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八十一章 怒发冲冠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情如烈火的两人被濡染闯入的赵笙一蓬冷水淋了个透心凉。陆卓磨着后怖拉过赵笙压在床上就是一阵折腾,接着又把唐曼整个了死去活来。直到接近中午的时候才志得意满地哼哼着从床上爬起来。

    除夕节,自然是要去看看听着大肚子的方孝诗和在北京没什么朋友的苏宝儿的。带着人一路来到房价门口,陆卓大老远就看见方孝诗正在门前地花丛里焦急地照着什么东西,而她身后的房子里,一个中年女人也正在不停地对他数落着  。

    陆卓猛地乙踩刹车,整个人顿时跳下车子朝着方孝诗冲了过去。这冰天雪地方孝诗只穿着一件免疫就在屋子外面趴地上这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他死一百次都担当不起。

    “孝诗,孝诗!起来了,你干什么,找什么东西?快起来,当心冻着!”陆卓小心翼翼地把方孝诗从地上拉起来,不停地搓着方孝诗被冻得通红地娇嫩小手。

    方孝诗一张小脸红扑扑的,整个人记得都快哭出来了:“耳环,耳环不见了!快,快帮我找!”

    陆卓一愣,脸色顿时一阵紧张:“这么冷的天还管什么耳环,快跟我进屋,要是被冻着怎么办?”

    方孝诗抬起头,眼泪瞬间就忍不住了:“是你送的耳环”

    陆卓整个人一惊,呼吸顿时停止。他抓着方孝诗地手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自己送的耳环,自己这么久一来就送过方孝诗一对耳环。那是在余思明的游轮上为他买的,没想到她竟然这么紧张。

    “死丫头,还真是有了男人什么都不顾了。我已经跟你爸妈商量过了,这屋子以后就给我们孝丽住,你搬回你爸妈那边!赶紧收拾你的东西走,明天可就初一了,我可没打算让你在这边过除夕!”

    脸色刻薄地中年女人对着方孝诗一阵尖酸地挖苦,脸上一副颐气指使地模样。他站在方孝诗地小楼门口,叉着腰指着方孝诗就是一阵难听地喝骂。

    方孝诗仿佛没听到女人说的话一样,只是焦急地拉着陆卓的手擦着他哭道:“耳环耳环被丢出来了!找找不到了。陆卓你快帮帮我,我一定要找到耳环的!快帮帮我!”

    陆卓一愣,眼眶双肩变得通红。他咬着牙,轻轻搂住方孝诗娇弱地身子:“乖了,宝宝不哭,我帮你找,你先回屋子河口热水休息一下,我替你把耳环找到,一定!”

    说着,陆卓直接搂着方孝诗朝着大门口走去,丝毫没有理会站在门口地女人。

    女人见到陆卓搂着方孝诗想进屋,脸上不屑一笑:“你就是那个姓陆的小子吧,正好,这间房子我跟孝诗的爸妈商量过了要孝诗让出来。你赶紧帮她收拾东西带她走,我还得抽空打扫卫生呢。”

    方孝诗听了女人的话不禁浑身一震,整个人缩紧陆卓怀里连头也不敢抬起来。

    陆卓感觉到怀中娇躯地颤抖,抬起头来淡淡地看了对方一眼:“你是谁?”

    中年女人一听,脸上顿时露出了得意地神色:“我是谁?我是她二姑!我告诉你,给你们一个小时时间,如果里面的东西不搬走的话我可就全部扔出来了!刚才我可就扔了”

    “啪!”

    一声清脆地把掌声响起,陆卓反手一巴掌直接将中年女人从门口地台阶上抽飞了下去。他终于明白了,是这个女人在欺负方孝诗,还把原本属于肉丸子的东西给丢到了屋子外面:“我告诉你,如果孝诗有个什么伤风感冒地话,你死一百次都不够!”

    女人被陆卓一巴掌直接丑得从台阶上废了起来,半天没有反应。两颗打压带着鲜血落在地上,半边脸瞬间就肿了起来。

    良久,反应过来的方孝诗二姑才捶打着地面放声痛哭起来,一副被人欺负地模样:“来人啊,救命啊,杀人了啊!天呐,打人了啊。我堂堂方家的二小姐竟然被一个小混混给打了啊,还有没有点天理,还有没有点王法?我一个长辈竟然被自己的侄女带着外人欺负啊,亏她还怀着那个混蛋的野种!”

    方孝诗猛地抬起头,目光死死地盯着自己的二姑:“我怀的不是野种!不是野种!”

    猛地挣脱陆卓地怀抱,方孝诗冲到她二姑身旁死死抓住了对方地手臂:“姑姑,我怀的不是野种,他是陆卓的孩子,是我的孩子,是你的侄孙!”

    “你滚开!”女人用力一挥手臂把方孝诗甩开,指着她脸色阴郁地吼道:“还说不是野种,你看看

    你才多大!连二十岁都没有的女人竟然有了孩子!你这是在丢方家的人!他能给你什么名分?能给你什么未来?你就是个被人玩弄的傻瓜罢了!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不人不鬼的,你根本就不配做方家的人!”

    方孝诗被骂的整个人呆立当场,半天说不出话来。陆卓深深吸了一口气,他心里头地怒火已经到了崩碎地边缘。伸手拉过方孝诗,陆卓冷冷地盯着对方。

    “妈~”一声叫喊,从房子里走出了一个衣着鲜艳地女人。她年纪大概跟方孝诗差不多大,但是衣着打扮却比起从前的方孝诗更加大胆。染成酒红色的长发上带着一定绒线帽子,白色的围巾和黑色的夹克,下身是短裙丝袜和长筒靴,一副年轻活力的模样。只是那原本应该活泼的脸上此刻却带着同样的尖酸和刻薄。一见到自己母亲倒在地上就退了陆卓一把,恶狠狠地盯着方孝诗。

    “好啊,二姐,你还真是胳膊肘向外拐啊,怀着不知道是谁的孩子就算了,竟然还绑着外人欺负自己家里人。不就是要你挪一下地方么?怎么就这么大火气?这房子说到底还是方家的,连舅舅舅妈都答应了,你还有什么意见。”

    年轻的方孝丽比起她母亲说话更加难听。方孝诗已经用两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这两天老爷子到外地视察工作,要过几天才回来,于是自己的二姑就打算利用这个机会给方孝丽也弄一套房子。只是家里的房子大多都有人住,要她去买又舍不得,就是因为这样才把主意打到了家里地位越来越差地方孝诗身上。

    在跟自己的哥哥商量过了一阵之后,一大早地方孝丽母女就带着人到了方孝诗家里。原本方孝诗还以为自己姑姑和妹妹是想要来看自己,结果到了后来才知道是要让自己搬走!

    不想搬回去跟父母住的方孝诗拒绝了对方的要求,结果没想到发飙地二姑竟然把自己最宝贝的耳环直接扔出了门外!焦急地方孝诗顾不得其他只能冲出屋子寻找,这才有了先前那一幕。

    陆卓深深吸了口气,轻轻露着方孝诗转身走进无力。门外地母女两被陆卓阴沉地表情看得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打电话给家里人求助。方家大院是一连串排列在一起的别墅,主宅就是老爷子住的地方。被这么一闹,在家里的方家人也纷纷走出了自己的屋子站在了方孝诗门口看热闹。

    倒了一杯热水轻轻放到方孝诗身上,陆卓蹲在她面前轻声说道:“别担心,给我来处理好了。”

    已经完全不知所措地方孝诗只能乖乖点头。这段时间以来她做人已经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好又出炉了谁。但是没想到,自己这样委曲求全换来的却是更加恶劣的对待。

    陆卓站起身来,望着门外挤进来的自家媳妇淡淡吩咐了一句:“你们好好看着孝诗。”

    走出方孝诗地房子,陆卓望着外面是个方家人和方孝丽母女,脸上没有半点表情。

    “姓陆的,敢打我们方家人,你活腻了?”一个年纪跟方孝丽差不多大的年轻男孩走出人群就要跟陆卓动手。他脸上带着浓浓戾气,眉宇间跟方孝丽有三四分相似,一看就是姐弟两。

    陆卓冷冷一笑:“方家人自己都欺负方家人,我这个外人只是看不下去有人欺负孝诗而已!”

    “啊呸!”

    对面的方孝诗二姑一口唾沫狠狠吐在地上,伸出手指着陆卓不依不饶地叫到:“谁告诉你我在欺负他了?我好心好意来通知她挪地方他不走难道我还要跟她再浪费时间不成?再说了,如果她懂道理的话就不会怀上你这个王八蛋地野种了。现在好了,我走出去哪都被人家笑话。连打麻将都要被人问起方孝诗的肚子!就这你竟然还说我欺负她?我的脸都被她丢光了!你们说,既然方孝诗爸妈都答应了让出宅子,那她还有什么话好说?大家评评理,看看谁对谁错?”

    周围的方家人脸上纷纷表现出了沉默地一面。虽然他们不说,但陆卓也知道他们在平日里肯定也被人这么问过。恼羞成怒之下自然要迁怒方孝诗。加上此时又是陆卓在对付自己家里人,就算心里头觉得这样对方孝诗的确有些不妥也没有人站出来说一句公道话。

    陆卓点点头,脸色阴沉地跟天色一样。他没有说话,只是掏出了自己的电话拨通了方严牧地号码:“你在哪?”

    “天津,怎么了?”

    “你最好快点回你家,否则,我不保证不会杀了你二姑一家!”**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