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六十一章 探望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家族的诞生是极其长久的一个过程,一个人要从无到有,从有到丰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除了长时间的积累之外,最重要的还是其中自我精华的沉淀。陆卓是个暴发户,这点他自己都承认。他没有过多的理想,更加没有什么特别崇高的追求。他只是想捞一个三餐温饱,赚一个阖家幸福就够了。闹到现在这个地步,是他不想的,更是他没想到的。

    陆羽还是平安回来了,上头那位亲自出面调和他跟严哲之间的矛盾将事情强压下去  。陆羽被直接安排到了京城市委书记的高位,陆家也正式重新回到了京城。而严哲也被勒令暂停对陆家的一切行动。

    望着自己面前端坐的陆羽,陆卓怎么坐怎么决不舒服。自己刚刚搂着苏宝儿回她家准备滚床单自家老爷子就来敲门了,而且一说就是大半个钟头,这让早就已经把自己收拾好的苏宝儿是敢怒不敢言。

    陆羽一早就知道今天会是这样的结果,跟那位的谈话也没有什么困难的,事实上他跟严哲只不过是听着对方说而已。只是一下空降到这么敏感的位子上让陆羽都不知道。他已经二十年没有在这个圈子里,现在一下回来就直接上任京城,这个信号是好事,也是坏事。

    对陆卓来说,自家老爹做到了这个位子最大的好处就是自己能够时常到京城来看望方孝诗而不用担心自己的小命随时交代在这里。而坏的方面就是,老头子既是被人家看重,也是被人当成了制约自己的人质。

    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的老本不再这边,所谓天高皇帝远,要是在外面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再想反应过来的时候可能已经晚了。陆羽人家眼皮子底下,只要自己有一点让别人不高兴他就有麻烦。作为仅剩的跟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人,陆卓现在考虑的是怎么要在不让别人对自己有意见的情况下迅速发展。

    “你这几天老实呆在这边,早上那位很可能过几天就会找你谈话。”陆羽坐在沙发上,手指轻轻敲打着着沙发扶手。两个月的游说还是有点作用的。那位为了息事宁人给了自己一个不错的位子。虽然有看着自己的嫌疑,但是怎么说第一步是完成了。

    陆卓撇撇嘴,望着自家老爹脸上尽是苦闷。那么大的大人物自己这辈子都没想过跟人家谈话,这要是一个闹不好失礼于人分分钟被枪毙的情况都有:“能不见么?我怕死!”

    “陆家没有这二十年的空白你就啊算想不见谁都无所谓,只是现在嘛,乖乖给人家装怂吧。”陆羽冷冷一晒,完全没有吧陆卓的苦闷放在心上。这小子虽然有时候聪明,但有时候问出的问题还是跟白痴一样不靠谱。

    陆卓叹了口气,整个人顿时一阵无奈。看来这一次自己是怎么都逃不了了。

    敲门声响起,父子两同事一愣。陆卓浑身一震,立刻转头看了一眼房间。在这个时候来敲门的决不可能是来找自己的。要么是耀武扬威两兄弟,要么就是来找陆羽的。

    陆羽摇摇头,他来这边也没有通知任何人。只是在谈话完毕之后就带着雷易过来了,现在来敲门的,应该就只剩下耀武扬威两兄弟了。

    陆卓起身在门上看了一眼,结果立刻浑身僵硬。转过头望着陆羽无奈地说道:“你哪位魂牵梦萦的。”

    打开大门,程思溪穿着一条黑色的连衣裙愣愣地站在门口,一见到陆卓梁上燕的表情顿时就是老大一阵不高兴。

    “严太太是来找我父亲的吧,请进。”陆卓虽然有礼貌,但是语气里却没有半点感情,看着程思溪的时候就像是在看陌生人一样。

    “我是来找你的!”

    “嗯?”

    程思溪一句话让准备回房间看看苏宝儿有没有睡着的陆卓一愣,不明白地转过头望着她。来找自己?这怎么回事?难不成是因为早上自己跟严哲的冲突或者是干脆来找自己算差点干掉严天浩的帐?陆卓有些不明白。他绝不会认为二十年都没有来找过自己的程思溪来的目的是为了自己。在某些程度上,他还是很谦虚和很有自知之明的。

    陆羽望着程思溪的模样心中顿时明白了程思溪的来意。她不是为了严哲或者严天浩,而是实实在在为了陆卓来的,只不过来意吗,恐怕还是纠结于陆卓对她的态度。

    程思溪是个简单的女人,如同陆羽说的,她就像是一层透明的塑料纸,在谁身边自然就

    是谁的颜色。她很容易专注,也很容易忘记。对陆卓,她的确没有尽到责任,但她还是知道自己有这么个儿子。今天早上,陆卓带着大队人马到她家门口,说是邀请,实际上却是跟劫持没什么两样。而且整个过程中陆卓没有表现出对她一点的亲近,这让程思溪觉得陆卓很不靠谱。

    做到椅子上,程思溪两眼直勾勾地望着陆卓,那双跟自己几乎一摸一样地眼睛让程思溪可以确定眼前这个就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但是她早上的态度又实在说明了陆卓心里头根本不愿意搭理自己。

    “陆卓,你认识我么?”城市型心中还抱着一丝希望,虽然早上陆卓的反应已经很明确,但是对于程思溪来说她更愿意相信陆卓那冷淡的样子是模棱两可。

    陆卓点点头:“知道,而且很清楚。”

    “那你知不知道你的身世?”程思溪期盼地望着陆卓,希望他给出一个让自己高兴的答案。

    陆卓有些不耐烦地看了程思溪一眼,对于陌生人,他并没有太多的耐心:“严太太,如果你只是来查我的虎口,我想以你的身份应该不难做到。我能回答的你的也不多。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请回吧。”

    程思溪一愣,呆呆地望着陆卓,她没想到陆卓竟然是这样的回答。

    陆羽有些为难地看了陆卓一眼,这个儿子的脾气可不像自己能够看得那么开。对于程思溪也没有自己那么了解。而且他的身份和过往的经历注定他不会原谅程思溪的所做所为。

    周固和李霞两人给了陆卓一个非常好的成长环境,苏宝儿给了他旁人无法想象的生存动力,陆羽给了他一切成长到击出。而作为母亲的程思溪,除了给他生命之外没有让给他任何其他的东西。

    这样的情况要让陆卓说自己怀恨在心或者有些过火,但他对程思溪没好感却是实实在在的。望着程思溪有些沮丧地模样他没有半点反应。如果程思溪是要要赡养费的他可以毫不犹豫地钱一张支票让她走人。但如果是来让自己改称呼的话那明显不可能。

    陆羽想做和事佬,但却没有更好的话能够让陆卓的心情好起来。叹息了一声,陆羽也只能坐在沙发上随机应变。

    程思溪听完陆卓的话之后整个人脸色猛然一变,呆呆望着陆卓,像是不敢相信一样:“你知道我是你妈妈?”

    陆卓点点头:“如果你指的是生物学上的称谓,这点我明白!”

    “那你”

    “严太太,我想你误会了一点。我不是那种会强求别人的人,也不希望被别人强求。所以,你明白?”陆卓撇撇嘴,已经想要送客的他根本不会去想程思溪说的那些问题。

    程思溪叹了口气,呆呆地望着陆卓:“我只是想看看你过得好不好,还有,你为什么不肯认我。”

    陆卓有些好笑,搞了半天自己到成了犯罪者。他还真不知道人可以单纯到这个地步,从程思溪话里的语气听起来一切就像是自己一手造成:“严太太,如你所见,我现在过得还不错。至于为什么不肯认你,你以为我九年的孤儿院生活是怎么来的?”

    一句话堵死了程思溪所有的反问。陆卓本来不想跟任何人抱怨自己从前的经历,但是到现在,如果他不说的话很可能会被程思溪继续纠缠下去。这可不是他想要的。

    叹了口气,程思溪也明白了心里的各大到底是什么。二十年来没有对他有丝毫过问的确是自己不对,她也没有什么话好说的。只不过她心里头还是想认下陆卓这个亲生儿子,毕竟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也是她的骨肉。

    “我明白了,对你的伤害我会慢慢弥补,我只是希望你有空的时候可以打电话出来跟我聊聊天。这是我的号码。”程思溪将一张纸条轻轻放到了陆卓面前,随后叹着气离开了屋子。

    陆羽望着程思溪有点单薄地背影走出门口,幽幽一叹:“你不应该这么刺激她的,她很脆弱。”

    陆卓撇撇嘴:“我还得给他倒茶么?他如果却赡养费我会给的!”

    随手抓起面前地纸条,陆卓侃爷没看一眼就直接揉成团扔进了垃圾筐里。他才不会闲着没事去找程思溪聊天呢,有那点功夫去看看方孝诗都是好的。

    陆羽摇摇头,撑着身子站了起来:“算了,个人有个人的想法,我先走了,记住,这几天别太闹腾!”**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