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九十四章 一起下地狱吧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韦康带着一队人马走入了场中,神色自然地站到了陆卓和拿枪指着他的人中间:“火爆,大哥想要见你!”

    满脸阴沉地火爆一愣,脸上地神色顿时阴晴不定。请记住我们的/】

    陆卓心中狠狠松了口气,这次还真是运气好。否则的话自己说不定就被人家给干掉了。

    韦康转过头望着有些抱歉地望着陆卓朝他赔礼道:“陆生,不好意思,是我们兄弟管教无方,让你受惊了。”

    摆摆手,陆卓一副无所谓地模样朝着韦康笑道:“没事,反正我也没什么损失。”

    韦康脸色一正,转过头对着手下轻轻摆手。火爆和他另外四个手下被韦康带来的人直接没收的手里的武器。几人狠狠地望着陆卓,脸色阴狠得仿佛要将她生吞一般。在他们看来,陆卓之所以这么镇定完全是因为他早有预谋,约好了韦康一起来对付自己。只是火爆死也想不明白,自己临时筹划的行动怎么会被陆卓这么容易破解。

    “陆生,今天的事情我跟大哥会给你一个交代。听说你到了香港,大哥特意安排一顿招待,还请明晚不要拒绝!”韦康伸出手直直望着陆卓,好像生怕他会拒绝一样。

    陆卓点点头,想也没想地就直接答应了对方。中午的时候还在头疼先摆放谁,结果现在人家就来请了,这大小也算是一件好事。最起码不用担心倪祥生在事后说什么。

    得到了陆卓的同意之后韦康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直接带着手下的人离开了现场,留下陆卓和陈忆两人。

    紧张地陈忆在对方走后差点没直接坐到地上,幸亏陆卓还一直扶着她。幸福和危险的双重刺激之下陈忆整个人都像是被抽空一样,在危险解除的瞬间就直接软进了陆卓怀里。

    深深吸了口气,陆卓的眼神突然间变得极其阴郁。

    这次的事情虽然安全度过化险为夷,但是韦康为什么直到最后一颗才出现那就值得商榷了。他能够及时赶到肯定不会是匆匆忙忙毫无准备。看韦康来的时候脸上那种镇定自若的表情绝对是一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可是他既没有提前通知警示自己也没有在第一时间出现,其动机就显得有些不对头了。

    陆卓不是什么坏人,也不想把人家想的那么坏。但是这毕竟不是自己的地方,而且才来第一天就发生这种事情。要说不担心那绝对是放屁。

    带着诚意回到酒店,原本满腔得到荷尔蒙在经历了刚才的事情之后瞬间化为了尿酸。陆卓心里头一直在对刚才的事情耿耿于怀,韦氏兄弟的所作所为怎么想都觉得很不地道。

    咬着烟头,陆卓看了一眼睡得死死的陈忆,从船上翻身下来走到了套房的客厅。

    就着中午剩下地半瓶酒喝了个精光,陆卓整个人闷声坐在沙发上不言不语。今天这事情虽然不大,但却像是一把刀一样在他心里狠狠戳了一下。尤其是对方那一句“孤儿寡母”更是让陆卓觉得自己有些事情还是没有做到位。

    在这个世界上,想要咸鱼翻身那是很不容易的,虽然陆卓已经从一个一文不名的小混混到了今天的这个地步,但是他对自己的评价依然不高。他做不到那些大人物那样的果决狠厉,也无法残忍地将每一件事情做绝。只是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他已经没什么路可以选。

    要么不做,要么做绝!这是他现在唯一能有的选择。

    如果不想几十年之后人家的孩子像自己一样找上门来报仇,最好的办法就是没有孩子!

    狠狠惯了一口瓶子里的伏特加,陆卓长长地打了一个酒嗝,整个人眼前顿时一阵迷茫。唐曼曾经对他说过,这样的改变是可怕的,她不希望看到。但是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很多事情就没得选了。

    第二天早上,陈忆是从沙发上把陆卓叫醒来的。她原本在床上睡得好好的,结果一阵烟却发现自家男人不见了。刚经历过惊吓的陈忆顿时紧张地不行,赶紧跳下床寻找陆卓。好在在外面地沙发上发现了他,否则的话恐怕一早就打电话报警了。

    有了昨天的教训,陆卓在没有得到一个好的答案之前是不会再带陈忆出门了。两个人在酒店里呆了一整天之后踩在傍晚被韦健派人来从酒店接出去。

    成名几十年的老流氓韦氏兄弟住的房子也是香港最有名的半山区。这里几乎云集了大半个香港的顶尖符号,不客气地说,如果想要让香港崩溃,把这地方炸了就行。

    进了韦氏兄弟的庄园,陆卓终于知道什么叫做有钱人。跟人家的房子比起来,自己那套所谓的别墅简直就跟小孩子的积木一样。

    在香港这个小的不行的地方还能有一处大的能打马球的房子,养的还不是一般的阿猫阿狗,而是驯养过的美洲狮,虽然只有三头,但是跟自己家里那些快被养死的仙人掌比起来简直就不是一个星球的。

    周围的保镖明目张胆地拿着军用步枪三步一岗五步一哨,韦氏兄弟主宅建得都跟白宫差不多了。

    韦健站在大门口前面,一见到陆卓下车立刻带着一旁的韦康大笑着赢了上来:“陆生,欢迎光临!”

    陆卓矜持地点点头,笑着跟韦健两兄弟一一拥抱。他脸上带齐了虚伪的笑容,用一种陈忆从来没有见过的姿态朝着韦氏兄弟可起到:“两位大哥的地方真是让人叹为观止。跟这里一笔,我那点小地方简直跟狗窝没什么区别了。看来两位大哥在这里的地位还真是无人撼动啊。”

    这么用力的马屁一巴掌拍下去,韦氏兄弟两人脸上顿时翻起了桃花一样的笑容。没有什么能够比得上跟自己同级别的人拍自己马屁更加令人舒服的了。陆卓的实力她们是早就见识过的,横扫上海都算是小看了他。结果现在到了自己的地方却依然还是这么谦虚地共为自己,足够两兄弟拿出去跟其他人吹上天了。

    陆卓望着两兄弟开心样子心中不禁冷笑,今晚上他是注定了要先礼后兵的。更何况两兄弟那模样一看就知道有事情想要求自己帮忙,正好给自己拿来做交换条件。

    客厅已经准备好,长长地餐桌上摆放着四套精致地纯银餐具。陆卓不识货,可是一旁的陈忆可是见过世面的。一看就知道是有年头的欧洲货。桌子上摆着两瓶八二年的拉菲,让人一眼就看出来为了这次的邀请两兄弟可谓是下了血本。

    “来,陆生,请坐,我们边吃边聊!”韦健亲自给陆卓拉开椅子邀请他坐下,殷勤地样子让陆卓顿时明白今天的饭局绝对不会只是吃饭这么简单。

    私人分冰柱落下,一旁的管家立刻为四人面前的被子里添上了红酒。韦健端着酒杯笑眯眯地望着陆卓,脸上带着浓浓地笑意:“来,陆生,欢迎到香港!”

    陆卓带着陈忆矜持地跟对方碰了一下杯子,脸上地笑容顿时更加浓烈了:“多谢两位大哥款待,说起来,昨天的事情我还要感谢两位。来,我先干为敬!”

    一口闷掉半杯红酒,陆卓已经准备亮刀子了。不管怎么说,昨天的事情是必须要解决的。哪怕是直接一点他也不能让人前者鼻子走。如果等到韦氏兄弟先开出条件来跟自己换的话,那自己就彻底被动了。

    韦氏兄弟根本没想到陆卓竟然会这么直接,连东西还没吃就

    直接把事情抖了出来。两兄弟脸上一阵尴尬之后才反应过来,韦健望着陆卓,笑着起身揭开了他面前的餐盘:“来来来,陆生,咱们边吃边说。这是我今天特意让人从日本带回来的神户牛肉,从屠宰到烹饪不超过八个小时,绝对的极品,先尝尝看!”

    对方的调剂全陆卓早有意料,而他的目的也不是指着对方一下就拍着胸口给自己保证干掉昨天那一群人。笑眯眯又略带甚于地看了韦氏兄弟一眼之后,他开始慢条斯理地拿起倒茶切着自己面前做工精致地牛排。

    对于西餐这种玩意陆卓从来都没什么认识,也不知道该有什么讲究。但是在陆羽的调教下装模作样滥竽充数还是没问题的。从拿起刀叉开始,他就一直一言不发地坐在位子上自顾自地吃着自己面前地牛肉铺,一副食不言寝不语的模样。

    韦氏兄弟对视一眼,不明白陆卓只是单纯地想要谢谢自己还是想要暗示什么。而陆卓不再说话,猜不透他想法的两人也不能瞎开口。玩意惹恼了他,那自己的计划就算是全部泡汤了。

    现场地气氛有些僵硬,没有人说什么饭桌笑话,也没有频频举杯。陆卓专心地让子让韦氏兄弟搞不明白他心里头的真实想法,只能暂时保持沉默。

    陈忆藏在桌子底下的脚轻轻踢了陆卓一下,转头对他使了个颜色让他别这么装象,再怎么说人家都是主人,向他这样不阴不阳地到人家无力做客像什么话。

    陆卓被陈忆的高跟鞋见一踩,整张脸地表情顿时变得诡异无比。十三厘米地细高跟鞋尖足够让自己的脚背变成亲得发紫。背着一口气不然自己叫出来,陆卓转过头有有些僵硬地对着韦氏兄弟说道:“唔~真是不错,两位的安排实在是太棒了,顶级牛肉加上顶级厨师,味道果然非同凡响。”

    陈忆见陆卓终于开口,也不管他说的虚不虚伪,直接收回了自己的高跟鞋。

    韦氏兄弟一愣,又一次被陆卓弄得搞不清状况。虽然说中餐拼酒量西餐比脸皮,但是陆卓这话笼子都能听出来只是一个蹩脚的马屁而已。不过既然陆卓开口,那管他虚不虚伪。韦健笑眯眯地举起了杯子:“陆生喜欢的话,可以多来几次嘛!我可以吩咐吓人天天为你准备!”

    陆卓笑了笑客气的说道:“那怎么好意思,两位已经帮了我一次,我怎么还能得寸进尺?”

    位师兄弟俩一愣,心头顿时明白了陆卓果然还是对昨天晚上的事情耿耿于怀。不过这也难怪,韦康出现的时间太过巧合,以陆卓的脑袋把事情想到自己头上也很正常。更何况自己的确是一早就受到消息说王琛从前的把兄弟火爆要对付陆卓,还把事情可以压下来不通知对方。光凭这一点来说,陆卓这么直接也是情有可原。

    对于陆卓的话两人很快明白了其中的意思。这句话听上去是要感谢,当司机的意思却是再说他陆卓一来就受到了这样的对待,恐怕以后跟自己兄弟俩大叫道也要小心为上。

    撇撇嘴,韦健脸上带着爽朗而又满不在乎地笑容朝着陆卓笑道:“路兄弟放心,昨天那五个人,已经被我丢到泰国去了,有生之年是不会再回来了。”

    陆卓的刀叉一顿,随即又重新动作。好像只是听见了对方说话而没有任何反应一样。

    韦健看着陆卓这副样子,心头也不禁疑惑:“陆生难道是有什么地方不满?”

    陆卓抬起头,用一种从来没有人见过的神情注视着韦健,整个人的气息猛地收敛,仿佛瞬间变成了一团充满了阴冷和死气的泥沼:“活人,永远都是会报仇的!”

    说完,陆卓拿起了面前地酒杯慢条斯理地喝下了一口红酒,接着安静地望着韦氏兄弟。

    “嘶~”

    两兄弟心中倒吸一口凉气,死死地盯着陆卓不放。她们完全没有想到原本和煦又善于通融的陆卓会在瞬间变得这么杀气腾腾!那几个字虽然语气不重,也没有带什么感情。但是那仿佛机械发出的声音却足以让两人心头瞬间结上一块寒冰!

    一旁地陈忆娇躯猛地一颤,手里的刀叉几乎都拿不稳。她惊讶地望着陆卓,这瞬间的变化让她感觉自己身旁近在咫尺的男人仿佛不是那个会说会笑会红人开心的混蛋,而是一个冰冷无情的机器人一样。

    望着所有人的沉默,陆卓脸上没有丝毫的不自然。他只是淡淡地望着一盘的韦氏兄弟,脸上重新绽开的笑容:“不光是她们,那几个人包括王琛的妻子二女我都不想再听到有这样的人!”

    “这...”就算是以韦健这样心狠手黑的老牌流氓都被陆卓的话给吓住了,呆呆地望着他半天没有反应。

    韦健现在是再也不相信面前的男人只有二十一岁了,能够面带微笑说出这样的话,就算是自己也无法做到。望着陆卓那连呼吸都没有紊乱一点地模样,两兄弟这才明白过来自己原本一直拿陆卓当一条凶恶的猎犬是有多愚蠢。暴露出真正爪牙的他根本就是一头不能招惹又绝不会善罢甘休的鬣狗!

    “不好意思,我去一下洗手间!”

    陈忆脸色苍白地站起身来离开了自己的位子,飞快地走向了大厅地洗手间,只留下陆卓和韦氏兄弟两人在餐桌上对峙。

    陆卓根本没有关心陈忆,在看了韦氏兄弟一阵之后又低下头自顾自地吃着自己面前的牛排。他知道陈忆再想什么,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的确很狰狞很可怕,但是他到现在已经没有退路,只能硬撑着把这条路走下去。

    韦氏兄弟难办了,本来他知道了有人要对付陆卓的时候只是打算顺手卖个人情给他让他能够更加轻易地答应自己的条件。但是现在看陆卓的样子,他真的不是一个好的合作对象。

    “陆生,这个麻烦太大了,我一时半刻也不能答应你,这样吧,最慢后天,我给你答复!”韦健深深吸了口气,一时间也拿补丁主意要不要答应陆卓。上上下下几十条人命如果就这么三言两语被带走,他也活不到今天。

    陆卓点点头,他也没指望自己三两句话就能逼得对方站起来。眉头皱了皱,陈忆去卫生间的时间有些长了。

    站起身来,陆卓道了声抱歉之后也离开了自己的座位。卫生间里,陈忆正抱着洗手池吐地浑天黑底,透过镜子看到陆卓走进来,她原本苍白地脸色变得更加没有毫无血色。

    转过身望着陆卓,陈忆用力用手捂着自己的嘴,用力地摇头。

    伸手将手足无措地陈忆拉近怀里,陆卓就这么轻轻搂着她:“我不想某一天你们失去我或者我失去你们其中的某一个。你从前不是说我不成熟不够果断么?现在我成熟了,所有的事情我一力承担。这不是借口,即使你变得害怕我我也没有关系,我只是想告诉你,从我走出第一步开始,就没有回头路了。”

    陈忆猛地抬起头,望着陆卓清澈又认真地目光半天说不出话来。半晌,她只能用力地搂住陆卓狠狠地吻住了他的唇。

    两人的唇舌纠缠在一起,将自己所有的负面情绪全都宣泄在这个激烈热吻之中。

    直到两人的呼吸都快停止陈忆才猛地松开陆卓。她认真地望着面前地男人,咬着牙冷声道:“如果你已经决定了,那我们就一起下地狱吧!”**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