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九十三章 说法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香港,高度繁荣的国际大都会和世界级的自由港,是仅次于纽约和伦敦的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更新最快〗实行资本主义制度,以廉洁的政府、良好的治安、自由的经济体系及完善的法治闻名于世。经济自由度指数排名常年世界第一。香港是中西方文化交融的中心,是全球最安全、富裕、繁荣、生活水平最高及人均寿命最长的地区之一,也是世界上重要的经济、金融中心和航运枢纽,有“东方之珠”的美誉。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这些都是官方地用于。实际上的香港除了上面说的这些官方措辞之外,它还是亚洲黑社会活动最频繁地地区,毒品运送地中转站和整个亚洲压力最大的城市之一。

    十几年前,一部《雷洛传》让陆卓知道了原来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强力的警察叔叔。而且很凑巧的是,那部电影正是韦氏兄弟早起推出的电影之一。

    这里虽然有最严密地警务机构和最公正地反弹系统,但这里依然是犯罪的温床。几乎在这里看到的每一个行业都会受到黑社会地控制或者干扰。搂着陈忆大摇大摆地走下飞机,陆卓一眼就看到了面前前来接机的倪祥生的助手李瑞年。

    “陆生,陈小姐。欢迎光临!”

    早在北京的时候就跟陆卓见过面的李瑞年没有过多地客套,自然而然地就跟陆卓熟悉了起来。跟两人我了手之后,李瑞年对着停在一旁地奔驰房车说道:“陆先生请,酒店我们已经安排好了,请陆先生放心休息。”

    陆卓看了看时间,才不过中午一点多。自己从上海飞过来也不过三个钟头,根本都不觉得有什么累,哪里需要什么休息。不过既然人家这样安排了,那自己这个桌客人的也不好意思抚了人家面子。

    坐上房车一路来到半岛酒店,聊了几句之后陆卓就把李瑞年给打发走了。自己带着陈忆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过二人世界,李瑞年要是留在这里听后差遣的话那多不对劲。

    李瑞年一走,陆卓就开始在房间里对陈忆动手动脚。毕竟是新婚夫妻,陆卓对跟陈忆滚床单还是很有热诚的。

    “去去去,一天到晚没个正形,你就不能正经点?”陈忆最受不了的就是陆卓这幅永远每个正经的模样。每次跟他单独在一起这货都要动手动脚,哪怕是手里还有正经事要做也不管那么多。

    陆卓坐在沙发上苦着脸望着陈忆:“我哪不正经了,你不是我媳妇么?怎么想亲自家媳妇还要填表申请么?”

    陈忆转过头,狠狠白了陆卓一眼:“好意思,大白天尽想些有的没得,我问你,你到了这边打算是先拜访倪祥生还是韦氏兄弟?”

    陆卓一愣,立刻被陈忆给问住了。这次他来香港虽然没有大行其骨带着上百人的考察团,但也不是没有通知任何人。而且韦氏兄弟在这边的势力比起自己在上海的规模只强不弱,估计自己一下飞机两人就得到了消息。如果自己先去拜访他们两个,那自己真正要见面的倪祥生很可能会不高兴,毕竟他才是自己这次来的目的。如果放下他不管先去见了韦氏兄弟,以倪祥生这样的地位肯定回觉得自己被冷落。但如果要等到见了倪祥生再去见韦氏兄弟的话,恐怕韦氏兄弟那边优惠觉得自己是故意躲着他们。

    得罪人,有时候就在一念之间。就好比一个苹果分成三分,其中一个吃了说甜,零一个说酸,结果要第三个拿主意。那最后无论他说什么都会得罪一个。

    陆卓摇头了,这事情根本就没得选。自己现在在香港,两边谁都得罪不起。最好的方法就是等着一方先来邀请自己,时间还不能太远。抬头望着陈忆,却发现向来能谋善断的老姑娘也是一脸地没办法。

    陈忆虽然向来聪明,人情世故也向来拿手,但是这一次她还真不敢给陆卓乱出主意。本来她还想让陆卓干脆把倪祥生和韦氏兄弟一起请过来招待一顿。但是这次他摆明了是来跟倪祥生合作的,如果到时候韦氏兄弟想要横插一手倪祥生又没有这个意思的话,恐怕到时候会直接把两人同时得罪。

    “管他的!娘的,老子是来跟你渡假的,谈生意只是附带,哪管得了那些!走着,带你出去玩!”陆卓老大不高兴地直接从沙发上站起来一把抓住陈忆地手腕,将她直接带出了房间。

    陈忆一愣,随即心里头猛地一甜,再也没什么话好说。

    说敛财赚钱办事能力,陆卓或许不如家里任何一个媳妇,但要说能够让别人开心那就是他的独门绝活了。那一天给方孝诗送的那一大堆耳环直接把怀着孕的方孝诗感动得跟二傻子一样,哭了整整一天不算,接下来几天里只要没事就翻出一对耳环来花痴一样的傻笑。直到方严牧实在看不下去说了她两次之后才稍微收敛点。

    陈忆虽然比起方孝诗难伺候,但是总归还是个女人。没有哪个那人是不想自家男人把自己放在第一位的。陆卓一句话把倪祥生和韦氏兄弟一起推开了,虽然在做声警示的角度不怎么地道,但是陈忆现在可管不了那么多了。

    过往九年,陈忆别说旅行了,就连休假的时间都很少有。虽然看上去她没什么正当职业又闲来无事。但是她受伤积累出来的那么多人买和自己庞大的开销都是她一手一脚打出来的,就算是从了陆卓之后也从来没有一天消停过。这次出来,陆卓最重要的打算就是要带着她好好到处玩一次。

    第一次来香港的陈忆被陆卓熟门熟路地拉着到处乱逛。吃了东家吃西家,买了衣服买鞋子,一副要把从前失去的一次性给她补回来一样。二十九岁的陈忆被二十一的陆卓拉着在街头到处乱跑,在整个人乐得不行,从头到尾脸上无时无刻不挂着浓浓笑意。

    望着跟小姑娘一样开心的陈忆,陆卓心中也涌出一阵深深地成就感。从前自己跟老姑娘做得近一点都会被立刻制止,现在再看陈忆的样子,见直就跟狗皮膏药一样甩都摔不倒。

    夜晚十点,陆卓带着陈忆来到了迪士尼门口。

    陈忆望着城堡一样地迪士尼大门,脸上带着甜甜地笑意朝着陆卓撒娇道:“怎么,你想带我来坐旋转木马啊?”

    陆卓撇撇嘴,神秘一笑:“我会那么小儿科么?跟我进去就知道了!”

    这个点的迪士尼已经接近了关闭的时间,只有少许几个有课还在榴莲其中灯光营造的夜景。陆卓拖车陈忆,跟普通情侣一样在里面逛着,完全不在乎已经逐渐熄灭地游乐园灯光。

    望着周围建筑上逐渐熄灭地灯光,陈忆也慢慢地没了再逛下去地兴趣。坐了一早上飞机,又逛了大半天,就算自己不累陆卓也应该感觉累了。而且这里已经接近打烊时间,如果不想住在里面的酒店就只能现在离开了。

    “陆卓,我们回去吧,很晚了。”陈忆有些脸红地拉着陆卓的手腕朝他小声说着。她虽然智商降低,但是判断力还是存在的。陆卓今天一整天对自己这么好,待会回去一定会把情火延续到浴室和床单上。

    陆卓朝着陈忆嘿嘿一笑,轻轻搂住了陈忆的腰肢,直勾勾地望着一副娇羞模样地陈忆:“闭上眼睛。”

    陈忆一愣,有点紧张地望着陆卓:“怎么了?”

    陆卓低下头,轻轻稳住了陈忆地额

    头,随后用手蒙住了她的眼睛。

    一块粉色地长条布子轻轻蒙住了陈忆地眼睛,陆卓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乖,我叫你取下来再取。”

    陈忆有些不明白陆卓的意思,她知道陆卓是想给自己惊喜,而且手法还是那么老土。既然是要给人家惊喜,哪有做得这么明显的?不过就算手法土了点,但还是很令人高兴的。

    没等陈忆从高兴里回过神来。陆卓的感觉已经从她面前整个消失不见,周围的灯光一黑,瞬间让诚意一声尖叫:“陆卓!”

    没有人回答她,陈忆顿时紧张得不行。两手飞快地伸向脑后想要解开蒙住自己眼睛的布子,却发现陆卓竟然在自己脑后打了个死结,情急之下更是怎么解都解不开。

    “啪嗒!”周围传来一声响动,四周地灯光突然间同时亮起。陈忆整个人吓得尖叫一声,立刻想要跑开,结果海门等她反应过来,身子就已经被几个高大的家伙拦住。

    “干什么!陆卓,陆卓!”陈忆有些慌了神了,给惊喜闹出乌龙的事情从前又不是没有过。现在陆卓跟自己来这一出都不知道是安排好的还是有什么突发状况,最重要的,是怎么叫他都没反应。

    强忍着疼痛一把扯下自己脸上地不跳,陈忆猛地睁开眼睛,却被面前突然亮起来的灯光刺得睁不开眼。她用手挡在自己面前,好容易才分辨出了自己身边几个又转又跳的家伙只是穿着厚厚服装的迪士尼卡通人物。

    陈忆傻了,根本不关心周围傻乎乎在自己买路钱蹦蹦跳跳的卡通偶像,一把推开面前碍事的家伙们,结果面前的一幕却把她整个吓住了。

    光溜溜地地面上,一双水晶鞋安静地摆在地面,陆卓蹲在旁边,一副早就已经瞪了很久地样子。

    陈忆有些发傻,望着刻意装出一副正经笑容的陆卓差点哭了出来。搞了半天他就是想给自己这个,实在是意想不到。

    “换上吧,换号了带你回家。”陆卓笑眯眯地拉着陈忆走到了鞋子旁边,伸手脱下了她脚上的高跟鞋。

    水晶鞋再一次用自身地价值证明了自己没有女人能够抵挡的魔力。就连诚意这样心智成熟的女人在它面前也完全变得手足无措,任由陆卓摆弄自己的小脚。她紧紧捂着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叫出声来,整个人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虽然陈忆嘴上不说,但是陆卓一直都知道她其实是想要的。每次当苏宝儿和唐曼弹起这些的时候她都会若无其事地走开,但是陆卓却总觉得老姑娘是为了避免尴尬而已。从前陆卓就想要送一双给陈一,但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送礼物也是要看时机来的,如果时间对的话效果就会像现在这样能够把人感动得哭出来,如果时机不对又不会掌握的话,就只能是无功而返了。

    望着亲手为自己船上水晶鞋的陆卓,陈忆双眼立刻红了。她等了二十九年,原本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可能再拥有幸福,结果现在却不由自主地坠入陆卓因受挖掘出来的爱河之中。

    陆卓站起身,搂着被感动得不行的陈忆在她额上轻轻疑问:“穿上了我的鞋子,你就一辈子都走不了了!”

    陈忆欣喜地点香港,高度繁荣的国际大都会和世界级的自由港,是仅次于纽约和伦敦的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实行资本主义制度,以廉洁的政府、良好的治安、自由的经济体系及完善的法治闻名于世。经济自由度指数排名常年世界第一。香港是中西方文化交融的中心,是全球最安全、富裕、繁荣、生活水平最高及人均寿命最长的地区之一,也是世界上重要的经济、金融中心和航运枢纽,有“东方之珠”的美誉。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这些都是官方地用于。实际上的香港除了上面说的这些官方措辞之外,它还是亚洲黑社会活动最频繁地地区,毒品运送地中转站和整个亚洲压力最大的城市之一。

    十几年前,一部《雷洛传》让陆卓知道了原来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强力的警察叔叔。而且很凑巧的是,那部电影正是韦氏兄弟早起推出的电影之一。

    这里虽然有最严密地警务机构和最公正地反弹系统,但这里依然是犯罪的温床。几乎在这里看到的每一个行业都会受到黑社会地控制或者干扰。搂着陈忆大摇大摆地走下飞机,陆卓一眼就看到了面前前来接机的倪祥生的助手李瑞年。

    “陆生,陈小姐。欢迎光临!”

    早在北京的时候就跟陆卓见过面的李瑞年没有过多地客套,自然而然地就跟陆卓熟悉了起来。跟两人我了手之后,李瑞年对着停在一旁地奔驰房车说道:“陆先生请,酒店我们已经安排好了,请陆先生放心休息。”

    陆卓看了看时间,才不过中午一点多。自己从上海飞过来也不过三个钟头,根本都不觉得有什么累,哪里需要什么休息。不过既然人家这样安排了,那自己这个桌客人的也不好意思抚了人家面子。

    坐上房车一路来到半岛酒店,聊了几句之后陆卓就把李瑞年给打发走了。自己带着陈忆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过二人世界,李瑞年要是留在这里听后差遣的话那多不对劲。

    李瑞年一走,陆卓就开始在房间里对陈忆动手动脚。毕竟是新婚夫妻,陆卓对跟陈忆滚床单还是很有热诚的。

    “去去去,一天到晚没个正形,你就不能正经点?”陈忆最受不了的就是陆卓这幅永远每个正经的模样。每次跟他单独在一起这货都要动手动脚,哪怕是手里还有正经事要做也不管那么多。

    陆卓坐在沙发上苦着脸望着陈忆:“我哪不正经了,你不是我媳妇么?怎么想亲自家媳妇还要填表申请么?”

    陈忆转过头,狠狠白了陆卓一眼:“好意思,大白天尽想些有的没得,我问你,你到了这边打算是先拜访倪祥生还是韦氏兄弟?”

    陆卓一愣,立刻被陈忆给问住了。这次他来香港虽然没有大行其骨带着上百人的考察团,但也不是没有通知任何人。而且韦氏兄弟在这边的势力比起自己在上海的规模只强不弱,估计自己一下飞机两人就得到了消息。如果自己先去拜访他们两个,那自己真正要见面的倪祥生很可能会不高兴,毕竟他才是自己这次来的目的。如果放下他不管先去见了韦氏兄弟,以倪祥生这样的地位肯定回觉得自己被冷落。但如果要等到见了倪祥生再去见韦氏兄弟的话,恐怕韦氏兄弟那边优惠觉得自己是故意躲着他们。

    得罪人,有时候就在一念之间。就好比一个苹果分成三分,其中一个吃了说甜,零一个说酸,结果要第三个拿主意。那最后无论他说什么都会得罪一个。

    陆卓摇头了,这事情根本就没得选。自己现在在香港,两边谁都得罪不起。最好的方法就是等着一方先来邀请自己,时间还不能太远。抬头望着陈忆,却发现向来能谋善断的老姑娘也是一脸地没办法。

    陈忆虽然向来聪明,人情世故也向来拿手,但是这一次她还真不敢给陆卓乱出主意。本来她还想让陆卓干脆把倪祥生和韦氏兄弟一起请过来招待一顿。但是这次他摆明了是来跟倪祥生合作的,如果到时候韦氏兄弟想要横插一手倪祥生又没有这个意思的话,恐怕到时候会直接把两人同时得罪。**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