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白五十七章 强取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苏老爷子呆呆望着面前的不速之客,半天说不出一句话。苏宝儿紧紧握着拳头,浑身上下轻轻颤抖,陆羽的到来像是一颗定心丸,有更像一针兴奋剂,她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见到破门而入的陆卓,更加迫不及待地想要在所有人面前宣布陆卓才是自己的新郎。

    “小羽啊,好久不见。”

    苏老爷子点点头,像是在跟陆羽叙旧一样轻轻微笑  。今天的事情既然陆羽都已经公考路面,那绝对是无法善了了。在场的十有七八都认识陆羽这个曾经的花花大少,也都知道正是那时候的一场混战让数个在京城里举足轻重地家族轰然倒塌之后才有今天的严哲。如今两人重新见面,会是怎么样的发展谁也不知道。

    “老哥,这货谁啊?怎么感觉好像所有人都给他面子?”苏杨威用胳膊肘捅了捅苏耀武腰间小声的问道。

    苏耀武皱起眉头摆了摆脑袋。那场大战的时候他还在玩泥巴,就算知道点什么也绝对不是很清楚。两兄弟望着苏宝儿有些反常地样子不禁同时一愣,心照不宣地对视一眼,纷纷打算待会一定要拉着自家妹子问个清楚。

    “宝儿,两个月不见,清减了。”陆羽大咧咧地走到了一张空桌上坐下,雷易面无表情地站在他身后,周围三米之内一个人也没有,仿佛陆羽身上有什么传染病一样。

    严哲皱了皱眉头,他算到了陆羽会来给自己添麻烦,也没想过自己外面的人能够拦住他和雷易。但是在场嘉宾的反应就让严哲有些看不明白了,二十年前的混乱让陆家一夜之间崩溃,按道理说陆羽现在就算是在马路上碰见熟人也不会有人问津。怎么到了今天这个时候却还能跟从前一样泰然自若没有人出来对他指责?

    “小哲,你这是不打算跟我打招呼么?”陆羽随手抓起面前的茶盏放在唇边轻轻抿了一口,凭着一个人的力量让整个宽阔的宴会厅内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在等待这两人之间的冲突,本以为一切都已经在二十年前结束却没想到今天又再一次见到两人的碰面。在一切已经明朗的情况下,已经毫无力量可言的陆羽又凭什么跟风华正茂的严哲对抗。大家都在等待,陆家的人善于创造奇迹,特别是陆羽这个在从前几乎无所不能的男人。

    严哲脸色一变,阴晴不定地望着陆羽。在所有人面前叫出他从前对自己的称呼,显然是没有打算给自己留面子。还好自己有先见之明让程思溪陪着严天浩待会再赶过来。否则的话再加上程思溪一个,那就真的是让人看笑话了。

    “陆大哥,你终于来了。来,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严哲起身走到陆羽面前,随手抓起桌子上已经摆好的茶盏举到陆羽面前,神态像极了久别重逢的老友。

    陆羽点点头,脸上带着笑容。可是手上却是直接放下了手里的茶杯:“我喝过了。”

    “砰!”

    陆羽地茶盏骤然从手中脱落在地上摔成粉碎。上等的参茶浸湿了地上昂贵的地毯。他望着周围接近三百桌的宾客,目光灼灼地望着陆羽:“不好意思,手松了!”

    两人地目光在空气中碰撞。一个坐在椅子上,一个站在对方身前。但是两人浑身上下的气势却没有丝毫差距。陆羽就坐在哪里,轻轻地望着严哲。身后的雷易面无表情,两人的样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巨大的宴会厅里落针可闻。

    “严哲啊,你们家天浩是怎么回事,还没到?是不是该催催了?”

    方家老爷子脸上带着古怪地笑容望着严哲,开口打破了应有的平静。

    这样对峙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严哲和陆羽都不是今天的主角。心知肚明的两人只是要在众人面前装装样子,双方都想看看如果自己跟对方杠上谁会站在自己这一边,但是如果对持的时间长了就必须要真的出手。这是两人都不愿意看见的。现在方老爷子给了个台阶,两人都正好顺着下。

    老爷子说完,转头深深看了一旁的方孝诗一眼。他这一句话,就算是把方家都搭上了。这样半是责怪办事指责的话已经跟在场所有人都表明了立场,方家,是站在陆羽这一边得到。

    方孝诗虽然没明白自家老爷子是什么意思,但也知道是他是在给陆羽结尾。感激地看了爷爷一眼,方孝诗更加不敢抬起头来看周围的人了。她是在场的人之中唯一一个听着大肚子的女人,而且作为方家的底细孙女竟然还是

    未婚先孕,这让自己父母跟兄长在所有人面前都抬不起头来。

    严哲转身回到位子上,不再说话。而方老爷子也适时地没有在对严天浩的事情继续追问下去。宴会厅里的气氛顿时压抑下来,原本还喧闹无比地场合一下子变得如同荒郊野外一样寂静。

    严天浩坐在家里的沙发上,心情激动地握紧了双拳。今天就是他跟陆卓在所有人面前正面交锋的日子,一大清早的他也弄明白严哲为什么让自己晚去一个小时。

    苏家这一次摆明了是那苏宝儿当诱饵下个套让严家望里面跳,但是但是就算明知道是陷阱,在面对苏宝儿这样诱饵的时候严家还是没有半点抵抗能力。让自己晚去,除了是要消磨苏家的耐心之外,还是要让苏家的计划一点点暴露出来。

    看看手表,已经到了预定的时间。严天浩站起身来敲响了自己母亲的房间:“妈,时间到了,我们该出发了!”

    “好嘞,你等等,我马上就出来!”

    程思溪在回答完毕之后房间里顿时响起了一阵手忙脚乱地身影,几分钟过后,好容易才找到自己耳环的程思溪才飞快地打开门走出房间。

    严天浩有些无奈地看着自己母亲,她这种丢三落四的毛病已经不知道有了多少年了。就连自家老爹都管教不了。叹了口气,跟在程思溪屁股后头默默出了自家大门。

    坐着电梯直接到了底下停车场,电梯门一打开,严天浩就猛地浑身一震。

    原本严哲留下的十个特种部队精英无畏已经消失不见,就连自己的司机也没有了总赢。出现在电梯门口的,是黑压压一片穿着清一色黑色西装身材表情都一般无二的高大壮汉。她们一个个腰间姑姑,明显是带着家伙,而电梯门口,一辆已经打开了车门的迈巴赫正静悄悄地停在那里。

    陆卓两腿上摆放着一个狭长地黑色盒子,听到电梯门打开地声音笑眯眯地转过头:“进来吧,我还指望着你们带我进去呢!”

    严天浩脸上死灰一片,整个人呆呆地望着坐在车内的陆卓。严哲千算万算,却没想到陆卓竟然有这样的胆子竟然感到自己家里来劫持。现在留下的保镖和手下全都被他干掉,他又带着这么多手下。现在就算是他想要带着程思溪回到楼上通知严哲恐怕陆卓也不会给他这么好的机会了。

    程思溪望着车里那张跟陆羽有着七八分相像的脸蛋脸上立刻一喜:“你是陆卓?”

    陆卓点点头,脸上地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彬彬有礼地朝着程思溪点头道:“严太太,你好!”

    “严太太?我是你妈!”程思溪还没有明白陆卓脸上平静地表情是什么意思,只是依旧固执地纠结于陆卓对自己称呼的问题。

    陆卓望着眼前这个看上去只比许逸云大了几岁的女人和她身边的严天浩心里头又是一阵汹涌地戾气冒出。他没想过自己会是在这种情况下第一次见到自己的亲生母亲,手足无措的他只能强行压抑住自己内心的愤怒用平静的模样来掩盖他此刻的不满。

    自知今天已经是跑不掉的严天浩拉着程思溪的手臂无奈到:“妈,先上去再说吧。”

    宴会厅内,所有被邀请的宾客都到齐了。陆羽和雷易两个人霸占了一张桌子,将原本属于这一桌的人直接撵到了角落。轻轻拼着茶盏里的热茶,陆羽一副不急不躁地模样。如果陆卓连门都进不来的话,那今天的事情也没有必要再继续下去了。

    严哲皱了皱眉头,按照时间来计算,严天浩已经比预定的时间晚了十分钟。以他如此精密的安排,就算沿途的守卫被苏耀武临时换掉也不应该会出现任何问题。

    手下的小五带来一个盒子,里面是一间雪白的真丝礼服和一双闪亮地高跟鞋以及一套首饰。恭恭敬敬地递到苏宝儿面前,说道:‘苏小姐,这是您要的东西。”

    苏宝儿摇摇头:“我不穿,这样挺好!”

    小舞为难地看了严哲一眼,随后又硬着头皮将自己手里的东西递到了苏宝儿面前:“苏小姐,请您到后面的休息室换上,仪式就要开始了。”

    “是谁在强迫我媳妇穿她不喜欢的衣服的!”

    门口传来陆卓懒洋洋地声音,苏宝儿心中一喜,猛地抬头朝着前方地大门看去,只见一身白色燕尾服的陆卓手里正带着南军和马修两人晃晃荡荡地走进宴会厅中。已经整个黑了一圈的脸上带着浓浓笑意。**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