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五十九章 大人物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长发漆黑如墨,发梢微卷,显然经过了至少四个小时地精心打理和休整,飘散间闪动着令人心动不已地光泽。书友上传〗苏宝儿扔下帽子,让原本就美艳动人得到脸蛋更加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众人面前。

    如同蜕变一样,当长及脚底的军绿色大棉袄脱掉的时候苏宝儿整个人已经换上了一套纯白地真丝礼服,修身的鱼尾裙礼服将她玲珑傲人的身段衬托得更加淋漓尽致,陆卓送的水晶鞋穿在脚上,让苏宝儿仿佛从童话故事中走出  。

    周围的人目瞪口呆,死死地望着瞬间从灰姑娘变成白天鹅的苏宝儿,一阵阵赞叹不由自主地从所有人嘴里发出。就连方孝诗也忍不住羡慕:“哇,宝儿姐好漂亮。”

    陆卓撇撇嘴,伸手接过苏宝儿弹出的娇嫩柔荑,将她轻轻拉到自己面前。

    苏宝儿安静地望着陆卓,就当周围的一切不存在一样。严天浩的整张脸都绿了,打死他都没想到苏宝儿厚实地军大衣之下竟然还穿着这样漂亮的礼服。只是,苏宝儿的这副打扮明显不是为自己准备的。

    “儿媳妇果然漂亮!”陆羽轻轻拍手,清脆地掌声孤单单地在宴会厅里回荡。

    没有人敢跟着陆羽鼓掌,严哲的一张脸几乎已经要滴出水来,阴沉地表情让他看上去仿佛要将陆卓生吞活剥一样:“小五,出手!”

    一声低沉地命令,穿着管家服地小五身影一闪已经整个到了陆卓面前,手中的黑色匕首制住陆卓前胸:“放开苏小姐!”

    陆卓微微一笑,直到现在才来阻止自己已经太晚了。已经失去过一次的他是绝对不会再放手的。更何况一旁的陆羽还看着呢,他身旁的雷易可不是普通人能够对付的。

    “雷易!”

    “叮!”

    陆羽话音刚落,小五手上地匕首就已经被狠狠割开。没有人看清雷易手上有什么动作,只感觉先前还在陆羽身后的他在陆羽开口的瞬间已经占到了小五面前。他手中同样握着两柄黑色的军用匕首,只是弥补倒刺和血槽地匕首比起小五手上的那两把更加狰狞。

    周围的人都冰柱了呼吸,耀武扬威两兄弟眉头一挑,两人手上地匕首可不是任何人都能拥有的,那必须要经过重重的筛选和严格的训练之后进入那一支名叫“逆光”的不对才能够拥有。小五和雷易手上的,分别是如今和二十年前逆光部队的专用匕首。只不过小吴手中的战术匕首可以用来适应多种环境,而雷易手中的“无仁”则是专门用来杀人的凶器。

    “无仁匕首,好久都没有见过了。我记得我曾经也有一把,二十年了,没想到还有人用它!”苏正北望着雷易手中的那柄二十公分的匕首不禁发出一阵赞叹。那匕首身上的四道血槽和其中无数不过毫米大笑地锋利倒刺猪头让任何人在被伤到一次之后流血不止,而其中加入的金属铬则是能够让对手的伤口加速溃烂。

    方孝诗在一旁紧张地盯着陆卓,想要冲上去护着他,却被方严牧死死按在椅子上不能动弹。

    “如果你不想陆卓死的话,就给我老实点别动弹!”方严牧狠狠地警告自己妹妹。现在的情况已经超出任何旁人插手的范围,哪怕方孝诗怀着陆卓的孩子也不能够参与进去。如果现在的平衡被打破的话,严哲会毫不犹豫地下令门口整装待发的警卫员开枪将她击杀。现在两方在搏斗的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实力,还有对时局地抓紧。

    在场这么多人,虽然都是严家和苏家的朋友,但也有一部分人心中还是向着陆家的。当年的陆家枝繁叶茂,在京城的势力也根深蒂固。受过陆家好处的人不在少数,头脑发热想要让陆家重新站立起来的也绝不再少数。如果这时候方家正式占到陆卓哪一边,陆卓好容易才在严哲心中营造出来的平衡就会彻底崩塌。到时候,觉得陆卓的weixie有些过于变大的严哲将会毫不犹豫。

    严哲望着场中对峙的雷易和小五,心中也不禁也在飞快思考。他现在的心情很微妙,想要成绩干掉陆羽和陆卓两人却又担心落人话柄。如果传出去自己以权力压人,又是感到两个身份这么敏感的人物,他的位子很可能会慢慢下滑。而且陆卓现在还远没有到能够让自己正视地地步,这一点是至关重要的。

    有两个钱的陆卓手上没有一点权力,陆羽也只不过是认识几个大人物的山野村夫。为了这样的组合冒着让上面那位不高兴的风险,实在有些划不来。倒不如让陆卓继续闹下去,等他闹得无法收拾了,不用自己出手,自然有人对韩剧他们斧子。

    严哲不知道,在来的时候陆卓就已经盘算好了严哲的心理。身份越高的人越是担心自己的地位有所动摇。这是严哲唯一的弱点,也是自己唯一可以利用来保护自己的地方。就像一头猪,如果够肥的话绝对逃不了被屠宰的命运。但如果是一只没有什么危害的花猫,那就不是人人会动手的。尤其是严哲这样支持身份的家伙,如果他出手对付自己,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被人传来传去他的名声也就臭了。

    陆羽小心地喝着茶,心中对陆卓的作为不禁赞叹。短短几个月不见,陆卓竟然成长了这么多,就算自己年轻的时候也没有他这么大的胆子。

    “天浩,有人要带走你的未婚妻,你还要看着么?”

    严哲没有办法了,现在最适合出手的人只有严天浩。如果他不能留下苏宝儿,今天陆卓把人带走的事情将会成为定局。

    苏家不站出来说话,方家的态度有这么暧昧,两支京城里实力最雄厚的家族若有若为地站在陆卓这边,其他中立的看客自然会越来越多。作为严家的主人,自己不能轻举妄动。既然陆卓想要把事情变成小孩子的争风吃醋,那就碎了他的意思吧。

    严天浩一愣,转过头深深地看了自己父亲一眼,随后慢慢走到了陆

    卓身前。他从小就被当成严哲的接班人培养,所要学的也比平常人要多出数倍。只是严哲的光芒将他彻底掩盖,让所有人都以为他只是一个不学无术游手好闲世家子弟。只有少数人知道,他真正的本事绝不只是调教女人而已。

    陆卓点点头,松开苏宝儿的手。这才是他想要,兄弟俩刀兵相见,这样的剧情如果成为别人茶余饭后闲聊的话题绝对够噱头。而且他也绝不介意自己就是其中的主角。

    转身接过南军手里的黑色皮箱,陆卓轻轻打开箱子,取出了里面安静摆放地鬼哭刀。

    “呼~鬼哭!”

    有人倒吸一口凉气,一眼就认出了当年汪索的手中凶器。两柄黑色短刀在陆卓手中随意地挽起了几个刀花,刺耳地呼啸声立刻传入场中。

    就像恶鬼凄厉的哭喊,配上陆卓脸上似笑非笑地轻松表情,让他整个人的气势凭空再上一层。汪索的这一对短刀已经不知道给京城的这些权贵造成了多大的阴影,现在在自己手中再度出现,所有人都将惊疑不定地目光望向了自己的手腕。

    “终于拿到了么?看来老汪对你很放心啊!”陆羽轻轻笑着,用茶盏挡住自己的嘴唇喃喃自语。从他认识汪索开始鬼哭刀就常伴网所左右,可以说从不离身。如今这两柄沾满鲜血地杀气出现在陆卓手里不但代表汪索时代的终结,也代表新的陆卓将会在京城里带起新的巨浪。

    严天浩听着陆卓手中短刀发出的浓烈呼啸,整个人后背一阵发麻。他本能地感觉到陆卓的短刀上有一股浓烈地血腥味,就如同严哲身上的威压一样,是通过常年的积累凝成。那两柄短刀上少说也有上百条人命,看那轻松割开空气地锋利程度,要想割断自己的喉咙绝对无比轻松。

    “少爷,只管防守就好,切忌进攻!”

    小五将匕首交到严天浩手上,整个人脸色一片沉凝。他知道鬼哭刀的威力,也知道陆卓既然能拿到两柄短刀一定也经历过无数生死。只是鬼哭刀的最致命的缺陷就是它的刀身重量。二十五斤的单把重量已经接近端到重量的极限,两把加起来五十斤的重量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轻易挥动,看陆卓身材消瘦,手臂上地爆发力最多吃撑他强攻十分钟,只要严天浩抵挡住这一段时间就有足够地能力反击。

    严天浩接过匕首,面色沉凝地望着面前地陆卓。周围的人慢慢推开,留下一个方圆五米地空间给两人单独站在中心。

    鬼哭刀起,遥指前方严天浩。陆卓为了今天付出的常人永远不知道。他从一个无名小卒到成为掌控一方地大人物,他从刀山火海中走出,他身中毒瘾又强行戒掉。短短一年多的时间,他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原本的他不过是一个街头混混,但是为了保存自己,他却不得不提刀杀人。被痛苦折磨的一个班月中让他完全改变,现在拿起鬼哭刀,已经表示了他下手决不留情。

    “严叔父,刀兵相见很难做到点到即止,死伤在所难免。出了事情,该怎么处理?”

    陆卓转过头,脸上带着残酷地笑容。

    严哲微微一笑:“鬼哭刀既然在你手上,你尽管用就好了。至于天浩,他还没那么容易受伤。”严哲脸上没有丝毫的担心,这里是他的主场,就算有什么意外死的也智慧是陆卓。

    陆卓点点头:“有您这句话,就够了!”

    道光抱起,黑色的鬼哭刀猛地发出一阵凄厉万分厉啸,锋利地刀刃瞬间划破空气卷向严天浩地脖颈。陆卓脸上地表情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兴奋至极的模样。黑色的刀身仿佛卷起了一团浓浓黑雾,浓烈到死气顿时将严天浩全身包裹。

    “好快!”

    严天浩大惊失色,整个人飞快向后倒退两步,手中匕首扬起格挡在身前,顿时将陆卓的短刀招架。

    “当!”

    一声巨响,严天浩整个倒退三步。整个人脸色狂变,他没有想到比起上次看上去已经消瘦了一大圈的陆卓竟然能爆发出这样强横的力量。单凭一条手臂的爆发力就能硬生生地震开自己手里的匕首和自己全部的体重。

    陆卓狰狞一笑,右手的鬼哭刀接踵而至,脚下飞快游动,身如鬼魅一般瞬间到了严天浩身侧。凄厉地啸声顿时再度出现在严天浩耳边,如同索命地修罗一样卷向对方。

    “该死!”严天浩心中低吼一声,两臂举起,手中匕首同事出现在自己身前想要格挡陆卓的攻击。

    严天浩手臂刚刚举起,原本在他右侧方的陆卓瞬间消失不见,整个人如同幽灵一般瞬间出现在严天浩身后。手里的鬼哭刀反手安静地架在严天浩肩头。

    “我赢了!”

    两人背对背站着,陆卓安静地说道。

    严天浩面如死灰,他没想到自己被花千秋十几年的调教竟然会被陆卓这样轻易地击倒。以陆卓的伸手想要杀死自己的话简直太轻松了。而他这样做并不是想放过自己。恰恰相反,他要告诉所有人,只要他想,随时都可以拿走自己的性命。

    陆卓只不过是按照汪索交给的步法游走了两步就轻松骗到了严天浩,心中同样得以无比。他知道自己回应,但是赢得这么轻松总是让人逾越的。轻轻将鬼哭刀放进盒子里,陆卓拉着苏宝儿的手轻声笑道:“我们走吧!”

    “谁说你可以走的!”门口突然响起了一个浑厚的声音。一个身穿黑色西装面容冷漠的中年男子慢慢走了进来。他眼睛死死盯着陆卓,一点也没有客气的意思。

    “完了,这下惹到大人物了!”陆卓望着天天在新闻联播出现的这位不速之客,整个人顿时差点跌坐在地上。就连身后的陆羽也是脸色狂变。

    “陆家人,还真是什么都敢做了!”来人望着陆卓,有看了看陆羽,随即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