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三十四章 有惊无险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周围的空间好像在一瞬间完全沉寂,陆卓再也听不到周围的半点声音,只觉得头顶的天空在朝着自己迅速压下,逐渐变得越来越黑,越来越沉。@}

    陆羽的提醒还是没有起到半点作用,沈河的全市搜查也没有找到杀手的踪迹。陆卓还是在自家中枪了。来自于小区山顶上的据几位正好可以俯瞰他家的阳台,杀手就是从这里开枪将陆卓放倒的。

    家里的女人们都惊呆了,望着倒在地上的陆卓几个一丝不挂的女人顿时愣住了  。唐曼呆呆地望着倒地不起的陆卓,整个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小桌子!”

    一声尖叫,顾不上穿衣服的苏宝儿从床上猛地跳起来朝着阳台直扑过去,根本不在乎敌人有没有远离就直接出了阳台。抓着陆卓的身子飞快地将他拖房间,苏宝儿整个人都傻在了当场。她整个人已经懵了,完全无法接受现在的事实。陆卓才刚刚消失了两天时间回到家里,还没有等他把杯子捂热就除了这种事情,简直让人不敢想象。

    “还愣着干什么,赶快送医院啊!”许逸云惨叫一声,飞快的找到了床边的一副船上,脸色苍白地拿出自己的手机拨通了急救中心地号码。

    陆卓还是被送进了医院,连续的袭击让他身边的所有人都已经无法保持冷静。抢救室的门口沾满了人,沈河正拿着电话阴沉地一遍遍咆哮。他左手的小指和无名指已经被整个切掉,但疼痛却依然无法掩盖他心中的愤怒。在自己的地盘上陆卓三番五次被人袭击,自己却找不到哪怕一点线索。就这样的情况自己还凭什么做陆卓的代理人!

    闻讯赶来地刘山和唐远毅两人在走廊里抽着烟,望着远处手术室门口的唐嫣和刘倩,两个人的没诶头深深皱起。大口径的狙击枪远距离杀伤,这样的手法绝对不是一般人,最起码要受过及其系统地半军事化训练才能将一切设定得那么好。

    刘山叹息了一声,一串长长地烟雾从嘴里突出,望着唐远毅同样沉重地脸,他心中也是一阵沉闷:“从寻找地点,前夫,隐藏到下手逃跑。对方制定了紧密的计划和路线。普通枪手根本做不到这一点,你猜会是谁?”

    唐远毅撇撇嘴无奈地叹息道:“还能是谁?除了严哲谁还会这样对付这臭小子。一次能逃脱算是运气,两次算是命中注定。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哎~”

    赶尽杀绝,这是所有占据了一定位子的人最喜欢做的事情。严哲不害怕陆羽,因为对方已经输给过他一次。但是对于陆卓这个根本摸不清套路的家伙,严哲还是觉得率先干掉他比较好。在收到杀手的回馈之后,正在家里看电视的严哲平静的脸上也不禁笑出声来:“思溪,下午带你去逛街好不好?”

    一旁正在专心致志玩游戏的程思溪一愣,转过头来望着严哲笑答:“怎么突然这么好?”

    严哲微微一笑,没有回答程思溪的问题:“过几天去旅行吧,好久都没去了!”

    程思溪一愣,随即笑眯眯地点点头:“好啊,去澳大利亚吧,我跟儿子都好久没去了。嗯,这次顺便去上海看看陆卓怎么样?”

    严哲一愣,摇摇头再不说话。程思溪的无心之言自然不会让她感觉到方案,只是这时候,胸口中枪的陆卓已经不在了,她又怎么还能见到他呢?

    陆卓中枪的消息很快传给了所有人。包括余思明在内,跟他稍微有点关系的人都统统赶到了医院,只是京城那边却依然没有对这次陆卓被袭击而有任何表示。

    整个手术室门口已经被围满了人,纷纷等待着陆卓的手术情况。

    除了陆卓的家里人跟几个混蛋之外,大部分人等待手术结果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看陆卓还能不能继续活下来。能够躲过这一届自然好说,一切照旧大家共同进退。但是如果不能的话,那就是树倒猢狲散,大家以后各走各路。而陆卓积累起来的一切,也将成为称他人瓜分的蛋糕。

    世界就是这么残酷,残酷到任何事情都可以明码标价。陆卓活着的时候大家因为他而一起合作,但是如果他倒了,原本的合作伙伴就会立刻变成豺狼。就连唐远毅和余思明等人也不会例外。

    三小时后,陆卓终于被推出了手术室。两个月前才中枪的他看上去已经痊愈,

    但实际上身体素质比起状态最佳的时候还是查了不少。而现在又被一枪狠狠击在胸口,这让所有人都对他的这次手术提心吊胆。

    苏宝儿等几人一见到医生就立刻为了上去,七嘴八舌地朝着医生询问陆卓的情况。她们已经是真的再也经不起第二次的惊吓了,如果陆卓这一次又昏迷过去的话恐怕没有人能够在支撑下去。

    医生望着手术外面这么多人顿时也吓了一跳。经历安抚下苏宝儿等人的情绪之后为陆卓主刀的医生才平静地说道:“病人现在情况很好,子弹只是卡在了他的肋骨上。他身体不错,应该没什么大碍。不过现在他最需要的事情就是休息,你们最好不要打扰。”

    “呼~”苏宝儿一屁股做到地上再也站不起来,一双眼睛里尽是眼泪。从陆卓倒下的瞬间到现在她的神经几乎都没有松懈过。在陆卓被退入抢救室的一瞬间他整个人都感觉自己要崩溃了。如果不是还怀着希望向上天祈祷的话她根本不会有动力支撑到现在。在听到陆卓没事的瞬间他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直到周围的人脸上都露出同样喜悦的表情之后苏宝儿才敢送下一口气。可是早已经麻木地双腿却是再也没有半点力气。

    一切照旧,特护病房里的花篮跟礼物堆满了整整一个房间。只是还没有从深度麻醉中清醒过来的陆卓完全无法看到周围的情况。

    苏宝儿照旧不肯离开还没清醒的陆卓半步,坐在陆卓床边呆呆地望着再一次陷入昏迷的陆卓,苏宝儿原本一张漂亮地俏脸变得苍白无比。其他人都暂时回家等消息了,只剩下她还不肯走,就算别人怎么劝都无济于事。

    “小桌子,你已经出现好多次状况了呢。你就不能让我少为你操点心么?等你醒来了之后其他的东西我们就不要了好不好,什么名利权势统统都不要了。你带我们去旅行或者移民都可以的。只要不再像现在这样就行了。”

    苏宝儿呢喃的话语显得有些有气无力,她已经再也没有过多的精力去想其他了。她发誓,这一次一定是陆卓最后的一次遇到危险,等到他好转之后无论自己用什么方法也要让陆卓跟着自己移民。远远地逃离这一座随时都有可能要他命的战场。

    窗外乌云密布,前几天播报地台风已经横扫过境。穿着担保地苏宝儿被冻得有些微微发冷,只能坐在椅子上缩着身子微微发抖。窗户紧闭,空调也开启了,但是望着仍然在昏迷当中的陆卓苏宝儿却是怎么没办法感觉到丝毫的暖意。

    自从陆卓的女人越来越多之后,像这样看她熟睡地机会已经越来越少。他不在是专属于自己的男人,他还有一个很大很大的家庭需要去维系。他要拼命赚钱,拼命做一些他不喜欢的事情。而自己,只能在他背后紧紧跟着他。

    严哲坐在商场休息区的椅子上拿着电话面色阴沉地说着什么,商店里的程思溪没有注意到这点,只是细心地挑选着自己喜欢的衣服,完全没有注意到严哲此刻的脸色已经变得无比的阴沉。

    “你怎么回事,为什么他没有死还被抢救过来了!”严哲头一次在脸上表现出了愤怒地神色。早上才接到电话说一切得手,结果下午就收到了陆卓已经脱离危险的消息。如果事情只是这样的结果那自己找杀手去对付陆卓还有什么意义?

    电话那头地女人俏皮地声音无所谓地说道:“我只是负责朝他的心脏开枪,并没有保证过他一定会死!现在一血这么发达被抢救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更何况这对他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严哲深吸一口气,拿着电话阴沉道:“我不管,你去把收尾工作清理干净!”

    “否则你就干掉我?”女人的声音不屑又冷酷:“你身边虽然有无数保镖扶着你,但是你儿子呢?你妻子呢?不要试图去weixie一个杀手,那很愚蠢!”

    严哲冷笑两声,直接挂断了电话。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人敢再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也不知道多久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制定的计划却没有按照预期中的被完成。他觉得,这个游戏越来越好玩了。

    “花老,去安排一下。这一次你你亲自过去,无论如何陆卓一定要死。不惜一切代价!”

    花老佝偻地身躯猛地一震,随后朝着严哲深深点点头:“是,老爷。”**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