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三十八章 发狠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底下地重武器猛地抬高枪口对准了最顶层亮灯的房间,几乎是毫无准备地枪声响起,子弹如同狂风骤雨一样顷刻间击穿了顶层的窗户,墙壁,毫不犹豫地穿透进入,将房间里的一切全部撕碎。书友上传〗

    枪口地火舌如同疯狂乱舞的烟花一样喷射而出。在同伙的掩护下,剩下的枪手扛着手里的武器猛地冲入了楼房内,震耳欲聋地枪声就算隔着几百米之外也让章义听得心惊肉跳。一边安抚着自己的邻居,一边保证沈河会全部给她们赔偿  。

    两声julie地爆炸声响起,五层的梁山房门被整个炸开,超过二十名手持武器地大汉立刻对着大开的房门就是一通扫射,根本不管子弹回倾泻在房间里的哪一个角落或者落在谁身上。

    jilie地枪声持续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随着枪声的戛然而止,硝烟也逐渐散去。沈河慢吞吞地带着人走到了楼上,房间里的一切已经彻底变得支离破碎。八具满是弹孔和焦痕地尸体躺在房间里,手里屋子还握着自己的武器。沈河走到房间内,打开几人的包裹,果然发现了陆卓和陈忆等人的照片。

    蹲在尸体旁边仔细翻看了一下,沈河从一个人身上找出了一部手机。

    翻开手机的通话记录,却只有一个号码。沈河脸上带着微笑回拨了过去。

    “喂,秦泰,什么事情?”

    有些苍老的声音传入沈河的耳朵,他脸上地表情立刻变得欢畅无比:“花千秋?”

    电话那头的声音一顿,片刻后才猛地反应过来回答道:“沈河?还是南军?”

    “沈河!”

    花千秋拿着电话,心中明白自己的八个人已经彻底没救了。他知道陆卓会对自己的到来而不顾一切地打击,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而从沈河短短的三个字里面花千秋已经知道他这一次将不惜一切代价跟自己周旋到底。

    短暂地对话之后两人都沉默了,但却都极有默契地没有挂断电话。

    良久,电话那头地花千秋突然开口,用一种几乎让沈河窒息地声音嘲讽道:“唐曼在我手上,如果不想让他死,就让陆卓一个人来。”

    电话被挂断,沈河的脸色铁青一片。周围的手下没有一个人敢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沈河此刻的表情仿佛要吃人一样狰狞。

    费了半天的力气打算一句做掉的对手却成为了自己权利击中的陷阱。沈河猛地站起身来眼睛通红地低吼:“把所有人都叫出来,一定不能让老板出任何状况!”

    就在沈河疯狂召集人手的时候,陆卓已经拖着快要走不动对身子一个人开着车直奔竹江码头的货舱。

    嘴里咬着烟头,陆卓面色苍白地开着从训练基地抢来的车子一路狂奔,根本不在乎闯了多少红灯撞了多少车子。躺满被抓,简直比被人家拿枪指着自己的脑袋还要让人难受。

    陆卓最担心的事情还是陈真了,就在他强行出院让唐曼回家的时候狐狸精在路上除了事情。还没等他在训练基地把等子坐热花千秋就把电话打了过来。

    开着车子,陆卓只能再喝下一杯美沙酮。胸前的伤口已经再一次裂开,面前的一副也已经翻起点点红色。只是他必须看下去,否则的话他跟唐曼两个人都回不来。

    电话响起,南军带着大队人马跟在陆卓后头,丝毫没有松懈。

    “老板,所有人都到位了,深夜也另一边赶过来。你先别冲动,等我们安排好之后再进去。一定要冷静行事!”

    “放屁!唐曼现在在他们手上你要我怎么冷静?唐曼今天要是出了什么意外老子一把火烧了上海!”

    一把挂断电话,陆卓直接将脚下的油门踩到尽头。他现在唯一还能顾及的就只有唐曼的安慰,至于其他的,他根本顾不上。远处的码头吊机已经能够清晰辨认,陆卓低吼一声,以近乎野蛮地开车方式直接撞进了码头的货舱区。

    巨大的吊机上,一名身穿黑衣的男子正扛着一把接近一点二米的狙击枪瞄准的陆卓的轮胎。十字准星紧紧地盯着陆卓的左前轮,看着他一点点地冲入货舱区域。

    “花老,已经进入射程范围,随时可以开枪!”

    通过耳朵上的无线电对讲机报告陆卓的情况,陆卓现在的一举一动都在对方地掌握之中。

    “开枪吧,让他走过来!”

    货舱里的花千秋看了一眼被绑在椅子上地唐曼,一张满是皱纹的老脸上尽是寒意。这次过来他就知道自己很难再回到北京。哪怕是顺利解决了陆卓也会被他那些愤怒的手下干掉。所以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全身而退的打算。

    听到开枪地命令,被紧紧束缚地唐曼整个人顿时挣扎起来,被封住地最发出“呜呜”地叫声,狭长地双眼愤怒地望着花千秋。

    花千秋见到唐曼的julie挣扎不禁一愣,随即脸上的表情立刻变得古怪无比:“陆家的男人有什么好的值得你这么为他拼命?你也算是能干的女人了,找一户好人家应该不难。可惜了,你选错了人!”

    听到花千秋嘲讽地唐曼突然安静了下来,用一种同情地目光望着年过半百地老头。她不再挣扎,反而变得无比安静。

    在面临人生最后一刻的时候知道还有人肯为了自己以身犯险对一个女人来说已经是一件心满意足的事情了。更何况从花千秋打电话给陆卓倒塌赶到的时间不过过去了半小时不到。有这么一个肯为了自己连思考能力都丧失的男人疼爱,唐曼已经没有什么好追求的了。

    “砰!”

    长长地枪管射出十公分长的子弹,弹壳在半空中退去,弹头直射入陆卓汽车地左前轮。

    “噗~”

    一声脆响,随后陆卓地车子整个失去了平衡,瞬间毫无方向感地东摇西晃朝着一旁地房屋狠狠撞去。车轮猛地碰到防护带上,摇晃不定地车神瞬间被掀翻。陆卓几乎是睁着双眼看着自己眼前地景象出现翻滚,随后被四周传来地巨大

    压力和撞击力震得头晕脑胀。

    “你妈!”

    愤怒地排箫一生,陆卓顾不上自己伤口地剧痛,整个人扭曲着身子从破碎地汽车车窗内钻出来,一瘸一拐地朝着约定地仓库跑去。胸前地鲜血已经让一副事了一大片,只是已经麻木的他除了感觉胸前湿漉漉粘乎乎的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理会。现在的他脑袋里只有唐曼的身影,其他的一切都不再重要。

    就在陆卓几百米的后面,跟着南军一起地黎梦月猛地看见了黑夜中吊机上一闪而过的枪火。整个人浑身一震猛地尖叫出声:“有狙击手!”

    话音未落,南军已经看到了前方陆卓的车子猛地掀翻起来,在半空中翻滚几圈之后才重重砸在地上。

    “陆卓!”

    如梦月一声尖叫,直接掏出了自己身上憋着的手枪将汽车地天窗整个轰碎:“停车~!”

    前方地南军一愣,立刻想起了临出发前黎梦月放在后备箱里地大提琴箱子。

    “吱~”

    刺耳地刹车声响,南军瞪得将黑色的奔驰停在了马路中间。黎梦月飞快地跑到了车身面取出了自己的大提琴箱子。飞快地将上面隐藏伪装掀开,从里面取出了一支墨绿色的awp。

    南军眼睁睁地望着黎梦月扛着枪冲进了车里,随后透过天窗直接在车顶上加起了三脚架。他根本没想到一个体重还不到四十五公斤的女人竟然能使用几乎由她五分之二体重的重型狙击步枪。这种英国国际精密仪器公司在二十多年前研制出来军用高精度不强已经成为了多个国家的制式装备。而且知道如今它也是现役高精度步枪之中排名综合素质排名前五地王牌军备。

    “太远了!开近一点!”

    调整好位置的黎梦月低头大叫,awp虽然精度高,杀伤力大,但是有效射程却只有六百米。现在她距离吊机上的狙击手至少有八百米地距离,要想发挥最大杀伤力的话至少还要前进三百米!

    南军没有说话,只是默不作声地开着车子猛地蹿出。车尾灯诡异地连闪两下,身后地车队读书那时呈扇形展开,随后朝从两个方向猛地朝前,朝着陆卓赶往的仓库包围而去。

    “好,再近一点,我还要一百米的距离!”

    黎梦月望着瞄准镜,嘴里小声地哼哼着,不断地调整者自己瞄准镜的精度,同事在心中默默计算刚刚下过雨之后的风速还有空气湿度。

    “哦?也有狙击手么?”

    正在吊机上准备爬下来的狙击手望着奔驰车上突然探出半个身子地黎梦月眉头突然一挑。用枪管上的瞄准镜一看,却没想到对方用的竟然是跟自己手中狙击枪铲子同一家厂家的awp,只不过用来射穿陆卓轮胎的这把,是射成更加远精度更加大的awm。

    从瞄准镜中望着瞄准自己的黎梦月,率先进入最佳射程地狙击手在一阵瞄准之后毫不犹豫地扣下了自己手里的班级。

    “砰砰!”

    两柄几乎可以乘坐是兄弟的狙击枪同事开火,两颗子弹瞬间以超音速地速度直射前方。南军地右前轮猛地爆开,车神一阵摇晃,差点一不小心将已经探出半个身子地黎梦月整个掀飞出去。

    “该死!”

    狠狠地诅咒一声,南军立刻停车。他知道狙击手在整个共计过程需要的不但是完美地瞄准和机选,就连子弹出膛后的身体反应也会影响到蛋刀和子弹落点。而且最重要的是自己已经进入了对方的射程。

    “砰!”

    子弹狠狠射在吊机上溅出一串火星,让旁边地狙击手不禁吓了一跳:“好厉害的精度,运动中竟然还有这种枪法,果然不能让你停下来啊!”

    “砰!”

    又是一枪射出,子弹直接射到了奔驰车的顶棚上,从顶门直没而入地子弹将汽车地做点射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黎梦月脸色没有四包变化,只是将自己瞄准镜的参数再一次做了调整。

    “下来吧,小心流弹!”南军游戏紧张上面黎梦月的安慰。刚才只是她运气好躲过一劫,如果下一枪子弹因为击中车顶而产生折射的话,就算再怎么精于计算的狙击手也没办法闪避。

    黎梦月没有答话,只是平静地扣动了手里的扳机。

    “砰!”

    绿色的awp射出的子弹瞬间飞越了数百米地距离,瞬间将吊机上狙击手的瞄准镜射穿没入他的眉心。

    手里的awm再也掌握不住从数十米地吊机上跌落,而那名狙击手也跟着追过的步枪垂直落下。猛地掉入剩下的仓库。

    当路捉一瘸一拐地出现在仓库门口只是,那名狙击手正好创税了仓库地顶门从上面狠狠落下,重重摔在场地中间。

    大口地穿着粗气,陆卓一眼就看到了自己正前方手脚被绑在椅子上的唐曼。那娇柔得自己都舍不得重一点爱抚的身躯此刻却被粗糙地麻绳舒服,让陆卓瞬间红了眼睛。

    花千秋站在唐曼身旁,仓库里还有一名他带来的手下。这一次到上海他只到了十个人,其中八个作为诱饵让沈河上当,另外两人,一人观察陆卓的动向,而另一人,则留在自己身旁准备应付可能的一切情况。

    胸前地鲜血滴落在地,陆卓的整个前襟都已经石头。浑身上下冷汗直冒,强烈地痛苦也慢慢盖过了美沙酮地药力。现在的他全凭着一口气支撑,最大的动力,就是面前地唐曼。

    “真没看出来你还这么硬气,我倒是小看你了!”花千秋望着陆卓慢吞吞地走到了场中。看了一眼身旁已经一动不动地尸体,花千秋突然笑了起来:“我不是说过你只能一个人来么?看来你还是没有遵守约定。”

    花千秋身后的手下听到他的话之后手中突然对出了一柄匕首悄然站到了唐曼身旁,手里的匕首静悄悄地横在了唐曼脖子前面。

    陆卓眼神一凛,浑身上下猛地爆发出一阵冰寒地杀气:“你敢动她一根头发,我连你邻居都不会放过!”**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