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四十二章 戒毒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一个半月以后,陆卓出院了。国庆期间,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别人都趁着长假在家里乐呵的哄老婆带孩子吃饺子,可陆卓家里却是一片混乱。

    自己不在的这一个半月里面家里几乎成了一团糟。原本满当当地厨房只剩下泡面跟鸡蛋。从不动手做饭的陈忆当家自然每天都是外卖或者出去吃。等陆卓回来想吃饺子的时候发现自家连油盐酱醋都快没了。

    好容易回家地第一个晚上搂着几个媳妇使出了浑身解数滚床单,结果陆卓却发现自己的体力比起上一次来更加不行了  。无奈的找到汪索,结果没想到凡事先行一步的老汪已经把一切都准备好了。

    艳阳高照,十月份的天气还是很炎热的。尤其在室外的温度依旧是三十五度以上。而陆卓家的天台上却摆上了一个大铁桶,里面用木板贴着铁通周围整个包裹,随后倒上一锅开水放进去不知名地中草药煮的滚烫。

    望着冒着浓烟地大锅陆卓突然有一种不怎么好的预感。旁边一个巨大的中间留着一大两小三个孔地锅盖,还有几条粗细不一的铁链都不像什么好东西。更重要的是,盯上除了南军跟马修之外,家里一个人都不来看自己戒毒。

    “脱衣服!”

    汪索坐在轮椅上朝着陆卓冷冰冰地说道。

    “啥玩?脱脱衣服?”陆卓有些傻眼。这是要干什么?难不成要把自己当成自东土大唐来的长老给煮了?摇摇头,陆卓脸上一副宁死不屈地眼神朝着汪索说道:“没门,我猜不想做水煮肉!”

    “你脱不脱?”鬼哭刀架在陆卓脖子上,汪索一副没得谈地模样。

    感受着脖子变冰冷的刀锋,陆卓整个人有些后悔。好端端地找什么老汪谈戒毒的事情嘛,搞成现在这样要假扮“唐僧肉”算什么事?玩意一不小心把自己子孙袋里的子子孙孙都用高温杀毒全都给整死了那自己以后怎么生儿育女?只不过想法抱怨虽然有道理,但汪索本身却是不讲道理的人。见陆卓迟迟没有动作,鬼哭刀带着凄厉地啸声直接绕着陆卓转了两圈,然后陆卓整个人都变得清洁溜溜。

    “你们两个,把他丢进去盖好锁上!”

    汪索手掌一挥,南军和马修两人立刻如同僵尸一样把陆卓架起来直接走向了中间的大锅。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两人已经一扬手将她整个人扔进了足足有六十多度的热水里。

    “我去!”陆卓一声大叫,整个人仿佛烧红地铁烫了一样地从木桶里跳起来。热水这种东西可不是开玩笑的,现在他下半截的皮肤不敢说烫伤,但起码全都通红了。

    不给陆卓挣扎地机会,南军和马修两人直接把盖子压在了陆卓身上。除了两手和头部在外面之外,他身上的其他不分都死死盖在木桶里。铁链穿过,陆卓眼睁睁看着自己被锁好,任由自己怎么叫喊南军和马修两人都无动于衷。

    要想戒毒,就要先了解为什么中毒。早在昨天晚上,汪索就将戒毒的要点跟原因交给了南军和马修两个。虽然办法听上去有些残忍,但是对于还没有中毒太深的陆卓来说应该不难。

    人脑中本来就有一种类吗啡肽物质、维持着人体的正常生理活动。吸毒者吸了毒品、外来的类吗啡肽物质进入人体后,减少并抑制了自身吗啡肽的分泌,最后达到靠外界的类吗啡肽物质来维持人体的生理活动,自身的类吗啡肽物质完全停止分泌。那么,一旦外界也停止了供应吗啡肽物质,则人的生理活动就出现了紊乱,出现医学上说的“反跳”或“戒断症状”,此时,只有再供给吗啡物质,才可能解除这些戒断症状,这就是所谓的“上瘾”。

    而汪索的治疗方式就是让陆卓产生改变的大脑在分泌这些类吗啡物质。虽然刺激大脑的过程堪称残忍,但是比起手术戒毒这种高风险地项目来说,这已经是非常地温柔了。

    “喂,老头,跟你打个商量好么?咱能不能手术戒毒?我听说只要在脑袋里开一刀就能不再有成因症状,不然咱先试试那个?”陆卓现在还抱着希望跟老汪谈条件。大木桶里的水温正在逐渐升高,而他浑身上下的皮肤被请泡在要水利也觉得粘乎乎的。更重要的是,一直靠美沙酮压抑地毒瘾在这时候突然冒了上来,让他身体的感觉竹简麻木。

    “哪有百分之三十的脑瘫概率,还有可能会造成失忆,面瘫,失明,四肢麻木,耳聋和没有快感,你选哪一个?”

    “尼玛~还是煮我好了!”

    老汪的一句“没有快感”直接让陆卓闭嘴。他这辈子最想的就是能够天天搂着媳妇滚床单,这要是没了感觉自己还戒个屁的毒?索性直接死了算了。

    老汪见陆卓不再挣扎,让南军给陆卓嘴里塞了一块毛巾之后直接带着两人离开了天台。

    听到天台大门反锁地声音,陆卓这才明白自己短时间内是别想出去了。望着一旁的小煤气罐一愣,陆卓直接吐掉毛巾大骂:“汪索,老子跟你没完!”

    尽数的导热性能是极其良好的,所以装着陆卓的铁通在他进去没十几分钟就把水煮开了。等到温度到达八十多度之后汪索就用遥控器让铁桶下面地巨型改装灶台的火苗维持在一个恒定的不至于把陆卓真的煮熟的大小。由于铁笼里面有木板做防护,所以陆卓还不至于被烫融化粘在桶上。但是八十度地高温也足够让陆卓发出一声声高亢地惨叫了。

    毒瘾伴随着痛苦一起袭来,陆卓增大了眼睛浑身颤抖。一股股暴戾地情绪早胸中不由自主地一处,让他毫不停顿地发出一声声响亮地咒骂。只是越是叫喊他受到的痛苦就越是难以忍受。而随着体力的六十,他唯一可以用来自助对抗毒瘾的东西彻底被他消耗,痛苦和毒瘾地双重打击之下让陆卓的咒骂变成了彻底的哀号。

    满头大汗地陆卓惨叫着,身体却在水桶里julie地挣扎,汗水伴随着鼻涕眼泪一起流出,让他现在看上去十足十地一个邋遢鬼模样。而皮肤上明明无法抑制地滚烫却怎么也传不到骨头里,浑身上下还是感觉到由内而外的一阵发冷。双重地折磨之下,还没等他撑上十多分钟,整个人就已经晕了过去。

    在楼下监控中望着陆卓的几个女人脸上都带着浓浓地紧张之色,许逸云更是已经忍不住要冲上去把陆卓给救出来。这样地方法她从来没有见过,跟不觉得有什么科学依据,现在看画面中的陆卓明显是毒瘾犯了,而且还非常严重。要是就让他这么在高温的热水里泡着待会出什么事情都还不知道呢。

    “不行,我要把陆卓带出来送她去戒毒所,这么做太不科学了!”许逸云脸上带着浓浓地担心不理会其他人的劝告就要上楼去把陆卓放出来。那凄厉的惨叫让她恨不得被关在水桶里面的是自己,如果能交换的话她绝对会代替陆卓遭罪。

    “你现在放他出来就是前功尽弃!陆卓虽然是不情愿被注射的。但你也看到了这一个半月他对美沙酮的一来越来越强烈,你再去看看戒毒出来复吸的人有多少。他这样的男人以后遇到的事情会更加多,一旦被人带往了复吸道路,下一次的戒毒将会更加困难。这个方式,是唯一一个能够保证他以后不会复吸的方法。”

    汪索冷冷地望着许逸云,说出的话毫不留情。他知道这些人都是关心陆卓,但是关心也要有个限度。像许逸云这样没有原则的爱在大多数时候会让人感到很温暖,但是在特殊的时候却会变成最大的障碍。

    陈忆转过身一把拉住许逸云不让他出门,她脸上带着同样的不忍,但却依然咬牙说道:“没事的,相信陆卓吧。那么多麻烦都挺过来了,现在这么多人看着他能有什么事情?而且你们不是说他差劲了么,难道你不想他快点好起来?”

    许逸云听了陈忆的劝解之后脸蛋立刻一红。想起昨晚上陆卓的状态虽然还算不错,但是比起从前的确是差距不小。转过头,望着其他人虽然紧张但却没有说话的模样,许逸云也知道自己的确是有些冲动了。

    “云姐,放心吧,陆卓不会有事的,而且老汪都这么肯定了,我们没道理不相信他。”唐曼拉着许逸云到手重新走到监控画面钱。水桶中的陆卓已经醒了过来,只是这一次,陆卓只能有气无力到耸拉着眼皮在水桶里哼哼。

    “老汪,你这个处心积虑要害死我的混蛋,等我出去了~看看我不跟李妈妈说你背着她搞外遇!”陆卓耸拉着眼皮,一副要死不活地样子。毒瘾已经慢慢退去,只是浑身上下地精气神也随着高温被抽的一干二净。如果不是他还想着正在担心自己的老婆们,他这会早就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