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三十二章 归家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陆卓一直都知道,像现在这个年代初恋能不分手到结婚还能过一辈子的除了命中注定的之外存在两几乎稀少得无法计算。请记住我们的/】大多数独生子女在成长过程中的备受关注造成了自我又自私的性格支点。为自己考虑的永远比为别人考虑得多。就连默默付出甘愿当备胎的那类人也都是整天再盘算着怎么得到对方或者等着对方看清自己之后投怀送抱。很少有人真正去关心别人正在经历的对他来说是不是真的好,只觉得对方的经历好像在间接伤害一直苦等的自己  。

    正是因为这种情商和思考上的差距才会注定有的人就算等一辈子还不如一个虚伪的杂碎。因为那些人起码懂得对方想要的是什么。

    展颜就是这种例子的最好解释,从前她身边从不缺追求者,也不缺死心塌地等着她的男人。但是她就是喜欢那个只会说好听话用来骗人的混蛋,还一骗就是好几年。在最穷的时候甚至放弃了医院的工作和医生的追求投身到了台姐这个行业。而那些原本信誓旦旦地保证等她一辈子的人也在知道了他的新职业之后果断离开。

    别人的想法展颜可以理解,但她也是人,也需要别人理解。少不更事犯下错误谁都有,更何况她自力更生,凭什么被人家指指点点?所以,在觉得世界气势是冰冷而又残酷的牢笼之后,她变得只为自己而活。也就是那时候她认识了当时已经赚够了钱退休的张红。

    日子很平淡,也没什么好说的。每天上班陪客人喝酒,陪客人唱歌然后下班睡觉。就这样机械性地过了四年,展颜二十二岁的时候终于赚够了可以开一家服装店的钱。只不过老天爷玩人从来都不是只玩一次。就在那时候,她又遇见了一个男人。

    这时候的展颜已经不是十几岁那时候傻乎乎的白痴了,见过交流过的男人也不算少。只是对方的等级,依旧高她太多。

    成熟稳重又出手阔绰的中年男人一向很受欢迎,尤其对方每次来只是为了聊天喝酒分享心事的时候就更加被升华为了“仅剩的不多的好男人”一类。在接触了几个月之后,展颜又陷入了爱河。

    在感情这方面,谁认真的多就注定更加累。更何况对方是带着目的来的。

    一次借口,展颜好几年存下来的七十万被对方全部借走说是用来周转公司资金,还给展颜写了借条而且还开出了九分的高利!

    一切看起来都那么合理又正常,已经深陷其中的展颜根本毫无防备展颜为此还借了张红三十万出来一起交给了对方。

    老千的骗术基本就是老一套,外人看上去或者很愚蠢,但是一旦把主角换成自己,在感情盲目的情况下再想分辨得那么清楚恐怕真的没有几个人能做得到。

    服装店是开不成了,张红也被拉下了水。两人只能回到夜场重新开始。

    展颜脸色有些难看地苦笑了两下,闷不做声露出了几个苦涩的表情,原本的艰难溢于言表。

    陆卓叹了口气,果然女人都是感情动物。只不过着两次伤害造成的伤口恐怕直到多年以后都会滴血。

    “我现在都不敢再相信其他人了,无论男女都一样。红姐说的好,一次感情失败是少不更事,两次是被人骗。但如果有第三次的话那除了是我自己蠢就再也没有其他解释了!”

    陆卓眨巴了一下眼睛,突然脑袋发热地说道:“我刚好有一个服装品牌,你如果有兴趣的话就跟我回上海好了。一两间店面,送给你们这两个救命恩人应该不算什么事。”

    陆卓说的干脆,展颜拒绝地也很干脆:“算了吧,你该是给钱实在点。”

    “你可以在收了钱之后再考虑这个。我手下缺人办事,你肯替我做的话绝对比在这边好得多!”

    展颜愣了愣,随即朝着陆卓笑道:“我考虑考虑!”

    开门声响起,张红急匆匆地跑了进来,一进门就看到了坐在墙根浑身发抖的陆卓正跟展颜两人有说有笑地聊着。转头一看展颜的双手,纱布的边缘都有些泛红。

    心疼地跑到展颜身旁抓起她的手腕仔细地看了一阵,直到确定了不会落下残疾之后张红才把袋子里的美沙酮给力鼻涕眼泪不断地陆卓。

    陆卓接过被子里的黄褐色药水仰头一口喝下,嘴里头难受得不行。这种化学药品的味道有些苦,算不上什么果汁饮品。但能止住自己的毒瘾已经算是现在的良药了。

    喝下美沙酮,陆卓依然有些微微发抖。他知道这种药要在口服过后二十分钟之后才会起作用,而且只是让自己的毒瘾消退,绝对不会产生吸毒时的快感。所以大多数大烟鬼就算知道有这种廉价的药品等子自己白给也不会把它当成首选。

    半小时后,陆卓长吁一口气,整个人的脸色也缓和了很多。一把脱下身上的棉被,站起身来晃荡了一下身子,终于觉得自己能跑能跳了。

    虽然比不上之前那种能打虎的状态,但是现在对付三两个手拿凶器的大汉应该是不成问题的。美沙酮的药力能持续大概一天到一天半的时间,虽然会让自己的身体机能有所下降,但最起码自己现在也算是有点力气不会再任人宰割了。

    逃出生天,大难不死,成功获救又扛过毒瘾发作。陆卓觉得自己现在又多了一个故事跟自己未来儿子孙子吹牛。人年轻的时候就是这样,什么都得经历一点,不然等到老得连路都走不动的时候拿什么跟还或者的朋友吹牛,又拿什么故事教育自家儿孙?只不过这个想法是万万不能跟自家媳妇说的,否则的话自己不死都得掉层皮。

    陈忆坐在酒店沙发里,两只眼睛死死盯着自己面前的岁宏源跟铁建,这两个人从中午被马修带过来已经不知道被毒打了多少顿,但却就是说不出陆卓的下落。现在家里那边已经瞒不住了,几个姐妹纷纷叫嚷着要是晚上再见不

    到陆卓明天就集体飞过来。要是真的这样,那自己这次办事不力的名头可是真的坐实了。

    手底下的人全都派出去了,但到现在为止却只找回来一块陆卓的手表,至于其他的线索根本没有。陈忆觉得自己整个人快要气炸了,想自己活了二十九年,结果连一个男人也看不住,这要是陆卓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叫自己怎么跟陆羽交代?

    隋宏远地整个人已经昏过去三次了,对他和铁建来说马修和凯瑟琳两个根本就如同恶魔一样完全没有人类该有的感觉。刀子割在自己身上两兄妹一点反应都没有,就好像在用餐刀切牛排一样面无表情。他现在已经个完全后悔了,甚至给陈忆开出了九位数的价钱求她放自己一马。只是很可惜,陈忆这个老姑娘到现在还没把一血送出去,正巴巴等着那天脑袋发热把自己交给陆卓呢结果被恼了这么一处。向来不愁钱的她哪里还忍得住这些。

    “我最后问你们一次,陆卓在哪里?”

    也没有多余的废话,陈忆翻来覆去就是这一句。她要的只是答案,如果找不到陆卓,她完全不介意把面前两个加起来接近三百斤的人做成牛肉馅饼。

    “我真的不知道,临走前还把她关在仓库里的,等到回去的时候就没人了。你的手下也见到了当时的情况,我的人都被干掉了,你让我上哪找人交给你?”提醒尾盘的铁建有点撑不住了,铁架虽然是太原乃至山西省最大的黑社会家族,但是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面对一群屠夫他还是难以支撑。两手的小拇指已经被切掉了,左耳也被马修割掉了一半,现在的他还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就已经酸不错了,哪里还能有其他心思思考。

    电话响起,陈忆默不作声地接通。还是铁家打来的,内容还是老一套。如果自己不放人就把这边的所有人统统留在山西。

    “我说过了,在我找到我要找的人之前谁也走不了!”

    挂断电话,陈忆冷冷地看了面前地两人一眼,深深叹了口气,这个酒店套房她是不打算继续住下去了,这么浓的血腥味,到了晚上一定要换酒店。

    “马修,动手!”

    陈忆摇了摇嘴唇,寒声下达了命令。死人虽然对现在的情况没有任何帮助,但是也不能就这么把两人绑着。反正留着也没什么用处,索性当城市还击告诉这边的所有人自己也不是好惹的。

    马修和凯瑟琳两人走上前站在隋宏远和铁建两人身后,手里长长地匕首已经横在了两人面前。对于兄妹两来说杀人有是有比杀鸡都简单。

    “叮铃铃~”

    电话再一次响起,陈忆不耐烦地接通了电话道:“我是陈忆!”

    “宝贝,想我没有?”

    陆卓有些调侃地声音让陈忆立刻一愣,眼眶不知觉地一红,陈忆猛地转过头去不让其他人看到自己现在的表情:“你还知道打电话回来啊?我差点为你杀人你知不知道!”

    电话那头地陆卓一愣,随即抱歉地说道:“我现在快到酒店了。中午的时候看了新闻,隋宏远两人在你手上的话就先放了。晚上替我约王林那帮人出来喝茶,让他们把事情摆平!”

    陈忆点点头,挥手是以马修两人放人,随后挂断电话直接走出了房间。

    陆卓是带着从展颜哪里借来的一百块钱才回到酒店的。原本想让她跟张红一起跟自己过来,但两人怎么说都不肯,说是担心路上有什么麻烦跟他一起交代了。要他回到酒店把事情处理清楚等风平浪静之后再去找她们。

    人家有担心陆卓也能理解,毕竟谁都不是能像他一样打不死的。

    见到陈忆的第一眼陆卓就知道自己玩大发了,老姑娘两天两夜没合眼,脸色白得吓人,整个人都好像瘦了一圈一样全无精神。在听听马修和凯瑟琳的报告,陆卓这下子是彻底自己捅娄子了。

    先不说自己受了多大的委屈又或这被人怎么着了。再怎么说铁家都是这边的黑社会投资,现在陈忆那个坏脾气已爆发已经把人家手指跟耳朵都切掉了,换了是谁恐怕都咽不下这口恶气。而且人已经放回去了,放虎归山这种事情永远都是不能做的,看来自己还是欠缺了一点考虑。

    望着陆卓坐在沙发上思考地样子,洗完澡出来的陈忆顿时明白他一定又犯难了。一边光明正大地在陆卓旁边换衣服,一边对着镜子朝陆卓问道:“对不起,我有点过分了。铁家那边的麻烦我会想办法摆平的。”

    陆卓一愣,转头望着陈忆有些懊恼地脸色,轻轻站起身搂住了老姑娘光溜溜地身子:“摆平个屁,一不做二不休,晚上让王林她们把铁家做了。我现在联系陆羽,看他能不能在京城动作两下下个文件。”

    轻轻挣脱陆卓地控制,陈忆慢吞吞地换好了一副:“先换了酒店再说吧,这边警察待会就来了。”

    陆卓点点头,这两天还真是是非多。好好一场生意做成这副样子,还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且最重要的是自家老姑娘还为了自己清减了一大圈,这让陆卓实在有些过意不去。而且刚刚拿着电话打回家的时候,家里的媳妇也都是一个个连哭带笑地不停骂自己混蛋,过几天如果回去还不定被折腾成什么样呢。

    “过两天回去以后就带你们去旅游好了,想想看去哪好了,反正有的是时间。”陆卓再一次把陈忆拉近自己怀里,轻轻咬着她还没有完全干透的长发说道。

    陈忆一愣,随即笑着答道:“允儿跟南丽怎么办?她们还要上学呢。”

    “休学嘛,多大个事!”陆卓满不在乎地一挥手,心疼地抱歉到:“多亏了有你,只是不知道我还要欠你多少。”

    陈忆转过头,眼睛有些发红地望着陆卓。他就会说这些让人受不了的话哄人开心:“谈什么,记住你欠我的游艇就行。”**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