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四十五章 变形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苏宝儿浑身一震,望着方孝诗手上的耳环不禁浑身一震。{百度搜: 查看本书最新章节]方孝诗手里的耳环是上次在余思明的游船上买的。这是陆卓这个小气鬼送给她的为数不多的礼物,也是她最喜欢的一件。苏宝儿也有一对,只是款式不一样。同样很宝贝收藏在家里的保险柜。

    “陆卓这个小气鬼,哪有人会像他这样这么少送礼物给女朋友的。上次要不是我缠着,家里的金鱼他都不会买呢!不知道宝宝出声以后会不会像他一样抠门  。”

    方孝诗望着手里的耳环,像是在跟一旁的苏宝儿说话又像是自己在喃喃自语一样。回到北京一个月了,但是却没有了从前的熟悉感。以往跟陆卓打打闹闹的日子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每天规律到了极点的生活。再也没有人背着他在家里乱转,也不会有人坐在沙发上然后让她骑着肩膀听她的智慧换台。怀孕的事情除了苏宝儿没有人关心,韩佳人恨不得这个未出世的孩子趁早死掉。就连向来疼爱自己的爷爷也整天跟自己说陆卓的种种不是。

    “宝儿姐,我是不是很没用啊?”方孝诗转过头望着苏宝儿突然眼眶红红地问道。

    苏宝儿一愣,望着方孝诗地表情她已经不懂得怎么回答。是的,方孝诗真的很没用,他自己也一样,然后是陆卓,陈忆,所有人都没用。否则的话,一个好好的家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幅样子?到现在她都不知道方孝诗生产的时候韩佳人会不会允许陆卓跟她见面。

    深深吸了口气,苏宝儿摇头道:“没事的,陆卓会来接我们的。”

    “呼~”

    一声沉闷地呼吸,陆卓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整个人站在床上,一双眼睛爆发出冰冷地寒光。他身上满是冷汗,正随着呼吸大滴大滴地落下。这已经不知道他是第几次做噩梦了。每一次从梦中惊醒他都会再难以睡着。而每次的噩梦场景都大同小异。他被一个看不清面孔的男人杀死,而深爱的他的人,只能看着他离开。

    陆卓一下下地大口喘着气,望着窗外竹简飘起地小雪,整个人已经彻底虚脱。没有什么比噩梦之后还要忍受漫长地黑夜更加让人心烦意乱了。一屁股坐在床上,看着床头柜上一家人的合影。那是他最开心的日子,他拥有一切,就像拥有全世界一样感到蛮族,但现在,他已经对自己的贪婪都不满足。

    十一月中旬,他最后的一次戒毒就在明天。已经连续七天都在没有毒瘾了,想到那种发作的感觉也让他浑身上下一阵呕吐。坚持了一个班月的他整个人都消瘦黝黑的一拳,现在看上去,他就像一块经过了无数磨砺的礁石,随时能够将迎面而来的巨浪击穿。

    摇摇头,陆卓面色睁着黑白分明地眼睛直接坐倒在了床上面色难看地盯着自己面前地杯子。这段时间随着毒瘾的不再复发,他已经重新回到了最佳状态。也竹简到拿起了从前丢下的工作。

    发电厂已经军工,虽然比起预料的时间要晚了半个月,但是质量月远超他原本的计划。几个科学家的全力配合下他的焦尾岛每天的发电量能够支撑半个大上海的全力运转并且永不停歇!这样的效率占用的面积不过是一个十平方公里的笑道,而且其中完善地周边设施也俨然让焦尾岛成为了一座城中城。唐远毅甚至有兴趣利用焦尾岛剩下的一小半土地再做一个房地产项目,专门做一个休闲山庄让那些有钱人来这里烧钱。

    从凌晨三点一直坐到天色大亮陆卓才从床上爬起来。只皮了一件睡袍就走出了房间。

    来到天台,汪索和南军等人已经全都等在了这里。看着不请自来地陆卓汪索脸上不禁微微一笑。这段时间以来陆卓不但毒瘾成功戒掉,就连自己教的那些东西也渐渐掌握。整整一个半月,他除了回来的当天之外他没有再跟家里任何一个女人相处,这让汪索觉得很难得。

    默不作声地将浴袍脱掉钻进木公里,陆卓望着旁边给他盖上盖子的南军说道:“不用锁了,让陈忆给我联系几个人,说我下午要找他们谈生意。名单在我房间地桌子上。联系沈河,我待会要见他。”

    说完,陆卓直接闭上眼睛,忍受着越来越滚烫地药汤将自己浑身上下烫得真正发疼。

    南军没有说话,转身和马修直接离开了天台。这半个月来陆卓变得越来越阴沉,越来越让人琢磨不透。原本常带在脸上的笑容已经减少到了

    消失不见,只有在对着唐曼陈忆等人的时候才会开心。其他的时候,他大多都是在一个人思考。那张黝黑的脸上如今的表情光是让人看一眼都浑身发冷,如果带着这样的脸色去谈生意,估计不会怎么顺利。

    天台山只留下了汪索和陆卓。咬着轮椅到了陆卓身后,汪索望着周围的景色突然开口道:“臭小子,怎么突然变了?”

    陆卓眯着眼睛,额头上到汗珠正大滴大滴地往下跌落:“人总是要变的,从前我把世界想得太美好了。以为只要努力就能够什么都办到。现在我知道了,除了努力之外,要得到想要的还要能够残忍。”

    汪索一愣,没想到陆卓竟然给出这样的回答:“怎么,发生什么事情了?”

    “孝诗打电话给我,她哭了,哭得很伤心,问我什么时候回去接她。我不知道!”

    良久,陆卓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就在陆卓第一次被放在药桶里差点被煮熟的当晚,方孝诗在凌晨给他打了电话,哭着告诉陆卓她很想家。有生以来头一次的,陆卓对自己,对自己所处的世界产生了憎恨。强烈地恨意化作动力让他改变。他发誓,自己失去的东西,就一定要拿回来!

    痛苦不算什么,比痛苦更加折磨人的是无法战胜痛苦。现在身体上的疼痛已经对陆卓无法造成任何weixie,担心他的内心,却在每一分每一秒地向外滴血。

    “孝诗不是个懂事的女孩,她还只是一个天真的,单纯的孩子。她根本不想承受这么多东西,这对她来说是折磨。比我现在承受的要强烈一百万倍。作为她孩子的父亲,我现在只能呆在这个桶里,如果有可能,我想杀死自己!”

    “看来你已经找到了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原因。”

    “是的,因为她们”

    两小时,陆卓从桶里面爬出来。没有任何人提醒,也没有任何地条件预示他。他只是默默地在心里数了七千两百秒,然后拖着剧痛地身躯从药桶中站起,爬出。

    早上八点,家里的人刚刚醒过来,陆卓已经完成了他最后一次的戒毒。

    换好衣服走进厨房里,陆卓跟没事人一样给她们做早餐。望着从楼上打着哈欠下来的女人们,陆卓脸上露出了久违地笑容。

    赵笙披着睡袍,还没睡醒地时候他就闻到了熟悉地煎蛋香味。等到下楼的时候发现在厨房的竟然是陆卓之后不禁一愣:“你怎么那么早,不是还要做唐僧肉么?”

    陆卓笑眯眯地将赵笙拉近自己怀里,静静搂着她一个溏心荷包蛋端到她面前:“六点起的,现在已经完成了。乖乖地去洗脸,叫陈忆起床了!”

    “哎,陆卓你这么早?”已经换好衣服地许逸云拎着包从楼上走下来见到陆卓的时候不禁同样一愣,望着忙碌地陆卓脸上露出一个不好意思地笑容朝他抱歉道:“我不吃早餐了,酒店约了几个人谈发电厂的合约,不能迟到了。你不会怪我的对不对?”

    陆卓一把拽过许逸云直接将她摁在了冰箱上,不给对方半点挣扎地机会已经整个人狠狠吻住了她红润地香唇。

    许逸云徒劳地挣扎了几下之后已经完全没有了反抗地力量。陆卓现在虽然瘦了一圈,但他整个人地力量却比从前大了一倍不止,更何况已经一个半月没有跟他亲热,现在被他摁住强吻,许逸云根本连一点反抗地念头都提不起来。

    松开已经双目迷离地许逸云,陆卓笑眯眯地望着她道:“老老实实做到椅子上准备吃早餐,电力公司的事情下午我自己去谈就是了。今天允儿生日,你不打算在家陪她么?”

    许逸云一愣,这才想起来今天是自己闺女的生日。有些自责地拍了一下脑袋,靠在陆卓胸口望着他问道:“那你呢?允儿生日还要出去?”

    陆卓淡淡一笑:“允儿今天不是要补课么?你去送她上学,然后去给他挑礼物。下午我办完了事情就去接你们。”

    “妈妈!”

    一声叫喊,许逸云猛地从陆卓怀里蹦出来。望着同样拎着包走下来的关允儿脸色不禁一红。虽然跟陆卓在一起已经快一年,但她还是不敢在女儿面前跟陆卓泰国清热。

    “允儿生日快乐!”

    陆卓笑眯眯地走到关允儿面前默默她的脑袋:“又长高了,想要什么礼物?”**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