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八十二章 处理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陆卓收起电话,一个人站在门口冷冷地望着面前的这些方家人。请记住我们的/】他心里头比谁都明白方孝诗现在的处境,在方家,除了老爷子和方严牧之外再也没有任何人给方孝诗撑腰。就连她父母也恨不得对她这个女儿当作不认识。

    出身豪门,有令人艳羡地容貌让人嫉妒的家世,但一切都只是建立在方孝诗还有利用价值的基础上。作为房价最受宠的孙女,如果没有陆卓的话方孝诗应该嫁给一个超级富商或者一方大员的孩子为方家带来更多利益  。但是现在莫名其妙地有了陆卓的孩子,这就让她在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利用价值,变得甚至还不不如一件装饰品。

    陆卓知道这些人是趁着方老爷子和方严牧不在的时候才来欺负方孝诗。等两人忙完外面的事情,怕是方孝诗早就被刚出去了。到时候大局已定,两人也不会再说什么。只是现在既然被自己看到,那就绝不能让任何人碰方孝诗一下。

    蹲下身子,陆卓根本看也没看面前的这些人。他在给方严牧的电话里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如果他不尽快赶回来,自己不保证会不会做出什么愚蠢地事情。

    从怀孕到现在,方孝诗受到得到精神压力可以说几乎将她压垮。只要一想起先前方孝诗想要为自己的孩子正名的样子,陆卓的心里头就像是刀割一样的疼。他是孩子的父亲,却只能看着方孝诗被她二姑欺负。他想要冲上去将面前的两母女撕成碎片,但他不能这样做。方孝诗还要呆在这里,这是他跟方严牧和方家老爷子做的约定。

    小心翼翼地从草丛里找出自己送的那对耳环,轻轻擦拭干净之后收进自己怀里。陆卓站起身来望着连上前都不敢地方家人,终于明白老爷子为什么要隔代将位子留给方严牧了。

    两队全副武装地士兵冲进了方家大院。方孝诗的二姑一看顿时直起了原本望着地腰板,颐气指使地对着陆卓大声嚷嚷:“我看你还嚣张到几时!你们过去,把他给我抓起来!我到时要看今天我们家孝丽能不能搬进去!”

    陆卓就站在门口,如同铁闸一样对面前地枪口视若无睹。他微微笑着,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领队的队长:“方严牧就回来了!”

    对面带人赶到现场的的队长见到这架势也不禁一愣。他是方家的荆卫队长,被方老爷子一手提拔上来到军部。那天在中华楼的时候可是见过陆卓的。这个有胆子一个人拿着刀指着严哲父子两的家伙是个不折不扣地疯子,虽然看上去他只是个一文不名做事冲动的混蛋,但是他背后的陆羽可从来都没有对他的行动有过一星半点的质疑。而且就是这样一个人,还能同事获得方家和苏家的默认,两家的老爷子都对他的做法表示认同,光是这亮点,就足够他在京城里横着走动了。

    对于这样一个人,领头的队长是打死都没有胆子动的。到场的第一时间他就明白了,这是人家的的家务事,陆卓站在方孝诗门口,而方家大大小小的人都站在他面前,绝对不是什么普通的冲突。而且以陆卓和方孝诗的关系他在跟方家人对峙方孝诗却不出面,这里面要说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在里面他是打死都不相信。

    陆卓的最后一句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这里的事情不需要其他人来插手。方严牧很快就会赶回来。

    见一旁的人不肯动作,方孝诗地二姑脸上地表情顿时一变。她虽然刻薄,但是却并不傻。她知道自己的机会只有一次,而且只能在方严牧和老爷子回来之前把事情做好才有机会赌注其他人的嘴。现在陆卓在这里,自己叫的人又不敢动他分毫,如果待会方严牧真的回来,这个方家实际上得到二号人物绝对会让自己无法下台。

    大门打开,唐曼和许逸云扶着方孝诗走了出来。方孝诗看了一眼外面地场景,脸色有些发白。伸手轻轻拉了拉陆卓的衣角,小声地说道:“陆卓,我们去吃饭吧。他们要怎么样随她们好了。大不了我今晚去爸妈那边住。”

    陆卓转过身,将自己身上地大衣脱了下来劈在方孝诗身上。他摇摇头,轻轻捧着方孝诗地小脸说道:“除非你跟我走,不然今天我怎么样都要给你讨个说法!”

    方孝诗被陆卓这么一说也顿时没了主意。她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什么也不担心的二傻子了。还有四个月不到他就要

    生产,她现在的每一个决定都直接影响到肚子里的孩子跟陆卓的将来。既然方家已经和陆卓有了协议,那么她就必须坚持道陆卓履行自己的承诺。如果就这么离开方家,那到最后无论是胜是败人家都会觉得陆卓是个言而无信的人。

    摇摇头,方孝诗还是抓着陆卓的手臂拒绝了他的意见:“先回房去好不好?外面好冷。”

    陆卓看了一眼周围的人,朝着方孝诗轻轻点点头:“好,待会再吃饭。”

    说完,陆卓直接搂着方孝诗回到了屋子里,侃爷没看其他人一眼。

    除夕夜发生这样的事情让陆卓气得不行,恨不得都吃人了。心疼的搂着方孝诗坐在沙发上,陆卓小心翼翼地安抚着变得极其敏感地肉丸子。几个媳妇在一旁说着说那,目的就是为了分散方孝诗的注意力。

    两小时后,火急火燎地方严牧终于赶到。方孝诗门外的人已经散去,但是警卫队员却还没有离开。他们是收掉调令来的,方家的人能走,但是她们不能。玩意方孝诗或者其他人在里面除了什么意外她们有不在场,那么这个黑锅是一定背定了。

    急匆匆地走进屋子,方严牧一眼就看到了被陆卓逗得笑逐颜开地方孝诗。心里头长长松了口气,先前听陆卓电话里的口气简直跟要吃人一样。看来现在没什么大问题了。

    还没等方严牧开口,陆卓就已经站了起来,整个人站在方严牧面前,脸色无比阴沉:“你说过会替我好好照顾孝诗的!”

    方严牧一愣,望着陆卓铁青一片地脸蛋他这才反应过来。陆卓一副笑眯眯地样子不代表他真的没事,而是不想让方孝诗过于担心。用力吸了口气,方严牧望着陆卓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找我找得这么紧急?”

    陆卓指了指还没来得及收拾的屋子朝着方严牧说道:“你的好二姑要把孝诗从她的房子里赶出去,这你知不知道?”

    “什么!”

    方严牧一愣,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事情。他回来的时候只不过以为是方孝诗又被人挖苦刚好被陆卓看到,虽然心里头紧张,却并没有当成什么大事情。结果回来之后才知道竟然是有人要把方孝诗从这间房子里赶出去。

    “简直是岂有此理!她方美娟还想造反了不成!”方严牧脸色瞬间阴沉下来,整个人都气得微微发抖。方孝诗是他亲妹妹,从小到大除了老爷子就是他最宝贝方孝诗。本来方孝诗怀孕在家时常被人挖苦他心里都已经很不高兴,但是碍于工作繁重和一家人的面子才一直压着没有发作。结果现在竟然有人要让方孝诗无家可归,这可就不是什么随意挖苦两句的小事了。

    被人说几句还能当作是对方孝诗的磨练,让她以后记住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乱来的。但是要把方孝诗扫地出门,怕是整个方家除了老爷子还没有谁有这个权利!

    “孝诗,你等着,哥给你出头!”

    方严牧骨子里还是个兄长,在没有继任方家之前,他最宝贝的就是这个妹妹。咬着牙望着方孝诗,方严牧眼睛里一阵怒意闪动:“她方美娟找了个入赘女婿在家里吃了几十年的白饭,到现在竟然还踩到自家人头上了。好,既然她想先斩后奏,那我也不客气了!”

    陆卓摆摆手:“你的家务事我不想知道!孝诗我要带走!等你们老爷子回来的时候我自然会把她送回来,就这样!”

    方严牧要怎么处理眼下的事情陆卓根本一点都不关心,他只在乎方孝诗开心还是不开心。再有几个孝诗就过年了,他可不愿意呆在这样一个冷冰冰地家里。

    转身拉起方孝诗,陆卓轻轻地吻了吻她的额头:“傻瓜,干嘛绷着脸,跟我过年不好么?”

    方孝诗抬起头来有点不安地望着陆卓,原本艳丽地脸蛋上带着点点乞求:“陆卓,我我还是留在这里过年吧,明早上再去给陆伯伯拜年。你别为难我哥哥了。”

    陆卓撇撇嘴,转过脸看了一眼方严牧。整个人的意思很明显。短短几个月,方孝诗从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魔头变成了这么一个善解人意到近乎委曲求全的样子,绝对不只是怀孕一件事情就能改变的!

    “走吧,我不为难他。我就想跟着你过个年,你不会连这样都拒绝我吧?”**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