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八十章 年前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陆卓还是顺顺当当离开了纽约,当然,他离开之前地最后一件事是把老帕蒂佛的长子佛朗西斯打包送给上帝。-更新最快〗唐嫣打定了主意要在这里呆一年时间,他不允许有任何可能的危险weixie到唐嫣的一丝一毫。任何人,只要有任何动机用任何方式weixie到唐嫣他就会毫不犹豫地出手。

    回家第一件事情不是跟媳妇们滚床单,而是急急忙忙地被陆羽叫回了北京。

    京城地宅院内,棋盘上的围棋已经消失不见,空荡荡的桌子上只摆着一套精致地茶具  。陆羽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唐装坐在沙发上饶有兴致地看着电视剧,一点也没有跟陆卓谈话的意思。

    陆卓一副乖巧地模样坐在陆羽身边,大气也不敢出。自己还没进门的时候就听雷易说为了自己的事情陆羽气得摔碎了一整副围棋和那套价值不菲地紫砂壶茶具,看来这次的事情也让一贯平静的陆羽终于忍不住变得怒不可竭。

    在纽约的事情自己的确是有钱考虑,工厂的确是严哲的没错,但是现在却还不是跟他正面交锋的时候。打碎了严哲最大的一个饭碗,虽然注定了严哲要吃下这个闷亏,但是后面的报复也会变得更加强烈。

    “离过年还有三天,你把你家里的那些人都叫过来吧。”陆羽端着一个精致地茶杯,脸色平静地盯着面前地电视剧,就好像在自言自语一样。

    陆卓一愣,一时间搞不清楚陆羽打的是什么主意。自己初七就要大摆宴席广邀宾客,留给自己的时间还不到十天。现在严哲已经让人竹简朝着上海渗透,如果自己还不回去安排好一切的话就真的来不及了。他可不想自己好容易才抓住的一次机会被严哲三两下变成了自己的坟场。

    陆羽转过头,看了一眼陆卓:“你还不明白么?上海根本不是你的地盘!”

    陆卓浑身一震,顿时明白了陆羽的用意绝对不只是在让一家人陪他过年而已。

    上海不是自己的地盘!陆卓想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自己在那边生活了二十多年,又是从那边打拼起来的,要说自己如果有点根基的话绝对就是上海。但是现在陆羽却说哪里不是自己的地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羽摇摇头,陆卓还是太年轻了,有些没经历过或者说没有见过的事情还是一时间无法想通。他轻轻递给陆卓一杯茶,用命令地语气说道:“喝完告诉我答案。”

    茶,又是茶!陆卓接过陆羽的茶杯,眼睁睁地望着热气在自己面前袅袅升起,在半空中渐渐飘散于无形。茶水地清香伴随着青烟飘飘荡荡,却是显得有那么点意境。

    陆卓知道陆羽把茶杯递给自己是什么意思。茶和棋一样,都是将就心机智慧的玩意。自己喝了那么多年的酒,却对于茶道和棋局狗屁不通。酒瓶这两点要跟人家说自己是陆羽的儿子那别人是打死都不会相信的。

    茶味百变,甜苦皆有,但至于绿茶地清香苦涩才能够让人体味出其中蕴含地无数变化。陆卓手里端着茶杯,知道陆羽说的答案就在这杯茶里面。只是以自己现在的智慧如果想要猜透这个谜语,还是显得有些费力。

    轻轻抿了一口茶,感受着淡淡地苦涩和浓郁地清香在自己唇舌剑回转。陆卓闭上了眼睛,体会着这种亦真亦幻地感觉。不知道为什么,他本能地觉得陆羽这一次的茶叶比起上一次来要差得多,虽然味道相差无几,但是喝上去的第一口还是能够明显感觉到差距。

    第二口喝下,味道还是差不多,该觉得不对的地方还是觉得不对,并没有太多的变化。只是在最后回甘地时候味道稍微绵长了一点,让陆卓眼前顿时感觉一亮。

    绿茶地好处就在这里,清心明目凝神。无论是再怎么滚烫的茶水泡出的绿茶,到后面一定会让喝茶的人整个人为之精神一震。

    一杯茶喝光,陆卓已经明白了陆羽的意思。不过他没有直接回答陆羽,而是笑眯眯地放下茶杯:“展颜地会所应该已经差不多了吧?”

    陆羽转过头,父子两相视一笑。顿时将对方地心意了然于胸。

    陆卓才得没错,陆羽给的茶水里的确藏了他问题的答案在里面。上海看上去像是好地方,也好像是自己的主场。但实际上却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好。偌大一个上海市,及时自己的实力有多可怕有多么的根深蒂固,都无法将严哲派过去的所有人都找出来一网打尽。一旦有任何纰漏,自己好容易抓到手的机会就会瞬间变成最伤人的利器。

    与上海相比,如果在京城招待那些人就好得多了。首先天子脚下,防卫措施自然要比上海厚实得多。就算没有自己的势力夹杂其中,利用陆羽或者苏家,方家的能力也能保证万无一失。退一万步来说,就算其中出了什么岔子,也跟自己没有关系。因为这里不是自己的地盘,如果那些大佬门在京城被干掉,手挡其中被人联想到的绝对不是自己!而且零食改变地点得到话,严哲也没有那么快的时间去准备这一切,就算他能做到,也不敢!

    茶的确是不同的品种,虽然都是好茶,但喝的时候心情不一样,味道自然就不一样了。上一次自己大胜而回,在众目睽睽之下名正言顺地从严天浩手里拿走了苏宝儿,可谓风光无限。那时候喝茶就算只是两块钱一柄的茶叶沫子也是顶级的味道。但是这一次不一样,除了那么多事情,又热了那么大的麻烦,心情自然不会好。这才影响了本身没有什么等级之分的茶叶的味道。

    就像上海跟北京,两者本身没有什么区别,只是自己一厢情愿地想上海是自己的地盘才觉得非要在那边办事不可。

    长长吁了口气,陆卓心里头瞬间轻松了很多。虽然跟陆羽比起来依然不是一

    个等级的,但是现在,他起码有更多的信心去抵挡严哲的这一次计划。

    年二十九,陆卓家里的大小媳妇加上南军马修等人全部到了京城,就连黎梦月也颠颠地跟着过来了。原本空荡荡地陆家宅子顿时变得热闹非凡,陆羽也第一次尝到了做长辈的甜头。家里从贴窗花到买年货都被几个儿媳妇一手包办,甚至连自己的新衣裳都给准备了好几套。

    哼哼唧唧地躺在床上翻了个身,陆卓手一伸就把一旁地唐曼直接楼进了怀里。已经醒来老长异端时间的唐曼望着依然睡得跟死猪一样的陆卓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这都除夕的早上了,家里头该置办的东西还有好多都没有准备好,而且年夜饭地位子也没有订下来,眼看着再有十多个钟头就到年初一了,结果这货还这么没心没肺,真是不急死也给他气死了。

    挣扎着想要挣脱陆卓地手臂从他怀里头爬起来,向来闲不下来的唐曼打算趁着一大早先去菜市场把未来几天的菜给准备好。毕竟过年这么多天,终不能顿顿都到外面吃不是?

    就在唐曼轻轻捏着陆卓搂住自己手臂抬起来的时候,睡在一旁的陆卓突然睁开了眼睛,顿时吓了唐曼老大一跳。

    “啊~你干什么!吓死人了!”唐曼伸手打了陆卓一下,随后制止了他在自己身上游走的手掌:“别闹,该起来了,还有好多事情没做呢。”

    陆卓迷糊着眼睛将唐曼拉进怀里,用力地闻着充满馨香地发丝:“去年过年的时候被你跑了,今年总归是跟我在遗弃了吧。等明年的时候就跟你回家提亲。”

    唐曼脸蛋一红,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自己去年离开的时候跟陆卓的约定。原本打算今年跟她一起回老家的打算被搁置,就连自己也留在了他身边。因为他现在是最需要自己的时候。想起去年自己不在时候陆卓做的那些事情,简直就是骇人听闻。

    陆卓深深吸了口气,整个人大大神勒个懒腰,一把将唐曼宝崽怀里,陆卓笑眯眯地朝着唐曼说道:“今晚年夜饭的位子已经订好了,着什么急啊。你有多久没有陪我好好说话了?”

    唐曼一愣,俏脸随即一阵黯然。自从陆卓离开星辰之后他跟自己在一起的时间就越来越少。再加上家里这么多姐妹,更是让他两头无法兼顾。昨天好容易陆卓单独陪自己一次,还真是两个月以来的头一回。

    虽然心中乐得不行,但是狐狸精是打死都不会承认自己开心的。伸手狠狠捏着陆卓胸口,接着陆卓反抗地时候趁机钻进他怀里,不删伪装地狐狸精兀自还做出一副矜持地样子:“先说好,只能再躺会,待会还要去看孝诗跟宝儿她们呢。”

    陆卓笑着捏了捏唐曼的鼻子,望着自己面前地狐狸精不禁心中一阵幸福:“我怎么就得了你这么个宝贝呢?你说之前那些追求你的是不是都瞎了眼?竟然追到一半就放手了。”

    唐曼一愣,朝着陆卓俏皮地吐了吐舌头:“你以为人家都像你一样这么会骗人啊?追到手了就不好好珍惜。”

    陆卓眨巴着眼睛望着唐曼,这顶帽子可是扣得够大的。自己为了她连命都能豁出去还叫不懂得珍惜?照她这个标注今年自己岂不是要为了她被凌迟才算是真正对她没得说?

    看着陆卓苦着脸地模样,唐曼顿时知道他是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伸出滑腻腻的小舌头在陆卓胸前舔着给他补偿,唐曼望着陆卓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你知道我找不到理由说你对我不好的。”

    陆卓一愣,轻轻搂着唐曼的脑袋问道:“那是什么?”

    唐曼脸色一正,终于说出了自己一直以来最想跟陆卓说的心里话:“在刚知道不止有我一个女人的时候我有过打算离开你的。那时候你已经有了赵笙,有了唐嫣。我不知道怎么面对她们,怎么面对你。我只是想守着一个人好好过一辈子,每天给他煲汤,陪他说话。但是突然之间发现你还有其他人的时候我真的觉得末日都快来了。被孝诗找上门那一次我真的不想再跟你联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到了最后电话还是打到了你那里。后来看着你爬上摩天轮,我心里头什么怨气都没有了。只是感觉只要你还要我一天,我就守着你。”

    陆卓呆呆望着唐曼,没想到她心里还隐藏着这么多稀奇古怪地东西。那一次方孝诗地突然袭击搞得自己焦头烂额,加上关毅轩的从中作梗更是让自己脑袋都快炸了。当看见她们被关在摩天轮上的时候陆卓魂都没了,只想要冲上去把她们给弄出来。没想到这一玩命,成就了自己后面的幸福生活。

    抱着唐曼一通深吻,陆卓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这个给自己帮助最多的女人。一文不名啥也不会的时候,她在自己身边告诉自己经验和方法。风光无限意气风发的时候她又在身后默默支持自己,等到自己陷入困境举步维艰的时候,她又提自己撑起已经快要破碎的局面。这样的女人,恐怕有的男人花一辈子的时间也找不到。如果她离开自己,外面为了抢夺她而打破头的男人恐怕能填满整个黄埔江。

    “曼曼,我这辈子都不会不要你。”陆卓双手捧着唐曼地脸蛋,如同珍宝一样放在自己眼前。

    唐曼微微一笑,轻轻咬着自己嘴边的陆卓的手指:“我是你用命换回来的嘛,你没有倒下之前,我怎么有资格离开你?”

    陆卓咧嘴一笑,这是他为数不多地正经笑容。充满了温柔和幸福。两人深吻在一起,唐曼很快又感受到了陆卓浑身上下散发出的热力,只是意乱情迷地她已经忘记了自己先前说的,只是任由自己的本能驱使自己的四肢缠绕在陆卓身上,然后拼命地用自己唇舌去讨好他。

    “曼姐,陆卓,起床啦!啊~你们我先出去,不打扰你们!”**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