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九十五章 陈忆的油推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当陆卓搂着陈忆走出来的时候,两人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得平静。-更新最快〗

    陆卓带着淡淡地笑容回到了座位上,开始继续晚餐。陈忆坐在他身旁,就像刚才的失态不存在。

    跟唐曼不一样,陈忆是不会害怕太长时间的,她从来都知道那没有用。虽然陆卓的改变还不能够确定是好是坏,但最起码有一点陆卓从来没有改变过,那就是他依然无比珍惜自己跟家里的女人们。

    守着一颗本性,朝着最开始目标不断地努力,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最后达到目的,就能够变回原来的自己。沿途的改变或者是必须的,但是只要陆卓的初衷不变,一切就不是问题。陈忆不相信陆卓会变成一个真正的刽子手,即使他在一路上变得双手血腥,即使他已经过分残忍,到最后,他都会变回原来那个智慧傻傻逗人笑的陆卓。

    韦氏兄弟不明白眼前这对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也都清楚陆卓先前说的一切可不是闹着玩的。以他的能力即使自己兄弟俩不帮他的忙他也会自己自己动手。与其被外人以为是陆卓踩在自己头上动手动脚,倒不如自己率先清理门户。

    韦健眼珠子一转,知道现在不是立刻答应陆卓的时候。即使他是个喜欢干脆的人也要让自己好好考虑事情的步骤。脸色一变,韦健带着轻轻地笑容望着陆卓:“陆生,我知道你这次来是受了倪先生的邀请,我知道你是爽快人,我也就开门见山了!”

    陆卓天气头来,放下了手里的刀叉,一边轻轻擦着嘴一边端起了面前的红酒:“哦?是关于我跟倪先生合作得到事情么?”

    韦健也不避讳什么,只是朝着陆卓点点头:“我希望陆先生不要跟倪祥生合作!”

    比陆卓更快有反应的是陆卓,她手里的动作一顿,随即又恢复了平静。餐桌上只有陆卓看出了她的意思,那是让自己拒绝的信号。在陈忆发出讯号的瞬间陆卓就知道了为什么。

    韦氏兄弟邀请自己的消息现在一定已经传到了倪祥生耳朵里。如果自己答应了韦健,那么得罪倪祥生的不是韦氏兄弟,而是自己!他一定会以为自己收了倪祥生什么好处所以才这么做,而到时候,自己就算有再多言辞也解释不清了。

    陆卓很快明白了今天的赴宴是一次彻头彻尾的行动绑架,或许韦氏兄弟的做法很文明,但实际上却已经把自己逼向了极端。

    如果自己前脚来赴宴后脚就拒绝了倪祥生,那么无论自己有没有拿好处都说不清这件事情。就算拿昨天夜晚的事情糊弄过去,恐怕以后香港的商人也不会再跟自己有任何合作。倪祥生在这边的势力大到难以想象,而自己正好也向来香港这块肥肉上狠咬一口,没有倪祥生的帮助还真的行不通。

    淡淡地看了韦氏兄弟一眼,陆卓很快做出了自己的回答:“哦?我想知道为什么?”

    韦健看了韦康一眼,示意他来回答陆卓的问题。韦康叹了口气,有些苦笑着摇头道:“事实是这样,整个香港现在八成的供电都在我们手里。如果倪祥生的发电站建起来的话,我们会损失惨重。”

    陆卓心头一跳,原来是这样。看来韦氏兄弟还真的不是无端端来请自己吃饭。而昨晚韦康的突然出现,到现在也有了合理解释。只是这一次来香港陆卓是带着赚钱的目的来的,如果不能让自己满载而归,那么这次岂不是白来。自己剩下的时间不多,如果白袍一趟的话那自己回去怎么跟陆羽交代。

    韦氏兄弟见陆卓半天没有反应,也都明白陆卓是在等着自己开出条件。说到底陆卓还是商人,他要的绝不是人情这么虚无缥缈的东西,而是实实在在的回报。跟倪祥生的合作能够给他带来丰厚的回报,而放弃合作,不单单是利益上的损失,还很可能多出一个他几乎无法战胜的敌人。这样的损失陆卓是绝对不会承受,也没有人能逼他接受。

    “这样吧陆先生,我们兄弟俩手上还有两块比较好的地皮,一块在罗湖区,一块在香港。虽然比不上倪祥生手上那两块地王,但现有价值也绝不比跟他做生意赚的少。如果陆先生对地产有兴趣,这凉快地皮就当陆先生用之前那十亿买下来了吧!”

    韦健望着陆卓,开出了一个在他看来比较实诚的价格。这是他手上为数不多的不动产之一,而且价值不菲。就算现在急着脱手也能卖出至少二十亿的价格,这笔钱足够跟陆卓失去与倪祥生的合作机会划等号了。

    陆卓脸上没有表情,心中却在冷笑。韦氏兄弟虽然是绝对的黑道巨擎,但却绝对不是一个合格的商人。就连报纸都报道除了对地产泡沫危机的担心,但是两兄弟却还拿着这两块地当作宝贝。说白了,这两块地不出手的话地产界还能稳定异端时间,但是一旦迈出去,那么外界就会对房地产行业抱有很大的一律,甚至嫌弃一阵不小的风暴都有可能。

    跟韦氏兄弟一样,陆卓对她们的条件也没有做正面的回答。只是委婉地表达了暂时考虑的意思之后就避过不谈。韦氏兄弟这样的人精一下就看出了陆卓的意图,当下也不再说话。只是跟陆卓吃过晚餐之后就让人将他跟陈忆送回了酒店。

    陆卓离开之后,韦康满脸担心地望着韦健,一副紧张地样子:“大哥,你说陆卓会答应我们的条件么?”

    坐在沙发上的韦健摇摇头,他向来自信,认为一切都可以由自己掌握。只是这一次,陆卓表现出的样子却让他根本猜不透对方的真实想法。

    纵观整个晚餐,陆卓从一开始的狰狞转变为最后的滴水不漏只用了短短的几分钟,就好像控制这场谈话的人是他一样。他要让自己提心吊胆自己就无比紧张,他要让对话结束自己就再也无力言语。韦健深深吸了口气,整个人突然感到一阵强烈的压力,这是他近二十年来都没有过的。

    “派最好的人二十四小时看着陆卓的一举一动,给他最好的招待,最好的酒,最好的女人,最好让他改变计划把呆在这里的时间延长!”韦健虽然不会做生意,但是怎么招呼人还是知道的。大陆有的香港都有,香港有的大陆却未必找得到。

    韦康一愣,有些犹豫地望着韦健:“陆卓已经呆了女人来,难道还要......”

    韦健冷笑两声:“陆卓有那么多女人,但是你什么时候听说过他跟娱乐版扯上关系?我找了他从出到到现在所有的资料,就连他的那个虞梦也是在跟着他之后才发迹的。新鲜感,他绝对不会拒绝的!”

    韦康一愣,随即抿嘴一笑。

    酒店房间内,陆卓被陈忆蒙着眼睛坐在沙发上,手里还端着一杯加了冰块的伏特加,每隔三秒就喝上一口。

    一回来,陈忆就给他准备了全套的装备,包括昨天用来蒙自己眼睛的布条,还有他最喜欢的金牌伏特加。

    虽然不知道陈忆到底是在搞什么鬼,但是心里面却隐隐感觉到自己的幸福时光应该不远了。刚进房间的时候陈忆脸蛋就整个红了起来,而把自己眼睛蒙上之后陈忆就一个人钻进了房间,也不知道在倒腾什么。

    被子里的伏特加已经喝得差不多了,陆卓的心跳也越来越快。他整个人迫不及待地想要去房间里看看陈忆到底搞的什么鬼,只是先前既然答应了陈忆酒没喝完不准解开,那现在也没办法,还是再忍忍吧

    。

    一分钟一口,被子里的伏特加已经见底。陆卓一口闷掉剩下的一点烈酒。伸手就把眼睛上的布条给扯开了。这东西留到现在最大的作用就是碍眼!

    放下杯子颠颠地站起身来,三两下就跑到了房门口。

    打开房门,陆卓只觉得房间里一片昏暗,只有两盏昏暗地射灯还在开着提供微弱地光线。

    陈忆躺在床上,白皙修长的两腿交叠在一起,身体安静地躺在床上,一双媚眼正安静地望着陆卓。

    “这下捡到宝了!”陆卓在看到陈忆的瞬间整个人都燃烧起来了。虽然早有心理准备陈忆一定是在弄情人游戏,但是他完全没想眼前的陈忆竟然玩得这么大。

    粉色的透明雪纺睡裙轻轻地笼罩在白玉一般的娇躯之上,黑色的半卷发散落在床头,让陈忆浑身上下散发出一阵致命的吸引力。淡淡地香水味充满房间,伴随着她身体的动作轻轻地飘散开来,让陆卓眼睛一阵发直。而最致命的,是她那双秀场圆润地美腿上包裹的白色花边丝袜,这是对陆卓最致命的东西。

    水晶高跟鞋就穿在陈忆脚上,半透明的鞋子将五根青葱一样的脚趾勾勒得更加精巧。陆卓用了吞了口唾沫,二话不说就要脱衣服。人家都打扮成这样了,自己要是再不主动点那还像什么话?

    陈忆红着脸蛋静静从床上站起来,慢慢地走到了陆卓面前,将他轻轻推在墙上。

    伸出滑腻地小舌头一下吻在陆卓地脖子上,滑腻地香唇带着阵阵女人馨香顺着摸进一路闻到陆卓胸前,灵巧地唇舌挑开陆卓陈姗姗地纽扣,将他身上的衬衣一点点地脱下来。

    陆卓浑身上下都麻了,果然自己带陈忆出来是正确的选择。看她这生涩但是却努力的模样一定是在平常跟狐狸精她们没少交流。伸手想要搂住陈忆地脑袋,结果却被她一下子将手臂按在了墙上。

    陈忆脸蛋通红地地将自己从跟唐曼等人哪里交流得到的浑身解数用在陆卓身上。她心中虽然害羞,但更多的却是幸福。陆卓昨晚的安排让她整个人像是被泡在了蜜罐一样。那种被当成公主一样呵护的感觉让过往十多年都没人保护过的陈忆突然间觉得自己好像进了城堡一样。她不知道怎么来回报陆卓,只能响起跟唐曼她们聊天的时候听说的陆卓最喜欢的一项运动,推油!

    灵巧地舌头解开陆卓地裤子,魅惑的感觉让陆卓整个人都快炸了。陈忆在这时候停止了自己的动作,慢慢地站起身来:“老公,我帮你洗澡~”

    陆卓木然地点点头,现在的别说是陈忆说要帮他洗澡,就算要他去建一个鹿台他都颠颠地答应。

    浴缸里地温水早已经放好,陆卓躺在浴缸里,感受着陈忆细心地侍奉。更唐曼等人不同,狐狸精给自己洗澡的时候最多只是用手,但是善于推陈出新的陈忆总是会给陆卓最大的惊喜。她用独特的方式让陆卓知道了什么叫做最好的侍奉,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都好像变成了沐浴球一样,为陆卓细心地清理。

    陆卓已经完全丧失了思考能力,这样的对待简直就是当皇帝一般的享受。难怪古代那些老色狼为了一个女人宁愿连江山社稷都不要,要换了自己现在是皇帝也宁愿为了陈忆归隐田园。

    拉着已经整个变成木头地陆卓为他擦干之后将她轻轻推倒在床上,陈忆就穿着已经被水气浸湿透明睡袍轻轻坐在了陆卓身上:“趴好~”

    一声命令,陆卓只能乖乖地躺在床上趴好。一点点冰凉滑腻地竟有突然间淋在背上,陆卓顿时瞪圆了一双眼睛。

    果然是这个!

    陆卓简直都快乐风了。这可是值得纪念的一颗,陈忆第一次给自己推油,这简直就是里程碑式的胜利。

    根本不懂具体步骤的陈忆只能由着自己的想象下弄。唐曼她们好歹也偷偷看了一下类似的小电影学习了一阵,可是她却是完完全全的连自学都没有过。只是完全凭借着唐曼等人的口耳相传加上自己的聪明才智去揣摩这些。虽然感觉跟唐曼她们说起来的差一点,但是陈毅却自我感觉良好。

    陆卓趴在床上,一副大爷地模样享受着陈忆精心的服侍。脑袋里还回想着从前陈忆是怎么对自己忽冷忽热把自己玩弄在鼓掌之间,再想想现在自己后背的美人,那感觉简直就如同身处云端一样轻飘飘的。

    陈忆在陆卓身上磨蹭了半天,结果却发现他除了傻笑之外其他反应一点都没有。刚想狠狠抽他一巴掌让她给自己专心点,结果陆卓已经突然翻身将自己压在了剩下。

    陆卓目光火热地望着满脸紧张地陈忆,手掌在他穿着丝袜的大腿上轻轻摩擦。搂着她的脑袋,陆卓突然嘿嘿一笑:“小样,现在到我了吧!”

    狠狠稳住陈忆的香唇,陆卓将自己全部地热情统统倾注摘了陈忆身上。

    直直折腾到了后半夜,陆卓才搂着精疲力尽地陈忆重新泡了个澡。

    陈忆整个人如同一团温水一样软在陆卓怀里,几乎连喘气都要陆卓嘴对嘴给她人工呼吸。被彻底挑逗出来的陆卓根本就忘记了陈忆现在的体力根本难承受他的征伐。

    浴缸里,陆卓轻轻松开了几乎被吻得窒息的陈忆。今天他得到的最好的礼物不是陈忆明明羞涩还义无反顾地侍奉,而是在韦氏兄弟家里的那一句“陪你一起下地狱”!

    彻底被释放的陈忆终于觉得在陆卓面前可以恢复到了以往地智商。彻底熟悉了陆卓的一切之后,陈忆除了获得更深的幸福感,就是觉得自己如今的没一点考虑都被绑在了陆卓身上。抬起头望着陆卓平静的脸,陈忆开口问道:“韦氏兄弟那边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陆卓轻轻摆弄着陈忆的长发,整个脸上一副无所谓地表情:“不搭理他们,买两块地皮换我一个发电站?开什么玩笑!”

    陈忆转过身来将脑袋枕在陆卓肩头:“你不怕得罪了他们?黑社会可不是讲道理的人。断人财路等于杀人父母,韦氏兄弟不是好说话的人。”

    “怎么?你想我答应他们?”陆卓轻轻捏了捏陈忆的耳垂笑着说道:“刚才你不是还让我拒绝他们么?”

    陈忆摇摇头:“我刚才只是想你先拖一下,韦氏兄弟不是男罢干休的人,这次你不答应他们,恐怕他们不会这么轻易就算了。”

    陆卓一撇嘴:“不算?那他们还想怎么样?对付我?让手下小弟来找我麻烦?”

    陈忆摇摇头:“哪有那么简单。韦氏兄弟又不是白痴,自然不可能用这种老套的方法。我估计她们会用别的方法。”

    陆卓有些搞不明白了,两个黑社会能有什么其他方法?无非不就是老一套威胁恐吓,最多也就是绑架之类的粗重活计,还能相处什么点子来。

    陈忆望着陆卓不屑地模样,脸上立刻一笑:”你忘了,现在的香港百分之七十的娱乐行业还掌握在他们手里。为你安排一两个头版明星还是没问题的。”

    陆卓眉毛一挑,脑袋里立刻浮现出了潜规则这样的字眼:“那真是太好了!”

    “你说什么?”陈忆掐住陆卓腰间软肉狠狠一掐,顿时展现出了从前的风范。

    “哎哟哟~不对,我说错了,错了!是这怎么可能,我绝不会被他们迷惑的!”**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