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七十九章 戏弄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严哲无奈地吸了口气,直到现在蓝馨还不明白。【|网友分享}她的这一系列看上去无比精妙地计划表面上能够置陆卓于死地,但实际上却根本无法伤害到陆卓半点。陆羽不会就这么看着他唯一的儿子在这样明显的针对下被干掉,上面也不会让陆卓这样身份敏感的人卷入这场丑闻中。而且最重要的是没有任何直接证据证明陆卓跟那间制毒工厂有半点联系。而一旦陆卓被证明只不过是被人陷害,那么所有人都会将注意力转移到蓝馨身上  。

    这不是针对陆卓的行动,相反,这是几乎可以置自己于死地的愚蠢做法。上面不会这么白痴相信陆卓跟制毒工厂有染,而在调查之后她们很快就会把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身上。或许同样不会有直接的证据证明自己跟制毒工厂有关,但是上面的人怀疑,从来不需要证据。

    严哲站起身来,淡淡地看了蓝馨一眼:“你这段时间哪里也不要去了,呆在家里好好休息吧。”

    蓝馨整个人一愣,不敢相信地望着严哲。这句话的意思分明就是要禁锢自己不让自己再有半点自由。这是最严厉的惩罚,严厉到在从前从来没有发生过。脸上地表情如同死灰一般毫无生机,蓝馨也知道自己这一次的动作的确有些过火。但是这一切都是为了严哲,而且在她看来,这绝对值得。

    “你,不送我回家么?”蓝馨望着严哲,眼睛里还留着最后一丝希望。

    已经离开位子的严哲转过身看了蓝馨一眼:“我什么时候去过你家?”

    谈话就此结束,严哲没有丝毫逗留地离开了这间他私人开的咖啡厅。留下蓝馨一个人在椅子上望着街上慢慢驶离的汽车。七年了,她认识严哲足足七年了,从她十六岁第一次遇到这个男人开始她的一切就已经彻底改变。现在她二十四岁,心思却能够比得上三十四岁的人。只是,原本一直奉若神明的严哲已经对自己越来越冷淡。

    从最初的女儿,到妹妹,再到红颜知己。蓝馨一步步地靠近严哲,一点点地追赶他的脚步。但是严哲却从来都不曾让她靠得太近。

    又有叹了口气,蓝馨眼中闪过一丝不明一位地复杂情感。望着面前的咖啡,她突然淡淡一笑。

    不过五平方米地小房间内,一张金属桌子,一战高瓦数台灯,马歇尔和杰森两个警探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面前被拷在椅子上的陆卓。他们面前摆着几分厚厚的文件,分列是有关老帕蒂佛和卡托的口供。陆卓在这里已经被关了六个小时,除了上厕所之外两人甚至连一口水都没给他喝。

    陆卓现在看出来了,这两人背后一定有人指使对付自己,前几天跟自己的接近也不过是想要骗取自己的信任罢了。从自己一进来开始她们就不停逼问自己跟那个制毒工厂有什么联系,还口口声声说卡托已经招认了自己就是制毒工厂地膜厚老板。好在自己之前还从没有干过这样的事情,否则的话估计早就被宣布上庭了。

    虽然美帝一贯善于伪造证据,但是那是对普通人或者没什么力道反抗的人。好在陆卓这两种人都不是,而且这还是他第一次来美国。

    从来没有出国经历的陆卓占了大便宜,纽约警方连他曾经的出入境记录都找不到,更别说要找一个支点来指控他。就算有卡托的一面之词最终的证据还是不足。而且中国那边也直接给白宫去了电话,说是如果再找不到证据就要立刻放人。

    “你们收了多少钱?”陆卓神情自若地望着面前地两人,没有丝毫慌张。他知道自己一定不会有事。不说陆羽,光是那天跟自己谈话的那位就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受罪,原因很简单,他们还需要自己。

    马歇尔和杰森一愣,望着陆卓这么胸有成竹地模样脸上的表情也不禁一阵僵硬:“该死的,你说什么!”

    陆卓笑着摇摇头没有再出声。人类文明最大的一个进步就是在审讯犯人的时候有了摄像机在一旁将整个过程给录下来。虽然两人何以很简单地关掉它,但是却依然不敢拿陆卓怎么样。

    说白了,两个家伙栽赃嫁祸地本事根本没有半点技术含量,凭着一份口供就想给自己扣大帽子简直就是胡扯。蓝馨做的最好的一件事情就是用一堆手雷炸掉了整间工厂,包括里面的所有监控录像,让警方找不

    到半点陆卓的影子。虽然说这么做也是为她自己考虑,但是也算间接地替自己摆平了麻烦。

    陆卓虽然表面上一副轻松地样子,但是心里头却在暗自庆幸好在自己从头到尾都是跟着蓝馨的,否则的话以她这样的算计自己铁定完蛋。

    马歇尔跟杰森两人对视一眼,也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还有两个小时,如果再不能从陆卓嘴巴里套出什么来的话她们就要立刻放陆卓回家,还要负责他头等舱的飞机票。虽然他们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也知道拿了人家的钱就要办事的道理,蓝馨给了她们美人一百万美金作为酬劳要两人对付陆卓,如果不做出点样子给蓝馨看的话,很可能被对方反咬一口。

    望着陆卓漫不经心的样子,性格向来不沉稳的马歇尔有些坐不住了。看了一眼一旁地摄像头,藏在桌子底下地遥控器摆弄了几下,房间中的闭路电视顿时关闭。

    “现在好了,还有两个小时,我们可以正正经经地聊一聊!”马歇尔站起身来,走到陆卓身前。

    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在陆卓面前抛了几下,随后松开水珠椅子扶手地陆卓想要将他的双手锁在面前地铁桌上。

    陆卓眼神一冷,在手铐解开地瞬间闪电般出手抓住了马歇尔地手腕,手腕一翻,瞬间年将马歇尔整个人按在了桌子上。五指用力,马歇尔地整个手腕以一种诡异地姿势扭曲起来,手里的钥匙瞬间掉落在桌子上。陆卓嘿嘿一笑,几乎是在杰森掏枪地瞬间已经拿出了马歇尔地手枪对准了杰森的脑袋。

    膝盖猛地一撞桌子,桌子上的钥匙顿时随着震动掉进了他另一只被锁在椅子上的手掌里。手肘压在马歇尔后背,枪口对准了杰森,陆卓等待的就是这样的时刻。

    用一只手捏着要是解开自己另一手地手铐,陆卓笑眯眯地将马歇尔地两手锁在了桌子上。望着拿枪指着自己的杰森他心里头几乎小开了花。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见过这么白痴的家伙。明知道两人加起来都不是自己的对手还这么大咧咧地给自己解开手铐。在机场的时候要不是怕唐嫣担心他早就收拾两个混蛋了。

    “关掉摄像机的确是一个很好的weixie手段。但是那要基于一个基础,就是对方没有还手之力!”陆卓笑着用枪朝着杰森指了指,一副不屑地样子:“要想欺负人,要么保证你是所有人中最聪明的一个,要么药蒸你是所有人中最强的一个。很可惜,你们都不是!”

    保险拉开,陆卓笑眯眯地示意杰森把手里地手枪拿出来。他已经完全占据了上风,就算杰森跟他对峙下去也没办法重新稳住局面。

    十分钟后,陆卓将两人同事所在了铁桌子上,而自己则是坐在了台灯前饶有兴致地看着手里的资料。

    果然不出他所料,两人亢自己的立于就是卡托的一篇口供,其他的直接或者简介证据几乎没有。陆卓坐在两人面前直叹气,抬头望着已经被锁好地杰森和马歇尔两人,他无奈地摇摇头道:“最起码,你们应该伪造一些证据来证明我的确有罪。否则的话我就算被带回来也只是喝几杯咖啡而已。”

    嘲弄地看了一眼两人,陆卓干脆坐在椅子上打起了吨。反正外面的人都以为两人关掉了摄像头是想要对付自己,等她们发现的时候,估计自己就快要出去了。

    半小时后,两人的长官推开大门,一副紧张地语气朝着两人说道:“该死的,你们两个是想打怎么回事?”

    打开大门的胖杰克已经惊呆了。他想象中陆卓鼻青脸肿的画面并没有出现,反而是自己的两个探员被罪犯锁在了椅子上,看两人连挣扎都没有的模样,显然是已经被锁住了有一阵。

    陆卓转过头笑眯眯地望着进来地紧张问道:“我可以出去了么?”

    身材肥胖地杰克望着悠然坐在椅子上的陆卓半天说不出话来。他刚刚才接到市政厅的电话让她立刻放人。结果一问自己手下的人却被告知摄像头已经被关闭了整整三十分钟,深知自己手下德性的他立刻赶了过来,生怕陆卓被两个白痴给打伤。结果进来近看才发现,他担心的目标好像错了。

    “这”就算是处理过无数突发事件的杰克也没办法回答陆卓的问题了。眼前的景象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范畴。**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