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四十一章 全身而退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陆卓成功地稳住了所有人的心理,眼角地余光有饿看到了顶上埋伏好地黎梦月。【-)心中一动,陆卓手里的鬼哭刀轻轻抬起指着两人:“你们两个,一起上吧!”

    “哼,臭小子不自量力!”

    花千秋不屑一笑,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他虽然不像汪索那样是以搏斗闻名,但如果一对一的话就算全盛时期地陆卓都不是他的对手  。如果再加上谢贵,陆卓根本毫无胜算。

    谢贵一愣,猛地错开了身子将枪口对准了陆卓:“你什么意思,是不是想大家一起死!”

    陆卓微微一笑,摇摇头说道:“没有,我只是想让~你死!”

    “砰!”

    一声枪响,子弹直接穿透了花千秋地后脑,从眉心直射而出瞬间没入地面!

    “呜~”

    鬼哭刀瞬间出手,几乎是在花千秋倒下地瞬间抹过了谢贵地脖子。只不过稍慢一拍地陆卓肩头还是中了谢贵一枪。

    “嘭嘭”

    两具尸体沉重地倒地,周围的手下们都没怎么反应过来。陆卓心中猛地一沉,差点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如果不是身后唐曼的尖叫他几乎就想这么直接昏睡过去。

    轻轻走到唐曼身边,鬼哭刀轻巧地隔开了唐曼身上地麻绳,陆卓几乎是用尽了全部地力量将唐曼整个人紧紧抱在怀里。这一天一夜实在是太难熬了,难熬到自己都不相信能够这么顺顺当当地过关。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陆卓在之前的感觉就好像是做恶梦一样。

    “宝宝,没事了,已经没事了。以后再也不会有这种情况了,我保证,保证!”陆卓轻轻吻着唐曼的长发恨不得要减肥对方揉进自己体内。仅有的一点力气死死勒住娇躯都已经麻木地唐曼,他现在只想回家条条框框地洗个热水澡之后再美美睡上一觉。

    “砰砰砰砰!”

    连续密集地枪声骤然响起,仓库地铁门上瞬间多出了无数弹孔。周围的人立刻推开,手里地枪口猛地对准门外。

    “放心,自己人!”

    顶上地黎梦月收起自己的步枪望着下面地人淡淡地解释着,望着跟唐曼紧紧用在一起的陆卓她怎么看都觉得有些不是滋味。自己废了老半天救了陆卓的小命,还冒着几次生命危险赶过来,结果现在他却搂着别人赌咒发誓,男人有时候还真不是东西。

    三分钟的狂轰滥炸让仓库地铁门变得已经满是弹痕。沈河阴沉着脸一脚踹在几乎成了碎片地铁门上,巨大的铁门顿时轰然倒地。场中地情况让刚刚赶到的他一阵心惊,浑身是血地陆卓已经在唐曼怀里晕倒,而其他人脸上屋子还带着什么也不明白地表情。

    南军走上前来对着沈河说道:“先别说那么多,把老板送到医院!”

    沈河咬了咬牙,立刻吩咐树下把场中地一切清理干净,随后跟南军一起带着陆卓直奔医院。

    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陆卓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只知道最近的两个月他都在不断地昏迷,醒来,再昏迷,再醒来。他都不知道自己身上平白无故堵了多少伤口,只记得被送来医院的第二天自己两边脸蛋都被自家媳妇给抽肿了。尤其是许逸云而唐曼,两人的八章简直就是奔着把自己打成脑震荡来的,完全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

    后面的事情已经全部交给了南军和沈河,以两人的能力摆平这些事情引起的骚乱实在是绰绰有余。再加上自己活了下来,刘山和唐远毅也不会再有其他借口。所以这座城市,依旧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虽然自己手上,但是手下的公司却还能维持运转。陆卓将自己手上的权利全部散出去的目的就在这里。他不是普通的商人,对他来说麻烦从来都不会停止。如果手上集中的权利太大,那一旦自己除了什么麻烦手下全部的事情岂不是都要停滞不前。这可不是陆卓想要看到的。

    望着面前低头不语装可怜地唐曼,陆卓抬起的手掌还是不忍心地摸在了她光洁白皙地脸蛋上。躺在病床上整整三天,如果不是自己再三逼问她都还不想告诉自己苏宝儿跟唐嫣等人已经走了。难怪这些女人在抽完自己耳光之后一个个都还没有放狠话,原来都在这里等着。

    手指颤抖地指着唐曼,陆卓一副病入膏肓地模样julie咳嗽道:“你你好啊~真好!有你这么对自家男人的么?你见过哪个女人打自家男人的时候咬着后怖用力的?真是败家娘们!”

    陆卓指着自己猪头一样的脸蛋,心里头是气得不行。这群家伙仗着自己舍不得说她们一个个先打了自己之后才把事情给说出来。这还真是号计策。现在自己脸蛋肿的说话声音都变了。就这摸样出院之前是别想好。

    唐曼低着脑袋一副知错地委屈模样,手指玩弄着陆卓病床上地床单唯唯诺诺地说道:“我,我只是稍微用力了一点嘛。谁叫你什么都不跟我们说还闹出那么大的危险。再说了,忆姐才是下手最黑的好吧。回去的时候我都看她往自己手上擦药膏了!”

    恬不知耻地转过身就把陈忆出卖了,唐曼小心地望着陆卓之声三条缝和两个鼻孔的脸蛋,一副想笑又不敢笑地模样。让陆卓眼见之下恨不得立刻从病床上跳起来直接把她折腾怕了才算数。

    挥手撵走了唐曼让她回家给自己煲汤,陆卓望着空荡荡地病房一时间有些恍然若失。原本应该是热热闹闹的一家子半个月内走了大半。尤其是四个媳妇的离开让陆卓更是觉得难以忍受。

    唉声叹气地躺在病床上,陆卓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果然男人还是得有足够的能力才行。否则的话连自己身边的人都保护不了还凭什么成家立业?陆卓不是那种怨天尤人的白痴,也不是只会推卸责任的蠢蛋。在他看来,发生这一切跟苏宝儿,方孝诗等人没

    关系,跟方严牧,刘山等人也没有关系,甚至跟严哲都没关系。所有的问题都在他自己身上。

    “如果我有足够的能力严哲又能拿我怎么样?说到底还是自己不行啊!”

    深深叹了口气,陆卓有些无力地望着天花板。严哲已经不会再对自己有什么动作了,至少段时间内不会有。因为第一是他已经受到了严厉的警告,手上掌握的能量已经不能再轻易使用。第二,就是因为苏宝儿方孝诗到达帝都的当天方家和苏家就联合向严哲发出了警告,如果严哲还有任何针对陆卓的动作,那么两家将不惜一切代价跟严哲缠斗到底。

    拿出自己的电话,陆卓很想打给已经不在身边的几个媳妇们,可是翻来覆去想了半天又不知道说什么。难不成要跟人家说自己很好,又再一次逃出生天?就这样的话不被打死都算是轻的。

    敲门声响起,黎梦月又是提着跟她比例毫不相称地果篮走了进来。望着陆卓迷茫地神色她心中立刻明白了此刻陆卓在想些什么:“怎么,在想你那些抛弃你的女人们?”

    陆卓回头看了一眼已经恢复了本来面目地黎梦月哼哼两声说道:“抛弃个屁,那是形式所逼。等我伤好了之后带着人风风光光进帝都,看谁敢拿我怎么样!”

    “哦?你不怪她们么?”黎梦月笑眯眯地取出一个红艳艳光溜溜地蛇果,洗也不洗地直接在身上擦了两下就直接放进了嘴里咬了一大口。

    摇摇头,陆卓有些不解地问道:“有什么好怪的,又不是不回来。而且就算她们真的在那种时候离开也是人之常情吧?”

    “你倒是看得开。”黎梦月笑了笑,从国难日又掏出了一只蛇果丢给陆卓。

    陆卓撇撇嘴没诶有说话,对他来说这并不是什么看不看得开地问题。只是他觉得任何人的任何决定对他自己来说肯定是经过考虑的。无论人家做什么决定,自己都无权干涉太多。这不代表陆卓不爱她们,相反这是尊重对方的表现。而且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能力不够的话人家又怎么会走?

    这就像有的人交了个女朋友,原本欢天喜地地以为自己下半辈子有着落了,回家又热汤,媳妇有人洗还有人陪滚床单。但是在这之后人家想吃火锅,结果因为能力问题只能吃沙县小吃,人家想吃西餐,还是因为能力问题只能吃沙县小吃。等到人家突然有一天人家跟着别人去吃龙虾之后还要怪人家人品差,这是什么道理?说穿了,沙县小吃吃多了会腻了嘛。

    虽然情况的本质不一样,但就算是自家媳妇因为各种问题而觉得自己不再合适要走的话陆卓也不会怪任何人。要怪只能怪自己让人家看不到希望。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现在风平浪静了,是不是打算先把她们接回来?”黎梦月望着思考地陆卓,一时间摸不清他是什么想法。现在自己身份已经暴露了,如果不想出门就被严哲的人干掉只能赖在陆卓身边。

    陆卓摇摇头,就算现在把苏宝儿和方孝诗都接回来也没什么意义。更何况两个媳妇一个听着大肚子一个才刚刚认祖归宗。就算自己得到了方,苏两家的默认人家也不会直接把人交到自己这么一个随时都有可能完蛋的家伙手上。

    “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戒毒?”陆卓现在最关心的就是这个问题,自己身上的毒瘾一天不去掉,自己就一天没有办法完全恢复到最好的状态。而一旦自己成了瘾君子的话那家里的媳妇就真的要全部走光了。

    黎梦月摇摇头:“我又不吸毒,怎么知道那些玩意。不过你可以问问老汪!”

    “老汪?你说汪索?”陆卓疑惑地望着黎梦月,不知道她是怎么跟汪索扯上关系的,不过看她认真的模样不像是在开玩笑。

    黎梦月点点头,手里捏着红艳艳地色鬼咬着说道:“是啊,老汪年轻的时候去过金三角执行任务,也认识那边地一些反击队成员,据说在那边流传着一些古老的神秘的戒毒方法。”

    “你是说那些传说中的老前辈遗留?那也太传说了吧,虽然这些玩意确实有,但是老汪如果真的知道那些恐怕也回不来了。”

    陆卓晃着脑袋表示根本不相信老汪能知道那些玩意。金三角他虽然没去过,但是不代表他没说过。战争的遗留让哪里长达几十年的慌乱知道现在还没有完全平息。作为全球三大产毒圣地,那边有戒毒方法陆卓毫不怀疑。但是要说能从那边把戒毒方法带回来根本不可能。

    远征军的残部后代,地方政府和反抗政府的武装以及当地土著的武装部队林林总总大大小小加起来好几十批人马。而戒毒的方法对于这些靠着制毒贩毒为生的人简直可以说是禁忌。这样的东西是很难从她们手里流出来的。

    黎梦月耸耸肩:“信不信由你,反正老汪说可以试试看。等你出院的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陆卓心头一跳,突然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曾经无数次听说戒毒的过程比毒瘾犯的时候还要痛苦的他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掉坑里了。以老汪那种残忍的性格就算不用任何方式单凭暴力让自己摆脱毒瘾也不是不可能,如果他真是用每次毒瘾犯的时候给自己一顿毒打来当作治疗手法的话恐怕自己毒没戒掉,反而会先被他生生打死。

    长吁一口气,陆卓现在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毒瘾是无论如何都要戒掉的,哪怕是被毒打也扔了。毕竟自己这幅申办还得留着娶妻生子,要是就这么被坑成了大烟鬼的话自己还拿什么应付那么多媳妇。再说了,那种感觉跟和媳妇们滚床单的感觉比起来,实在是差太远了。

    “老子一定要戒毒,一定要有个好身板,多声几个儿子女儿,气死那群王八蛋!”陆卓摸着后怖一副发狠地样子,半天之后才对着有些发愣地黎梦月问道:“对了,你干嘛不给我带饭?”**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