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二十九章 报复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展颜和张红两人刚刚吃过了早点准备回家。昨晚上一群客人缠着两人说什么都不让走,非要在散场之后再去吃宵夜才算数。无奈的两人只能从盛世王朝里出来之后又到别的地方跟一群人喝到了凌晨四点,等自己吃过了早餐一路晃荡着回家的时候已经到了五点多,结果没想到在李家不愿的地方发现了昏迷不醒的陆卓。

    两人虽然算是阅人无数,但是对陆卓这种情况却是束手无策  。展颜从前是卫校的护士专业,一眼就看出来陆卓是毒瘾发作了。可是现在这时候俩个人就算能找到替陆卓止瘾的东西也不会轻易拿给他用。只能是由张红将陆卓摁在床上然后由展颜给他将手臂上的伤口缝合之后在说其他。

    忙活了两个多小时之后两人总算是把陆卓给折腾干净了。望着昏迷的陆卓,张红脸上却是没有一点救了人的高兴或者是自豪。只是愁眉苦脸地看着原本雪白地床单被浑身血污的陆卓搞得一团糟。

    “现在怎么办,他的家人联系不到又不能报警,如果有人找上门来你说我们两个怎么应付?”张红满脸无奈地望着展颜,脸色一直都没有好过。做她这一行的接触的人不算少,也知道一个人出了这种事情代表着什么。这世界上头一天还意气风发结果第二天就横尸街头的人也不是没有过。陆卓虽然身家亿万,但说到底他也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没有三头六臂,更不会七十二变。

    展颜用力挠了挠脑袋,只穿着一件宽大体恤衫的她把自己的头发抓得一团糟。她虽然不是什么乐善好施的女菩萨,但是陆卓给她的印象不错,要让她就这么把陆卓丢出家门还真的有些不忍心。更何况陆卓还欠着她二十万还没给呢!

    “等他醒了再说,先洗澡睡觉。你就将就点跟我睡一张床吧!”展颜笑眯眯地走回自己的房间,没多久就拿着浴袍钻进您了卫生间里。

    张红望着昏迷过去的陆卓,脑子里有点混乱。这一大早地就捡了个昏迷不醒的男人回家,等他醒过来还不定发生什么事呢。叹了口气,张红也只能无奈地先洗澡再说。

    陆卓虽然顺利掏出了隋宏远的控制,但是陈忆却不知道。已经整整一天了,马修和凯瑟琳两人也在昨天早上就赶了过来。现在正带着人在偌大一个太原寻找着陆卓的下落,虽然已经竭尽全力,但还是全无消息。眼见家里的姐妹们已经有些怀疑,陈忆也感觉压力越来越大。如果早中午前还是没有陆卓的下落,那隋宏远这个混蛋和他的那几个同伙就回成为自己的第一目标。

    江瑾推门进来,脸上跟陈忆一样也带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他手里抱着厚厚的文件,都是今天早上政府单位送过来的新合同。原本这些她跟陈忆两个人的事情结果因为陈忆要寻找陆卓的下落而全都落在了他一个人身上。

    “都处理完毕了,待会再到相关部门加大注册资金以后就能够顺利把这些东西签下来。怎么样,陆卓还是没有消息?”江瑾望着陈忆不怎么好的脸色,也知道这一天一来陈忆连打盹的时间都没有。如果不是她担心动作太大会影响到这边的生意,恐怕隋宏远连昨天都过不了。

    陈忆点点头,俏丽的脸蛋变得无比阴沉。马修和凯瑟琳已经按照她的吩咐死死地顶住了前天晚上袭击陆卓的四个人。只要中午江瑾签约完毕之后陈忆将再没有任何顾忌。

    陆卓失踪的消息现在是万万不能传出去的,哪怕是自家人也不能通知。陈忆虽然同样心急如焚,但也知道稳住局面才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

    “完成签约之后第一时间通知我!”陈忆说完,直接靠在了沙发上再也不想多说一个字。

    已经被监视的隋宏远跟铁建两人此刻还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被人牢牢掌控,在花天酒地到了再上八点之后两人才醉醺醺地回到了酒店。原本隋宏远来太远的目的是想要疏通关系为家里的煤矿开采权重新续约,结果没想到半路杀出个陆卓直接把自己所有的一切全部夺走。气愤交加的时候奔向到夜总会消遣一通,但却没想到自己先看上的女人被陆卓二话不说直接抢走,还在那么多人面前让自己狠狠丢了一次脸,这让原本就不怎么大方的隋宏远对陆卓更加憎恨。

    不过现在一切都不是问题了,被注射了毒品的陆卓如果还能飞出自己的手掌心,那自己这二十多年来的褥子岂不是白过了?

    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之后倒在酒店地大床上,隋宏远已经算计好了等到今天去看看陆卓痛苦求饶地模样之后就把她丢尽河里喂鱼。跟铁建通过电话约了时间之后,隋宏远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直接睡去。这两天他实在是太惬意了,自从抓到了陆卓之后他好像转运了一样,就连在床上跟小娘们肉搏的时候也好像比从前厉害了不少。

    早上十一点,江瑾从市政办公综合楼走出来,伸手将大大地墨镜带在脸上,随后掏出自己的电话拨通了陈忆的号码:“签约已经完成!”

    在酒店中的陈忆眉头猛地一挑,径自挂断手中的电话。

    酒店大堂中,一个穿着得体的短发拉丁裔男子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他立刻放下自己手里的报纸,起身直接离开了大堂沙发。与他一通起身的,还有周围九个穿着打扮各不一样的旅客,在他起身的同事也纷纷放下自己手头的事情朝着酒店的其他几部电梯慢慢走去。

    拿出一张房卡在房门前轻轻一刷,马修带着自己手下的的九个人直接进入了隋宏远地房间。还没等里面地保镖反应过来,马修身后地手下已经掏出了安装好消音器的手枪直接结果了里面四人。

    脚步不停地直接打开隋宏远地我是大门,马修直接从一旁拉过了一把椅子坐在了他床头冷冷地望着依然沉浸在睡梦中的隋宏远。而其中

    一名手下已经拿出了一杯水走到了隋宏远床头。

    冰凉地清水猛地叫到隋宏远脸上,瞬间将她从没诶梦中拉回到现实中。手忙脚乱地大叫着从床上叹气,隋宏远一眼就看到了床头上的马修。

    “你你们是什么人!何进,何进!”隋宏远一见到马修立刻就知道事情不对,拼命叫着自己保镖地名字,心中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砰”

    一直带着指虎地巨大拳头在隋宏远叫喊的第一时间已经狠狠砸在了他脸上,巨大地力量直接将他的两颗牙都撞飞了出去。细皮嫩肉地隋宏远被这一拳差点打得眼珠子都飞了出来,趴在床上好半天之后才缓过劲。

    一只手伸过来狠狠抓住他的头发,将狼狈地隋宏远提到马修面前,表情冰冷的打手投资根本没有多少怜悯之心,只是淡淡地问道:“我的老板在哪?”

    隋宏远一愣,立刻明白了这些人是来找陆卓的。脸色一白,心中暗恨自己那天夜晚就不该装什么江湖大侠,现在被人家抓住也只能自认倒霉。只是挨了一拳之后他也清醒了许多,就这么情况直接告诉马修或者带她去找陆卓最后也一定是死路一条。只有精炼尽管拖延时间再想其他办法才有机会逃出生天。

    “我,我不知道!真真的。人是我带人抓的没错,但是打过他之后我就把她交给铁建了,现在人应该还在他手上,我可以带你们过去找他!”

    隋宏远还不算蠢到几点,在危急情况下多少还能想出一个缓兵之计。先假装把铁建卖了换取马修的信任,接着再假装联系铁建暗中把事情通知他让她做好准备。等到了见面的时候就来一场火并自己就可以趁乱逃走。

    如果按照正常人地思维方式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建议,只是马修从来都不是一个正常人。虽然他表面上看起来平静异常,但是心理面却已经愤怒到了几点。有生以来唯一把自己当人看的老板竟然被人绑架了,光凭这一点就能够让他本来就不算多的耐心变得更加脆弱。

    眼角猛烈地抽搐了几下,马修叹了口气抱了抱脑袋,身后的保镖立刻抬起手枪对着隋宏远被子里的大腿就是一枪击出。

    “啊”

    还没等隋宏远来得及叫喊,一个整头已经猛地将他摁到了床上。眼前瞬间一黑,紧接着就是完全封闭地窒息感。

    手脚julie地摆动着,隋宏远整个人在黑暗中陷入了无尽的绝望深渊。不过短短片刻马修就已经让她后悔为什么没有早点交代,胸口地窒息压力越来越城中,手脚摆动也越来越无力。如果再继续下去的话他绝对会因为窒息而一命呜呼。

    足足三十秒之后马修的手下才猛地撤开了整头,重获自由的隋宏远顾不得腿上的墙上,只是望着天花板大口呼吸着。从死亡边缘逃回来的一瞬间已经让他内心的防线彻底崩溃,只剩下无边地恐惧。

    “最后一次机会,我的老板在哪?”

    马修冷冷地望着隋宏远,这个人的表情冰冷无比。他来这边的目的就是为了杀人,所以他根本不在乎死在自己手下的到底是谁。如果陆卓有什么意外,这边的所有黑社会都将遭受他毁灭性地报复。

    ‘在,在河边仓库!我我现在就带你们去!“隋宏远满头地冷汗,迫不及待地说出了答案。现在的他已经完全没有了什么计划逃跑的心思,只想要能多活一秒是一秒。

    “替他包扎一下,五分钟后出发!”马修站起身来径自走出了房间,连看也没再看隋宏远一眼。

    半小时后,两队车队同时到达了河边仓库,隋宏远和同样浑身是血的铁建被一群黑衣大喊压着下了车,两人的眼神在半空中碰撞,都看到了对方眼睛里的恐惧。

    “就是那个仓库,里面有人看”

    隋宏远一下车就对着马修指着前面地平板房仓库大声叫嚷着,只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大门打开的仓库却让他的脸色顿时一变。

    马修眼神一凛,立刻带着人冲进了仓库。但里面的情形却让他这个见过了无数战争画面的前游击队员都有些忍不住感到一阵心境。两名被咬开喉咙地大汉躺在弄自己,地上地血腥味就算隔着五六米远的距离也能够清晰问道。尸体上已经出现尸斑,看样子死去了不短的时间,只是这间仓库里,却已经没有了陆卓的身影。

    轻轻捏起地上碎裂地枕头,马修眼神突然一凛。这种东西如果不是镇静剂的话就只有毒品,隋宏远为了控制陆卓,还真是无所不用气机。

    走出大门,仓库,马修二话不说直接朝着隋宏远膝盖上狠狠一脚踩下,巨大的冲击力直接让隋宏远地左腿怪异地扭曲起来。马修阴沉着一张脸蛋,神魂上下杀气四溢朝着周围的人低吼:“都带回去,老板已经逃脱了!”

    julie地痛苦让隋宏远都来不及惨叫就已经彻底昏迷了过去。一旁地铁建脸上死灰一片,终于明白自己这次一脚踩在了钉子上。如果陆卓最终被确认出了什么意外,不光是自己,恐怕自己全家都会被眼前这个屠夫一样的男人斩尽杀绝。

    灿烂地阳光透过窗帘撒进房间里,原本整齐地女人房间却因为陆卓身上地血腥味而变得有写脏乱。洁白地床单满是血污,上面的女人馨香也变成了一阵阵难以忍受地恶臭。

    陆卓睁开眼睛,无力地抬起手挡住自己眼前。努力回想着自己昏迷的前一刻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因为毒瘾而变得麻木地大脑已经完全失去了往日的灵活,让他根本想不起自己现在在哪。

    喉咙里仿佛被一把烧红地刀子割过一样疼痛,眼里满是血丝的陆卓挣扎着起床。望着手臂上的纱布不禁一愣,虽然有些丑,但不得不说被缝合的伤口恢复得很好。**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