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四十三章 酸楚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陆卓还是没有能够撑够两个小时,在连续昏迷了三次之后他整个人已经连喘气都没力气了。等唐曼等人把浑身通红的他从水里捞出来的时候陆卓已经整个呼吸微弱心跳不稳,比起前几次中枪的时候还不如。

    躺在床上足足睡了十几个小时陆卓才勉强能睁眼。一恢复意识他就觉得自己像是被人从呼哦山口里捞出来一样浑身软绵绵的,仿佛占到地上都能摔成一滩烂泥  。

    陈忆端着一碗热汤坐在陆卓床头,一勺一勺地小心喂着自家大爷。看陆卓那眼皮子都抬不起来的模样陈忆心中也不禁一阵酸楚。但是性格倔强的她是打死都不会像其他人一样对陆卓柔柔弱弱的:“我听说方世玉小的时候就是被他妈泡在药桶里练就一身铜皮铁骨,你现在虽然老大不小了,但是我看也差不多,等你好的时候不说赶上方世玉,但最起码的也能打得过叶问吧。”

    陆卓慢吞吞地转过头望着正在给他把勺子里的浓汤一点点吹凉的陈忆,连开玩笑地心情都没有了:“方世玉最后被师伯五枚师太一脚踢在了菊花上破了罩门当场暴毙,你是盼着我早死么?”

    陈忆铁青着脸蛋,顿时懒得在跟陆卓多说半句废话。拿着手里的汤碗直接塞进陆卓嘴里,手掌一抬径自给陆卓惯了下去。这货还真是狗咬吕洞宾,自己好心好心想跟他说说话开解开解他,结果这货竟然仗着自己是病人毫不领情。又不是自己让他染上毒瘾的,还真给自己拽上了。

    对付这种没眼力高低的混蛋陈忆从来不心慈手软,等到陆卓把热汤喝下就直接转身气呼呼地走出了他的房间。

    陆卓望着被狠狠摔上的大门,心里头又是一阵唉声叹气。要是在以往的话为自己吃饭这种事情绝对是热热闹闹的,苏宝儿绝对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捉弄自己的机会,方孝诗也会趁机在旁边跟自己抢着喝汤。现在唐曼和许逸云两人大清早地就到公司去了,赵笙和虞梦这祭天也忙得不行。如果不是陈忆特意把早上的时间空出来,恐怕自己喝个汤都得让南军喂自己。

    “哎,还有两个月,这他妈怎么熬啊!”陆卓望着自己无力的手臂心里头又是一阵唉声叹气。苏宝儿和方孝诗两人一个多月以来都没给自己打过一个电话,自己打过去也只是应付两句就算了,搞得自己现在毫无存在感。

    人在虚弱无力的时候是最容易胡思乱想的,就算是陆卓也没办法控制这样的本能情绪。无力对抗的时候人们往往会选择逃避,而逃避不开的时候就会更紧一步封闭自己。陆卓所有的开朗都来自于苏宝儿,如果没有她的话陆卓连笑都没有动力。

    泛着手机里的照片,陆卓一一看着自己跟所有人的合影。他这辈子唯一的财富,也是最看重的一切。只不过现在,他最需要做的就是将自己的毒瘾先戒掉。

    山西那边的投标已经拿下,厂房直接收购原本隋家现有的就行。陆卓将这些全都交给了钱诗诗去办,他答应过对方将会给钱诗诗一个她从来没见过天空去施展自己,更何况以钱诗诗的能力一直打理上海这边的连锁餐厅实在是有些大材小用。

    每三天一次的“戒毒”让陆卓几乎完全提不起任何精神,每次从木桶里被“打捞”出来的时候他都是昏迷不醒被扔回房间。按照汪索的话来说,等到有一天他什么时候能够不再晕过去的时候就算是戒毒成功了。

    进入十一月份,天气已经迅速愣了下来。第独立已经开始了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所有的人家都开起了暖气,路面上的汽车也换上了防滑轮胎。苏宝儿端着一倍热咖啡坐在窗前望着外面轻轻飘起地雪花,任由窗外地水气将自己面前地视线模糊。

    回到苏家已经整整一个月,除了认祖归宗之外他还被安排摘了苏家势力最庞大的某部上班,从没有这类工作经验地苏宝儿因为家里的关系直接空降为了副处级,每天的工作除了喝茶看报纸之外就是等下班,可以说比起从前轻松了一百倍。

    身上的职业装已经换成了军装,披散飘逸地长发已经变成了精神地马尾。她不敢剪掉自己的头发,因为陆卓从来不喜欢自己短发,即使在这边见不到他苏宝儿依然不会让自己有半点举动不合陆卓心

    意。

    “妹妹啊,你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苏耀武一把推开苏宝儿地办公室,手里拿着一袋咖啡豆笑眯眯地冲了进来。

    苏宝儿将视线从外面转过来,望着兴高采烈地苏耀武甜甜一笑:“哥~”

    “猫屎咖啡,怎么样,和你心意吧!”苏耀武将自己刚刚从手下哪里敲诈来的好东西放到了苏宝儿面前,随后大咧咧地坐到了苏宝儿办公桌面前的椅子上,满脸兴奋地表情说道:“晚上老爷子叫你过去吃饭,今天可是特意让老吴准备了一桌子好菜。”

    说到这里,苏耀武不无嫉妒地看了苏宝儿一眼。从小到大他跟苏杨威跟在老爷子屁股后面跑,八岁摸枪,十岁上训练场。到了十八岁,他跟苏杨威两个半文盲已经是军部的精英。但就是这样子完全继承了苏家好斗血统的两人都没有受到老爷子这么宠爱过。前天晚上老爷子才叫了苏宝儿过去吃饭,这才一天没见到就又想了。为了能经常看到自己二十多年没见的宝贝孙女,苏老爷子不惜用权利在自家边上地军区基地里强行要了一套房子下来给不愿住在家里的苏宝儿当公寓。这在以前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苏宝儿望着面前的咖啡天天一笑,顿时把面前地苏耀武乐得不行。回到家里一个月,她这个苏家最小的闺女可谓是受尽了百般宠爱。要什么都有。第一天回家没交通工具,老爷子立刻拨了一辆挂着总部牌照的车子给,长安街逆行都没人敢管。知道她不喜欢奥迪喜欢路虎,老爷子又颠颠地立刻把a5换成了极光。这样的待遇别说耀武扬威,老爷子自己都从来没有享受过。一时间,刚刚回家认亲的苏宝儿好像一下子成了家里的山大王,要什么有什么。

    “哥,你喝什么?”苏宝儿站起身来走向了办公室的休息区,手里拿着那袋苏耀武刚刚拿来的咖啡豆:“给你冲杯咖啡好不好?”

    “好嘞,我也试试喝咖啡是个啥滋味。对了,这几天你也少望外面跑了。有空多回家批诶陪老爷子,你再怎么费劲拉关系也比不上老爷子一句话不是。”苏杨威望着正在磨咖啡豆的苏宝儿一副好兄长地模样。

    回到京城的第三天,苏宝儿就借着认亲的名头大摆宴席,冷清的不清能请的统统请了过来,之后也是隔三差五的就要去拜访这个结实那个。苏耀武知道她回来的目的是为了用苏家的影响力拉陆卓一把,但是这样饮鸩止渴的方法还真不怎么管用。现在外头的闲言闲语已经起来了,说苏宝儿这么强势回归是苏家老爷子有意让她做接班人,更有甚者竟然说苏宝儿离奇失踪二十年是被送去秘密培训了。

    苏宝儿望着咖啡机里被绞碎地咖啡豆,心中幽幽一叹。所有人都知道她的目的,但却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就像自己气势很讨厌喝咖啡,但那是因为在这边的日子让她连觉都不想睡地原因。自己这么拼命地拉关系,不过是想在将来让陆卓有自己的势力网罢了。

    “我知道了,我也只是想多认识两个朋友罢了,毕竟我这么回来也挺突然的,而且我也不能一辈子都靠着老爷子不是。如果人家不买我的帐我还要跟小孩子一样去找老爷子哭啊?”

    将煮好地咖啡放到苏耀武面前,苏宝儿笑眯眯地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不知道为什么,苏家人明明对他很好,视若掌上明珠一样捧着,但是她在这边就是没有丝毫归属感。短短一个月,她已经瘦了十几斤,如果陆卓在的话恐怕要强迫她每天吃四顿了。

    苏耀武听了苏宝儿的解释之后也觉得有道理。粗鲁地一口将滚烫地咖啡闷掉,再狠狠打了个嗝,苏耀武撇嘴道:“也对,回头我给老爷子说道说道。然后再替你把那些越来越邪乎地风言风语给压下去。丫的,这群废物点心别本事没有,整天就知道瞎胡说。要让我带着,看老子不揍他个满地找牙。”

    “行了吧,要让老爷子知道你又随随便便找别人麻烦又要教训你了。话说回来,你着脾气也该改改了。你要再不结婚老爷子就该拿乖张抽你了!”苏宝儿笑着转移了话题,她不想多解释什么。方孝诗现在也在做同样的事情,挺着大肚子的方孝诗盯着以前的坏名声做起事情来要比自己困难一百倍。但她还是咬着牙强忍下来。**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