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三十九章 阴狠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刀光一闪,一缕秀发悄然落地。【-)站在唐曼身前地中年人朝着陆卓微微一笑:“你现在又能把我怎么样呢?”

    陆卓摇摇头没有说话,反而是直起了身子慢慢地朝着前方走去。每走一步,他浑身上下地剧痛都会牵扯其每一根神经让她冷汗直冒。但是无论身体地痛苦又多强烈,他脚下的步伐都没有一丝怯意。

    任何一个了解陆卓的人在场的话都不会再想接下来的事情发展  。对于陆卓来说,他生命中的任何一个亲人都高于他乃至任何人的性命。而且他最可怕的,就是说到做到。

    丝毫没有理会身旁擦肩而过地花千秋,陆卓仿佛当所有人都不存在一样走到了对方面前。

    “哦?你还想对我怎么样呢?”

    中年人朝着陆卓微微一笑,手里地匕首在半空中掠过数道诡秘的痕迹。仿佛在宣示着陆卓的无力。只是陆卓接下来的动作却让他整个人呆在当场。

    缓缓伸出自己的右手,陆卓仿佛没有任何想法一样直直将手掌探向了对方地脖子,好像要掐住对方一样。

    “哼,不自量力!”

    一声冷哼,中年人手中的匕首一闪,直直朝着陆卓的手掌削去,如果陆卓挨了这一下,整个右手手掌都会被这地切下来。

    唐曼瞳孔一缩,呼吸猛地停顿。只是还没有等她挣扎的时候陆卓的左手已经闪电般探出猛地抓住了对方持刀地手腕。

    “噗~”

    唐曼能够听到匕首刺入陆卓胸口时那残忍地声音,她浑身颤栗地望着面前的陆卓,整个人地精神已经彻底崩溃。

    陆卓抓住了对方地手腕,将匕首狠狠带进了自己的身体里。而他的右手手掌在同一时刻也狠狠掐住了对方地脖子将中年人整个提到了半空中。仿佛没有任何痛感,陆卓死死抓住对方地手腕不然他持刀的手给自己再有半点伤害,而他的右手臂上同事冒出了根根暴怒地青筋,五指如同铁钳一样狠狠地掐住赌坊地脖子,将空气一点点地冲他身体中压榨出来。

    “该死!”

    中年人挣扎着,空下来地另一只手一下下狠狠地捶打在陆卓胸前地刀柄上,想用越来越强烈地伤害让陆卓迫不得已将自己放下来。

    胸前地痛苦已经麻木,身躯也越来越冰冷越来越僵硬。只是陆卓要的,是对方的命!在这个伤害了唐曼的人没有倒下之前,他是绝对不会放手的!

    随着陆卓力量地越来越大,中年人地脖子已经越来越不堪负荷,逐渐发出了声声难听地脆响。陆卓已经能感觉到对方喉咙的脆骨正在一点点碎裂,而对方肺里的空气也在一点点流失。还有三十秒,就能结果对方的性命,在这之前自己是绝对不会放手的。

    “在我面前就像干掉我的人,你也太高看自己了!”

    花千秋阴恻恻地身影响起,原本站在场中的他身形如同鬼魅一般掠动,瞬间到了陆卓身后。轻轻一拳从后面击在陆卓腰间软肋地部位,巨大地力量让陆卓瞬间朝着一旁侧飞出去重重裹在地上拖出一道长长地血线。

    “呜~”

    唐曼一双美目猛地睁开,眼泪瞬间裸了下来。强装的平静在陆卓倒下地瞬间变得粉碎,此刻的她再也不能伪装出一副慷慨赴死地模样。而心中想的,也只是要陆卓快点离开这个地方。

    花千秋轻轻撕开唐曼嘴上地胶布,用冷冰冰地眼神望着倒在地上半天没有爬起的陆卓。那仿佛血人一样的男人现在只剩下一点点的意志在支撑着自己已经接近崩溃的身体。

    “陆卓!”

    唐曼的叫声几乎将嗓子喊哑,那撕心裂肺地叫喊让倒在地上的陆卓猛地抬头朝她一笑。

    “没事,待会我就带你回家!”

    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陆卓永远都不会出现放弃的姿态。哪怕是在他心中已经绝望,但是在唐曼面前他也决不让自己出现一丝半毫地颓丧。

    如果没有黎梦月那一枪的话或许陆卓现在还能跟花千秋两人缠斗一阵,如果不是因为翻车而扯开了伤口的话陆卓也不会因为短时间内地失血过多而变得连视线都有些模糊不清。可惜,世界上永远没有如果。

    深深吸了口气,陆卓望着花千秋平静道:“放了他,我留下!”

    “不要!我要跟你一起走!”

    还没等花千秋答应或者拒绝,被绑在椅子上地唐曼已经率先开口。带着满脸地泪痕望着陆卓,手

    脚被绑地唐曼拼了命地叫喊到:“你说了要带我回家的!”

    陆卓擦了擦自己脸上的血水,轻轻走到了唐曼身边蹲下:“曼曼,你先回家,我待会就回来了。好不好。”

    “不要,你骗人!你骗我的!”

    唐曼用力挣扎着,随后望着一旁看笑话的花千秋,已经发肿的眼睛里流露出对方从没见过的镇定:“我死不死无所谓,我只知道,你也走不出去!”

    花千秋点点头:“我知道。不过我一把年纪了,留在这边也无所谓。”

    刹车声响起,陆卓手下的人们纷纷赶到了现场。南军带着整整两百人将整座仓库地入口韦德水泄不通。所有人手里地枪口都对准了场中的花千秋和他的那名手下。

    唐曼心中猛地一松,看到南军带来的人之后她本能的感到一阵安全感。只是她的想法太美妙了。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就算自己这边的人数再多出一倍也没有办法见自己和陆卓共同救出。

    “还来的挺快,这些就是你手下的全部精英了吧?”

    花千秋微微一笑,双手插在口袋里慢吞吞地转过身子扫视了周围的一干人等。他年轻的时候也曾经经历过刀山火海,如果不是因为那一段岁月他很可能有自己的家族也说不定。只是现在,他的命是严哲从垃圾堆里拉上来的,现在该是还给他的时候了。

    陆卓轻轻搂着唐曼,现在的他已经没有太多想法了。如果能出去自然好,但如果出不去的话也是自己命中注定。他现在只想多抱着唐曼一阵让她没那么害怕,其他的,就交给南军等人好了。

    黎梦月已经在外面地附近仓库地顶棚上准备好了,但是由于视角问题,他只能砍刀仓库里不到一半的空间。如果想要在外面击毙花千秋的话必须要有一个人将他引出来才行。

    “花千秋,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没本事了。竟然用人质来做weixie?”

    推着轮椅地汪索慢慢到了场中,望着面前地花千秋不屑地嘲讽。

    花千秋望着慢吞吞走进来的汪索冷哼两声。两人地视线在半空中碰撞,发出一阵阵火花。在二十年前两人就是京城里的老冤家,现在再见面,一个已经自知必死,而另一个也已经坐上了轮椅。

    汪索从轮椅旁边地袋子里摸出了他那两柄造型诡异的“鬼哭刀”,放在眼线细细端详一阵之后才黯然道:“可惜了,你还是要死在这两柄刀之下。”

    “轰隆隆!”

    沉重地声音响起,仓库中所有人都是猛地一愣。陆卓飞快地转头望着大门处,却看见沉重两道沉重地大铁门在由两遍朝着中间缓缓合上。南军猛地一愣,立刻带着手下地人全部冲入了仓库中,手里地枪械死死对准了花千秋两人。

    花千秋喉咙里发出一阵阵低沉地狞笑,望着仓库里整整二百多号陆卓的手下,花千秋不禁一阵阵地欢畅。已经好多年都没有这么开心了,时间长得几乎都让人忘记了自己最擅长的是什么。

    汪索面色沉凝一言不发地坐在轮椅上,他太大意了,直到现在才看出来花千秋的目的。今天他这次的目标不是陆卓,或者说不完全是他。而是陆卓和她手下的大半主力。这些人虽然只是保安公司,但是一旦南军完蛋了,他参与的手下想要再为他报仇也不过是痴人说梦。这样一来严哲之后在陆卓死掉之后费上一点点力气就能顺顺当当地让一切重新归于平静。

    “鬼王”汪索,这是几十年前京城家喻户晓的任务。而与他同样有名的,还有“药桶”花千秋。

    与汪索截然相反。花千秋出名的从来不是他的搏斗技巧,但与玩不惯所一样,让花千秋出名的同样是他的杀人技巧。只是花千秋从来不喜欢用手杀人。即使一对一的情况下他有把握从汪索手下逃脱他也不喜欢这种方式。他中意的,是炸药在瞬间爆炸产生的高温和能够令他心醉地火光。而正是因为这样的癖好,他才在年轻的时候被打入牛棚。

    “南军,怎么和回事?为什么门被关上了,我完全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快想办法把门打开,否则的话我怎么干掉花千秋!”

    外面地黎梦月用无线电朝着南军大吼。现在他的瞄准镜里什么也看不到,唯一能够瞄到的地方就只有仓库边缘地一块空地,而那个地方根本没人会站。

    南军悄悄退后堕入人群,小声地朝着黎梦月说道:“我现在也没办法,你用红外线找一个点给我,我把花千秋引到点上!”**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