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四十四章 苦涩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想起方孝诗,苏宝儿不禁又是一阵心疼。请记住我们的/】跟自己完全不一样,未婚先孕的她不但要忍着外面的风言风语每天挺着越来越大的肚子拼命地为陆卓拉关系,还要在家里被家人教训。要不是方孝诗已经过了流产期的话方家早就把她送上手术台了。

    回到苏家老宅,苏宝儿才刚刚进门老爷子立刻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红光满面地望着苏宝儿,脸上地褶子都快要笑得多出几条:“宝儿回来了,老吴皐  。炜梗⌒慊乩戳耍±蠢蠢矗x。邓祷啊u饧柑焐习嘤衜eiyou什么麻烦啊?有的话就跟爷爷说,爷爷替你出头。”

    苏宝儿搂着老爷子的肩头笑眯眯地做到他身边,脸上一副乖巧地样子:“没有,爷爷您就别为我担心了!我现在好的很呐。”

    苏老爷子戎马一生,虽然祖上也是元勋将领,但他的地位可是实实在在打出来的。膝下两子一女也是军方响当当的人物。平日里从来不苟言笑的他现在砍刀苏宝儿就乐颠颠,好像要把往前二十年亏欠她的统统补偿回来。

    看着苏宝儿带回来的两瓶好酒和几大袋水果,老爷子的眉头不禁紧紧皱起:“跟你说了多少次了,让你回来就回来,别老买东西。家里的水果多得吃不完你还买什么。倒是你,才一天内看到整个人好像又瘦了,难道你都不吃饭的?”

    苏宝儿一愣,她还真不敢跟老爷子说现在的她每天两个苹果极北咖啡就能打发了:“怎么会,那天二哥还带我去全聚德了,我一个人就吃了两只烤鸭,不信你问二哥!”

    正在一旁摆弄自己手枪的苏杨威一愣,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老爷子地目光就望了过来:“老二,宝儿真的吃了两只烤鸭?”

    苏杨威馒头冷汗,苏宝儿这招踢皮球简直是使得出神入化。自己这几天都在忙着单位的事情,回家就倒头大睡。如果不是老爷子今天想见苏宝儿自己现在还在单位里忙着操练手下那些老兵油子。过阵子就是跟老毛子的联合演习,正准备过去镀金的苏杨威哪里有空请别人吃饭。

    见苏杨威傻乎乎地不知道答应苏宝儿立刻在老爷子后面朝着他使劲打眼色。

    “哦哦是,是!就前天,宝儿胃口还真不笑,我还问她为什么就是不长肉呢!”苏杨威馒头冷汗结结巴巴地回答了老爷子的问题,随后飞快地转身跑出了客厅:“我去看看老吴准备好没有!”

    听到苏杨威的回答之后老爷子才笑眯眯到点点头,曼联宠溺地望着苏宝儿,轻轻说道:“宝儿啊,有空呢就多回家吃饭。我让老吴天天给你准备好吃的。”

    苏宝儿点点头,笑眯眯地答应着。

    一家子人围着大桌其乐融融地吃着饭,老爷子坐在上首,耀武扬威两兄弟坐在左边,苏宝儿做右边,旁边是苏家长女苏幼玲和女婿薛忠元。至于苏宝儿的爹妈跟叔叔深深,现在一个在南方一个在西北。

    上次老爷子位子动荡的时候就是苏宝儿的老爹苏正北在南边weixie严家,要是老爷子有个什么不妥的话就立刻打掉严家在那边的所有实力,这才逼得严哲不得不放弃了对付苏老爷子地计划。而那时候,苏宝儿的二叔已经带着人回到了北京,扬言要直接做掉严哲。得亏了上头发话才没有把事情闹大。

    “宝儿啊,待会吃了饭就在这里住下吧,也别回你那边的,整天跑来跑去怪累的。”苏幼玲望着苏宝儿,风韵犹存地脸蛋上还能依稀看到点点煞气。苏家人性格火爆地脾气从老爷子那一辈一直串到苏宝儿这一辈,一点也没落下。就算在家里也是苏幼玲做主薛忠元听话的份。

    苏宝儿摇摇头:“不了,待会还得去看看孝诗,他这几天胎动得多,我得给多过去陪陪她。”

    苏幼玲一听,顿时不敢在说话了。低下头安心吃饭,话都不敢说一句。

    方孝诗回家后方老爷子积累了半天的了雷霆震怒终于爆发,将方严牧关在办公室里足足骂了三个小时。并且严令他从今往后寸步不离地看着方孝诗,要是小丫头再有什么意外他方严牧就去守沙漠。怀孕的消息对房价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方家上上下下恨不得立刻扛着家伙到上海把陆卓打成筛子。要不是方孝诗拦下根本不用严哲动手陆卓就已经死了。

    而为了抱住陆卓和他的孩子,方孝诗几乎连零用钱都得受方严牧关着,而且不禁如此,就连陆卓每个给肉丸子安胎的钱也给死死关着,就怕冲动的方孝诗做出什么不经大脑的事情来。

    对于方孝诗的促进苏宝儿也束手无策,毕竟说到底还是方家的家务事,虽然她跟方孝诗是姐妹,但除了平常多照顾她一点根本帮不到她什么。

    “宝儿,我就不明白了,那姓陆的小子有什么好的,干嘛你跟方孝诗那小丫头都对他死心塌地的。还颠颠跟人家玩什么共侍一夫。要我说干脆就跟那臭小子分了得了。实在不行哥给你找户好人家,保管比陆卓那王八蛋强千百倍!”

    苏杨威有点看不下去了,怎么说苏家都是帝都的豪门之列。老爷子也是国家栋梁,家门上上下下放哪不是个任务。怎么到了最受宠的苏宝儿这里就成了人家的“老婆之一”了。而且不管怎么说,兄弟俩对陆卓的好感实在不多,就冲他花心这一点就足够耀武扬威两兄弟把陆卓打成残废。

    苏宝儿没有说话,显然是没把苏杨威的话当回事。老爷子转过头瞪了苏杨威一眼,但却没有教训他。在苏老爷子心里,陆卓的确不是苏宝儿的最佳选择。他现在什么都没有,说白了就是个靠着方家爬起来的暴发户,拿什么跟严哲这样的大老虎争?他可不认为陆卓侥幸赢了严哲几次就能跟严家分庭抗礼。

    吃完饭,老爷子把苏宝儿叫进了书房。

    望

    着不是猎枪就是黑白照片的书房苏宝儿坐在椅子上,心里头明白老爷子是想找自己探路桌的事情。但她心里很清楚,除非陆卓当着自己的面说不要自己,否则自己这辈子都离不开他。

    “宝儿啊,你出来一个月陆卓有没有联系你?”苏老爷子叼着烟斗望着桌子上地老照片。照片中还穿着小棉袄地苏宝儿才不过两岁,粉嘟嘟的跟肉球一样可爱。

    短短二十年,苏宝儿摇身一变已经成了天下少有的大美人,而原本英姿勃发的将军也成了垂垂迟暮的老狮子。

    苏宝儿点点头:“他打过很多电话给我跟孝诗,只是我没时间跟他说话。”

    “哼哼,还算那小子有良心!”老爷子点点头,从脸上地表情就能看出他不怎么喜欢陆卓:“你真的打算跟那小子在一起?”

    苏宝儿继续点头,她根本就没想过跟陆卓分开,回北京也只是逼不得已。而且这段时间她也从来没有忽略对陆卓的关注,她知道陆卓在戒毒。唐曼给的陆卓戒毒时的照片也不知道让她哭了几次,如果不是他在这边还有事情要做,怕是早就忍不住飞回去了。

    “陆卓拼不过严哲的。现在上面那位压着严哲不然他动手是因为年轻的时候跟陆羽有点矫情。但你想想,如果陆卓真的打了回来,有谁肯愿意把现在手上有的分出一部分来给陆家人让他们重新站起来?当年的陆家号称永不衰落,但是看看现在,陆家已经不存在了。你这么执着可能到头来抓到手里的,只有一把骨灰。”

    老爷子望着苏宝儿,说的句句肺腑。苏宝儿是他最疼爱的孙女,也是苏家人现在的心头肉。先不说给陆卓当第几房的事情,蛋蛋说陆卓能不能回京城重新振作这一点苏老爷子就一百个不信他能做到。

    “所以我要帮助!”话都说道这个份上了苏宝儿也不再隐瞒什么:“我回来,就是为了陆卓。他生,我活。他死,我跟着!”

    老爷子一愣,脸上立刻闪过一丝恼怒。用力吸了几口气,从来没对苏宝儿板过脸的老爷子现在也不禁有些恼怒了。他真不知道陆卓这混蛋给自家孙女吃了什么能够让苏宝儿这么对他死心塌地。自己话都说到着份上了苏宝儿还不肯松口,他陆卓有几斤几两能够打垮严哲自己不知道。只知道以严哲的能力就算陆卓再强十倍都没用。

    苏家虽然跟严哲一直不对盘,也很像帮助陆卓,但是所谓的局势却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现在的陆卓除了两个钱什么都没有。轮人脉,唐远毅,刘山和余思明加起来也不过是些小角色。论实力,他的保安公司跟整个上海的混混加起来也翻不起什么风浪,论钱,严哲有用不完的钱等着他挥霍。

    “陆卓不可能赢严哲!你什么时候见过蚂蚁咬死大象的?”老爷子从来没有觉得谈话是一件这么难的事情,望着面前倔强的苏宝儿,老爷子突然有一股忍不住的冬虫想要亲自到上海把陆卓崩了:“过几天我给你安排相亲,都是不错人家的小伙子,你这么批秒度里毫秒年个,人家肯定对你好!”

    苏宝儿一愣,这时候才反应过来面前这人除了是自家爷爷之外还是世界上有数的鹰派军人。跟他谈条件只有妥协这一项选择,至于想要反抗,简直不可能。但是她也姓苏,她也从来不会退让。

    “不去,我已经是陆卓的人了!”

    “你!”

    苏老爷子没话说了,只能呆呆地望着苏宝儿深呼吸。一个月来他旁敲侧击地从侧面了解了苏宝儿之前二十年的生活,再加上从前的资料让她也明白苏宝儿跟陆卓有多深的感情。

    十年时间,足够一对情侣成为亲人。而同样有着孤儿经历的苏宝儿对陆卓过度依赖也情有可原。但这么死心塌地地坚持还是让苏老爷子还是忍不住想要杀人:“我只给他一次机会!两年,两年时间他要成为别人眼中难以逾越地山峰。陆家的男人,二十二岁的时候可不止这种程度!还有,我要见他!”

    苏宝儿脸色一喜,望着苏老爷子脸上一片惊喜:“什么时候?”

    “古哦阵子,用我的方式!”书包叶子气呼呼地吹起了胡子,为了自家这个孙女他已经打算豁出去了!这把老骨头打了几十年的仗换来今天的位子,没想到林老了还要为下一代打,这还真是女大不中留!

    挥手撵走了苏宝儿,老爷子又把唯一的女儿苏幼玲叫进了房间里。半小时后,苏幼玲面色阴沉地和薛忠元回了家里。留下耀武扬威两兄弟在老宅里陪着脾气阴晴不定地老爷子。

    从苏家老宅出来的时候已经夜里九点,苏宝儿开着车子直奔方家大院。这几天方孝诗咳嗽得厉害,明显是冻着了。全了他好几次吃药她都不停,说什么怕影响宝宝,搞得苏宝儿心急如焚。

    来到方孝诗独自居住地小楼,一进门苏宝儿就看见方孝诗趴在地上觉着屁股在墙根照着什么。

    “孝诗,你干嘛!”

    望着方孝诗这幅模样苏宝儿顿时吓得不行。这货已经怀孕快五个月了,可每天还是上天入地没高没低的。照她这么折腾下去万一孩子没了陆卓不得气得直接晕过去?

    “宝儿姐你来了,你坐回,我待会就好!”

    方孝诗听着苏宝儿的声音人却不为所动,依旧趴在地上努力翻找着。半天之后才笑眯眯地从地上蹦起来,手里捏着一只满是灰尘的耳环:“哈,找到了!”

    苏宝儿一愣,赶紧扶着方孝诗坐下:“我的小祖宗,你就让我省点心吧。趴地上那么久就为了找个耳环,这要是陆卓看到了看他怎么教训你!”

    方孝诗手里捏着精致地祖母绿耳环看得出神,半天才出神地自言自语道:“这是陆卓送的,我不能弄丢了。我找了几天,今天终于找到了。”**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