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三十五章 分崩离析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苏宝儿在陆卓的病房里整整守了一天一夜没合眼。@}陆卓在麻醉剂小丽过后清醒过来一次,只是在跟她说了两句话之后又沉沉睡去。

    “怎么样?陆卓好点没有?”唐曼提着一个保温盒走进了病房里,望着熟睡地陆卓朝苏宝儿问道。

    苏宝儿点点头,心里头明白这一天时间家里人肯定一个也不好受:“已经好多了,早上醒来了一次,我知道你们在睡觉就没通知你们  。”

    唐曼点点头:“这样也好,让她多休息吧。这里给你煲了汤,赶快趁热喝了回家睡一觉。孝诗的哥哥已经从北京赶了过来,说你两个哥哥后脚就到。”

    苏宝儿一愣,心中顿时一喜。不管怎么说,苏耀武和苏杨威两兄弟到这边以后大笑也算个暴涨。起码如果再有人想对陆卓怎么样的话要看看她们兄弟俩同不同意。在加上方严牧,陆卓在这段时间内应该可以保证绝对的安全。

    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一进门就看着所有人都坐在沙发上闷闷不乐。陈忆一张脸更是阴沉得仿佛要吃人一样可怕。

    “怎么了?你们怎么都坐在这里,孝诗人呢?”苏宝儿一进门口就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劲。所有人脸上都不好看,一个个冷冰冰地仿佛正在经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而苏耀武和苏杨威两兄弟此刻也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地两人让苏宝儿一眼就看出了问题在他们身上。

    “宝儿,你跟我们上来,有话要对你说!”

    苏耀武站起身来,二话不说直接朝着楼上走去,而一屋子人根本没有理会苏耀武两兄弟,只是不约而同地朝着苏宝儿点点头。

    有些搞不清楚状况地苏宝儿一回家就看见自家两个老哥好像跟姐妹们恼了不愉快,自然想要弄清楚是为什么。跟着苏耀武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还没等他关上房间大门,苏耀武就直接回过头来朝着她说道:“收拾东西,跟我回北京!”

    苏宝儿一愣,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你再说一边?”

    苏耀武定定站在房间中央,朝着苏宝儿沉声道:“我说赶紧收拾东西跟我回北京!”

    “凭什么?我不回去!”听明白的苏宝儿回答得非常干脆,只是几个字就打发了苏耀武这个哥哥。

    不满地盯着自己面前地苏耀武,苏宝儿脸上的表情陈德仿佛能滴出水来。她原本还以为自己家来人是为了帮陆卓一把,让他度过难关。但是没想到现在却成了这副样子。陆卓现在这么危险,危险到随时都有可能没命,结果她们竟然要自己在这种情况下离开他身边,这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宝儿,你还不明白么?陆卓这次死定了!”苏杨威望着苏宝儿,脸上一副心急如焚地模样。两兄弟就这一个妹妹,又失踪了二十年。现在苏宝儿虽然还没有认祖归宗,但是苏家的人早就把她当成了吉利头最宝贝的闺女。

    苏耀武望着苏宝儿,神情无比的认真:“严哲已经让他手下的花千秋过来了,他是什么人我们比你清楚的多。如果汪索还在的话或者我们不会让你走,但是现在汪索自身都难保,如果碰到对方的袭击不管是你还是陆卓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你明白么?”

    苏宝儿点点头,她心理比谁都明白。严哲不打算放过陆卓这点显而易见。躺在医院的陆卓毫无还手之力这点也很明显。但越是现在这样的架势自己就越不能离开陆卓。这一点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变的:“我不会走,陆卓有什么危险我无所谓。什么人来对付他也无所谓,我就在这里,哪也不去!”

    耀武扬威两兄弟一愣,无奈地对视了一眼。苏杨威咬咬牙朝着苏宝儿咬牙道:“没办法,方严牧也在跟方孝诗谈这个。来的时候老爷子也说过了,就算是把你打昏了也要把你平安带回去!”

    “我是不会走的,你们再怎么逼我也没用,孝诗也不会走,家里面所有人都不会离开!”苏宝儿很坚定自己的立场,无论对面的苏耀武两兄弟怎么劝都是那副油盐不进的模样。如果自己在现在离开这个家,那以后还凭什么回来?如果回不来,那自己活着还有什么目标?

    “宝儿姐,我”

    一声叫喊,已经换了一套衣服地方孝诗站在房间门口,脸色苍白地望着苏宝儿。她咬着嘴唇,脸上的神色极其难看,就像是做了什么错事一样的不敢看苏宝儿。

    苏宝儿回过头望着方孝诗地模样不禁心头一跳。在她身后的方严牧已经拿起了一个小小的行李箱!

    “孝诗,你这是”苏宝儿有些难以相信,一直以来方孝诗虽然神经大条做事没规没距的,但是苏宝儿怎么也不相信方孝诗竟然会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做出这样的决定。

    “我要回北京,可能大半年之内都回不来了!”方孝诗有些不敢看苏宝儿,只是将头撇过去小声说着。

    苏宝儿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几乎都快要支撑不住倒在地上。方孝诗的选择竟然是离开,这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的。刚想冷冰冰地回答门口的方孝诗,却猛地瞥见了她已经微微隆起的小腹:“算了,你回家安心养胎。预产期前我们会去看你的!”

    苏宝儿摆了摆手再也没有任何的言语,只是无力地坐在床上。

    “宝儿姐,跟我一起回去吧!”方孝诗占到苏宝儿身前,用一种近乎乞求地语气朝着苏宝儿说道。

    “呼”地一下!

    苏宝儿猛地抬起头来盯着方孝诗,眼神中的冰冷一闪而逝。她不想跟方孝诗再多说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别人改不改变是别人的事情,但是自己,是永远不会变的。

    “在那边会有更多的机会,会有更多的帮助。我家,我家的人,还有耀武扬威他们都会尽力。但是如果你在这边的话,就只能靠自己。陆卓现在只是有点钱而

    已,还没有到不能被人碰的程度。他的对手又那么强,如果你和我堵在北京,苏家和方家一定会权利支持陆卓。如果我们在这边,什么也做不了!”

    方孝诗闭着眼睛,长长地睫毛抖动着。眼泪顺着紧闭地眼角不知觉地滑下。方严牧站在方孝诗身后轻轻将她揽进怀里,用一种同情地目光望着苏宝儿。

    “王八蛋你干什么,再用那种眼神看我妹妹信不信我现在就打死你!”苏杨威有些不高兴了。现在的苏家连老太爷都巴巴等着这个孙女回去,两兄弟更是对苏宝儿疼得不行,生怕被人家欺负。现在方严牧这样子分明就是幸灾乐祸。

    方严牧不屑一笑,朝着两人冷冷回到:“你们两个多劝劝宝儿吧,还要我妹妹来说这些,你们两丢不丢人!”

    对于周围的争吵苏宝儿完全没有听进一分一毫,她只是本能地觉得方孝诗的话有道理。在上海,他能利用的不过是陆卓能利用的那些,甚至还不能像陆卓那样如臂指使。如果接下来的麻烦一件比一件大的话就算自己呆在这边也是无济于事。但如果回到了北京,那苏家的一切都可以任凭自己慢慢染指。等到了自己真的在苏家有了一席之地,联合方孝诗对杨沿着就要显得轻松多了。

    只是这样一来,陆卓在这边的事情就更没人帮忙了。

    苏宝儿一下子陷入了两难的境地,整个人有些进退两难一样地思考着。

    方严牧望着低头不语地苏宝儿,叹息了一声说道:“陆卓在这边能不能挺得住,全看严哲的压力大不大!”

    苏宝儿猛地抬起头眼睛死死地盯着方严牧。对方的一句话让她彻底放弃了自己的犹豫,只有给严哲不断施压才有机会让陆卓在这边松口气成长起来。苏家不刽无缘无故地帮陆卓什么,如果没有自己在,苏耀武两兄弟连一分力气都不会出。但如果自己回到北京认祖归宗的话,无论怎么样苏家都会或多或少地帮助陆卓一点,至于能做到多少,就要看自己的本事了。

    当陈忆和其他人望着苏宝儿跟方孝诗两人提着箱子走下楼的时候,所有人都明白了今天是这个家团团圆圆的最后一天。等到陆卓醒过来的时候,或者她们两人已经回到北京重新开始了生活。这是陈忆意料中的事情,只是没有想到会来的这么快。

    “吃了饭再走吧,急也急不来今天。”陈忆叹了口气,望着已经走到了门口地苏宝儿说道。

    苏宝儿回过头来摇了摇脑袋:“不了,我越快回去陆卓就越快安全。”

    没有人在开口说话了,更没有人给两人送别。苏宝儿和方孝诗的离开比起陆卓中枪的打击都不遑多让。原本还热热闹闹的家里因为突然少了两个人而变得有些冷冷清清。

    在座的都能够理解苏宝儿和方孝诗的选择是为什么,只是每个人都不能面对这些事情的突然发生。就像坐过山车的人明知道坐上去之后会很刺激,但是到了真正大起大落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尖叫一样。

    有的事情,不是靠着准备充分就能够抵挡的。

    跟着方孝诗和苏宝儿一起离开的时候带走了四姐妹中的爱莎。就算她们在北京有众多人保护,但是如果没有一个家里人看着她们两姐妹的话是不会有人放心的。叹了口气,陈忆转过头来望着唐嫣跟刘倩:“你们两个也应该已经做了决定吧,是走是留都是对的,没有人会说三道四!”

    唐嫣浑身一震,都不敢看着陈忆的脸。她跟唐远毅约好,如果苏宝儿和方孝诗一起回北京的话他就要暂时离开这里,去美国继续学她原本就擅长的金融业。现在苏宝儿和方孝诗两人真的离开,那自己去那边的日子也不会太远。至于刘倩和刘山的决定,唐嫣也从她那里得到了消息。如果家里面有两人离开,刘倩也要去德国进行国际警察交流。为期,一年时间!

    “忆姐,我真的不想走!”唐嫣望着陈忆,希望她能给自己一个解决的办法。

    陈忆摇了摇头:“这个家还没有散,我们都必须相信陆卓。过去吧,变得比现在更加更感的时候再回来。陆卓不会那么容易就被人干掉的,这点我可以像你保证!”

    “我决定了!”

    刘倩一声大喝,在所有人疑惑地目光中猛地站了起来。望着周围一个个疑惑的姐妹,刘倩大声宣布:“我要去德国!我要成为世界上最好的警察!”

    陈忆脸上轻轻一笑:“好了好了,陆卓在的话一定又要笑你了!”

    刘倩一愣,原本还充满精神的脸蛋瞬间黯然下来。家里少了陆卓连个跟自己斗嘴的人都没有。如果他在家里的话看见自己那副样子一定会忍不住损自己两句,但是现在,除了陈忆之外其他人好像都没什么心情再开玩笑。

    偌大一个家里在一天之内走了四个人。现在只剩下陈忆等五个人。留下的人除了守着已经变得空荡荡地房子之外,就只剩下等着陆卓出院。

    躺在医院的陆卓根本不知道自己家里的媳妇已经走了接近一半。他只知道醒来的时候唐曼的脸色有些难看,想要跟自己说些什么却又一副欲言又止地模样。

    撇撇嘴,伸手抓住唐曼有些冰冷的手掌:“怎么了,我不是好好的吗。修养一个月就能出院了。干嘛还不高兴?”

    唐曼收起了自己的电话,朝着陆卓抿嘴一笑:“我没事,就是看你这么段时间内连续受伤有点受不了。”

    陆卓摸摸鼻子也有些不好意思。说到底还是自己脑袋不好使,明明都接到了短信却还是把这茬给忘了。要是换了一个聪明的早在回来的时候酒吧家里的窗帘全都拉上了。

    “陆卓!”

    一声叫喊,病房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身黑白条纹裙的黎梦月红着脸但提拉着一个几乎有她三分之一大小的果篮走了进来。**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