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六十六章 家有喜事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哥,陆卓这小子你怎么看?我觉得他不像是在作假!”

    香港,半山别墅群。{百度搜: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韦康的大哥韦键专程在家里等后韦康凌晨两点的飞机,随后兄弟俩便在书房里密探关于陆卓的事情。

    连夜赶回香港的韦康将之前跟陆卓见面的所有细节统统汇报给了自己的大哥,先前的会面不过短短半个钟头,但是韦康却仿佛经历了从地狱到天堂一样的过山车经历  。陆卓的快速变脸让他本能的心生恐惧。尤其在听到自己条件之后的二话不说更是彰显了他的实力。

    十个亿的树木已经不算小,就算对于现在的陆卓来说也足够伤筋动骨。韦家兄弟虽然不太了解陆卓的情况,但也知道这笔钱对于王琛跟几个小弟的命比起来也实在是太规中了。更何况那一百桌的和头就不光也要用上一大笔的钱,更加会让两地的所有人知道陆卓得罪了新义安的人。

    韦键深吸一口气,比起韦康还消瘦的脸上没有丝毫地表情。听韦康将经过说出来之后,就连他自己也闹不明白陆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种财名两失的事情不是那么容易答应的,更何况陆卓的身份摆在那里,如果他认了怂,那以后在想压住整个上海市就会困难无比。更何况如果要开打的话,新义安对上陆卓完全没有胜算,至少在上海是这样。

    脸色阴晴不定地望着韦康,韦键的眼睛里突然爆出一团厉芒:“你凭什么觉得他没有在说谎?”

    “直觉!还有经验!”韦康沉凝了一阵,带着淡淡地心悸回忆道:“他完全有机会干掉我,但是却没有这么做。而且还是在我提出条件之间他就已经展现了实力,如果他要对付我,他大可以把我的手指或者耳朵寄给你让你自己上去,犯不着放我回来!”

    韦键点点头,心中顿时明白了韦康的感受。他带着深深皱纹的脸转过去望着一旁地酒柜,终于做出了决定:“这样吧,你把该请的人统统请一遍。现在就开始派人过去上海,大年初七,我们就去喝他这一顿和头酒!”

    韦康点点头:“我明天给他回复。”

    解决了韦氏兄弟的事情,陆卓却没有半点开心。自己是鸟枪,人家是打炮。无论人脉还是实力都不是一个量级。自己最多在京城里有点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和两个媳妇。但是人家却是实实在在的跟那位李先生有合作的超级地痞。要是联合起来给自己施压的话根本不用对方动手自己就得被上面收拾了。

    叹息了一口气,陆卓手里拿着一瓶伏特加望着自家的天花板一个人喝闷酒。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人没有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永远都只能看到一个极限。从前自己以为只要赚钱养家跟媳妇滚床单就行了,但是现在,却是连生存下去都要仔细琢磨。还真是越混越回去了。

    烈酒入喉,浑身火烧一样的感觉让陆卓大脑一阵迷离。媳妇们都睡觉了,自己也没心情再去打扰谁。几个混蛋在pub里找到了各自今天的“真爱”也没打算陪自己。能够陪自己喝闷酒的,就只有自己了。

    人是很奇怪得到动物,小的时候可以有很多朋友,可以无话不谈无所顾忌。但是等到了一定年纪之后就发现朋友越来越少,陆卓就是害怕这种失去的感觉才不再交那些乱七八糟的朋友。

    深深叹了口气,陆卓迷迷糊糊到从沙发上站起来准备回房间睡觉,明天早上沈河就要跟凯瑟琳从山西回来了。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过年,忙了整整一年的人家也该是时候好好休息了。

    北京城,严家。

    在陆卓跟韦康谈判的时候严哲就已经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严天浩端端正正地坐在严哲的书房里,望着手里端着酒杯的父亲一句话也不敢说。十九岁,严哲终于让他进这个书房跟他商量正经事情,着是难能可贵的财富,也是自己真正成长的起点。

    严天浩望着严哲,有些紧张地问道:“父亲,为什么不在韦康走的时候”

    比划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严天浩表情中露出一丝戾气。如果韦康在上海出事,陆卓怎么都逃不了干系。更何况是在跟他谈判之后就更容易让人把罪魁祸首联系到陆卓头上。

    “哪里有那么简单?韦键是老江湖了,这么简单的栽赃嫁祸不会看不出来!”严哲淡淡地抿了一口杯子里橙黄的酒液整个人突然笑了起来:“人在没有亲身经历的时候总是旁观者清的。但如果是自己的事情,感情的控制,不是那么容易的。”

    严天浩抬起眼睛呆呆地望着严哲,这才明白自己跟他的差距在哪里。自己只能考虑到事,而严哲,考虑的已经超过了人的范围。韦康被袭击身死的话韦键要找的只是凶手,这样一来他就很可能跟陆卓联手追查下去。这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而如果两兄弟同时在上海被袭击的话,韦康不管是出于什么考虑都要对付陆卓。

    到了他的那个位子,有时候为了一口气都就要做出明显不明智的事情。这就是严哲考虑的东西。

    “安排一下,韦氏兄弟不是在过年到上海呢,你亲自带队,算是我给你的测试。”严哲摇晃着就被挥了挥手,示意严天浩离开自己的书房,而他自己则是在书房里细细品尝着陈年的威士忌。

    而与此同时,已经走马上任的陆羽则是在家里继续着那一盘被陆卓彻底打散的棋局。棋盘上地巨石已经再次发生了变化,白子岌岌可危,而黑子则是暗藏杀机。陆羽望着棋局,脸上带着苦涩地笑容:“兵行险招,小兔崽子还真舍得拿命去玩!”

    一子落下,局势僵持不定!

    远在家里睡大觉地陆卓根本不知道一场围绕他展开地明争暗斗已经悄然发动。在早上锻炼之后他就亲自赶往机场把回来的沈河和凯瑟琳接了回来。回到公司里自己对办公室,陆卓

    一边开着红酒一边转身向坐在沙发上的两人问道:“怎么样?事情还顺利么?”

    沈河点点头:“还算顺利,太原,大同已经基本拿下,周边的城市也在渗透。煤矿工厂年后就能正式运营,其他那些谈下来的生意也已经发动。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上半年我们就能赚够一百亿!”

    陆卓的没有微微皱起:“一百亿,好像有点不够啊”

    “不够?”沈河有些不明白了:“为什么会不够?这么多钱难道还不行么?”

    陆卓点点头,端着两倍红酒递给了沈河和凯瑟琳。一脸局促不安地女杀手颤抖地接过就被,连喝都不敢喝一口。从前几乎生活在枪林弹雨中的她和到过最好的饮料就是纯净水,从来没想过自己能喝这样的东西。但是自从跟着陆卓之后,不但有吃有喝,就连整个人开不开心他都要过问。

    陆卓坐在椅子上,眉头紧紧皱起。一百个亿听起来好像很多,但是比起自己要投资和回馈给人家的,还是有点不对盘。

    虽然自己还有其他生意挣钱,但是现在最挣钱的煤矿和冶炼以及水利工程加起来都只能挣这点的话,自己还拿什么钱来养这么一大家子人。

    家里媳妇吃饭要钱,陆羽在京城重新整理关系网要钱,方孝诗生儿子要钱,唐嫣和刘倩在外面过日子要钱。这些点点滴滴虽然不算什么,但多了加起来也足够自己头疼。而且如果想要拿下苏州和其他几个预定的省市需要的钱将会更加多。再加上马上就要补偿给韦氏兄弟的十个亿,这已经让陆卓头疼。

    “他娘的,还有什么能赚钱的!”陆卓抬起头来脸色难看地咬牙自语。

    “老板,我们不是还有地盘上的收入么?已经四个月没有都没有动过那些钱了!”

    沈河见陆卓这么沮丧的样子,突然响起这几个月收上来的钱都还存着。

    陆卓一愣,立刻抬起头来朝着沈河问道:“什么?还有钱?有多少?”

    沈河差点被陆卓紧张地样子吓了一跳,心中飞快地盘算了一阵,随即答道:“顶下的规费收上来是每个月八个大的,现在四个月过去,最起码有三十个大的!”

    “我操,我有这么多钱能用?”陆卓眼睛一亮,没想到自己现在正等着钱开路的时候还能平白无故掉出这么大一笔钱来让自己糟蹋。三十亿,着已经不是个小数目了,省着点用的话绝对能撑着把江苏也拿下来,到时候手握三个大省财源的自己就不用担心钱的问题了。

    “您自己的事情您自己都不知道么?”沈河望着陆卓一副无奈地样子。他知道陆卓屁事多,但是能够忙到像他这样把自己的钱都给忘掉了那还是头一份。

    陆卓听了沈河的反问也有些尴尬。再怎么说自己都是他的老板,如果不是沈河忠心的话一般人见自己这样子早就黑了自己的钱跑路了:“沈河,过年你拿一个大的去用,给家里人买点东西,也存着点准备讨媳妇。老大不小的人,等过了这一茬给你和南军都说道一门亲事,也省得你们两个老处男整天跟在我屁股后头晃荡。”

    沈河一愣,脸色顿时有些紧张起来。悄悄地看了陆卓的脸色一眼,确定他不是在胡说八道之后才仿佛有些难以启齿一样地开口道:“这这个老板我我已经,有有那什么了。”

    别去这把一句话说完,沈河还从没感觉说一句话竟然是这么累的一件事情。看着陆卓突然间有些发呆的脸沈河也猛地紧张起来:“是意外,都是意外,那天我喝醉了只是不想让人家觉得我不负责任”

    “哪家姑娘?”陆卓不耐烦地打断了沈河地絮絮叨叨。这货做事的时候一本正经让人无比放心,怎么一说到这个就跟结巴一样抖个没完:“山西的?还是上海的?我去给你提亲!”

    沈河一愣,看都不敢看陆卓一眼:“算算上上海的吧!”

    “嗯?发生很久了?”陆卓有些发懵,沈河去了山西一个多月,之前也没听说他糟蹋过谁家姑娘,怎么一回来就跟自己说喝了酒要负责任呢:“在山西读书工作的?”

    沈河点点头:“工作的。”

    “哦,也对。就咱这样的除了个别瞎了眼的也没几个大学生看得上。怎么样,女孩漂不漂亮?条件怎么样?我丑化可先说前头,要是你找了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我也不反对,但逢年过节你就别来串门了。”陆卓傻乎乎地惯了一口白兰地,随后望着沈河问道:“对了,女孩叫什么名字?”

    “凯瑟琳?还是英文名字,中文名呢?”陆卓跟白痴一样完全没有注意到沈河地表情已经尴尬得想要赵根绳子上吊去了。兀自还在不依不饶。

    沈河再也忍不住了,憋憋屈屈一童话说下来简直比杀了她还要让她无法接受,切指头的时候都没这么痛苦:“就就叫凯瑟琳。就是马修的妹妹!”

    “噗~”

    陆卓一口酒全都喷了出来,撒的面前的办公桌上到处都是。望着双双红着脸坐在一起的沈河和凯瑟琳两人他这才明白,原来沈河是跟女杀手看对眼了。

    “你就不怕吵架的时候她打死你?”陆卓大笑地拍打着自己面前的桌子,整个人受不了地一阵狂笑。原本以为孤独终老的两人就这么好上了,看来新年还没到自己就要转运了。

    沈河别扭地望着陆卓,好一阵子才挤出一句话来:“所以我们想请您老同意。”

    “同意个屁!”陆卓眼睛一瞪立刻让沈河跟凯瑟琳紧张起来。摆摆手,陆卓好笑地望着两人:“你俩谈恋爱我管着干什么,喜欢了好上就行了呗。我这没有精致员工之间恋爱这一条!不过我筹划先说前头,要过日子就好好过,别三天两头闹矛盾,凯瑟琳是个闷性子,你对人家好点。马修那边我替你们打招呼。”**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