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九十一章 说不清楚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陈忆最终还是屈服在了陆卓的淫威之下,向来喜欢耍大牌的陆卓直接把陈忆翻来覆去折腾了一整宿。〖 】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搂着晕过去醒过来好几轮的陈忆心满意足地睡下了。

    对于陈忆,陆卓是没有半点可惜的。他从来都是身体倍棒经得起折腾的那种,在自己还有锻炼身体之前体力也就比她高出那么一点点。虽然她是第一次,但是早就熟透了的陈忆绝对要比小姑娘的承受能力要大得多,顶多就是累点,其他的完全没有问题。

    上海那边的事情已经交给了沈河,只要这边的南军确定了所有客人安全到家,沈河就会把严天浩扔回北京。只是还有少数两位好容易才来一次帝都的香港富商硬是赖在这里打算多待两天,为了他们的安全,沈河也没有在当天就把严天浩放走的打算。

    一觉睡到下午,浑身骨头都快散了架的陈忆这才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只一眼她就看到了自己面前静静抱住自己的陆卓。

    一股子无名邪火从陈忆心里头冒出来,好容易珍藏了二十九年的陈年女儿红就这么被陆卓一口闷掉了,还连一句谢谢都没有。就在昨天晚上,陆卓根本就是猪八戒吃人参果一样只知道不停索取,完全都没有考虑到自己的感受。这要是换了以前,早从床头柜里掏出剪刀把他阉了。

    低下头,狠狠一口要在陆卓搂着自己的手臂上面,陈忆几乎是用处了吃奶的力气来折磨陆卓。腰酸背痛的她也就剩下一张嘴还能够姓丁自如,下身撕裂般地触感让她现在还觉得无比疼痛。

    陆卓惨叫一声,顿时从睡梦中惊醒。不过还没等他反抗,陈忆已经猛地再一次加大力量想要咬得再深一点。

    “嘶!”

    刚刚醒过来的陆卓还以为受到了突然袭击,被陈忆的贝齿一咬整个人浑身上下的肌肉都开始绷紧起来。

    瞬间收紧地肌肉变得如同铁块一样坚硬,陈忆来不及多想,一口白牙已经被用力摊开,巨大的反正离岛差点没把她的牙给蹦下来。

    “啊~”一声娇呼,陈忆差点哭出来。上下两排牙齿传来的剧烈疼痛让她眼睛瞬间一红,几乎想一脚把陆卓踹下去。

    一大堆地委屈从陈忆心头涌出,她哄着眼眶,挥起小拳头对着陆卓就是一顿乱拳。虽然手上没什么力气,但是报复性地心理却让陈忆瞬间好受了许多:“叫你欺负人,叫你折腾人!我,我打死你!你,你混蛋!混蛋,混蛋,混蛋!”

    陆卓才刚刚清醒过来,还没弄明白什么事情就挨了陈忆一顿粉拳。有两下劈头盖脸地直接砸到了他头上,差点把眼睛都给打肿。

    飞快地伸手抓住陈忆地手腕,陆卓可不想一早上醒来就被自家媳妇给直接打死在床上。望着恼怒地陈忆,有些不明白地问道:“怎么了?睡得好好的干嘛打人!”

    陈忆脸色一红,立刻又抽出了自己的拳头照着陆卓就是一顿毫无道理地暴打。一边打还一边数落着:“你还说,你简直就是混蛋!什么都给了你你竟然还不满足。我打死你,打死你!看你以后还能欺负谁,还欺负谁!”

    陆卓望着陈忆这幅小姑娘的模样,整个人顿时更加不明白了。这昨晚上还好好的,怎么到了今天就就直接变了脸呢?无奈地承受着陈忆地拳头,陆卓只能是等他打累了之后再想其他办法。

    十分钟后,本来就没多少力气的陈忆总算是消停了下来。她望着陆卓,红着脸一副气鼓鼓地样子说道:“你干嘛不还手!”

    这下子陆卓彻底傻了,打人的是他陈忆,结果打完了还要问自己为什么不还手,天底下哪有这种稀奇古怪地思维方式?这简直就是不讲道理!

    轻轻哼哼了两声,陆卓伸手将陈忆整个抱紧了怀里。老姑娘娇躯一颤,还以为陆卓又要那什么,**地东西顶着自己的小腹,让诚意一动都不敢动,只是紧紧闭着眼睛浑身颤抖地所在陆卓怀里。

    意料中的强吻和强取没有出现。陆卓只是安静地搂着自己。当额头上温润地触感传来的时候陈忆娇躯猛地一震。整个人顿时睁开了眼睛惊慌失措地望着陆卓。

    “怎么了?一下子变得跟小姑娘一样?陆卓轻轻拍打着陈忆地后背带着满脸的微笑朝着她问道。

    陈忆眨巴着大眼镜望着陆卓,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好像一下子变得突然患得患失起来,就像是重新回到了十几岁的时候,既高兴得到,又害怕失去。轻轻在陆卓怀里扭动了几下,陈忆做出了自己一辈子都没做过地吓人举动。

    手臂缠绕上陆卓地脖子,陈忆如同猫儿一样紧紧蜷缩在陆卓怀里,一言不发。脑袋枕着陆卓胸口,整个人安静的闭上了眼睛。

    陆卓也弄不明白为什么一向沉稳地陈忆为什么会做出这种小姑娘才会摆出的姿态。哼哼唧唧地搂着陈忆,轻轻闻着她光洁的额头说道:“大清早的就撒娇,怎么那么腻人。”

    陈忆猛地睁开眼睛,瞬间紧张地抬起头来望着陆卓:“你烦我了?”

    陆卓呆呆地望着小脸煞白地陈忆,整个人都傻了,她还真敢想啊。这以前她那么忽冷忽热地对付自己自己都没说过她半点不是还颠颠跟在她屁股后头任她拆迁,怎么到了现在成了自己的人却反而还担心起这个了?

    虽然身边已经有了一大片女人,但是陆卓还是不明白她们心里头的想法。在没有把自己交给对方之前,女人是可以随时抽身而退的,因为她们并没有付出自己觉得最重要的东西,就算是觉得难受也智慧觉得不合适。但是如果一旦一个女人愿意把自己的一切叫到对方手上的时候,那就是她们要玩命了。一辈子是她们最简单,最基本也是最直接地想法。而在第一次完成之后,她们最担心的就是对方会不会因为得到了之后而不珍惜,或者干脆就是担心她们不要自己。

    陆卓有点想歪了,他原本以为这么久的等待已经足够证明自己的意思,把陈忆抱上床也只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只是他还不明白,无论多大年岁的女人,她们心里头总是爱听好听的话的。而且承诺对它们来说,有时候甚至高于一切。

    摇摇头,陆卓只是简单地回答道:“别瞎想,我干嘛烦你!”

    陈忆小嘴一撇,直接转过身去气呼呼地背对着陆卓,一副答案不正确地模样。陆卓傻傻地闹着后脑勺,都搞不明白自己是做错了什么。

    伸手揽过陈忆地纤腰,陆卓抽经她耳朵边笑小声问道:“怎么了?我怎么惹你了!”

    “没有!”

    陈忆地回答很简单,只是气呼呼地闭上了眼睛不理会陆卓。

    这下陆卓没辙了,如果对方跟他直来直去,他能够有一万种方法解决。但是对方不说他就完全猜不中了。陈忆之所以能耍的自己团团转原因就是因为她能随时随地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而自己却是对她的想法半点也琢磨不透。

    软得不行,陆卓就决定来硬得。既然她觉得自己是在烦他,那就要用行动证明自己对她是一点坏的想法都没有。

    板过陈忆地身子,陆卓不由分说地就直接问了上去。撬开陈忆地牙关,止酒就把对方地舌头吸尽了自己嘴里。狠狠地平常了一下甘甜的小嘴,陆卓这时候

    才笑眯眯地朝着陈忆说道:“现在知道我不烦你了??”

    陈忆红着脸但,一副娇喘吁吁地模样。他伸手轻轻打着陆卓,半天都不吱声。如果按照她以往的智商来计算的话她是打死都不会想出这么白痴的结果的。但是恋爱中的女人智商是不可理喻的,尤其昨天晚上才交了一血给陆卓,现在的陈忆跟那些刚破身的小姑娘没什么两样。

    陆卓抓住了陈忆地手腕,朝着她笑眯眯地说道:“等出了元宵你跟我去香港。”

    陈忆琢磨了一下,跟白痴一样的脑袋总算是恢复了一点应有的智商。眨巴着一双大眼镜望着陆卓,费劲地思考了半天才想起来陆卓是想要让自己陪他去香港考察发电站的事情。

    小嘴一撅,陈忆脸上立刻浮现出了吃醋的表情:“你不跟曼曼去么?”

    陆卓一愣,脸上立刻一笑。陈忆这模样分明就是还惦记着自己上次跟唐曼一起出差两个月的事情。看她这架势,虽然不是怪唐曼,但绝对是在怪自己。

    哼哼着摇了摇陈忆精致地瑶鼻,陆卓笑眯眯地朝着他说道:“怎么了?这就吃醋了!”

    陈忆难得的脸蛋一红,立刻撇开偷取:“谁,谁吃醋了!我...我就是问问而已!”

    望着已经露出了破绽还兀自强撑着不肯承认的陈忆,陆卓整个人微微一笑:“该起床了!不然的话那些家伙一会恐怕要笑话你半天!”

    诚意一愣,随即飞快地从床上弹起来,结果没想到四肢无力的自己竟然一个站不住猛地摔进了陆卓怀里。

    “看你,就说你舍不得我!”

    两人洗完澡换好衣服厨房间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一屋子人都用暧昧地目光望着两人,尤其是方孝诗,更是满脸欢喜地凑近了陈忆朝着他不停地取消。把一向什么也不担心地陈忆弄得是面红耳赤,连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坐在沙发上装模作样翻阅报纸地陆羽抬起眼睛看了一眼陆卓和陈忆,脸上也露出了一副老不正经地模样。望着娇羞得不行的陈忆,陆羽还不忘记说她两句:“我说表妹啊,今后我是继续叫你表妹呢,还是要改口叫儿媳妇呢?这备份有些乱啊!”

    本来就在一旁恨不得切腹自尽的陈忆猛地一愣,抬起头用力横了陆卓一眼,一阵咬牙切齿之后还是没敢开口。现在自己跟陆卓的关系已经是实打实了,根本容不下自己半点辩驳。虽然她们的眼光都是善意的祝福,但是陈忆毕竟还是陆卓名义上地小表姨。光凭这一点就足够她羞得无地自容了。

    吃过了晚饭,陈忆是说什么也不让陆卓靠近自己三米之内了。虽然说这么做有点欲盖弥彰的嫌疑,但是为了摆脱这种尴尬有羞人的局面,陈忆只能用这种鸵鸟方式。

    被彻底无视地陆卓只能是哼哼着回到了方孝诗地房间。明天他就要把方孝诗送回去。方严牧对方美娟母女的处理他也一早就得到了消息。几乎被赶出方家的母女两成了方孝诗最好的保证。陆卓现在可以放心地把肉丸子给送回家里去了。

    给方孝诗洗过脚之后,陆卓就搂着自家的大肚婆在床上商量着孩子待产地事情。预产期在四月份,还有到九十天。陆卓现在最紧要的就是在那之前将一切都给安排好,好能够在到时候守在方孝诗身边,守着自己的第一个孩子降生。

    “明天就要送你回家了,记住了,回去以后不管谁用什么方式欺负你,你就给我打电话。就算在西伯利亚,我也爬回来给你出气!”陆卓搂着肉丸子,嘴里头哼哼唧唧地保证着。除夕夜的事情不光是伤害了方孝诗,也让陆卓心理留下了深深地阴影。

    一个男人,如果连自己媳妇被人欺负了都束手无策的话那绝对是不行的。哪怕是自家媳妇不对在先,也要先护短之后再回家教训!像方美娟那样闲来无事就骑到方孝诗头上的事情是绝对不能再发生的。

    方孝诗点点头,有点不舍地望着陆卓。在陆卓身边带着的这几天,是她怀孕以来过得最开心地日子。短短一个星期时间,她没有任何压力,没有任何担心。每天都有陆卓和其他姐妹陪着自己,就算她们去办事的时候也没有将自己丢在家里面放任不管。那种淡淡的温馨的感觉让方孝诗在怀孕之后头一次一觉睡到大天亮。

    “你要经常来看我哦!”方孝诗望着陆卓小声地祝福着,她现在最担心的就是陆卓忙得忘记了自己。

    陆卓点点头,安静地搂着方孝诗。他是绝对不会忘记这个由柔弱变得坚强地肉丸子的。为了他,陆卓甚至可以做出更多不可理喻的事情。

    初九,大清早地陆卓就从床上爬了起来。把自己跟方孝诗收拾好之后准备直接把肉丸子送回方家大宅。方老爷子在大清早的已经回来了,海门进门的时候就让方严牧打了电话给陆卓,让他把方孝诗给自己送回来。

    当陆卓带着方孝诗来到门口的时候,却并没有直接走进方家大院。而是带着方孝诗直直站在了方家门口,根本没有进去的意思。

    方孝诗这几天受了这么多的苦,要是方家不给陆卓一个满意地答复他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人是自己带走的没错,但是要想自己乖乖把人给他们送回去,那就要有人出来接!不说是方老爷子亲自出来,方孝诗地父母和方严牧这个做哥哥的肯定跑不了!

    门口地警卫员很快就看到了直愣愣站在门口地陆卓,原本以为两人会很快进到院子里,结果却看见陆卓只是带着人站在门口,一点进去的意思都没有。两名仅为疑惑地对视一眼,立刻察觉到了有些不对头。

    能够在方家大院做警卫的自然不是一般人,除了要有本事之外还要足够聪明。俗话说的好,宰相门房七品官,能够在方家站岗放晒的最少也是个县委书记的级别。平日里大人物都见得多了,自然不难看出陆卓这次来实在是找茬的。

    赶紧通报了里面地方严牧,随后笑眯眯地走到两人面前:“陆先生,小姐。外面冷,老爷子吩咐过了,你们来的话直接进主宅就是了。”

    陆卓脸色一沉,伸手酒吧方孝诗楼进了怀里:“想得美!今天要没人来外面请孝诗的话我掉头就把她带走!上次我来的时候也是你在执勤吧?其他的我也不多说,我等方严牧!”

    两名警卫傻眼了,直勾勾地望着陆卓。这位爷还真是胆肥,敢在方家大门前摆出这么一副蛮横的架势,还指名道姓要方家大少爷出来迎接。这要是换了别人早拔枪毙了他了。但是眼前这位不一样,陆家大少爷,大小姐肚子里孩子的琴声老爹。老爷子默认的方家女婿。除非老爷子或者方严牧发话,否则的话就算其他方家人来了也不好使。

    两分钟后,方严牧一个人火急火燎地从主宅里走出朝着大门走来。远远地看见陆卓就挂上了满脸的笑容:“陆卓!来来来,快来,老爷子在里面等着呢!咱们先进屋!”

    陆卓可不会被方严牧的“假定成交法则”给忽悠了。搂着方孝诗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四下扫了一眼,随后转过头望着方严牧冷笑道:“你爸妈呢?她们怎么没来?”

    方严牧脸上有些为难地望着陆卓:“这,有什么话陷进去说不行么?”

    陆卓摇摇头:“进去说不了,就在外面!”**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