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七十七章 环环相扣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虽然看起来六奴记忆超群有一身堪称可怕的本事,能够在枪林弹雨里来去自如。{百度搜: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但是从刚才的行动中来看他更像一个实际的执行者。而从头到尾都没有遇到什么危险的蓝馨反而更像是一个计划的指定人。每当想起她认真摆放手雷地模样心中就是一阵不寒而栗。当时蓝馨脸上的每一个表情陆卓都牢牢记在了心里,那种认真和专注的表情他只在平常唐曼那些人工作的时候见到过。而那时候的蓝星竟然表现出了一摸一样地态度  。

    甩甩头,陆卓跟着黎梦月回到了她落脚的酒店。闹了这么一出把自己弄得跟从垃圾堆里捡出来的一样。如果不洗澡就回家的话肯定要被骂。

    到了黎梦月地套房内,陆卓一屁股就坐倒在了沙发上,整个人大口地穿着粗气,一副精疲力尽地模样。黎梦月好笑地给他倒上了一杯清水递到他面前:“先休息一阵吧,看你这被吓得不轻地样子,一点也不像个男人。”

    说完,黎梦月转身,直接走进了房间里。

    陆卓端着清水,望着面前地茶几半天没有说话。他突然感觉自己好像上当了,蓝馨突然跑到自己家里来三两句话把自己忽悠去跟她一起端掉了一个制毒工厂。虽然一切都跟她说的非常温和,但是自己凭什么就相信那个工厂是严哲的?从外面看,虽然自己见到的工作人员都是华人,但是就这也不能证明工厂跟严哲有灯光。要是被人拿去当枪使将来被人反咬一口的话那自己岂不是亏大发了。

    抬手狠狠抽了自己一个耳光,发出一声清脆地响声。陆卓暗怪自己这个见着美女就走不动道的毛病还是无论如何都改不掉。仰头重重喝光了杯子里的清水,陆卓猛地叹了口气。看来回去以后还得对蓝馨这个女人多做一些了解,绝不能让这次的事情再出现了。

    整个人重重陷进沙发里,陆卓就像是被人抽干了所有力气一样无力地望着天花板。没想到来探个亲竟然也能弄出这么一档子屁事,实在是让他没反应过来。

    欢乐身卡通睡衣地黎梦月提着一个药箱走出房间,望着死气沉沉地坐在沙发上的陆卓不禁一愣:“你怎么了?想什么呢?干掉了严哲的制毒工厂不高兴么?”

    陆卓转过头,望着正取出药膏的黎梦月一愣:“你怎么了?受伤了?”

    黎梦月点点头,拉起了自己的裤腿露出了白生生粉嫩嫩的小腿:“刚才两挺机关枪是被我一个人勇退夹着固定的,枪身和排气管太热被烫了一下,现在来涂点药膏。”

    陆卓一看,古哦然见黎梦月的两遍小腿肚上都出现了两道鲜红的烫伤痕迹。心里头狠狠一抽,他完全没注意到面前地这个杀人不眨眼地小杀手竟然也会受伤。望着黎梦月紧紧皱起的眉头和动作不变地腰身,陆卓猛地一把掀开了她一副地下摆。

    “啊!你干什么!”黎梦月一声尖叫,整个人如同受惊的兔子一样吨到了沙发角落。她两手狠狠宝崽自己胸前,整个人紧张又害怕地盯着陆卓:“不行,今天不行的!我我还没有准备好。”

    陆卓目光呆滞地望着黎梦月,完全没料到自己在人家心里头就是这么一个形象。看来自己平常在人家心里头积累起来的观点还真是根深蒂固。

    伸手指了指黎梦月暴露在红其中地爆冷小腹,一道鲜红地血痕在白皙滑腻地皮肤上显得那么刺眼。刚才看迷蒙月使劲想弯腰却又玩不下去地时候他就猜到了对方身上肯定还有其他伤口。

    无奈地伸手抢过黎梦月手里的药膏,陆卓直接拉过了她白嫩嫩的小脚放在自己腿上:“别动,看你那样子,连弯腰都疼吧?好好一小姑娘装什么兰博。”

    手上涂好了药膏,陆卓的手掌轻轻贴在了黎梦月结实紧致地小腿上。滑腻触感跟滚烫地肌肤让她眉头立刻一种。从手掌上的感觉来看,这样程度的烫伤绝对她进医院修养了。抬头看了一眼秀眉紧皱的黎梦月,陆卓轻声问道:“有没有很疼?”

    黎梦月微微一愣,增长侨联立刻通红一片。在陆卓的手掌刚贴到他腿上的时候她还觉得一阵火辣辣地疼痛,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陆卓在自己烫伤的部位揉弄了几下之后反而变得不疼了,而且一阵阵古怪地感觉不停地传进自己行头,就像整个人被陆卓捏在手掌心一样令他感觉羞涩无比。

    轻轻摇摇头,黎梦月连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地把头埋进了自己胸口,不让陆卓看到自己的半点反应。陆卓粗糙的打手在小腿上的温柔让她感觉浑身上下都暖洋洋的,一点力气也没有。尤其每当陆卓的手掌在小腿上游动的时候更是仿佛带着真正电流一样刺激得原本被烫伤地伤口发出一阵阵似痛非痛地触感。

    “嗯~”一声轻哼,黎梦月闭着眼睛眉头轻轻皱起,吓得陆卓顿时松手。

    “怎么了?弄疼你了?”陆卓轻轻望着一副想哭出来地黎梦月,赶紧紧张地解释道:“我刚才只是想把药膏揉散,不是故意的。”

    “没事,疼疼一下就不疼了。”

    黎梦月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到底怎么回事,以往的这种小伤她根本看都不会看一眼,随便上点药睡一觉起来第二天就没事了。结果现在落到陆卓手里却是一一阵西至无力,就连抵抗力都好像有所下降一样变得无比他疼。一种从未有过的心安理得享受的感觉在他心中生起,让李冷月整个人变得像是一只娇弱温顺地猫咪一样。

    “那我轻点?”陆卓试探着又把手掌轻轻抚了上去,慢慢地揉着黎梦月被烫伤地消退。擦伤药这种事情他以前也没少给爱调皮捣蛋的苏宝儿干过。每一次苏宝儿都是皱着眉头一边大声嚷嚷着教堂一边还让自己给他揉至少一个钟头。真不知道她受伤那会是怎么感觉到疼的。

    终于把小腿上地伤药土豪,陆卓看

    了一眼几乎是躺在了沙发上地黎梦月无奈地叹了口气:“肚子上的这个还是我来把。”

    黎梦月娇躯一颤,声如蚊呐地答应了一下,小脑袋几乎是微不可查地点了点,随即就用整个保证盖住了自己的脑袋不然陆卓主意自己通红地脸色。

    欲盖弥彰地动作让陆卓不禁微微一笑,将药膏轻轻屠宰黎梦月白嫩细滑的小腹上,躺在沙发上地黎梦月娇躯顿时一颤,藏在枕头底下地脑袋顿时发出一声轻哼。

    子弹擦伤地伤口带着强烈地灼烧让原本白嫩柔软地小腹上出现了一道深红色的血线。陆卓手掌轻轻覆盖在黎梦月地小腹上,慢慢地揉着,生怕又把差点被子弹射中的小杀手给弄疼。

    粗糙地手掌带着席位地热量让陆卓将手里的药膏轻轻揉散,柔软地肌肤和细腻地触感让他原本还平静地心也不禁轻轻一荡。手上地动作不知不觉由轻轻摩擦变成了细细感受。陆卓闭上眼睛,手指感受着黎梦月滑腻地肌肤,情不自禁地将整只手掌贴在了黎梦月平坦结实地小腹上。

    就在陆卓改变自己手法的同事,在他掌下地黎梦月娇躯突然一颤,整个人顿时紧紧崩起。陆卓席位的动作没有能够逃过她的感觉,那种奇异地触感也让黎梦月在瞬间手足无措。

    “呜~”

    一声叫喊,黎梦月整个从沙发上蹦了起来。小手飞快地从自己的衣服下摆里拉出了陆卓的爪子,整个人局促不安地说道:“够够了!”

    陆卓有点尴尬地被黎梦月制止,顿时再也不敢出声地坐在沙发上。望着小心翼翼把药箱收起来地黎梦月他也觉得无比尴尬。这么明目张胆地占人家便宜,如果不是人家同样没反应过来的话自己早就完蛋了。

    收拾好了药箱,黎梦月跟陆卓傻瓜一样地坐在沙发上,谁也没有说话。

    突然变得诡异地气氛在两人之间来回穿梭,陆卓正襟危坐,一副正人君子地模样。而黎梦月则是红着脸坐在沙发角落里,时不时地偷看陆卓一眼,随后又飞快地躲起来不让陆卓发现。

    “你你不是说要洗澡的么?”实在有点受不了地黎梦月突然开口,朝着陆卓小声问道。

    “对洗澡,洗澡!”陆卓三两下从沙发上跳起来,一溜烟地钻进了卫生间里。

    黎梦月望着速度比起自己颠峰时期都要快的陆卓,恨不得当场就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好端端地什么不说偏偏说这个,眼看近今天晚上就能把陆卓留在自己这了,结果现在倒好。等他洗完澡还能不开溜么?

    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陆卓顺带把自己的情绪也整理好了。面色如常地走出于是,朝着黎梦月一本正经地问道:“你还不休息么?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又跑了那么远的路准备,不累么?”

    黎梦月摇摇头:“还好吧,不怎么累的。对了,你刚才在想什么?看你的样子好像不开心一样,难道砸了严哲的制毒工厂你还不满意?”

    陆卓一愣,如梦月提起这茬又让她想起了先前的考虑。叹了口气,他有点颓丧地说道:“现在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严哲等等,你怎么知道那个场子是严哲的?”

    黎梦月微微一笑:“我就是知道啊,而且你忘了,严哲曾经出一亿美金的高价来买你的命。你想想看,他如果没有稳定的收入,怎么能不声不响地弄到那么大一笔钱给我?所以,宅子前我就调查过他了。只不过没想到竟然会是你来砸了他的这个制毒工厂。”

    陆卓心中暗自松了口气,还好自己没有上当受骗,否则的话就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不过你也要小心了,最好快点回美国,这个工厂可不是他一个人的,据说在纽约的一个黑帮头子也有这间制毒工厂一半的利润。现在你这么干如果被人家发现了,很可能会有大麻烦。要我看,你最好连唐嫣都一起带回去!”

    黎梦月晃着已经不疼的小脚在沙发上望着陆卓一本正经的给他解释现在的情况。结果说出的话却让陆卓又出了一身冷汗。

    “黑帮头子?是谁?”陆卓这下是真着急了。如果场子完全是严哲的那还好说,他要报复最多只是冲着自己来。但还要有别人在里面的话那就麻烦大了。尤其是这边的美国佬,他们做事可是不讲究原则的。

    黎梦月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在这边跟严哲合作。不过按道理陆卓也能明白,能跟严哲搭上线的家伙绝对不一般。

    陆卓眉头紧紧皱起,直到现在才明白自己还是上了蓝馨的当。她这么做除了要保护沿着之外,还要让自己也惹上大麻烦。一旦这边的人发现是自己搞垮了制毒工厂,按不着自己麻烦绝对不可能。而在这边人生地不熟的自己根本就不是这些地头蛇的对手。用一个制毒工厂换自己的小命,那实在是太划得来了。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黎梦月望着陆卓脸上尽是奇怪。虽然说惹上了麻烦,但是陆卓直接带着人走就是了,实在犯不着一副好像亏大发了的样子。

    黎梦月不知道,让陆卓难堪的不是他自己惹上了麻烦,而是他自己到现在才知道惹了麻烦。如果再晚一点的话,估计人家都找上门了。

    就在这时候陆卓的电话突然响起,套出来一看,竟然是蓝馨!

    “好你个臭女人,还敢给我打电话!”陆卓磨着后怖接通电话,都没给蓝馨开口的机会就直接破口大骂:“好家伙,你是打算再来骗我什么?”

    “呵呵呵,现在才知道么?那个小姑娘告诉你的吧?不过你放心,就在十分钟之前,皇后区的卡托已经被联邦调查局带走了。看样子,他不做个六十年的牢是出不来喽!”

    蓝馨发出一阵银铃般的娇小,说完一句话之后径自挂断了电话。**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