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九十七章 互相算计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陆卓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现在已经被人误会了,心里头正高兴陈忆待会过来一起吃饭呢。见倪永孝走开了还拿着手机给陈忆发短信说是晚上一起去看夜景顺便明儿一早看日出,把正在路上的陈忆逗得不行。

    倪永孝的私人助理得到了吩咐,立刻打电话联系了手底下的人干净替倪先生找人。香港最大的太子爷倪永孝要人,就算对方现在有事都得全部退了,更何况这些小明星的档期一个个空得跟被和干净的矿泉水瓶一样,根本就是随叫随到。

    倪永孝回到位子上,满脸神秘地望着陆卓。他脸上带着浓浓地暧昧神色朝着陆卓试探道:“陆先生平常喜欢看一些限制电影?”

    陆卓一愣,这才猛地反应过来自己先前说错话了。刚才倪永孝问自己的时候满脑子都在琢磨着陈忆到底怎么样,对倪永孝那饱含深意的问题根本就没放在欣赏,结果三言两语,自己跟自家媳妇平常看的那些电影就完全暴露了出来。直到现在才猛地反应过来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看倪永孝现在这摸样,分明是想投其所好来了。

    “怎么会!绝对没有的事情。只是这几部电影前段时间非常红而已!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啊哈哈~”

    陆卓想要把话题扯开,但是倪永孝却不这么认为。在他看来,陆卓不过是要面子想留下个好名声罢了。当下隐晦地一笑,拍了拍陆卓的肩膀笑道:“陆生不必客气,既然到了香港,自然是要试试香港风味的。来来来,先喝酒,一会就上菜!”

    半信半疑地望着倪祥生,陆卓心里头突然觉得有些毛骨悚然。看他那表情绝对是误会了,只是要自己现在把话说穿好像又有些不合适。反正现在是吃饭时间,待会陈忆就来了。再怎么着倪永孝也不会让对方在吃饭的时候就过来。他招呼自己的方式应该是待会的下半场,前后还有时间,大不了吃了饭就走。

    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倪永孝聊着天,一边等着上菜一边等陈忆及时赶到。只要自己身边有人,倪永孝就不会怎么样。

    聊了有大半个小时,桌子上的菜已经上地七七八八。陆卓有些着急地看看手表,陈忆还没到,要是等吃完饭了才急急忙忙赶过来的话估计自己又少不得要被数落一通。

    就在这时候,包厢的房门被人从外面直接推开了。陆卓猛地一愣,紧接着就听到一群莺莺燕燕地笑声传了进来。他猛地转过头,结果一眼就看到了七八个穿着亮色短裙跟高跟鞋地貌美女郎一个接一个地走了进来。

    陆卓猛地一愣,整个人都逮住了,望着并排走进来地七八个女人半天说不出话来。虽然非常意外,但还算都能认识。毕竟在家里跟几个媳妇看电影的时候没少见这几张面孔。

    “倪生,这是?”

    陆卓有些傻眼了,整个人望着倪永孝目瞪口呆地问着他到底什么意思。吃饭还让人陪酒?这也太奢侈了吧!

    倪永孝淡淡一笑,一副轻描淡写地模样:“两个人吃饭有些太单调了,你们几个,这位是上海来的陆先生,可是少有的青年才俊,为人和善又手眼通天,好好招待吧!”

    “谁...谁说只有...”

    “陆生,陆生你好,我叫小琪~你看过我拍的电影吧!”

    “陆生,我叫馨儿,我在香港就听说过你了。来,我敬陆生一杯!”

    整整八个女人如同海浪一样瞬间将陆卓淹没在一阵乳浪臀波之中,根本不给陆卓任何辩解的机会。那热情洋溢地模样根本就把面前地陆卓当成了一座金山一样,死死搂住了就不撒手。有两个动作快的更是直接坐到了陆卓腿上,手里的酒杯都没有停下过。

    这几年一来,内地的暴发户已经不再满足与当本地土豪,转而把眼光放向了国际市场。而香港就是她们最喜欢来的地方之一。只要移到了这边,暴发户的本性配合上应有尽有的一切立刻显得无比默契。一掷千金的举动根本就不算事,这让一些没机会赚到钱的人破口大骂的同时也让一些赚到了钱的家伙们开始竹简发现了这一块新大陆。

    陆卓生得年轻,长得也不算差,虽然不说是迷倒无数花痴的美男子,但也算是浑身上下充满男人气息地型男。光是这形象就要比挺着大肚子头发秃了一半的中年男人要好得多。而且今天招呼他的还是全港最大的太子爷,这已经足够表示陆卓实力绝对跟倪祥生差不了多少。只要今天能把他伺候好了,也不用管他有什么恶趣味,钱是绝对少不了。所以所有人都在第一时间围上了陆卓,一副殷勤谄媚地模样紧紧贴着陆卓不停磨蹭。

    **阵陆卓不是没有见过,自家媳妇平常在家里也没少摆。但是这么可怕的**阵就有些受不了了。陈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破门而入,要是看着自己同时被八个女人服侍还有两个坐在自己大腿上,陆卓敢拿人头单薄,自己今晚连酒店走廊都睡不成。

    家里的姐妹是不会互相吃醋的,但是在外面的话自家媳妇的醋劲可是能吃人。尤其是陈忆这样自尊心极强地女人,更是不会容忍自己犯下这种错误。更何况昨晚上才给自己那么周到体贴的侍奉。

    周围的空气突然一冷,所有的人都同事止住了动作,纷纷转头看向了身后。陆卓被埋在人堆里半天脱不开身,但也能明显感觉到周围的情况不对。从一堆娇躯中间挤出来,结果不看还好,一间之下竟然是满脸寒霜地陈忆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面前。

    “我滴个亲娘哎!”

    陆卓猛地一用力,直接把身边地所有女人统统甩开,想也没想地就上前想要跟陈忆解释。结果老姑娘脸上地表情一寒,硬生生地将陆卓的冻住止在半途。

    脸上突然展开如花一般地笑容,陈忆从自己的暴力取出一个精巧地小盒子放在陆卓手里,甜甜一笑:“我刚才逛街看见了这个戒指不错,就买了给你。你有事的话就先忙好了,我先回酒店!”

    说完,陈忆直接头发一甩,连回也不回头地直接走出了房间。

    陆卓眼角一跳,根本不管周围愣住的倪永孝和其他女人直接就追了出去。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陈忆那么大方懂事的女人都没办法再呆在这里,可见刚才她是有多生气!

    一路紧赶慢赶,陆卓终于在酒楼门口追上了陈忆。一把抓住她的手臂,陆卓苦着脸紧张道:“老婆,你听我说!”

    陈忆用力一甩手,直直走出了酒楼门口:“别解释了!”

    陆卓有点傻了,陈忆从来没在别人面前落自己的脸面,怎么这一次突然来得这么凶?难不成真是因为昨晚上才那么下本钱对自己结果自己今天就那啥了?不行,绝不能让她现在跑掉,否则的话就追不回来了!

    女人生气的时候要走千万得留下,否则的话再想找回来那是非常困难的,小姑娘或许没事,哄两句打两个电话自己就回来了,但是像陈忆这种等级的如果不当场摆平,那依旧就摆不平了。

    踩着高跟鞋蹬蹬蹬走在马路上,陈忆一副闲逛地模样,只是脚下的步频可完全不是逛街的样子。陆卓点点跟在她屁股后面,费尽了口舌不停地解释:“老婆,你听我说。我是真不知道倪永孝会叫那

    些人来!吃饭之前明明说好了只是吃饭的,谁知道他误会了我的意思,以为你不过来了就给我安排了那些。你想想,我会那么白痴地发了信息给你知道你要过来还接受让倪永孝给我找那些人么?”

    “哦?”诚意猛地制住了脚步回过头来望着陆卓:“你是说我如果不来你就真的受了?”

    女人最不讲道理的一面暴露无遗,喜欢咬文嚼字,明明知道自己想表达的意思却就是喜欢用稀奇古怪地语气来质疑和反问。不过就算这样,陆卓也舍不得大耳刮子抽陈忆,这事情责任的确在自己,错误是绝对要认的,还要认得心甘情愿,认得有技巧。

    “哪能啊,我的意思是说我完全不知情!真的,香港人太他妈不按常理出牌了。我原以为只是吃两个多汁大鲍鱼,谁知道他倪永孝竟然给我找了一堆女人过来。我是真错了,下次绝对要问清楚所有问题才吃饭!我保证,绝对保证!”

    陈忆望着陆卓紧张地模样,突然抿嘴一笑:“你啊,就知道瞎紧张!”

    陆卓蒙了:“啊?什么?”

    “哈哈~你以为我真的生气拉?”陈忆拉着陆卓的手臂拖着他继续前行:“我就想让你陪我出来吃个饭而已!倪祥生派个儿子来招待你,明显是做事谈,我干脆就坏了他的想法,省得你到时候被人吃得死死的。”

    陆卓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但好像陈忆是不生气了:“为什么?”

    陈忆抬起头,望着陆卓咧嘴一笑:“苯啊你,很多事情你方便做,也没有立场做!但是我可以啊,今天倪永孝的晚餐明显就是要让你吃人嘴软的,如果我不把你带走的话,凭着倪祥生的本事还不把你在谈判桌上吃死?而且那老鬼那么聪明,谁知道会不会暗中拍照将来留一手,**阵虽然好,但还是家里的贴心。”

    陆卓心中一暖,直接伸手就把陈忆搂进了怀里,也不管还在大马路上人数众多,直接照着那嫣红地香唇就吻了下去。

    唇舌灵巧地撬开陈忆地香唇,陆卓贪婪地完全占据了陈忆地增长乡村,近乎粗鲁地扫过陈忆嘴里地每一寸空间,恨不得把怀里的玉人整个揉进自己身体里。看见自己被一群女人环绕还能这样保持冷静地为自己考虑,这样的女人打着灯笼都找不到。

    轻轻松开被自己吻得四肢无力地陈忆,陆卓笑眯眯地望着她:“都说香港热情奔放,我原本还不相信,现在倒是相信了。”

    陈忆一愣,随即立刻明白了陆卓的意思。周围的人群纷纷望着自己两人驻足围观,有的甚至已经开始鼓掌。红着脸蛋把脑袋使劲往陆卓怀里拱,连话都不敢多说一句。她虽然聪明,但到底是女儿家,有时候也是要脸皮薄的。

    随手发了个信息给倪永孝说自己不回去了,心满意足地陆卓直接搂着媚惑诱人的陈忆开始逛街。天大的事情也比不上陪自家媳妇,哪怕是得罪了倪永孝陆卓也根本不在乎。

    坐在饭店里的倪永孝呆呆地望着自己手里头的电话信息,半天没有反应过来。整整过了十分钟,他才猛然醒悟,自己可能是被人耍了!咬着牙站起身来,倪永孝深深看了不知所措的几个女人一眼,连哼都没哼一声就直接出了包厢。

    本来以为就陆卓表现出的性格对漂亮女人一定没什么抵抗力,但是没想到他竟然这么看重陈忆。那女人不过是进来说了句话就能让陆卓什么都不管地跟着离开,要说自己在之前,绝对错误估计了她的影响力。

    回到家里,倪祥生正在书房里翻看着陆卓的资料。已经时间还不早,但是对于一个八十岁的老头来说忙了一天回家还要关心这些琐碎的事情,工作强度的确是有些大。

    倪永孝走进书房里,手里端着一杯参茶:“爸,我回来了。”

    倪祥生抬起头,透过眼镜看了倪永孝一眼,有些奇怪地问道:“这么早?”

    倪永孝无奈地点点头:“陆卓走了,没有留下来吃饭。”

    倪祥生脸色一正,露出些许不快地表情:“为什么?”

    倪永孝苦笑着摇头,他知道自己父亲很重视这次跟陆卓的合作,但是对方那让人完全无法琢磨的性格却实在让自己无从下手。说他热情大方吧,可他偏偏有胆子跟韦氏兄弟死磕,说他为人冷淡吧,但却总能够让人暖心窝的话来。说他谈话好色,他却可以为了陈忆放弃八个送到他嘴边得到女人,但要说他忠贞不渝,三妻四妾的他又有些不像那种人。

    原原本本地把今天的事情说了一边给倪祥生,倪永孝现在也没办法了。饭吃不成,自然没有后续的下半场,而且以陆卓的性格,出了这档子事以后招待他还真得小心翼翼。

    倪祥生听了自己儿子的报告之后脸上的表情沉凝下来,一副思考地样子。慢慢地从面前地资料中抽出一份,陈忆地照片立刻映入眼帘。

    半晌,倪祥生才将手里的资料一放:“陆卓身边的女人,都不简单啊!”

    倪永孝一愣,随即拿过了自己面前的资料。

    说是资料,倒不如说是陈忆的生活记录。虽然没办法查到二十年前的那些事情,但是从陈忆十九岁到至今的记录倪祥生还是能翻出来的。倪永孝望着资料上的记录,半天之后也同样苦笑着摇头:“我们的目标错了!”

    倪祥生点点头,倪永孝说的没错。一开始把陆卓当成首要攻略的目标的确是大错特错了。陆卓是个没有原则的人,只要谈得来,那就什么都好说,骨子里的小混混性格是怎么都改不了的。但他身边的女人们不一样,要高学历的有赵笙,要高能力的有唐曼。是这些女人组合起来才将陆卓推到了今天的位子。或者其中也有陆卓的努力在里面,但是如果没有他身边的女人,恐怕他的生意早就已经一塌糊涂。

    “只是这样得到女人,恐怕很棘手!”倪永孝看完了陈忆的资料,苦笑着摇摇头。或许在陆卓身边陈忆只是一个普通女人,但是在资料上,他却看到了一个无依无靠地小姑娘一路上摸爬滚打最终将自己的名字放在上等人的圈子里。这样的本事可不是谁都有的,而且看陈忆的那模样,油盐不进是肯定的,送礼送钱也绝对行不通。如果要给他送男人,倪永孝赶肯定陆卓当天晚上就会带着人扛着炸弹进自己屋里。

    倪祥生笑了笑:“礼是一定要送的,关键就是送什么礼和怎么送!既然陆卓不可能收其他的东西,陈忆也难对付,那就从她们两人之间着手嘛!这样,观察一下两人的情况,争取从他们的感情下手,只要能让他们的感情升温,那就没有其他问题了!”

    倪永孝眼睛一亮,两手猛地一拍:“果然妙极!”

    倪祥生点点头,脸上带着自信地笑容。一个人不可能没有缺陷,这是他这辈子坚信的守则。只要抓住对方的弱点加以利用,那自己想要的一切都可以手到擒来。陆卓虽然难缠,但他最大的毛病就是感情,陈忆虽然看上去冷冰冰的,但他最大的弱点也就是陆卓。把握住了这一点,主动权依旧在自己手上。

    “从明天开始,你就不要跟着他们了,只是给他们建议合理的游览路线再看准机会出手就行了!细节我也不多说,你应该明白的!”**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