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六十四章 找麻烦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陆家的男人,果然都不是普通角色。@??老年人朝着陆卓点点头,算是默认了他的这个条件。

    陆卓在大雪中下了车,他根本不相信对方答应自己的那些东西。如果有可能,小命自然是握在自己手上比较好。而且上位者的话永远都只能信一成,人家这句话的意思反过来理解就是如果到时候他难办了,自己小命就没了  。

    叹了口气,陆卓只能一个人晃晃悠悠地给苏宝儿呆了早餐回家。被人当枪使的感觉的确不好受,但是更难受的是那种无力反抗的感觉。鸟尽弓藏,兔死狗烹这种道理他比谁都清楚,但现在说回头,已经晚了。

    苏宝儿望着沉闷地陆卓,一副关心地样子问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啊?”

    陆卓摇摇头,喝了一口牛奶:“没什么,明天我就回上海了,晚上带你跟孝诗一起跟我爹吃个饭。”

    苏宝儿一愣,原本还大口吃着锅贴的她顿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觉着小嘴,好像有什么不满一样地问道:“这么快就要走了么?”

    陆卓点点头,他已经来了整整一个星期了。该做的事情也都做了,如果等到陆羽走马上任还不走,外人恐怕会以为自己跟陆羽之间有什么猫腻存在其中。在这样敏感地环境之下,做人小心一点没什么不好。

    “好吧,我晚上帮你收拾东西。”苏宝儿也知道陆卓的决定一向都是有充分的理由,而且现在的她的确没有办法过于强求什么:“你要记得上来看我跟孝诗。”

    陆卓笑眯眯地摸了一把苏宝儿的长发:“我就算忘了黄历也不会忘了你们啊,苯。”

    吃过了早餐,陆卓就到了陆羽在京城的新家。

    独门独院的别墅内,陆羽正一个人坐在客厅的茶具旁摆弄着一副围棋。黑白子起落之间陆羽神情专注,每一步落下他脸上的神色都无比专注,仿佛面前站着一个无形的强大对手。

    陆卓静悄悄地站到陆羽身旁,目光专注地望着台面上的棋局。他虽然不懂围棋这种世界上最难的棋类和桌面游戏,但是也能从陆羽紧张专注的表情中他现在不怎么轻松。能让陆羽面色沉凝的,恐怕世界上还没有几件。

    黑白子交错纠缠,如同龙虎相争。寸步不让的棋势就算是陆卓这个门外汉也感觉浑身上下一阵发紧。每一步都是关建中的关键,每一步之间又练习者周围整片局势地升息存亡。陆卓深吸一口气,额头上渐渐冒出了丝丝冷汗。这样的棋局还不是他这个等级能够看明白的,甚至要让她下好这一句棋路都没有可能。

    “坐吧,旁边有茶,自己倒!”陆羽手指捏着一只黑子轻轻落下,整个棋局上黑子的棋势顿时占据了绝对地上风。

    陆卓乖乖地做到一旁,眼睛却是死死盯住了面前地陆羽,他捧着茶杯,任由茶水升腾起的雾气弥漫了自己的眼睛。他仿佛看出来了,眼前的棋局就是如今自己所处的形势,或者说,是自己跟陆羽所处的形势!

    黑子代表严哲,白子代表自己。交错的棋局中不止是有双方的颤抖,更有其他势力的组合。先前落下的那枚黑子代表的是刚刚融入对方的魏家,它让整个微妙地平衡顿时倾斜,而现在,陆羽则是在寻找着能够制约魏家的一枚棋子和最佳的落子地点。

    以陆卓的能力,如今只能看到这里,再往深,他就要头痛欲裂了。虽然不明白陆羽下一步的棋子怎么走,但是陆卓却知道他的选择气势并不多。

    能够制魏家和严家联合起来的一共就只有几点,一是靠着上面的压力来挽回,但这是靠的外力影响,强压之下必有反弹,是为下策。而是靠自己,只要自己的势力再膨胀一些,就有足够的能力影响到当前的局势,但是这需要时间,而且对方也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坐大,是为中策。

    “哒!”

    陆羽白子落下,整个棋局的局势仿佛被瞬间盘活,白子顷刻间占尽先机城压倒性优势。左右首尾相连,一片强压之势顿时形成,根本不需要外力,也不需要自己的实力扩张。哪一颗仿佛凭空而来的棋子瞬间盘活了所有的局面,让整片白子如同腾龙入云一般高高在上。

    “是陈忆啊~”陆羽微微一笑,停下了自己的动作转头笑眯眯地望着陆卓。

    陆卓心头一跳,脸色顿时

    变得沉凝无比:“我不会让她冒一点风险!”

    抓起一颗黑子,陆卓毫不犹豫地堵死了先前陆羽才打开的局面,将之前的白子拿走。

    黑子中门大开,陆卓一子落错,满盘皆输!陆羽乘势追击,再一子落下,已是稳操胜券!他望着陆卓,笑眯眯地坐回椅子上抓过面前精致的紫砂壶对着嘴轻轻喝着:“我这不是在跟你商量么!”

    “你早就知道我的选择!”陆卓也不客气,直接一伸手掀翻了面前的整个棋局。

    陈忆长袖善舞,人脉宽广,又拿捏着魏如航的死穴。如果是她来钳制魏家,的确是独一无二的最好人选。但是这样一来,愤怒的严哲就会对她下手。而一旦陈忆有什么危险,陆卓就会跟现在一样,将整个棋局掀翻,让所有一切都变成泡影。

    “情种,白痴!”陆羽淡淡地看了陆卓一眼,好笑地说着。

    陆卓点点头,伸手抢过了陆羽手里的紫砂壶。也不管茶水滚烫,整个人对着茶壶嘴就是咕嘟嘟一大口:“你不是情种严哲早就死了,哪轮得到我?我正我话撂下了,别指望打陈忆主意。这点事情我替你收拾干净就行。”

    陆羽微微一笑:“你怎么替我收拾?”

    “造势!”陆卓琢磨了一阵,只想到这么个办法。

    陆羽点点头:“也只能这样了。你明天就走?”

    “已经跟那位见过面了,算是达成了协议。”陆卓点点头无奈地苦笑。一夜之间成了别人的苦力,这可不是什么好受的事情。

    “放心吧,好处会慢慢给你的。她们也知道你需要支持才能长起来,不过记住了,不要太过火,你之前做的那些事情太张扬了!”陆羽将茶具上烧开地水轻轻倒进一个茶壶,随后拿起轻轻摇晃。陆卓的张狂本性的是祖传的,这点就连他自己也没什么好说的。但是眼下这种局面,实在是不再适合陆卓再这么嚣张下去。

    陆卓耸耸肩,在他看来他做的一切事情都是应该的。无论是干掉亚历克斯还是干掉王琛都是必须要做的。否则的话谁都把自己当软柿子捏两下,那岂不是更加麻烦?

    “晚上吃饭我叫了思溪一起,不管怎么样,还是能过就过吧!”陆羽有些惆怅地望着陆卓,他其实跟陆卓一样,也只是想有一个安安稳稳的家,只是在陆卓看来,程思溪好像不是自家人。

    “我下午的火车,晚上不吃饭了!”陆卓放下陆羽的茶壶直接起身:“你自己保重!”

    望着散落一地的棋子,陆羽脸上不禁露出一丝苦笑。陆卓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最好的计划他是不会用的,他舍不得陈忆有半点危险。不过既然他有别的办法,那就由他去好了,反正上头那些人也不会轻易让陆卓完蛋的。

    走出陆羽的新房子,陆卓直接开着车将方孝诗和苏宝儿接出来吃了个午饭之后就做高铁回了上海。跟程思溪吃饭他还真没那个兴趣,哪怕是陆羽说出花来也没用。说难听点自己迟早是要干掉严哲父子两的,就算现在认了回来到时候还不是要翻脸。现在强硬点也省去了老大麻烦。

    高铁的速度比起飞机差不了多少,而且足够方便。陆卓哼哼唧唧地坐在舱房里,盘算着自己的那点如意算盘。沈河在山西的事情已经逐渐有了七色。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过年了,江苏的事情就暂时放一放,怎么着也得让人家过个肥年再说,自己也好趁着这个机会去看看远在天边的刘倩跟唐嫣。

    老毛子过圣诞不过纯洁,还有接近半个月的时间让自己计划。等过了年自己就没那么多时间跑来跑去了。

    电话响起,陆卓掏出手机一看,是虞梦打过来的。

    接通电话,还没等陆卓开口,虞梦在那头已经火急火燎地嚷开了:“陆卓,出大麻烦了。香港那边来人要你交出王琛!”

    陆卓浑身一震,立刻安慰道:“你先别急,来的是什么人,说了什么话你先告诉我。”

    “是韦氏兄弟的弟弟,他们说约你明天在松鹤楼见面,如果交不出王琛就要你看着办。”

    陆卓一愣:“在我的地盘上让我看着办?他们脑袋没坏吧?”

    沉着脸挂断电话,陆卓一声不响地坐在车子上运气,竟然敢weixie自家媳妇,还真是无法五天了。等自己回去不好好收拾那什么韦氏兄弟自己就不姓陆!**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