曼安排的律师就会到香港,后天你就要代表我跟对方谈判。事情已经安排好了,具体怎么操作,还是要看你!”

    江瑾一愣,手里的茶杯几乎都已经拿不稳:“我?谈判?”

    陆卓点点头:“从你下飞机开始我就这么决定了?怎么,没信心?”

    江瑾点点头:“完全没有!对方可不是我这个等级的。”

    陆卓耸耸肩,也没有多说什么。江瑾是什么人他虽然还不够了解,但是陈忆却告诉了自己很多。跟钱诗诗喜欢冒险的性格不同,江瑾在没有九成的把握之前是绝对不会去肯定一件事情的。哪怕到现在为止她已经付出了很多,但是在整整出发之前,她还是不会给陆卓自信的答案。

    “这次的事情我要你拿一个完美的结果给我,没有原因,不接受解释!”大老爷的模样再一次出现,陆卓就跟使唤丫头一样给江瑾定下了一个几乎不可能的任务目标。

    江瑾深深吸了口气,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她早就知道陆卓今天花的这一百几十万是绝对不可能只是员工福利,结果没想到他的胃口竟然这么大。如果这个计划真的完成,不说他陆卓能赚多少,自己肯定也会被累个半死。

    马路对面地两人已经消失不见,陆卓心中一动。立刻明白是上海那边的消息传到了这边。

    唐曼找律师这种细节韦氏兄弟跟倪祥生是绝对不会错漏的,尤其找的还是熟悉香港法律的律师,这就更加引人主意了。看现在这摸样,应该是唐曼请的律师以及in个定下了来香港的飞机票。两韦氏兄弟和倪祥生,也同时知道了这点。

    撇撇嘴,陆卓对于神通广大地倪祥生和韦氏兄弟佩服得简直五体投地。竟然懂得用跟踪自己的人来暗示自己她们已经得到了消息,光是这一手预谋,就足够这场谈判一定很精彩。**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