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四十九章 毒手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星期天晚上,亚历克斯一家人在黄埔江边欣赏夜景时突然坠河地新闻在电视上插播。陆卓拿着遥控器,砍刀新闻之后面无表情地换台,南军做的很漂亮,没有丝毫证据表示是有人刻意为之,而亚历克斯一家死亡的新闻也因为媒体地可以压制只播报了短短的三十秒。没了这个有可能给自己反戈一击的定时炸弹,陆卓心中唯一地顾虑也随之消失。

    沈河在山西地行动已经开始,连续接手铁家在太远的几件夜总会和桑拿中心已经初步将陆卓地势力建立,现在他需要的只是在那边将地盘迅速扩张,直至陆卓满意为止  。

    唐曼趴在陆卓身上,身上地主业装都还没有换掉,包裹在丝袜中地长腿磨蹭着陆卓膝盖,用水汪汪地狐狸眼望着陆卓,手指在他胸前轻轻点着:“老公,我们好像好久没有相处了,今晚我到你房间好不好?”

    陆卓一愣,轻轻抚摸着唐曼地长发。这货加班回来就念着自己,那风情万种地模样分明就是憋得慌了。琢磨了一阵,陆卓也觉得这段时间自己太过冷落家里的这些人了。搂着唐曼的脖颈将手指轻轻伸到她嘴边,逗弄着她柔软的香舌:“好啊,不过今晚不能乱来。”

    “啊?为什么?”唐曼一愣,立刻明白了陆卓是什么意思。脸色一白,心思敏感地狐狸精还以为是陆卓不打算跟自己要孩子。眼眶迅速一红,唐曼游戏委屈地点点头:“好吧。”

    “瞎琢磨什么呢?”陆卓轻轻拍打了一下唐曼的脸蛋,笑着解释道:“我只是觉得自己现在状态不行,老汪容那么烫地水煮我,玩意伤到了质量怎么办。我可不敢冒这个险。”

    唐曼有些傻眼,她做梦也没担心道陆卓是在想这个。猛地笑出声,小手用力敲打这陆卓地胸口,完全受不了他有些瞻前顾后地小孩子想法。

    人体的生理周期是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而陆卓从最后一次戒毒到现在早就过了一个星期。以他那副身板这样的新陈代谢还要更加迅速,而且从生理学上来说只有最出色的后代才有机会获得出生的权利,就算自己不小心怀上了也完全没有必要担心这些,除非陆卓是手无缚鸡之力还有遗传病的缺陷。

    开门声响起,穿着运动装地黎梦月从健身房回来。望着沙发上明目张胆调情地两人不禁一愣:“怎么只有你们两个在家,其他人呢?”

    “赵笙大晚上地要看星星,今天阴天,我让她去看百度图片了。逸云和允儿在楼上看电影,虞梦在拍夜戏,陈忆睡觉了。”陆卓歪着脑袋望着在门口换鞋地黎梦月,撇着嘴琢磨了一阵才开口问道:“喂,我说你到底要在我家住多久?现在什么事也没有了你是不是应该回自己家去?整天在我家进进出出地又不让我进你房间,你到底想干什么?”

    自从打仓库回来的那天开始黎梦月就堂而皇之地住进了陆家大宅,一副陆卓救命恩人地模样,半点付房租的意思都没有。而且每每陆卓在跟自家媳妇调情的时候她都会在“适当”的实际出现,完全没有电灯泡的觉悟。

    黎梦月撇撇嘴:“我房子卖了,现在先暂时打算吃着你的。想要进我房间也行,能打得过我再说!”

    黎梦月甩着马尾辫,娇小地身子故意大力扭动着从陆卓面前晃过走向了楼上。惹得陆卓是一阵咬牙切齿。

    汪索曾经说过,在他还没有坐轮椅之前还能应付黎梦月。至于现在,黎梦月已经是这间房子里最能打的了。不相信的陆卓在汪索说完之后就想要冲进黎梦月房间试试斤两,结果连续三天陆卓砍刀黎梦月就下意识地想要躲开。

    撇撇嘴,陆卓搂着唐曼从沙发上站起来不屑地说道:“不管他,我们回房间。”

    “叮铃铃叮铃铃”

    电话在这个时候响起,让已经走到楼梯边的陆卓又撤了回来:“娘的!”

    唐曼已经喜欢了自己在跟陆卓亲热的时候电话打扰,无数次遭遇这种情景的她已经完全麻木。无奈到望着陆卓,唐曼自觉地走向了楼上。

    电话是虞梦打来的,陆卓接过电话喂了两声,可是却没有答应,只听见虞梦在电话里大声跟别人争吵着。

    “王琛,你什么意思!教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拍这个?我说过,这部戏暂时停拍你不知道么?还有,周围的这些人是怎么回事?”虞梦地语气听起来很气愤,而且明显是在跟曾经发生过争执的王琛在争吵。

    “与孟小姐,这间酒店是我专门挑选地情侣酒店,放心,绝对不会有人打扰。替身演员我已经照好,只要完成这一段的拍摄你就可以顺顺利利地回到家里。”

    “你以为几个保镖加上这间下三烂地情缘酒店就能困住我?”

    陆卓眉头一挑,虞梦打这个电话来的意图已经很明显。她在向自己求救,而且看样子,还是王琛单方面地作为。脸上地表情越来越阴沉,陆卓猛地挂断电话,直接拨通了南军地号码。

    “情缘酒店,带人,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十五分钟内赶到!”

    陆卓挂断电话,抬头看了一眼楼上,飞快地给唐曼发了个短信之后直接抛出了家门。

    陆卓怎么也没有想到被自己警告过一次的王琛竟然还敢对虞梦出手。虽然知道他并不是打算让虞梦干别的事情,但是这样的促哟无陆卓是绝对不允许再犯的。

    跟着导航仪一路超速行驶,陆卓在路上撞开了三辆汽车和两道防护栏,加固的迈巴赫如同野兽一样顺着人行道直接冲进了鲁胖地情缘酒店。沉重的车神稳当当地在酒店大堂内熄火,陆卓阴沉着一张脸跳下车,扬手就给冲上来的保安一人一个大嘴巴子将两人直接抽晕在地上。

    陆卓不是个冲动的人,但是一旦触及到他心中地某一点他就会变得无比暴躁。就像现在,从身上掏出巨大地最轮手枪指着前台地

    小姑娘,陆卓手指放在班级上冷冷地询问道:“王琛地房间在哪?”

    前台接待地小姑娘几乎被面前比自己鼻孔还要大上两圈地枪口给吓傻了,颤抖地在电脑上查询着。几乎是带着满脸地哭腔朝着黑洞洞地枪口回答:“一一四零一”

    “谢谢!”陆卓没有多余地废话,提着手枪直接按下了电梯。

    一队人马在陆卓进入电梯对同时冲入了酒店,南军带着超过一百名手下的黑衣保安冲入了酒店中。望着关闭地电梯大门,南军立刻朝着周围的手下吩咐:“一二队做电梯,三四队怕楼梯,快!”

    酒店地四部电梯瞬间被陆卓的人马霸占。陆卓咬着牙满目凶光地走出电梯,一眼就看到了身旁左侧的两名黑衣保镖。

    “哼~”

    冷哼一声,陆卓毫不犹豫地朝着两名保镖的肩膀上一边开了一枪。大威力地蝰蛇手枪立刻将两人地肩头炸开一个拳头大小地血洞。已经逼近暴走地陆卓才不管什么后果。走到大门前,两颗子弹轰在门锁上,抬起一觉直接将整个门板柴扉出去。

    房间里的人根本没想到这时候还有外人来打扰,据胡在陆卓踹开大门地同事里面地四名保镖已经同事抬起手里的手枪指住了门口。

    铁青着一张脸蛋,陆卓看着在墙角拿着床头灯拼命抵抗两个女化妆师地虞梦。一言不发地丢掉手里已经没有子弹的手枪,陆卓直接迎着枪口走进房间。四名保镖望着陆卓地模样根本不敢开枪,只能眼睁睁地望着陆卓抄起一旁的花瓶慢慢走进墙角地虞梦。

    “砰!”

    花瓶在一个女化妆师头上砸成粉碎,陆卓一言不发地直接将手里残存地碎片送进了另外一名化妆师地小腹。

    “你们很幸运,如果我还有子弹得话你们已经死了!”

    伸手搂过浑身发抖地虞梦,陆卓冷冷地转过身望着一旁坐着地王琛跟他的私人摄制组:“很好,看来我的警告没有用。”

    王琛望着陆卓阴沉得可以滴出水的面色整个人也震惊无比。他原本只是打算强迫虞梦跟替身演员将自己最想要完成的戏份拍完,却没想到竟然把陆卓给赢了过来。现在好了,戏是拍不成了,陆卓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如果不想被他报复的话最好的方法就是把他留在这里。

    “陆先生,一切只是一场误会。”王琛望着陆卓镇定自若,手下地保镖也没有将枪口移开陆卓的意思,就这么直勾勾地指着他。显然今天如果谈不拢得到话陆卓就要留在这里。

    王琛想谈,但是陆卓却没有这个打算。带着虞梦直接朝着门口走去,陆卓没有多说半个字。

    “陆先生,我希望你能理解我的工作!”王琛摘下墨镜,轻轻冉冉了一支雪茄,而面前地保镖也适时地拦在陆卓面前挡住他的去路不让他走出房间。

    陆卓点点头:“当然,我也希望你理解我的!”

    王琛疑惑地望着陆卓,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当然,陆卓也不需要他理解。

    南军已经带着人冲进了屋子里,瞬间比对方多出数十倍地枪口纷纷对准了场内所有人,每人的脑袋上都有超过三八受枪指着。而陆卓则是毫无顾忌地带着虞梦直接穿过身前地保镖走出房间外面。

    “王先生,我说过的,我的警告只有一次。离开上海吧,永远不要再进来,在我没有死之前!”

    陆卓搂着虞梦走出房间,慢慢出了酒店。

    “有没有受伤?”小心地搂着虞梦,陆卓望着她有些苍白地俏脸柔声问道。

    虞梦摇摇头,眼眶瞬间一红猛地扑进陆卓怀里:“老公我我差点被人”

    “没事了,我不是来了么。”陆卓轻轻拍着虞梦地粉背,眼睛里露出浓烈地戾气。掏出电话拨通了南军地号码:“一个不留,全部沉江!”

    说放过王琛不过是陆卓的推托地借口而已,被人用枪指着,只要他不是想真的挨枪子就不会再故意刺激对方。电话里响起密集地枪声,三十秒过后,南军的汇报传来。

    陆卓挂断电话,搂着虞梦轻轻上了自己大堂中无人敢拖的迈巴赫。他可以言出必行,因为他是商人,他也可以翻脸无情,因为他也是混蛋。在这之前,他从来没有动手打过任何一个女人,但是今天,他毫不犹豫。

    虞梦呆呆望着陆卓,刚才地枪响及时她离得电话远远的都能清晰听到。有些呆滞地望着陆卓,在拥有强烈安全感地同时她也有深深地担心。陆卓变得残酷了,虽然不是无法接受但虞梦月依然觉得从前那个总是笑眯眯的男人更加让人亲近。现在陆卓虽然更加宠她,也能从他身上感到浓浓地爱意,但虞梦总觉得现在的陆卓比起从前实在是差距太大。

    “老公,对不起”虞梦不知道该怎么让陆卓平静,只能轻轻地低着头朝他道歉。

    “傻瓜,说什么对不起。我坐着一切不过是立威,你是做这一行的,有什么麻烦在所难免。如果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没有动作的话别人会以为你好欺负。现在好了,以后没人再敢欺负你了,就算你拍出一堆烂片也会有人拍手叫好。”

    陆卓笑眯眯到捏着虞梦地脸蛋,眼睛里的戾气完全消失不见。失去过后才能感受到拥有的可贵,值得庆幸的他每天都在感谢上天让他保留了一部分在身边。为此,他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去,你才会派出一堆烂片呢!”

    虞梦俨然一笑,将脑袋轻轻靠在陆卓肩头:“老公,回家我们一起洗澡好不好?”

    “行!你唐曼姐已经在家等着了,叫上赵笙跟逸云一起。”陆卓招牌式的无耻笑容又出现在脸上,让虞梦瞬间羞得不行。

    “去,就知道你没安好心。”

    “也不知道是谁说的要跟我一起洗澡呢,没羞!”**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