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三十一章 毒瘾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美沙酮,效与吗啡类似,具有镇痛作用,并可产生呼吸抑制、缩瞳、镇静等作用。-更新最快〗与吗啡比较,具有作用时间较长、不易产生耐受性、药物依赖性低的特点,是二战期间德国合成的替代吗啡的麻醉性镇痛药。曾经被发现此药具有治疗海·洛因依赖脱毒和替代维持治疗的药效作用。在如今这个毒品猖獗的石阶已经不在是什么稀罕物品,大多数城市的救助站都有免费提供或者一块钱一杯这样的卖给吸毒人员用于解毒。

    张红提着一个袋子急匆匆地地救助站跑出来,脸色有些苍白  。家里突然多出了一个犯了毒瘾的大烟鬼欢乐谁都会不好受,更何况看陆卓的样子展颜一个人绝对对付不了,要是展颜现在在家里有什么意外的话那就不妙了。

    飞快地钻进一辆出租车里,张红拿出了电话拨通展颜地手机号码,电话一接通就听到展颜痛苦地声音。

    “小颜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你没事吧?”张红一听就知道家里面一定厨师了,展颜那极其压抑的既痛苦又强忍的闷哼让她瞬间心头一条。

    “红,红姐,你快回来,我快不行了,顶不住了,他力气好大!”展颜在电话那头强忍着叫喊吞吞吐吐地朝着张红求救,从声音里都能听出他现在一定是满头大汗痛苦难耐。

    张红一愣,整个人差点晕倒在车子上。从来都没听过毒瘾发作的男人还有心情做那档子事的,但是听展颜的声音又的确是像被陆卓折腾得够呛。心中猛地一顿,张红突然想起那一晚自己坐在陆卓身上的情形。以他那副强壮的身板要是真的发起狂来展颜还不得折腾死。

    “小颜你怎么那么傻,他现在是完全没有快感的。赶快炮灰房间躲起来等我回家。我还有十几分钟就到了!”张红一边催促着司机,一边对着电话焦急地喊道。让一个毒瘾发作的男人跟自家妹子呆在一间房子里,这种事情还真是自己昏了头才会做。

    电话那头地展颜一愣,随即藤甲痛苦地交行出来:“十几分钟,我手指头都快被他咬断了!红姐你快点吧,我真的顶不住了!”

    “手指?”张红一愣,有点搞不清楚状况,难不成陆卓在那啥的时候还有虐恋倾向?

    “是啊,塞他嘴里的袜子都湿透了,我怕堵着他呼吸就给拿了出来,又怕他咬着舌头就把手掌放了进去,谁知道这货咬住就不松口了,你让我现在怎么办!”

    张红满脑袋的黑线,心中恨不得把展颜骂个狗血淋头。明知道陆卓现在全无理智还这么舍己为人,别说手指头,就算脑袋被陆卓咬下来都是活该:“你等一下,我马上到!”

    挂断电话,张红额角地冷汗已经浸湿了鬓角地长发。虽然以前认识不少大烟鬼,但是真正做这种事情他还是头一次。看陆卓那身板也不像是吸毒人员能炼出来的,怎么会那么不靠谱染上毒瘾呢?

    出租车飞快地驶向了张洪家的小区,但是展颜现在却已经无力支撑下去。陆卓的大嘴虽然没有野兽那样的要和你,但是两排牙齿在毒瘾发作下爆发出的力量也绝对能让任何一个女人痛不欲生。十指连心,展颜现在半边手掌都被陆卓咬出了丝丝献血,如果不是已经痛得麻木了他现在估计早就晕了过去。

    陆卓浑身颤抖地咬着展颜的左手手掌,眼睛里尽是感激。在最的几乎失去意识的四十分钟里他将展颜的嗖嗖嗖张咬得鲜血淋漓,如果不是到后面他已经清醒过来的话展颜的右手估计都要被他咬下两个指头来。

    “咬吧咬吧,最多我多收你二十万。有了这笔钱我也能勉强算是上岸了。你可劲咬,到时候给钱也大方点,别再拖着了!”

    展颜望着浑身大汗淋漓的陆卓无奈地叹了口气,现在的她也只能是用这样的话来安慰自己了。

    陆卓浑身一震,没想到眼前这台姐竟然这么讲义气。好心救了自己也就算了,还想要送佛送到西,现在这样肯帮人的唔好公民已经不多了。尤其对方还不过只是一个靠卖笑混饭吃的夜场女。

    强行松开自己的牙齿,陆卓颤抖着将倒在地上地身躯向后挪开:“我没事,你先去处理一下伤口吧,万一感染了狂犬病我就算想报答你都没用了。”

    展颜一愣,呆呆地望着自己满是鲜血的手掌,半天后才反应过来急匆匆地跑回到房间里翻出药箱给自己包

    扎:“你一个人在外面行不行啊!”

    陆卓躺在地上脸色苍白地答应到:‘没事,已经没先前那么眼中了,能顶住。”

    包扎好之后的展颜走出房间,望着靠在墙角地陆卓,从厨房里倒了一倍自来水给他:“将就着点吧,待会红姐回来应该会买矿泉水的。”

    陆卓深深吸了口气,将快要流出来的鼻涕猛地系回去。尴尬地看了一眼展颜包得严严实实地手掌不好意思地小小:“今晚看来你没办法上班了。”

    “何止啊,红姐都得请假。告诉你,你这么有钱,误工费可不能少我们两的!”

    展颜坐在沙发上吃着已经泡得发涨地细碎方便面,抬眼望着陆卓没好气地说着。她上一天半起码能挣两千,加上张红的那一份两人这一晚上起码少了四五千块。反正陆卓这么有钱,绝对要趁机好好敲他一笔。

    陆卓一愣,喝了口水之后笑着点点头。果然是吃过苦的女人,就连救人也那么现实。看了看窗外地天色,陆卓又深深叹了口气,已经接近傍晚那如果自己今天回不去的话估计家里的媳妇都得翻天了。真不知道陈忆能不能抗住。

    展颜三两下吃完苗条,随后望着依旧坐在墙根发抖地陆卓说道:“是不是很冷啊?我拿床杯子给你?”

    陆卓点点头,毒瘾发作的他根本感觉不到夏天的炎热。反倒是好像被人丢进了冰库一样冷得让人心寒。身体机能就算再强也没办法抵挡紊乱的内分泌,尤其大脑的感觉已经彻底颠倒,现在的他连杀只鸡的力气都没有。

    展颜从房间里抱出了一床厚厚的杯子提陆卓劈在身上,望着他还是不断发抖地身躯不明所以地问道:“干嘛要吸毒?明明那么有钱,拿去赌都好过碰这个啊!”

    陆卓一阵苦笑:“我不是吸毒,是不小心栽了被人打了一阵。如果不是命好跑了出来,现在恐怕就没命了。”

    展颜一愣,耸了耸肩膀没有说话。有钱人的世界她虽然没有经历过,但也从以往的经历中多少有些了解。身家过亿的商人们有谁的背景是清清白白的?打打擦边球那些就算是良民了,没有灰色收入,没有边缘操作,没有踩线越界他们怎么积累那么多财富?一来二去,有点钱的自然会有点仇家,寻仇报复这种你来我往的事情自然司空见惯。但是下手这么歹毒完全是奔着不但要人命还要把人给彻底摧毁的,展颜还是头一次见。

    同情地瞥了陆卓一眼,展颜庆幸自己的生活虽然被一些人看不起,但也还算平平安安。人这一辈子不能太贪心,没病没灾的就差不多了,要是能三餐温饱吃好睡好再嫁个老实人生个大胖小子那就算是完美人生了。像陆卓这样腰缠万贯但是却不知道哪天就被别人干掉的日子就算给自己再多钱也白搭。

    有用力地瞅了瞅鼻子,陆卓突然开口问道:“对了,你呢?干嘛还做这行?按道理说你的年纪在这行李也不算年轻了?就没想过转行?”

    展颜一愣,随即冷笑两声:“还不都是为了男人,要是我不那么虚荣或者运气好点的话也不至于二十多了还在做夜场。”

    陆卓点燃一支烟用力抽了一口:“说来听听?”

    “切,有什么好说的,还不是那一套。”展颜不耐烦地摆了摆手,明显不想再提起从前的事情。只是陆卓一直盯着她的眼神却让他浑身不自在:“好了好了,怕了你了。先说好,我的事只有红姐知道,你知道了可别乱传。”

    陆卓看了看自己浑身上下,示意展颜根本就是多想了:“就我现在这样能给你怎么传?”

    展颜一愣,随即赞同地点点头:“从最开始开始说吧。我最开始做这行是十七岁,那时候我还在学校上课。成绩不好只能选了个卫校,你也知道现在人怎么评论卫校的女孩子。我虽然不说我清白到哪去,但起码不是什么烂货。当时年纪小不懂事,仗着自己漂亮点就想没谱的找个白马王子。后来愿望实现了,找了个长得帅又回哄人的男朋友。那是初恋,初吻,初拥,初夜都给了人家,死心塌地的,就跟白痴一样为了他什么都肯做。他没钱我去打工,挣的钱也都给了他。房租吃穿都用我的,但你也知道,我一个实习护士能挣多少钱?”

    陆卓点点头没说话,事实的残酷性往往不是它的存在方式残忍,而是因为它无可改变。**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