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九十八章 最佳人选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接下来的两天内,倪祥生还是没有出现。出面招呼陆卓的依旧是倪永孝。有了陈忆之前的提醒,陆卓也绝不再认为自己的本事有多厉害能够让人家跟自己聊几句就要和自己斩鸡头烧黄纸了。倪永孝毕竟是香港第一的太子爷,又活了四十多年。说难听点人家见过的世界比自己家里得到媳妇都多一点。

    倪永孝也知道了陆卓心里其实早就有所防备,但他在自己老爹的授意下却是一点也不介意陆卓有意无意之间的誓愿,相反还主动保持距离,离陆卓和陈忆远远的。

    两天时间,陆卓和陈忆除了睡觉之外几乎都没干正事。整天黏在一起游山玩水,吃吃喝喝,一点做正经事的觉悟都没有。在两人看来自己有的是时间,陆卓只要在方孝诗的预产期之前办成这一件事情事就行了。手上的工作白的有唐曼,黑的有沈河,京城那边有陆羽坐镇,只要严哲不给自己添乱子就一切好说。现在最重要的,是把陈忆曾经丢掉的快乐给他一次性补回来。

    两人笑眯眯地跟连体婴一样搂着走在街上,没有半点不好意思。陈忆这几天几乎像是年轻十岁一样,从冷艳清傲的理智轻熟女瞬间变成了喜欢撒娇黏人的娇俏小姑娘。

    皇后大道上,陆卓搂着陈忆的纤腰,无奈地要了一头老姑娘送到嘴边的棉花糖。这货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一大早爬起来就缠着自己要吃棉花糖,害得大清早地爬起来带着她满香港的找,最终还是在旺角找到了一个老头摆的摊子。

    “陆卓,我想亲你了!你把后面的那些人赶走!”陈忆咬着粉色的棉花糖,撅着满是糖分的小嘴朝着陆卓撒娇。

    陆卓撇撇嘴,转身朝着几十米开外的两拨人马挥挥手。然后无奈地盯着陈忆那满是糖分的小嘴,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地吻了上去。

    直到陆卓把自己嘴边的糖渍全部吻干净之后陈忆才推开了他。朝着陆卓甜甜一笑,掏出一张手纸轻轻擦着陆卓的嘴角:“笨蛋,甜不甜?”

    陆卓望着智商像是突然间减弱了十岁的陈忆半天说不出话来。这哪还是以前把自己玩来玩去连点眉头都不皱的女人,根本就是十七八岁刚刚谈恋爱的傻姑娘:“甜~甜死我了。那啥,现在才十点钟,咱两五点睡的,七点就起了,是不是回去再睡会?”

    陆卓指着自己充满血丝的眼睛直勾勾地望着陈忆,这两天两人根本就是没日没夜的玩,白天逛街,晚上滚床单。睡醒了要么接着逛街,要么再滚床单然后再接着逛街。就这样的日子虽然开心有惬意,但起码也得让人睡好觉啊。就昨晚上,大半夜的陈忆想吃烧鹅,结果陆卓带着她跑了十四分钟才找到一家,等吃完了回到酒店已经三点,折腾一阵到了五点才睡下。结果大早上七点御姐陈就睁眼了,连脸都没洗就拉着陆卓嚷嚷着要吃棉花糖。

    陈忆盯着陆卓,直勾勾地望着他看了老半天:‘怎么,不想陪我逛街?“

    陆卓猛地摇头,立刻回答道:“怎么会,我怎么会不想陪你逛街呢?呵呵呵~别说是逛街了,就算刀山火海我也陪着你啊!”

    听了陆卓的保证之后陈忆这才满意地点点头,伸手拍了拍陆卓的脸蛋,陈忆捏了捏自己多了些肉的小肚子说道:“有点长胖了,走,陪我去健身房!”

    “啥玩?健身房?”

    陆卓感觉自己要死了,一整天只睡了两个钟头结果还要陪着陈忆来做高强度运动。这简直就是在玩命。望着在跑步机上生龙活虎地陈忆,陆卓根本连脚边的哑铃都懒得看一眼。她昨晚上也只睡了两个钟头,怎么今早起来像是打了鸡血一样。

    “陆卓,你过来!”跑步机上的陈忆冲着陆卓一招手,跟叫宠物一样酒吧陆卓给叫了过去。

    陆卓跟跟班一样颠颠跑抛到陈忆面前,望着满头香汗地陈忆兴奋到:“宝贝有什么吩咐,是不是累了想休息?”

    陈忆摇摇头,脸色突然一正:“说正事呢,正经点!”

    陆卓傻了:“啊?这时候你说正事?”

    陈忆脸色一板,瞪着陆卓问道:“怎么?不行?”

    陆卓浑身一震,用力摇头:“当然可以,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说现在天上挂着的那玩意是月亮那它就是月亮,说它是驴肉火烧就是火烧!”

    陈忆抿嘴一笑,伸出青葱一样的手指点了陆卓的脑袋一下:“就知道贫,什么时候你能有个正经样子像个大人一样?”

    “嗯?”陆卓翻着白眼一副仔细思考的模样,半天之后才认真地回答道:“你看,大前天晚上,前天晚上,昨天晚上我觉得我都挺像个大人的。你说呢?”

    陈忆瞪着眼睛望着陆卓,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音半天说不出话。足足定了陆卓有五分钟,她才深深吸了一口气,用手指着陆卓强忍这怒意道:“你现在开始闭嘴,我说,你听着!”

    陆卓点点头,这下陈忆来真的了。要是再开玩笑的话自己分分钟睡马路。

    “这两天一直跟着我门的两拨人是谁你狠清楚哦?”陈忆靠着跑步机王听着陆卓简单明了地问道。

    陆卓飞快地点头,却不敢开口说话。只能用眼神示意陈忆自己明白了。

    这两天一直都有两伙人在屁股后面跟着两人。陆卓几乎都不用想就明白两方人马来自哪里。倪永孝自然是不会放弃想要打动自己的计划,而韦氏兄弟那边也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倪祥生把自己攻略。

    虽然没有近身,但是两方人马却隔着老远已经互相试探过好几次。在第一天知道倪祥生那边行动之后,韦氏兄弟也立刻给陆卓来了消息。说辞倒是冠冕堂皇,为了避免那一晚的事情发生,所以兄弟俩手下的头吗特意跟随在陆卓左右时刻主意他的安全问题。而倪永孝是知道自己在这方面比不上韦氏兄弟的,所以钢锉不再这方面跟对方较劲,而是直接将目标定在了两人身上。陆卓和陈忆要什么,他就给什么。就好比昨天晚上大半夜的陈忆想吃烧鹅,就是他给指的路。

    要说两人做的都各有千秋,但是陆卓依然还是更倾向于倪永孝哪一边。虽然说一开始父子两的确有点不地道,但是这两天自己和陈忆的很多无礼要求他都没有什么不满。只是有求必硬,而韦康的手下除了整天跟在后面之外,基本屁用也没有。

    人总是喜欢对自己有用的东西,陆卓也只是普通人,有这样的想法并不奇怪。

    陈忆望着陆卓:“你打算过几天正式的去过了考察得到地方之后就跟倪祥生签约,然后把韦氏兄弟的皮球踢给他处理?”

    陆卓点点头,陈忆永远是这么了解自己。虽说自己在之上上的确差她一截,但是在很多时候即使自己什么都不说甚至连半点反应都没有的时候她都能轻易地看出自己的想法,这点说白了就是把自己摸透了。

    看见陆卓这样回答自己,陈忆眼睛里露出一丝不满的神色:“你的这个决定有点让我失望。”

    陆卓长了张嘴想解释,但是又突然响起陈忆刚才说的,为了不让自己睡地板,他只能撇撇嘴表示自己有点疑惑。

    陈忆想了想,考虑着该怎么样跟陆卓解释自己的想法。这几天以来她已经把韦氏兄弟和倪祥生的计划都摸透了。对方有什么算盘想要什么她也一清二楚

    。虽然说韦氏兄弟的做法有点难看,但是在陈忆看来却比倪祥生父子虚伪的亲情牌要实在多了。大家都是出来做生意的,打的什么主意也都心知肚明,陈忆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假惺惺地忽悠自己,在这点上,倪祥生还是错误的估计了她的性格:“我要你重新制定所有的计划!”

    陆卓一愣,点点头,望着陈忆一副木然地表情,让对方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明白了还是不明白。

    “既然他们两家有矛盾,那我们就做一次调和剂,富贵险中求,两方都得罪不起,索性各打五十大板再一人给一颗甜枣!这样的生意划得来得多了!”脸色迅速憔悴下来的陈忆轻轻靠在陆卓身上,抱着他说道:“待会回去好好休息,我帮你把计划做出来。等过两天把事情都准备好了,就约他们出来好好聊聊。”

    陆卓一愣,这才猛地明白过来陈忆这两天这么反常到底是为什么。她不是贪玩的人,却做出了连小姑娘都很难做出来的举动,目的只是为了迷惑对手。就现在来说这样的事情除了能够让陆卓轻松之外对她没有任何好处,可她不但做了,还做的这么漂亮,不但把对方派来的人玩了一通,还没有让另外两方了解到半点自己的真实意图。

    轻轻搂着陈忆,陆卓直接领着她转身:“走吧,我带你回去。好好休息,其他的事情交给我。”

    回到酒店,陆卓立刻打了电话给远在上海唐曼,让她在上海给自己找熟悉香港法律的律师起草合同。陈忆的想法他已经完全理解,而且也非常认同。只是这边到处都是韦氏兄弟和倪祥生斧子的眼线,如果自己在这边找人的话相信合同还没拟出来消息就传到了对方耳朵里。

    抱着电脑在沙发上琢磨着自己还要考虑的方面,陆卓又回到了才出道时的那种状态。只是当时有一个能在具体问题上帮助自己的唐曼,而现在,则是换成了能够给自己新方向的陈忆。

    从中午十二点开始,一直到晚上七点,陆卓都抱着点奶将自己的想法做成详细的计划案。除了时不时地跟唐曼沟通之外,他这半天连厕所都没有去过。摆在手旁边的伏特加已经整瓶喝光。但是有的细节却还是没有定下来,只能等唐曼那边给自己回信。

    穿着睡袍地陈忆从房间走出来,以开房门就闻到了一股浓烈地酒味:“天,你喝了多少?”

    陆卓转过头,篷车满嘴地酒气朝陈忆说道:“不多,才一瓶!”

    “你!”陈忆一愣,望着陆卓已经没话说了。她知道陆卓有在认真的时候就喝酒的习惯,但是这半天就喝下了一整瓶伏特加也太夸张了。看他现在的状态虽然精神,但要是再不好好去洗洗收拾收拾的话那就绝对成神经了。

    “去去去,滚回房洗澡,看你这邋遢样子。又抽那么多烟,整间屋子都被你熏臭了!”

    跟管家婆一样将陆卓拽着带离了沙发,一脚把他踢进了卫生间,陈忆皱着眉头站在套房的客厅,赶紧把窗户和窗帘都拉开,让陆卓一整天弄出的味道消散出去。

    无奈地望着桌子上地空酒杯和瓶子,陈忆只能打电话叫客房服务。她原本只是想睡两个小时就爬起来帮陆卓把计划做好,结果却没想到等自己睁开眼睛的时候竟然已经天黑了。有点心疼地看着烟灰缸里的几十个烟头,陈忆抱起了陆卓的电脑看他做的计划案。

    老实说,陆卓的文化有限,就算再怎么聪明做出来的东西到底水平有限。就这份计划案签个几百万的合同还行,上千万的也不错。但要是数额再庞大一点,那就漏洞百出了。

    摇摇头,陈忆极其大方地一挥手,把陆卓一整天的劳动心血全部删除。当然,她自己也是绝对不会做这些计划案的,因为她的学历比起陆卓来高不到哪去。

    随手把电脑关掉,陈忆琢磨着这样的计划案到底是要谁才能做得像模像样。

    唐曼肯定能做,但是说白了她要是离开了上海的话那后面的事情会把陆卓逼疯,赵笙在上海的重要性虽然没有唐曼那么强但也绝不能碰。至于虞梦,来了也只是给自己分担陆卓在滚床单的时候带来的压力。除了这三个人,陆卓身再也没有机型德国又能有能力的家伙了。这家伙什么都好,但就是有点小家子气,做什么事情都喜欢任人唯亲,要不是沈河跟南军是他一手带出来的,估计这两个人他都不会相信。

    琢磨了半天,陈忆终于想出了一个最佳人选,如果她来这边,既不会影响到陆卓本身的正事又能起到绝对的关键作用。

    陆卓洗完澡出来,正擦着头发,结果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地陈忆指挥着客房服务弄着弄那。望着自己被关掉的电脑,也没太在意地随口问了一句:“我的计划还行么?”

    “删了!”陈忆的回答轻松地不行,干脆酒吧陆卓的问题当成了“吃过饭没有”。

    “什么?删了!”陆卓整个人一愣,立刻跑到了沙发上打开了自己的电脑:“干嘛删了啊,我可是花了老半天的力气才把这事情做好呢!”

    陈忆轻轻瞥了陆卓一眼:“垃圾,用不了!”

    一句话,把陆卓整个人呛得脸都绿了。转过脸望着陈忆,陆卓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他知道自己学历实在是难看,但是比起自己来陈忆好像也高不到哪里去:“要是不行的话可以再改啊!干嘛直接删了,多可惜!”

    对陈忆生气这种事情陆卓是怎么也做不来的。前后东西已经被删掉了,再埋怨也没用,况且陈忆说的没错,自己做出来得到东西的确有点像垃圾。叹了口气,转身望着一脸平静地陈忆,陆卓知道她是绝对不会做计划案这种费时费力又费脑的事情,而且最要紧的是,她也做不出来:“那现在怎么办?我们两个坐这里抓瞎么?”

    陈忆转头望着陆卓:“瞎说,我会没有后手就这样么?打电话回上海叫人过来吧,我已经帮你想好了最佳人选。”

    陆卓一愣,脑袋里飞快地出现了两个人影:“哪一个?”

    陈忆耸耸肩:“身材好的那个!”

    陆卓撇撇嘴,有些不以为然地说道:“她?能行么?我跟他的接触也不少,感觉她有点柔柔弱弱的?虽然有点能力,但是我可真不觉得她能行。”

    陈忆理都懒得理陆卓的考虑,只是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人家比你强多了,别以为侥幸赢了人家两次就能否定别人的能力。不尊重对手的人迟早要输给从前赢过的对手。你也不想想,如果你是她你能做到什么情况。以那时候能够掌握的资源,你敢数你能比她做得好?”

    陆卓被陈忆问住了,想了想之后他也没办法大大方方往自己脸上贴金。毕竟人家能力的确有,而且陈忆说的也是客观事实。只是他还有一点不明白,陈忆既然要选,为什么要选这个人。

    “干嘛不选另外一个?”陆卓望着陈忆有些疑惑地问道。

    陈忆笑了笑,将两条长腿往陆卓腿上一放,得瑟地望着陆卓。

    陆卓无奈地跟牛郎一样给陈忆捶腿,等待着她的答复。

    “原因很简单,那个人不适合正当生意。虽然她经验丰富,手法老辣,但是灰色地带才是她最喜欢也是最擅长的。不得不说,把她放在现在的这个位置,是你从一开始到现在做的最正确的一个决定!”**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