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八十九章 取胜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这样的大手笔陆卓一时间也没办法全部应承下来。虽然公司是他的他也能够完全做主,但是谈生意绝对没有这么简单。对于公司的细节完全不清楚的陆卓不能就这么一口答应下来。他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准备,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来应付突发事件。

    “时间呢?”没有被巨大的数字冲昏头脑的陆卓问出了最应该关心的条件。倪祥生一次性要这么多东西,如果只给自己一个礼拜的时间就算数量再多一百倍也没用  。因为时间不够。更何况,这样大的工程他是要一个人做还是跟别人有合作这一点必须要弄清楚。

    倪祥生满意地望着陆卓,食指依然孤零零地树立在半空中:“十个月之内!”

    陆卓心头一跳,果然时间紧张得要命。他望着倪祥生,脑袋里却在飞快地转动着,这可不是什么能够轻易答应下来的事情。制造发电机的厂里虽然有一批存活,但那却是给其他的电力网提供的。到现在位置,自己已经有了两千台的订单,在江西的发电厂也懒懒散散加起来需要接近一千台机器。如果再加上倪祥生的一万台,那就是要在一段时间内造出一万三千台的发电机。按照自己现在一个月九百台的产量来说,要在四个月内完成这些基本不可能,就算机器二十四小时全天候地不间断运转也难以达到这个数字。

    “我需要扩建厂房!”陆卓毫不避讳地说出了自己的短板。做生意,将就的就是一个坦诚相待。以倪祥生的为人绝对不会在对自己没有任何了解的情况下就跟自己提出合作。在跟自己谈这些事情之前他就肯定对自己的情况有了非常深厚的了解。现在自己坦白,恰好是证明自己的诚意而非示弱。

    鬼狼,在听到了陆卓的难处之后,倪祥生笑着点点头:“没关系,你想要扩建多大都行,我只要你能保证我得到条件。而且可以先付一半做定金!”

    陆卓沉吟了一阵,他知道倪祥生刚刚才卖出了手头上得到两块地王狠狠赚了一笔,现在手头上的钱绝对充足。但是他这么出手大方就让陆卓有点百思不得其解了。

    倪祥生望着陆卓有些疑惑地模样,笑眯眯地望着他说道:“知道我为什么能够把钱越赚越多么?”

    陆卓一愣,随即瞬间明白了倪祥生的意思。黄河实业虽然是综合性地超级公司,但是旗下的房地产还是最为重要的一块。已如今的楼市来看,地产的泡沫危机已经到达了临近崩溃的时刻。在这时候防守两块帝王,倪祥生除了不想让自己亏本之外,还是想让自己尽快从房地产里面抽身出来。而能源行业,则是黄河实业看上的新领域。

    “年轻人果然够聪明,既然都知道了。等年后你预控了,欢迎来香港考察!”倪祥生笑眯眯地拍了拍陆卓的肩膀,正要跟他继续开始牌局,结果包厢的大门却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在座的众人脸色一变,纷纷不满地望着突然闯入的南军。陆卓咧嘴一笑,他最担心的一点终于还是没有发生。

    南军沉着一张脸蛋,飞快地走到陆卓身旁对他耳语了几句。陆卓眉头一挑,立即站起身来。

    “诸位,我们暂时先玩到这里吧。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请诸位到外面好好享受。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随时可以跟我或者这里的任何人提!”

    陆卓说完,朝着在场地众人深施一礼,随即飞快地转身走出了门外。

    严哲还是来了!他无法忍受自己内心的那种强烈的挫败感,这几乎是他这辈子第一次失误,也是最为严重的一次。从中午接到消息开始,他就已经失去了跟上海的所有联络,甚至连严天浩也失去了消息。等了整整一个下午,除了发现陆卓原本邀请的人都到了京城之外,其余一切他几乎什么都不知道。而原本不过只是一次对韦氏兄弟的和头酒,却被陆卓弄成了覆盖了三个城市的贵族聚会。

    京城,上海,香港所有的达官显贵云集于此,虽然人数不怎么多,但是要说质量的话,一点也不比那一次严天浩跟苏宝儿订婚邀请的客人低。而且最让严哲无法加收的是,就连倪祥生这个上场老狐狸都亲自赴宴,这可是连自己当初都没有做到的事情。这位年过七旬的老头如今已经是中国商场上的标志性任务,说的直接一点,他如果正式向陆卓示好的话,陆卓的潜在实力起码要翻三倍以上。

    已经彻底失去先机的严哲坐不住了,忍耐了一个下午之后他还是来到了得天宫。先不说破坏陆卓的计划,单单是为了自己的儿子他都必须过来。

    陆卓没有直接跟严哲见面,而是在准备了一阵之后直接主持开启了宴会。在一长串地致辞之后,终于结束了除了好听之外屁用也没有的开场白。简单地端着酒杯在场中敬了一圈之后就躲到了一旁。今天他请人来的目的除了让别人认识自己之外,其余的就是要让自家媳妇把这个权贵一一结识。自己毕竟只是个吃软饭的,平日里坐在沙发上看看报纸说两句话发号施令就行了,最终的执行者还是自家的那些媳妇们。所以对于他来说,让这些有钱人认识自家媳妇才是最重要的。

    跟着南军进了一个隐秘的包厢里,陆卓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圆桌旁地严哲。他手里端着一个茶杯,正在轻轻地喝着被子里的茶水。

    陆卓做到严哲对面,却竟然地发现严哲脸上没有丝毫地焦虑或者紧张。这不是靠演戏就能装出来的,因为严哲从头到尾的所有动作都保持在一个频率。就连眨眼也没有丝毫的差错。

    虽然早就知道严哲不好对付,但是真正到了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陆卓还是觉得一阵紧张。强装着镇定望着面前地严哲,陆卓也不先开口,只是让除了南军之外的其他人全都退出去。

    严哲没有带人来,甚至他身旁连保镖都没有一

    个。他就这么安静到坐在陆卓面前,一句也没有说。

    两人隔着空气对望着,陆卓月刊越是觉得心里头没底。以严哲这样的身份要是站出去给自己说两句话,那今天准备的一切都黄了。自己虽然捏着严天浩,但那货就是个摆着看的玩意,根本不能用。如果自己伤害他,严哲一定会跟自己玩命。

    “你凭什么跟我斗?”严哲率先开口,他安静地望着陆卓,语气却冷得如同窗外地寒风一般。

    陆卓一愣,心里头莫名其妙地瞬间平静下来。摆了摆手,南军立刻打开了一旁悬挂地电视机。

    屏幕中出现了一间酒店宴会厅的画面,一百张红底白布地圆桌,周围清一色地坐着身穿黑色西装地男人。沈河一个人坐在最上首最大的一张圆桌上,令冷地望着前方过道中躺着的那人。

    两名黑衣人手里提着两个巨大地塑料桶走过来,兜头就给依然在昏迷地严天浩淋了两桶冷水上去!

    昏迷中地严天浩被冷水刺激,立刻挥舞着手臂猛然间清醒过来。他身上只穿着一套单薄地汗衫和短裤,明显是不知道沈河的那个手下胡乱套上去的。猛地站起身来,严天浩瞬间被周围的情况吓了一跳。

    强烈地乙醚让严天浩的记忆产生了断裂,他只是还记得自己应该在虐恋会所里享用女人的痛苦和顺从,却没想到一睁眼竟然就被逮到了这个地方。望着周期为齐齐整整地黑衣人,严天浩瞬间明白他的计划失败了。

    “陆卓!有种你就杀了我!”严天浩站在场中,浑身湿淋淋的。但是两眼中地戾气却凝地犹如实质。他疯狂地朝着四周咆哮,想要冲出沈河的控制,可是周围黑衣人冰冷地眼光却让她除了大喊大叫之外其他的什么也做不到。

    陆卓笑着拿出了自己的倚仗,严哲既然问自己凭什么。酒瓶他这个不争气的儿子自己就能让他输得一败涂地。

    轻轻吸了口气,陆卓脸上地表情柔和下来,仿佛在聊天一样地望着严哲说道:“那天晚上,你太太打电话来拜年。我原本很开心,事实上,无论表面如何我都还是希望能够认回她的。只是我挂断电话之后我已经放弃了这个想法。现在我有了我喜欢的一切,所以,我必须将她们牢牢抓紧。”

    严哲点点头,他知道要让陆卓这样一个善于坚持的人绝望是一间多么困难的事情。只是自己家里那一位好像能够轻易做到这一点。听到陆卓这种像是控诉又像是无奈地话语,严哲也有些不好意思。不管怎么说,亲情人伦是天下第一好的大事,就算是严哲也没办法对这一点指手画脚。

    咳嗽了两声,严哲望着陆卓低沉地说道:“放了天浩,我给你这个机会!”

    陆卓摇摇头:“你走,我放了严天浩!”

    电视机的画面骤然一乱,严哲脸上的表情瞬间阴沉下来。

    酒店地大厅中,一百张桌子,一千名手下同时站起。所有人都用自己的手枪指住了严天浩。

    如同困兽一样,严天浩嘴里发出了不甘地怒吼。他想要逃跑,但是却根本没有任何办法从这么多人的枪口下逃生。

    作为京城严家的太子爷,严天浩不是没有被人注视过。但是足足一千人,一千拿着手枪神色冰冷仿佛随时能够杀死自己的大汉望着自己的事情却从来都没有在他生命中出现过。黑洞洞地枪口本来就已经足够吓人,更何况是随时能够把自己射成筛子的火力!

    沈河独自一人坐在最大的桌子旁,两手趁着自己的下巴。这是陆卓在展现实力,也是他为陆卓做的最疯狂的一件事情。如果严哲报复,他知道自己将会是第一个被干掉的。但是自己已经因为两次失误失去了两根手指。如果这一次还不能够为陆卓办好这件事情,他存在的意义将会彻底消失!

    严哲脸色变了,他望着陆卓,根本没想到他会做出这样疯狂地举动。现在只要有一个人手抖或者走火,严天浩就会彻底变成尸体。他望着陆卓,不知道他耍的到底是什么花样。如果是彰显实力,他陆卓把自己逼到这个地步已经足够骄傲,如果是想杀死严天浩,他大可以将人头寄回来给自己。但是他现在这么做,目的恐怕就没这么简单了。

    严哲在思考,陆卓却在等着他的答案。其实他的想法根本没有那么复杂。他要的只是严哲离开,等自己招待的这些人都平安无事地到家之后严天浩自然会毫发无损地返回来。但是严哲迟迟不肯开口,反倒是让陆卓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聪明人之间的战斗有时候是很矫情的,双方是敌人,自然不会把自己的底线透露给对方。但是这样一来双方难免要用自己的思维方式去猜测对方的想法。严哲是这样,陆卓也是这样,在不能确定对方的意图之前,两人只能无休止地沉默下去。

    沈河坐在椅子上,脸上没有丝毫表情。这里,已经是他手下全部的人手。包括保安公司的精英已经全部在这里。这是陆卓打出的第一张大牌,之所以这快就使出这么大的阵仗,完全是因为严天浩在自己手上。

    “如果你想回去,最好老实别动!”沈河望着浑身颤抖两腿发软地严天浩,整个人脸上露出了古怪地笑容。

    严天浩现在根本不敢动弹一下,二十年锦衣玉食地生活让她根本抵挡不住这样的威势。他从来没见过一个黑社会能够做出这样可怕的事情,也从来没见过有谁在自己面前这么嚣张。

    “走,还是不走?”

    陆卓忍不住了,他还要去外面配那些自己邀请来的客人。如果消失的时间太长的话恐怕会影响到自己好容易才营造出来的效果。

    严哲两眼死死盯着陆卓,半天没有说话。虽然他不愿意承认,但事实上是,这一次交锋,他还是输了!**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