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九十章 让你折腾我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严哲走了,揍得很干脆。{百度搜: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没有放狠话,也没有任何weixie,只是在临走前祝福陆卓要遵守承诺。

    在这样的weixie之下,严哲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对付陆卓。他太小看自己的对手了。无依无靠了二十多年的陆卓一旦拥有了自己珍惜的东西将会做出无数疯狂的事情来保护她们。

    “就算你赢了我,也会后悔!”

    “为了她们,我敢与天下为敌!”

    这是严哲临走前跟陆卓对话  。在陆卓说完这句话之后严哲足足盯了他有十分钟才飘然离开。

    宴会照常进行,陆卓也整个轻松了下来。沈河的戏演完了,烟台一安好也被重新迷晕关了起来。陆卓继续招待客人,穿梭在各种各样地有钱人中间与他们结实。没有人知道,就在那间小小的房间里陆卓完成了有生以来与严哲的第一次对抗。

    正在大厅角落地陆羽望着带着满面微笑地陆卓,手里轻轻端着茶杯细细品着。

    电话响起,陆羽若无其事地接起了电话。他知道是谁打来的,甚至不用去思考:“你输了!”

    “你养了一个好儿子!”

    电话挂断,陆羽不禁发出一阵张狂地大笑。二十年前,他被严哲用最残酷地手法赶出京城。而现在,陆卓则是用同样凌厉的手段让陆家重新回到这里。而最值得期待的,是陆卓只有二十一岁!

    宴会结束,所有的客人都散去。陆卓坐在陆羽对面,笑眯眯地望着自家老爹。今天的这一场宴会让他真正跻身了上流社会,而且还是最顶级的贵族圈子。京城的权贵,上海的富商,香港的豪门都认识了他这个刚刚崛起不到一年的新人。没有人因为他的年轻而轻视他,因为连韦氏兄弟和倪祥生都对他赞誉有加。他虽然没有多少钱,也没有多少权势,但是他有其他人都不具备的优势,潜力!

    在被请来的客人当中,能够在二十一岁就达到陆卓这个水准的几乎没有。因为她们都是老一辈的打拼着,或者过程要比起陆卓辛苦,经验也要比他丰富,但是要说能够像陆卓这样锯切速度这么快的,还真没有!

    陆羽放下茶杯,望着带着满面倦容走过来的陆家媳妇们朝着他微微一笑:“好好珍惜,你已经输不起了!”

    陆卓一愣,望着陆羽转身离开地样子思考了半天也没有弄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站起身,陆卓搂着一种媳妇乐颠颠地回了家里。等到把自己收拾干净的时候已经到了凌晨亮点。

    把方孝诗哄睡着之后,依然抗风无比地陆卓来到了楼上的露台。咬着烟头,吹着风望着黑漆漆地夜。第一次战胜陆羽,除了让自己的实力更加稳固了之外就是认识了无数能够带给他潜藏利益的权贵。

    清脆地打火机声响在身后传来,陆卓猛地回头,却砍刀陈忆同样咬着一支烟正朝着自己慢慢走过来。

    “你不是戒烟了么?”

    陆卓有点疑惑。早在很早之前陈忆酒吧烟给戒了,说是抽烟老掉头发。没想到这么久都过去了她竟然又拿起了打火机。

    陈忆笑了笑,慢慢走到了陆卓身旁:“你说呢?今天严哲来了又走,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很快就要有大麻烦了!”

    无所谓地耸耸肩,陆卓早就知道了陈忆说的这点。自己帮了人家儿子来weixie别人,如果严哲不是那种性格软弱得被呆了绿帽子还要笑脸迎人白痴的话他一定会报复。只不过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不是别人干掉你就是你用枪指着别人,从来都没有什么和和气气的。

    “跟倪祥生的合作弹得怎么样?”陈忆突出一口烟雾,借着昏暗地灯光望着陆卓问道。

    陆卓笑了笑:“才刚开始,还要到香港去考察。这老头出手太大了,我有点吃不消。”

    “要跟他合作么?”陈忆把脑袋挪开,抬头望着天空。

    陆卓摇摇头,他才没打算跟倪祥生这种老狐狸合作一起做生意。做生意什么都好说,但就是合作是最要不得的!中国人合伙做生意永远里不好四个步骤同舟共济同床异猛同室操戈同归于尽。就算对放是成名已久地上解决,陆卓也没打算拿着自己辛辛苦苦弄回来的那点本钱送给别人。

    陈忆点点头,她也同意这样的决定。跟这种深不见底的人做生意最重要就是一码归一码,除了一笔一笔地做之外其他的一切都别奢望。

    否则人家一口吞了你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随手将烟头弹进了楼下花园地垃圾桶里,陆卓转过身望着陈忆:“我突然想起来了,某人在大年初一的时候玩得我一愣一愣的。那时候我就发誓你走不出十五,现在好了。年初八,正好让我开个张先!”

    陈忆望着陆卓那无耻又猥琐地模样,整个人顿时明白了他什么意思。这货的报复心理一直很强,而且从来都没有什么原谅这一说。有些害怕地倒退了两步,陈忆望着陆卓小心翼翼地说道:“还有一星期才元宵,到到时候再说!”

    陆卓嘿嘿两声,伸手就抓住了陈忆地手腕。

    挥手让陈忆丢掉烟头,陆卓止酒就把来不及逃走地陈忆楼进了怀里:“你今晚往哪跑!”

    陈忆脸色一板,故意做出一副冷淡地表情望着陆卓:“你真的想要我?”

    平静的语气,无畏的架势和那副满不在乎地模样是陆卓从前最害怕的东西。陈忆这一手不知道忽悠了他多少次,每当他按耐不住想要强取她的时候他就会用这一招来自保。但是已经领悟了其中精髓的陆卓现在却是对这一手完全免疫。因为他知道,这幅冷硬死板的模样不过是陈忆最后的防线而已,只要自己再坚持一下她就会情动如火。

    一弯腰把陈忆整个人横抱进怀里,陆卓笑眯眯地直接走进了屋子里。

    手一扬,没多少重量的陈忆已经被陆卓直接丢在了床上。陆卓也不废话,身子咿呀就直接把陈忆摁在了身下。

    头一歪,吻住了陈忆温软地小嘴上,陆卓的整条舌头顺势甚了过去,纠缠祝那条滑腻柔软地香舌吸入口中。

    一手轻轻搂住陈忆地细腰,陆卓用另一只手麻利地脱掉了陈忆的外套。从本来就被穿多少的陈忆在不知不觉之间就被陆卓把上半身的一副脱了个精光。当陆卓松开陈忆的时候,老姑娘整个人都已经彻底迷乱了。

    二十九岁的陈忆有所有女人羡慕的一切,聪明的头脑,毒辣地眼光,漂亮的容貌和火爆的身材。如果可以她能够应付任何一个人,但是对于无赖到这种程度的陆卓她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不不行!你不能这样!”

    眼见陆卓就要把他自己也脱光,陈忆终于忍不住开始慌乱了。陆卓这架势可不只是想单单吓唬吓唬自己,如果在以往的话自己跟他说不行他一定会给自己说一大段道理来忽悠。但是现在,陆卓不但一句话都没有说,整个人手上的动作更是停都没有停下来一点。

    没一阵,陆卓就把他自己跟陈忆两人拨了个精光。

    陈忆整个人脸红得不行,虽说早就被陆卓看过好几次,但是这一次却是完全不一样地感觉。她心里头清楚,逃了这么久的自己今天是在劫难逃了。

    陆卓轻轻弯下腰,稳住了陈忆的额头。身下的于人娇躯整个一阵僵硬,绷得跟弹簧一样紧。虽然已经整个都熟透了,但是陈忆到底还是第一次。在面对未知的时候,人总是会手足无措的。

    一点点地顺着陈忆地脸蛋吻下,陆卓用最温柔地方式让陈忆整个放松下来。

    随着陆卓地深吻将身上的皮肤一点点地全部扫过,陈忆也逐渐变得情动起来。难耐地扭动着娇躯,想用两手按住陆卓的脑袋,但是强烈地羞耻感却让她只能紧紧抓着床单,发出一阵阵压抑地娇吟。

    陆卓两手搭在陈忆到膝盖上,动作温柔地分开她的两腿:“别紧张,交给我就好了。”

    陈忆有点不相信陆卓,刚想说话却已经没陆卓顺利地分开了两腿。

    低下头吻住了陈忆娇嫩的唇,陆卓慢慢进入了已经情动的娇躯。

    一身闷哼,陈忆两手死死抓住了陆卓的后背,手指在他背上留下了深深抓痕。

    陆卓忍着痛抬起头来深深地望着面前脸蛋紧在一起的陈忆,脸上突然笑了起来。三年前,他认识这个女人,相处一个月掉进她的陷阱里,,一年后,他伤心欲绝,几乎快要崩溃。本以为自己再也无法得到她的时候,她却突然回来,还顺理成章地成了自己的人。一切都像是在做梦一样。

    深深吸了口气,陆卓深情地望着陈忆,开始慢慢地动作,一边动还一边低声说道:“我让你折腾我,让你折腾我!”

    陈忆都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被陆卓一阵猛攻带得娇吟起来:“你你这个混蛋,轻轻点啊!会,会疼的!”**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