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八十六章 临时变阵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陆卓望着笑得跟朵花一样地黎梦月,脑袋里飞快地想出了一个主意。【|网友分享}小杀手现在回来了,自己正好可以让她顺手帮个忙。反正帮谁打工不是做,帮自己还能赚个人情不是。

    “那个,梦月啊,我跟你商量个事情。”陆卓搓着手,一副奸商地模样腆着脸走进了黎梦月。

    沈河一见陆卓这样子就知道他肯定又没想出什么好主意来  。当下站起身来,跟陆卓打了个招呼之后直接走出了办公室。

    黎梦月望着陆卓那副猥琐又无耻地模样不禁脸蛋一红,立刻想起了半个月前陆卓在酒店给自己上药时候的情形。虽然当天晚上两人沙叶没发生,但是黎梦月总是觉得自那以后自己心里头有些怪怪的,只要一想起陆卓就会不知觉地心跳加速。

    “你要我干什么?”黎梦月提高了警惕,陆卓现在的样子就跟骗人的大灰狼没什么两样。更重要的是,黎梦月很清楚在忽悠人这个项目上是个自己都不是半个陆卓的对手。

    陆卓望着黎梦月,轻轻做到她身边,搓着手说道:“晚上跟我去个地方呗。”

    “去,去哪里?”黎梦月娇小地身子猛地一缩,看着陆卓的眼神顿时更加警惕。

    陆卓哼哼两声,笑眯眯地回答道:“去了你就知道了!”

    傍晚七点,冬季的夜晚已经完全降临。街上的路灯和建筑物的霓虹已经完全亮起。新春佳节,整个上海市地夜景显得更加繁华,几乎每盏灯都散发出了比起往常更加明艳地光芒。

    严天浩坐在酒店的沙发上,整个人脸上写满了不高兴。来这里已经半个月了,每天除了听从手下报告之外就是坐在房间里喝闷酒。没有任何娱乐,更没有任何消遣。严哲派给他的这些手下除了执行命令之外什么都不会,如同一个个机器人一样比起面前的茶几都要木纳三分。而从小到大从来不缺少娱乐的他就是在这样的黄经理足足待了十七天。

    除夕夜没有回家,只是给严哲和程思溪打了个电话。年夜饭吃的是酒店的套餐,而且一连三天都是这样,完全没有任何变化。周围的这些手下能够受得了,但是严天浩自己却是已经完全受不了了。

    猛地站起身来,严天浩觉得自己浑身上下仿佛要爆炸一样地难耐。他要去找个地方好好发泄一下,无论是什么地方都好,他也要发泄出来。

    “少爷,老爷说了,在任务完成之前我们不能在上海露面!”穿着黑色外套地手下将严天浩叫住,冷冰冰地说出了严哲在临走前的嘱咐。

    严天浩猛地转过身,眼睛里骤然闪过了一丝杀意:“该死的,两班倒我出去走走也不行么?”

    那名手下紧紧盯着严天浩,毫不退让地摇头说道:“不行,周围到处都是陆卓的手下,如果您现在出去玩意发生什么意外的话,我们的损失将无法估量。”

    “能有什么意外!陆卓他才刚刚回上海,现在他自己都忙不过来!再说了,我来的时候这么隐蔽,他凭什么就能发现我?我受不了了,要么,你出去找两个女人带回来给我,要么,你就让我出去!”

    严天浩忍无可忍了,憋了这么久,整整半个月都没有踏出房间大门一步。现在陆卓已经回来,这代表他跟严哲的猜测都没有错。陆卓不会改变地方,自己也已经准备重组。在真正动手之前,他觉得他应该有资格出去走走。

    冷冷地盯了对方一眼,严天浩头也不回地出了房间。

    一口气直接走出就断地严天浩用力吸了口气,整个人顿时感觉浑身上下一阵轻松。狠狠神勒个懒腰,他决定今天晚上一定要将半个月来地怨气统统发泄出去。

    陆卓的车子就停在严天浩对面地马路上。眼睁睁地望着严天浩从酒店里走出。黎梦月坐在他身旁,拍打着吃得圆滚滚地小肚皮不停哼哼。今天晚上这顿饭她吃的比陆卓都要多,结果到现在别说拿枪,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对于严天浩了解胜过自己的陆卓知道十几天的忍耐已经到了严天浩的极限。自己回来的消息一定传进了他的耳朵里。而确定了一切准备就绪的严天浩绝对会在准备动手到前夕将他的状态调整到最好。

    黑色的奔驰一路在严天浩身后五十米地地方不紧不慢地跟着。知道观察了严天浩三分钟之后,陆卓才开着车子扬长而去。

    严天浩没有开车,也没有伸手拦下任何车辆。他要去的地方距离酒店并不远,而且好容易才出来一趟,他也非常享受冰冷地空气给自己呼吸带起来的刺激感。

    慢条斯理地走到了一间私人会所门口。严天浩没有注意到就停在门口的黑色奔驰,而是径自啊昂着头走了进去。直到严天浩地背影消失在了会所之中,陆卓才笑眯眯地准备打开车门跟黎梦月一起下车。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陆卓有点奇怪地掏出了电话。这个时间段按道理能打给自己的人都还在吃饭,到底是谁这么闲着有空连饭也不吃还念叨着自己。

    满脸幸福地拿出电话一看,陆卓的脸色顿时整个阴沉了下来。

    打电话了爱的竟然是程思溪!

    陆卓望着电话,心里瞬间明白了一定是陆羽把自己的号码给她的!原本的幸福感瞬间变成了厌烦,陆卓有些不耐烦地想要直接把电话挂掉。

    “谁啊?干嘛不接?”黎梦月好奇地转过头望着陆卓,一副不明白地样子望着他。

    被黎梦月这么疑问,陆卓原本就变坏的心情顿时更加糟糕。有心想要挂断电话,但是手机的铃声却不依不饶地响着,一副很有耐心地模样。无奈地陆卓深吸了一口气,只能勉强让自己接通了电话。

    “新年快乐!”

    电话那头的程思溪仿佛没有察觉到半点的不正常,一开口就是一副高兴地语气冲着陆卓问好。

    陆卓脸上闪过一

    丝不屑,淡淡地回应道:“新年快乐,严太太。”

    “还叫严太太,干嘛不叫妈!”程思溪明显还在执着于陆卓的称呼,听到陆卓不肯改口坚持叫自己严太太语气顿时沉了下来,一副责怪地样子。

    程思溪的语气让陆卓心里头没来由的一烦。那种亲昵地仿佛认识很多年一样地口吻让陆卓不禁又是一阵怒火中烧。小时候的经历一幕幕地浮现在自己眼前,让她半天没有回答程思溪的问话。

    “喂,你有在听么?陆卓?”程思溪还以为是自己的电话信号不好,不禁追问了两声。

    陆卓撇撇嘴:“我在听,严太太!”

    程思溪还是没有差距陆卓地不满,只是依旧用那种非常亲近地口吻跟陆卓通着电话。说的话题也总是离不开为什么陆卓大过年的都不打电话给他,他什么时候有空见个面或者什么时候一起吃饭之类的话题。每问一句,陆卓的心情就更低一分。而他的回答也始终是推托和拒绝。

    “哦,对了,你在上海是吧。天浩也在那边!我叫人给他带了点东西,你要不要?要的话明天就去找他拿好了!”

    程思溪从来都没有跟陆卓聊过这么长的时间,就算是上一次的见面也不过只跟陆卓说了三两句话。她知道陆卓有些滴出自己,但是在她心理面陆卓却是个可以亲近的人。毕竟是自己的孩子,从骨子里,程思溪还是本能地觉得自己跟陆卓关系不错。只不过她没想到,自己一句话,让路桌彻底丧失了跟自己再说下去的动力。

    “严太太,我还有事,先挂了!”

    陆卓直接挂断了电话,整个人死死握紧了面前的方向盘。他努力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不然自己咆哮出来,可是一阵阵地愤怒却还是忍不住从胸口冒出来,侵蚀着他的理智。

    没有什么能够比得上程思溪这句话更具伤害性和侮辱性了。陆卓眼睛里的血丝瞬间蔓延开来,让一旁的黎梦月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手里的电话已经被巨大的窝里捏得变形,陆卓几乎是强忍着心被撕裂地感觉在坚持着呼吸。

    他原以为自己已经逐渐淡忘了程思溪给自己造成的伤害,甚至于对程思溪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感觉。她不能给自己造成印象,哪怕是有着最亲近的血缘都不能。但是陆卓错了,错得很离谱。他从小到大希望有一个完整“母亲”的愿望直到现在还隐藏在心里。

    这并不是说李霞没有资格做陆卓的母亲,只是血缘上的分隔让陆卓始终是对自己真正的母亲抱有一丝希望。没有孤儿是对自己的身世不充满希望的。

    曾经无数次幻想的陆卓今天终于知道自己潜意识中那不切实际的想法有多么的可笑!

    给严天浩捎了东西问自己要不要,要的话过去拿点?这哪怕就是普通的母亲也说不出这样的话来,结果却从一个二十年没有见过孩子的母亲嘴里亲口说出。陆卓整个人崩溃了,精神和心理上完全崩溃。自信,骄傲和自尊。

    “原来我只不过是顺便过去拿一些的程度啊。也好,让自己死了这条心!”

    陆卓狠狠地吸了口气,原本灰暗地眼睛再一次出现了摄人地光芒。调转车头,陆卓直接朝着开离了会所门口。一旁地黎梦月望着突然掉头的陆卓,整个人顿时不明白他到底在高什么鬼。她连枪都已经准备好了,结果陆卓突然放弃了目标,这么好的机会都不下手的话以后可就别想再有了。

    “你去哪?怎么不对付那人了么?”黎梦月还是有些不放心,看陆卓借了个电话就脸色大变地模样她的第一反应就是一定又有其他的麻烦。

    陆卓摇摇头:“计划变了!”

    “变了?怎么变了?”李冷月有些搞不清楚情况,只能疑惑道:“是不是有什么麻烦?”

    陆卓摇摇头:“没有!待会你就知道了!”

    掏出电话拨通了沈河地号码,陆卓冷冷地吩咐:“沈河,我要干掉严天浩在上海的所有手下,把他抓起来,要活的!”

    电话那头的沈河一愣,完全不知道陆卓到底搞的什么鬼。这一次严天浩带来的人可不是小数目,而且一个个隐藏地极深,大多数还有不同的身份做掩护。一旦动作过大的话,对陆卓造成的影响可不是一时半刻能够解决的。

    “老板,这么做,是不是太冒险了?我们要不要再等几天?”

    “不,就在今晚,干掉他所有看得见的手下,抓活的!”

    陆卓现在同样需要一个宣泄口让他将自己的怒意全部发作出来。而严天浩,就是他现在能够触及到的最好出气筒。在挂断电话的那一瞬间,他的想法已经完全改变。一个新的,更为冒险却又能获得更多利益地计划在陆卓脑袋里形成。

    “别让愤怒吞噬你的理智!”黎梦月望着陆卓好心地提醒着。她就算再怎么不了解陆卓,但是从陆卓这阵子的种种反应来看,他现在绝对很生气。

    陆卓转过头望着黎梦月微微一笑:“我从来不做这种蠢事!放心吧,我只是稍微让我的计划变得更加大胆了而已!”

    黎梦月点点头,既然陆卓还能说出这样的话就代表他还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摧残地夜色之下,刚回到家的沈河又急急忙忙地开始召集手下所有的小弟准备出动。清一色的黑色凯雷德从城市地各个角落里开出,随后又朝着城市的四面八方悄然而去。

    沈河带着四十几个手下开着车子缓缓听到了严天浩先前来到会所门口。十几辆黑色的凯雷德在界别同时打开车门,满脸阴沉地沈河带着人大摇大摆地走进了会所里。

    “先生,这里是私人”

    门口地接待小姐话还没有说完,一柄枪口足足有她眼珠子大小的手枪已经顶在了她的太阳穴上。沈河转过脸来望着被吓得说不出话的小姑娘咧嘴一笑:“严天浩在哪里?”**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