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六十二章 宣战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家里没人,陆卓自然要搂着苏宝儿叙旧。请记住我们的/】可怜的苏宝儿从昨晚上三点开始爬起来化妆,折腾到了早上八点才算是弄好自己。本以为回到家了能跟陆卓说说话再靠着他睡觉,结果却没想到陆羽又来跟陆卓掰扯一个多钟头。已经累得不行的她干脆倒在床上想谁一个回笼觉。结果没睡多久就被陆卓摇醒来一阵折腾。到了晚饭时间才哼哼着放过自己。

    陆卓现在对于苏宝儿浑身上下的敏感点是无比的熟悉,所以没两下就把几个月没见得到女魔头给折腾怕了  。抱着光溜溜地大美人一阵双糖,陆卓哼哼唧唧地问苏宝儿晚上想吃什么。

    苏宝儿躺在陆卓怀里,小手没命地捏着陆卓胸口。可是已经被折腾地没了力气的她现在哪里还能捏疼皮粗肉厚的陆卓,跟挑逗差不多的按摩让陆卓没一阵子又有了反应。

    “小鬼,又忍不住了?”陆卓嘿嘿一笑,轻轻一捏苏宝儿前胸,翻身就想把女魔头重新压在身下。

    苏宝儿浑身一个激灵,立刻推开了陆卓。这才两个月不到他整个人的力道就大了一倍,也不知道是他锻炼地发狠还是自己太想他了,总之前前后后一个多钟头他就没消停,反正自己是受不了了。

    小手死死抓住陆卓的耳朵,苏宝儿哼哼着问道:“你真不打算叫程思溪当妈啊?”

    陆卓表情一顿,苏宝儿跟他说什么都行,但就这点没得商量。自己平白无故当了九年孤儿也就罢了,结果到头来还从了自己的死对头。这就不是一般人能想得通的了。

    陆卓不会说什么程思溪在京城锦衣玉食却没想到自己的没骨气的话,他不需要那些。但是一个母亲念不念叨自家娃儿陆卓还是能看出来的。如果程思溪二十年了真的有很想自己的话在今天早上就不会是那种表情。既然人家这么多年都没关心过自己,那自己凭什么热脸贴人冷屁股上?又不是少她一个妈。

    摇摇头,陆卓果断又坚决地说道:“不认,如果到时候真的彻底跟严家开战,最多我不对付她就是了!”

    苏宝儿柠乐宁陆卓的耳朵,一副不忍心的样子:“可她毕竟是你妈啊?”

    “行了行了,不说这个,晚上带你出去吃饭,你去洗澡,我打电话给孝诗!”陆卓哼哼唧唧地把苏宝儿年下床,自己则是咬着烟头给方孝诗拨了过去。他知道苏宝儿是为自己好想替自己解开这个心结,但是谁身上没有点不漂亮的地方,就算一个标志的美人身上没一到伤口也难保不长两颗青春痘不是。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就算跟自己再亲近的苏宝儿也没办法了解自己当初知道程思溪就是自己老娘时的那种心情。

    约了方孝诗待会见面,陆卓咬着烟头手脚麻利地穿上了衣服。早就给那边的媳妇报了平安的他也不担心家里乱成什么样子。有唐曼和许逸云在应该没什么问题。

    等陆卓收拾好自己,苏宝儿也已经洗好澡换好衣服了。望着一副晃晃荡荡每个正形的陆卓苏宝儿不由得白了他一眼。这人什么都好,就是不做正事的时候没个正形,跟小孩子一样还要人家不停说他。

    从垃圾桶里翻出那张纸条,苏宝儿话也没说就直接从陆卓口袋里抢过了手机:“打不打过去呢是你的事情,但你要删了我输入的电话号码有你好果子吃!”

    无奈地看着一脸满意地苏宝儿,陆卓也知道今天这话是怎么着也说不清楚了。不过也无所谓,号码存了也就存了,自己不打就是。平白无故打电话给程思溪,这种事情是打死他都不会做的。

    搂着苏宝儿出了大门,又绕了一圈到东城区去把方孝诗给接了过来之后陆卓才带着两人到了全聚德。

    对于风味小吃这种东西陆卓还是挺喜欢的,每一个地方的特色菜都包含了其中的地理人文。看一个地方喜欢吃什么就能看出来当地的文化习惯。陆卓虽然不是装什么文化人的大头虾,但是他嘴馋,所以头一次带着媳妇在这边吃饭的首选还是烤鸭。

    三个人要了三只烤鸭和一桌子菜,陆卓一个人开了一瓶酒坐在桌子上也不急着吃,倒是不停地给方孝诗夹菜包鸭子肉。可怜的方孝诗一口东西还没吃下就发现自己面前的碗已经满了。幽怨地看了路执着一眼,她虽然知道陆卓这是关心自己,但怎么说自己都还是一个正常人家女孩子,就算怀了孕也吃不下这么多。

    “陆卓我你别给我弄了,我吃不下这么多的!”方孝诗细声细气地朝着陆卓坦白,一副住家小媳妇地模样,跟以前那大大咧咧的模样见证仪式天壤之别。

    “瞎说!怎么会吃不下,你看看人家,多能吃!”陆卓指着旁边一桌同样挺着肚子的孕妇让方孝诗看,手上的给方孝诗夹菜的动作却是一点也没停下。

    方孝诗望着对面那一个人吃掉两只烤鸭地大肚婆心里头都有点害怕。自己要是像她那么吃受不受得了先别说,光是整个人都得吃的变形。要是玩意等孩子生下来自己却成了丑八怪,到时候如果陆卓不要自己的话那岂不是亏大发了?

    苏宝儿望着方孝诗细嚼慢咽地样子也有些担心,她虽然身体素质还不错,但是上次陪她去检查一声却说他偏瘦了。这回趁着陆卓来了正好让她补补身子多长些肉:“放心,没事的,照这吃就行。你现在带着宝宝,要多吃!”

    陆卓在一旁玩了命地点头:“对,宝儿说得没错,多吃点!等你生了娃我就带着咱一家人出去旅行去,你想去哪随便说!”

    方孝诗一愣:“真的?”

    “那是自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陆卓拍着熊哭打包票。

    “那好吧,我尽量吃。不过这么多东西我实在是吃不完,要不宝儿姐帮着我吃一点?”方孝诗转过头望着苏宝儿,眼睛里

    尽是期望。

    苏宝儿看着方孝诗面前几个大腕里满满当当地一堆东西一时间也有点被吓着了,艰难地吞了口唾沫,苏宝儿立刻拒绝:“还是让陆卓替你吃吧!”

    方孝诗转头哀怨地望着陆卓,本来就胜者一张可爱脸蛋的她在装可怜的时候更加无人能挡。无奈地陆卓最后只能以家长的身份命令苏宝儿一起加入战斗。

    三人围着一张小桌子,吃的津津有味。这就是陆卓想要的生活,每天做事挣钱,下班了带着媳妇转转逛逛一起吃饭,或者一起到菜市场买菜回家一起做饭。这本身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但是家里的媳妇一多,就成了了不起的大事了。

    饭吃到一半,陆卓突然停了下来。伸手叫服务员办了张椅子,随后拿起纸巾轻轻擦着嘴,静静地望着前面朝他走来对魏如航。

    从对方的眼神就能看出来他是来找自己的,自己当初还什么都不是的时候他也除了不少力帮自己。早上虽然没有在宴会厅跟他打招呼,但是也见到了他和他的家人在一旁注视着事情的发展。

    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来得好,更何况魏如航根本没有跟自己对着干的理由,所以就算被人打扰了家庭聚餐,他还是笑脸迎人。

    魏如航慢慢走到陆卓身前,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陆卓,我想跟你单独聊聊。”

    陆卓一愣,他看出了魏如航脸上地表情有些不太自然。点点头,他站起身来朝着身旁两个媳妇嘱咐了一阵之后转身跟着魏如航离开。

    包厢里,陆卓安静地望着脸色通红地魏如航。他什么也没叫,就点了两瓶茅台酒,这才短短五分钟过去他已经喝下了半瓶,如果这样还看不出他的反常,那自己也趁早投胎算了。

    以往的魏如航平静温和,如同一潭湖水一样平静又深邃。而他现在看上去就像一个失意的金融业人员,就差跳楼来躲债了。

    陆卓心里头琢磨着到底是什么事情能够把风度翩翩家世显赫地易如航逼到现在这个地步。这世界上能够让人这么失意的东西无非两样,利跟情。街头杀人放火闹出命案的,那种哭着跳楼死去活来的绝大部分为的就是这两样。因为一时之气闹得天翻地覆这种事情已经没人再做了。但要说魏如航是为了这两样的话陆卓又觉得有些不靠谱。权力,财富,身份地位这些东西他一样都不缺,犯不着为了利这个字头疼。至于情的话,有了前面那些东西的魏如航想要找个中意的女人还不是易如反掌?所以这一点也不靠谱。

    想了半天,陆卓是怎么都想不到魏如航到底是为了什么专门来找自己还喝成这样。有些担心地用手按住了魏如航的就被不让他再喝,沉声道:“不能再喝了,再喝你就醉了。”

    “我知道,但我就想烂醉一场,在我的情敌面前。”魏如航抬起通红地眼睛望着陆卓,舌头有些打结地说道。他将杯子抽出陆卓的手掌,又给自己倒上了满满一杯随后一口喝光。

    今天早上,他就在中华楼的宴会厅里看着陆卓是如何的意气风发如何的嚣张跋扈。强闯严天浩的订婚典礼抢下苏宝儿,提着二十年前就成名的鬼哭刀差点干掉严天浩。所有的人都望着他,陆家回归的事实在他胜利的那一刻就已经确定。只是他心中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对得到了这么强的一个助力而感到高兴,相反,他还很沮丧。

    陆卓听了魏如航的话之后心中瞬间明白了一切,他是为陈忆来的!

    一年前,自己最失意的时候是陈忆跟他演戏到上海刺激自己。那一夜他拥有了唐曼,也让他正式地开始了全新的人生。只是他没想到,短短一年时间,两人的身份就已经完全调换。陈忆还是成了自己的禁裔,而假戏当真的魏如航则是彻底陷入了痛苦当中。

    同样被陈忆“教训”过的陆卓自然知道那种感觉有多难受。而能不能走出来也全凭个人自己的意志力。他帮不到魏如航什么,只希望他不要再继续消沉下去。

    “陈忆我是不会放手的,至于其他的,我只能希望你早日开始找到其他人!”陆卓伸手拧开了自己面前的茅台酒瓶,仰头直接闷掉一半。

    一个长长地酒嗝打出来,陆卓同样迷离着眼神望着魏如航:“你知道,我那时候也恨不得将自己撕碎了来消除心中的这种苦闷。这种毒无药可解,只有靠运气和时间挨过去。”

    魏如航点点头:“哈哈哈,就是这个道理。我现在就是你当初的那种感觉,她一走,我的世界像是整个被摧毁一样变成一堆飞灰。只不过你运气逼我好得多了,起码在伤心之后还能开心,而我却是被反转过来。”

    陆卓没有解释什么,只是直接拿起的瓶子碰了一下魏如航的杯子,随即又仰头灌下了一大口。陈忆锁死人心的本事是谁也比不上的,她可以让一个男人为他自杀一百次都不后悔,只是自己运气的确不错,最终还是赢得了她的心。

    “你知道么,陈忆说你是第一个感动她的男人。我以前不知道,但是后来明白了。你不是幸运,而是命中注定!”魏如航一口闷掉一杯之后又接着说道:“你那是什么都没有,就一颗心。简单直接,让人能够轻易感受。我还有魏家,还有一大堆事情,所以我注定无法对她一心一意,也注定了我无法得到她。一切都是注定好的!”

    陆卓还是没有说话,魏如航说的的确没错,但是自己也不是平白无故捡到陈忆这么个宝贝的,也没办法说出同情他之类的话。

    一瓶酒喝完,魏如航脸上已经整个通红一片。抬起头,他紧紧顶住陆卓,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陆卓,我很佩服你。你做到的事情都是我做不到的。但是,魏家还是要跟严家联合。你准备一下吧,因为我要对付你了!”**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