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九十六章 乌龙前奏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中环,黄河实业总部。@}这幢大厦高六是七层,整整接近两百米,与一旁的中银汇丰遥相呼应。

    倪祥生翻看着陆卓这两天的整个行程记录,一旁已经年过四旬的倪永孝站在他身旁,毕恭毕敬地等待着倪祥生对自己的安排。

    虽然已经掌握了黄河实业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但是倪永孝却依然要看倪祥生的脸色行事。这份家业虽然迟早有一天要传到自己手上,但是在这之前自己是决不可能越过自己父亲的。

    倪祥生对陆卓这两天的行程很感兴趣,手里的报告已经详细到了陆卓和陈忆从下飞机起去过那些地方见过什么人,买过什么去哪间饭店吃饭吃过什么东西,甚至连详细的时间都清清楚楚地记录在案。

    在报告的结尾,详细地记录了陆卓昨天下午是几点钟从酒店出发,几点到韦氏兄弟的庄园又是几点钟回到酒店。倪祥生望着上面的时间差,满是皱纹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冷笑。

    倪永孝望着年近八旬却依然神采奕奕地父亲,脸上不禁泛起一阵紧张:“爸,韦氏兄弟下手这么快,你觉得陆卓会不会被他们说动?”

    韦家兄弟的算盘倪永孝很清楚,黄河实业的发电站一旦建起来,香港的供电分配额将会重新划分,这是韦氏兄弟打死都不愿意的情况。一倪祥生在香港商界的地位,他如果要建发电站的话绝对会将原有得到市场份额一口吞下,而靠着黑道起家的韦氏兄弟手里的市场将会被悉数抢走,甚至倪祥生如果想的,他可以直接拿走整个香港甚至对公工程的所有供电权。

    同行是冤家,以倪祥生今时今日的地位绝对不是韦氏兄弟用任何方式能够撼动的。他想要做什么行业,只要一句话就能完全占领市场,只是这么多年来黄河实业都是以正当手段与同行竞争,虽然财雄势大,但也只是以势压人,很少用其他手段逼迫同行就范。这也正是倪祥生能够一直到今天都屹立不倒的根本之一。

    听到倪永孝的问题,倪祥生不禁微微一笑:“陆卓?他没那么简单!从出发到回酒店总共不过三个小时,谈不出什么来。更何况前天晚上他还被韦康摆了一道,心里头一定不舒服。陆卓虽然年轻,但却不蠢。”

    倪祥生点着自己面前的资料,信心满满地猜出了陆卓和韦氏兄弟此刻的想法。双方现在都在等,等自己的条件。

    如同一个天枰,韦氏兄弟已经放出了自己的砝码,但陆卓依然没有做出自己的选择,甚至连倾斜的意向都没有。这不不是韦氏兄弟的筹码不够多,而是陆卓还在等自己出手。作为一个已经成熟的商人,陆卓已经学会了平静,不管面对多大得到诱惑他都不会轻易出手。现在的情况对他有利,他也犯不着再做出火中取栗那种急躁的姿态。

    倪永孝望着倪祥生微笑的脸蛋,半天没有开口。他也见过陆卓,虽然做事情的确滴水不漏不像一个只有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但是也不至于让倪祥生这么看重。那天在北京,陆卓表现出来的就是一个谦逊有利的富家公子,至于谈生意的本事,恐怕只有倪祥生自己知道了。

    “那,既然这样的话,要不要我现在去请他?”倪永孝有些疑惑,自己父亲向来决断高明,怎么到了陆卓这里就变得半天没有反应了。

    倪祥生点点头:“好吃好喝招待这,尽量找一些新鲜刺激的给他!”

    倪永孝一愣:“您的意思是?女人?”

    倪祥生顿时有爱要:“不要,陆卓既然呆了女人来,意思已经很明显。在他没有透露之前不要给他准备女人,赛马,赛车,翻船,游艇,枪械,黑拳,这些都可以。如果他高兴,就陪他一起去澳门。总之,先把他招呼好再说!”

    倪永孝点点头,虽然心里头还有深深的疑虑,但他对倪祥生的决定却没有半点怀疑。这么多年来,倪祥生的每一个决定最后都被证明是正确的,既然他这么相信陆卓,那么就肯定没有错。

    还在床上搂着陈忆呼呼大睡的陆卓根本没有想到自己只是去吃了个饭就被人家双方都算计上了。

    扯疼了陈忆一宿,陆卓也感觉心满意足。昨晚上这种待遇自己从前是想都不敢想,知道最后把陈忆折腾得都快散架之后才猛地明白过来自己不是在做梦。

    睁着眼睛望着面前一脸倦容的陈忆,陆卓神术将她侧脸有些散乱的发细心整理着。现在他终于明白,陈忆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虽说平常说话刻薄了一点,但是对自己从来就没有忽视过。

    床头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陆卓猛地一个翻身抓起了电话,生怕吓着了熟睡中的陈忆。

    “喂?”语气有些不好地答应了一声,陆卓确定自己没有设定过什么起床电话之类的服务,虽然现在已经到了中午,但是陈忆还没自然醒就不是被打扰的时候。

    “陆生,不好意思打扰了。请问您起床了么,倪永孝来电话说想请您,希望能够得到您的回复?”前台小姐有礼貌地问候让陆卓心头的火气顿时消了一半,而在听到倪永孝的名字之后更是没了一点火气。

    “他来了?”陆卓悄悄地做起了身子,努力不让自己的动作影响到陈忆。从床头柜上摸出了自己的香艳咬了一根在嘴上,却是没有点燃。陈忆虽然对气味不敏感,但味道还是可能将她惊醒。

    前台小姐在电话里礼貌地回答:“是的,倪先生正在我们的贵宾招待厅。”

    陆卓深吸了一口气:“麻烦你告诉倪先生,我马上过去。”

    挂断电话,陆卓看了一眼一旁沉沉睡着的陈忆,还是舍不得吵醒她。翻身下床,陆卓带着衣服轻手轻脚地进了卫生间。倪祥生是补回来的,那么来找自己的那位“倪先生”就肯定是倪祥生的长子,黄河实业的下一代掌门人倪永孝。

    对于这位太子爷陆卓的认识还停留在报纸和新闻上说的那些,有个漂亮老婆,稍微有点花心,但是能力却毋庸置疑。只是在倪祥生的光环下他的一切光芒都被掩盖了,这点他跟自己完全相反。

    洗完澡收拾出来,陆卓换了身衣服给陈忆留下了一张便条之后就急匆匆除了大门。倪永孝是不能怠慢的,怎么说人家都是倪祥生的长子,黄河实业的太子爷,自己一个上海滩的地痞是怎么也不能得罪人家的。

    笑眯眯地来到倪永孝的贵宾厅,陆卓脸上已经换上了一副热情地笑容:“倪生,真是不好意思啊,起晚了,起晚了!”

    虽然只是见过一面,但是陆卓忽悠人的本事还是有的。三两句话酒吧倪永孝拉得坐在了沙发上谈笑风生,一点都没有责怪他让自己瞪了半个小时的意思。

    作为香港最大的太子爷,倪永孝无论走到哪里都是玩人追捧,说难听的,特别行政区长官都没有他那么高的待遇。这次来见陆卓竟然等了半个孝诗,这已经是破天荒了。但是在陆卓的热情攻势下,倪永孝别说不高兴,几乎连自己来是干什么的都快忘记了。

    陆卓有个特长,就是只要他想,他能够跟任何男人成为朋友,不管对方有多难缠都没问题。

    一顿胡天胡地的乱说一气之后,倪永孝差点把自己的生辰八字给陆卓爆出来。

    其实这也怪不得倪永孝,作为香港最富盛名的太子爷,他从小到大都生活在倪祥生

    的巨大光环之下,他的所有一切都被掩盖。没有人了解这样的压力对他有多大,但是陆卓却了解了,虽然是装的。

    “你是不知道,我老爹在二十多年前就成名了,那时候还没我。结果过了二十年,人家还是以为我做的一切都是出自他的手臂,简直不像话。我承认,是,他帮了不少。但是我能到今天说难听点靠几个媳妇都比靠他多,结果说给人听人家就是不信,非要说一切都是他的功劳。哎,真是不讲道理。不过我比你好,我才受了一年多这样的话,你已经受了十几年了!”

    三两句话,陆卓已经把倪永孝的伤口狠狠揭开再望伤口里灌上了自己的蜜糖。

    倪永孝一愣,从来没人跟他说过这样掏心窝子的话,而且还这么能够理解他。陆卓话一出口,倪永孝立刻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舒畅了。终于有人不再看着自己的万贯家财和家世背景来跟自己说话了。陆卓的话虽然随意,但却很实在,就像两个老朋友在一起聊天一样。不但如此,他还能理解自己的痛苦,并且自己本身也有这样的烦恼。这简直就是按天安排的缘分。

    苦笑着摇着头,倪永孝朝着陆卓苦笑:“没想到陆生竟然也有这样难堪对时候。实话实说,你刚才说的事情我已经发愁了好多年,但就是找不到人倾诉啊。”

    陆卓心中狂笑,脸上却是带着无奈地表情深深望着倪永孝。这些富家公子看上去衣着光鲜事业有成,但是却实在没几个朋友。习惯了虚伪圈子的他们对于肯说实话的人总是有特别感觉的。如果这个人的身份不低的话,那就很有可能成为朋友。

    “我原本以为陆生只是个情种,没想到啊,陆生竟然还是这么难得一个知己。走走走,今天我一定要跟陆生好好庆祝一下。所有的一切算我的!”

    倪永孝拉着陆卓从沙发上站起来,兴冲冲地拉着陆卓直出搬到酒店。

    香港,最不缺的就是好玩的,无论是合法的还是非法,无论有什么样的爱好,无论是小清新还是重口味都能在这里找到合适自己的娱乐方式。陆卓本身不是什么坐不住的主,但是在倪永孝的带领下他还是真正领略了一番递到的香港风味。从最基本的街头小吃到最有特色的街道,倪永孝基本上都带陆卓逛了个遍。当然,只是坐在车上。

    从下午两点开始,倪永孝就让司机开着车带着陆卓把小半个香港转了个遍,一路给陆卓不停地介绍,活脱脱一个导游的样子。欢乐一般人或许真的以为倪永孝是被自己浑身上下的气度这幅,但是陆卓却发现了自己转的地方始终是不不离那几个点,而几个点最靠近的空地,就是贴近郊外海边的一块荒地。

    陆卓心里头清楚地明白,这块地即使不是倪祥生选的发电厂也是内定下来的地皮之一。

    “陆生,怎么今天没看到陈小姐?”逛了一阵,倪祥生终于准备试探了。陆卓是出了名的情种,走到哪身边都带着漂亮女人,但是今天出来却是孤零零得到一个人,这就有点反常了。

    陆卓是打死都不告诉倪祥生陈忆之所以没跟着自己是因为昨晚上被折腾的够呛。脸上带着自然地笑容,陆卓无所谓地说道:“两个人感情好也不必整天黏在一起不是?”

    倪永孝脸上露出一副明白的意思。但心里头却已经把陆卓的话直接理解成了他是故意丢下陈忆自己来外面寻开心的。毕竟自己来找他给的招待自然不会差,如果陈忆在身边的话多少会显得拘束。

    心里头稍微思考了一阵,倪永孝就已经相处了怎么招呼陆卓。

    脸上微微一笑,倪永修奥转过头望着陆卓说道:“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去吃饭吧。家父特意安排了我为陆先生接风,等他这几天忙完了手上的事情回到香港就会亲自来见陆先生了。”

    路衣点点头,脸上带着理解地笑容将倪永孝的建议答应下来,心里头却在大骂倪祥生父子两不厚道。

    作为这边的最大的土豪,倪祥生说有事不过是摆谱罢了。自己来之前就跟他大号了招呼,结果都两天了还不出现,分明就是在等待时机。虽然他这么做也是为了探探自己的虚实做出更好的准备,但是这一下子就让陆卓有点不高兴了。自己是来跟你倪祥生谈生意的,现在派出个儿子来跟自己试探到底算个怎么回事。

    看看时间,已经晚上七点多了,也正好到了饭点。琢磨了一阵,陆卓还是决定发个短信给陈忆叫她过来一起吃饭。

    正在外面逛街的陈忆盘算着准备给陆卓挑个生日礼物,还两个月就到他生日了,上一次送了支手表给他,结果陆卓这土鳖竟然舍不得戴,除非重要场合,其他时候都藏在柜子里,生怕给弄花了。这一次陈忆盘算好了,一定要找一个能让他随身带着的礼物。

    电话响起,陈忆想都不想的就知道一定是陆卓叫自己一起吃饭。正在挑礼物的陈忆根本没空搭理陆卓,随手回了一个不去给他。难得出来一次,也懒得时时看着他,正好自己一个人逛逛街,还能给几个姐妹带点私密礼物。

    坐在椅子上地陆卓望着电话里的回信,半天说不出一句话。这下好了,购物果然是男人最大的情敌和危机。女人一旦沾上这东西就跟普通人沾上毒品一样,是绝对难以戒掉的。

    无奈地看了倪永孝一眼,陆卓也没了什么心情:“倪先生,我们还是上菜吧!”

    倪永孝微微一笑,对着自己的手下耳语了几句,随即挥手将人撵走。转过身,倪永孝望着陆卓,脸上突然露出了暧昧地笑容:“陆生,去年的港姐大选有没有看?”

    正郁闷自家媳妇不来陪自己吃饭的陆卓心里头正堵得慌。被倪永孝这么一问也没怎么想,直接就回答道:“现在的港姐一届比一届差,去年那届简直就是歪瓜裂枣。那种货色就算倒贴九位数老子也不干!”

    倪永孝一愣,差点没被陆卓一口气噎死。虽然他早就知道陆卓绝对看不上舞弊情形越来越严重的香港小姐选拔,但是就算再差也不至于被陆卓说成这样吧。用力咳嗽了两声,倪永孝也不敢再多说什么:“那陆生喜欢什么样的?”

    陆卓点了支烟看了倪永孝一眼:“黎姿不错,可惜是十几年前的不错,邱淑贞也不错,不过是二十多年前的。现在嘛,好像真没什么特别能对眼的。我这一两年很少看电影,就看了《肉疼疼》和《一路向西》还有一步那什么说兰桂坊的,里面有几个妞的确挺漂亮,只不过我忘记了!”

    正在喝茶地倪永孝听了陆卓的话差点没一口茶水喷出来。这货看的都是什么狗屁玩意!他难道就不能看一些正经电影?要是让倪祥生知道转了半天结果陆卓只是喜欢一堆是人都能上的三级艳星估计花了大把心思来琢磨陆卓的他都得脑溢血!

    “陆生,还真是,呵呵呵,品味独特!”倪永孝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抱歉地跟陆卓说了一声之后离开了包厢。今天的事情是倪祥生亲自祝福,如果招待不好陆卓的话估计回去得被妈的狗血领头。

    “小高,去把刚才陆卓说的那些电影的女主角统统找来,给你一个钟头!”倪永孝对身旁的助理吩咐着,却没看见客厅里的陆卓又发起了短信。

    “你在哪里吃饭?我再逛一阵子就过去!”

    这是陈忆发给陆卓的短信。**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