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八十五章 准备就绪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陆卓被肉丸子两句话感动得都不行了,想当初得理不饶人无理搅三分的方孝诗竟然变得这么善解人意体贴懂事,简直就是一大世界气温。〖 】紧紧搂着方孝诗,陆卓整个人乐得不行:“走着,带你们到庙里烧香!”

    初一祈福,是陆卓从小时候就学来的习惯。只要周固和李霞了秒年个日亿年在家里过年,每逢初一早上都会带着一家子到寺庙里烧香拜佛乞求一年平安。陆卓虽然不封建迷信,但是也想图一个岁岁平安  。尤其是方孝诗就要生了,杀人放火没少做的陆卓也希望能接着机会替自家孩子求一个上签。

    跟去年不一样的事,这次的陆卓再也不担心自己在烧香的时候会被人袭击。灵光寺虽然香火旺盛,但却没有人敢在这里对陆卓动手。一家子人站在佛堂前,望着殿前巨大的佛像金身。陆卓站在大点面前,手里拿着电话不停地东张西望。苏宝儿没到的话他是绝对不会先拜佛的。从前总是一家人整整齐齐出来,现在就算是苏宝儿认祖归宗回了苏家,陆卓也要等着他一起。

    穿着大红小棉袄地苏宝儿整个人非礼地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一见到陆卓就猛地扑进了他怀里:“臭小子,不来接我!”

    陆卓苦着脸,任由方孝诗在人群中对他拳打脚踢。他脸上带着浓浓地苦笑,一副无奈地样子。天地良心,他今天特意起了个打造就是想要去接苏宝儿的。结果没想到的是一早上起来苏耀武就给他发了个短信,说是苏宝儿要在家给老爷子磕了头才能出来,让陆卓别碍手碍脚。

    人家话都说道这个份上了陆卓自然不会崽腆着脸上门去找不痛快,大过年的,谁没事大年初一就跑人家家里受气。只是话虽然这么说,但是苏宝儿却是根本就不会跟陆卓讲道理的主。把所有责任都怪到陆卓头上不说,打了骂了之后还把白嫩嫩的小手朝着陆卓一伸,那意思很明显,该给的红包还是不能少。

    陆卓无奈地从衣兜里拿出了自己的红包递到了苏宝儿手上。心里头是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一个做弟弟的竟然还要给苏宝儿红包,这简直就是弄反了。

    苏宝儿看了看厚实地红包,乐颠颠地收进了自己皮包里。掏出一个精致地小盒子丢给陆卓,苏宝儿一脸得意地说道:“前一段时间专门到五台山给你求的平安玉牌,挂脖子上!”

    所谓的烧香也不过是找个借口一家人出来溜达溜达。白玩了菩萨,陆卓自然要带着人四处逛逛。帝都繁华,大年初一的街上到处都是人。尤其是这样香客云集的地方更是人如潮涌。陆卓不想让怀孕地方孝诗在这里呆太久,索性带着一家人跑到了郊外,打算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香山,本来是看枫叶的地方。但现在是大冬天的,只有光秃秃地一片山峰,只不过有这么大一家子在理,就算是在冰天雪地里也会热热闹闹的。

    已经完全失去家庭地位的陆卓只能在一旁打杂,给几个媳妇和自家老爹端茶倒水或者拍照。原本在家里吆五喝六的地位已经被大肚子的方孝诗取代,所有人都围着它转悠,生怕这位有一点不开心动了胎气。

    无人问津的陆卓只能一个人躲得远远地押送这烟头望山外地风景,整个一副孤家寡人的意思。陆羽走到他身边,笑眯眯地望着陆卓:“怎么?很失意?”

    陆卓哼哼两声:“失意什么,反正不都是一家人,她们对谁好不都是对我好么?”

    陆羽点点头,不再在这个问题上跟陆卓纠缠:“初三你就该走了!”

    陆卓想了想之后看了陆羽一眼,认同地耸耸肩。距离他请客的时间已经还有不到一个星期,他必须在这段时间内回上海做个样子给严哲看,省得露出什么马脚。从陆羽那里得知,为了这次对付自己的计划成功,严天浩连过年都没回家。只是在上海那边低调地吃盒饭。他带过去的那些手下已经潜伏摘了上海市的各个角落,只等着自己大摆宴席地那一天给自己一下狠的。

    虽然现在自己还在京城里待着,但是上海那边传来的消息却表示严天浩还没有丝毫地觉得不对劲。按照严哲的水准,自己在距离邀请韦氏兄弟还有不到一星期的时候依然留在京城,这其中的不对劲他应该早就能看出来。但直到现在为止严哲还是没有任何动作,这让陆卓心里头一直担心他是不是

    有什么动作。只是刚才他突然想明白了,严哲的想法看上去有些反应迟钝,但那却并不是因为他的失误,而是因为他考虑的东西太多。

    陆家才刚刚重回京城,陆羽也刚刚在这边上任。作为陆羽唯一的儿子,自己理所当然的要在这边陪他过年,瞬间结识一下那些对自己有帮助的权贵。严哲正是觉得这一点对自己同样重要才会直接忽略了自己可能地阴谋而只是单纯地以为自己时间紧张。

    对于严哲这样的人来说,他要做一间事情是会将所有的因素全部考虑进去的。而且对手的情况和环境尤其重要。安排严天浩在上海表示他已经完全相信自己绝不会零食改动地点。因为除了没时间耍花样,做人的诚信同样很重要。

    对韦康兄弟的邀请可不单单只是一对一地两方人马就秒年米毫秒年时微毫。而是陆卓在所有人面前摆下的和头就。上海和香港两地的权贵们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如果自己零食改变邀请的地点,很可能会让这些平常当惯了大爷的家伙们方案声势触怒他们。只不过,越是严哲觉得不靠谱的事情,自己做起来就越是得心应手。

    年初三早上,陆卓直接做高铁回到了上海。一直在家里头担心陆卓没有动作的严哲也骤然放下心来。这是他安排严天浩的第一次带队,如果连目标自己都猜错的话那就是彻彻底底地失败。

    沈河已经从老家回来。他只是在苏州老家过了个除夕之后就回到了上海为陆卓提前打点一切。也正是因为他的忙来忙去才能迷惑严哲。

    办公室里,沈河满脸自信地望着陆卓,一副胸有成竹地样子。这一次地宴会,绝对是给严哲最响亮的耳光。

    陆卓咬着烟头,手里端着细长地香槟杯,轻轻晃动着被子里米黄色地酒液和身边的沈河微微一碰:“这次,就辛苦你了。”

    沈河微微一笑,巨兽将被子里的一切一口喝光:“老板太客气了,这一次严天浩能回去的话,我沈河两个字倒过来写!”

    陆卓一愣,轻轻朝着沈河摇了摇头。严天浩还不能死,最起码不是现在就干掉他。虽然自己在这边设下了陷阱等着严天浩跳进来。但是却并不代表他要让严天浩留在这里。现在还不是跟严哲图穷匕见的时候,陆羽还没有站稳脚跟,自己也没有足够的实力。如果严天浩留在了这边的话,发疯的严哲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谁也说不定。

    沈河望着陆卓脸上地否定的表情,瞬间就明白了还不是时候。他点点头,朝着陆卓平静地说道:“我明白该怎么做了。那那些要请的客人呢?现在通知他们么?”

    陆卓沉吟了一阵,随即认真道:“再等等,后天晚上再派人通知他们!反正大过年的她们也不会乱跑。对了,严天浩那边现在是什么情况?”

    沈河笑了笑,接过了陆卓递过来地雪茄。点燃之后轻轻吸了一口:“那小子这几天在酒店都快要闷出病来了。大过年的只能呆在房间里等着初七,连女人都不敢叫。看样子,他也对这次的行动势在必得啊。”

    陆卓笑了笑,将只抽了一半的雪茄直接丢进了杯子里:“那就让你的人好好跟他玩玩。他可以回京城,但是他的那些人,还是算了!”

    沈河望着笑眯眯站起身来的陆卓,脸上也不禁掠过一丝得意。他虽然没办法挡住严天浩带来的大批人手,但是却可以对他的行动计划了如指掌。

    陆卓转身走到了大大的落地玻璃窗面前,笑眯眯地望着飘洒着小雨地上海市:“这里,终究还是我的地方嘛!”

    “陆卓!你个死没良心的,给我出来!”

    一声叫喊,陆卓顿时吓了一跳。回头一看,身材娇小背着一个大大提琴箱子的黎梦月已经闯进了他的办公室。

    陆卓有些傻眼了,呆呆地望着门口地黎梦月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早在自己在纽约被逮捕以前她就已经离开,没有回上海,也没有告诉自己去哪。本以为她是回老家过年了,结果没想到竟然在现在碰见她。

    望着黎梦月背上的大提琴箱子,陆卓整个人猛地一愣:“你~去哪了?”

    黎梦月甜甜一笑,身子一跃已经落在了沙发上:“我去完成我最后一个任务了,从今天起,我就正式告别那个圈子拉!今晚你要陪我庆祝!”**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