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二十八张 逃窜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两名看守望着陆卓如此癫狂地模样和浑身地鲜血一时间也愣住了,毒瘾发作的时候有多痛苦他们是知道的,但是像陆卓这样第一次毒瘾发作就硬生生咬下自己一块肉来的还真是从来没遇到过。看那申请疯狂地模样根本不像普通的大烟鬼,倒像是病入膏肓无可救药的人一样。

    自己老大在给陆卓的药里面家了“蓝精灵”这一点两人是知道的,这不但能提升药力的效果,更加能让第一次的致隐性变得更加强烈,两人现在也是琢磨不透陆卓到底是真的毒瘾发作还是故意装出来诱骗自己的模样  。

    陆卓疯狂地低吼着,嘴里的鲜血流淌在身上,浑身上下已经被细密地冷汗浸湿。他抓住面前地铁栅栏疯狂地大吼,让面前的两人不知所措。

    为了让自己看上却更加逼真,陆卓故意咬掉了自己手膀子上的一大块血肉。目的就是为了让疼痛刺激身体让自己流下眼泪。毒瘾发作时的状态他还是见过的,浑身无力,脸色发青,四肢酸软,鼻涕眼泪齐流。但是浑身发抖脸色铁青这样能做得出来,但是鼻涕眼泪这种“硬件”就需要用其他手段来代替了。

    挣扎了一阵,陆卓的动作显得越来越无力,也这也没有力气大吼大叫,只是不停地用手挠着全身,将浑身上下抓出一条条深深地血痕。

    “给他一针吧,这么下去他恐怕会咬舌。要是隋少爷来之前让她完蛋,我们两个也不好过。”其中一名看守望着同伙面色紧张地说道,随着陆卓胡写越来越微弱,他已经可以断定陆卓是真正地毒瘾犯了。否则的话有谁会没事咬下自己一大块肉来。

    另一名看守看了陆卓一眼,量严重依旧带着深深地怀疑。陆卓的狡诈他是见过的,能够轻而易举地用一块手表就让原本的四个看守为他卖命还真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而且对于陆卓的资料老大们也有交代过,一个没什么文化的家可不是能光靠这运气就能积累出数十亿地身家。

    一阵强烈地酥麻感瞬间从脑袋里伸出,顷刻间系边了浑身上下每一寸。陆卓心头猛地一条,整个人瞬间呆滞麻木。这个时候犯毒瘾可不是他想要的。望着仍然持保留态度地另一名看守,他此刻已经无计可施。

    “算了算了,反正他也逃不了,给他一针我们也能消停点!”

    耐心,成了陆卓现在最大的帮手。没什么耐心的看守朝着同伙说了几声,随后转过身去在桌子上架起了金属架,又将打火机放在了架子下面。望着陆卓充满渴望与屈服地目光,他已经不再相信陆卓会做出任何反抗。

    没有人能够在读音之下还能做到反抗给他带来毒品的人,因为意志力和身体机能永远是相互的。就算有霍金一样强大的精神,也无法战胜身体上的无力感。

    陆卓浑身发抖地咬着嘴唇,喉咙里发出一阵阵不明意味地后脚,就像是卡了一口痰在喉咙里一样发出真正难听地声音。当她看待牢笼懂得大门被打开而那柄自己唯一担心的手枪却放在五米外地桌子上时,他已经知道自己赢了。

    “王八蛋,这么好的东西你也就这两天还能用了,等隋少爷过来,你再想要的话就得好好求他了!”

    一名看守蹲在陆卓身旁,伸手拿出橡皮管字将陆卓的手臂紧紧绑好。随后拿起了一旁地注射器阴笑着对准了陆卓的静脉。

    让两人完全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就在枕头快要接触老陆卓的时候他突然浑身爆起,如同野兽一样瞬间从地上弹跳而起,两手猛地抓住对方地肩膀,随后张开一张还残留着自己鲜血地大嘴狠狠咬在了对方地喉咙上。

    “啊!”

    猝不及防地看守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还没等周围的同伙有所反应他的喉咙上已经被陆卓咬出了一个拳头大小地血窟窿。

    赤红地鲜血喷洒出来,陆卓猛地站起身,自鲜血中横穿而过猛地伸手掐住了另一名看守地脖子,在对方惊恐地吼叫声中已经再一次咬在了对方地脖子上。

    身体机能已经因为毒瘾发作而失去了大部分力量地陆卓只能用这种最野蛮的方式结果两名看守。如果用格斗术的话他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有些虚浮地脚步和再也没有力量的手臂在现在的情况连只苍蝇都打不死,只能用依然还有力量地牙齿咬碎对方。

    红着眼睛,李卓踉跄地站稳在地上,双目贪婪地望着地上

    地注射针头。

    浑身发抖的他大脑中一片混乱,那种无边地痛苦只要捡起地上的注射剂就能彻底解决。陆卓心里头有一万个声音在呼唤他这样做,就连一切地身体本能也让她无法挪动一点的脚步。

    “吼~”一声咆哮。陆卓发疯一样抬起大脚重重落下,顷刻间已经是十几脚踩在了注射剂上面。

    疯狂的和冲出笼子,陆卓抓起了桌子上摆放的手枪跟车钥匙,脚步虚浮地一头冲出了仓库。

    黑色地夜晚无比沉寂,江边地空旷地上没有半点活物的声音。只有远处城市正在慢慢熄灭地灯火还在宣示着黎明即将来到。而无限逼近与崩溃地陆卓,只能强忍着迷乱地大脑硬撑已经被自己逼到了极限的身体一步步要还的走向了面前的老旧丰田车。如果刚才那一瞬间他想起的不是陈义等人焦急的俏脸而是之前那超越一切的无限快感,恐怕他现在已经躲在仓库地角落里开始享受了。这世界上唯一能够驾驭陆卓的行动甚至于超过他一切的思维和身体本能的东西,就只有他对家庭的看重。

    黑色地丰田车呼啸着开离江边,轮胎在地上脱出记到摇晃不定地痕迹之后飞快的冲上了连接市区地大桥。

    眼皮越来越沉重,身上也在没有其他任何通讯工具。陆卓不是忘记了搜掠对方身上的手机,而是害怕在听到那能够让自己心安的声音之后自己会立刻失去回家的所有动力。他不单单要回去,而且还要健健康康平安无事地回家,绝不能让自己的女人看到这幅受伤狼狈一击就倒的模样。

    汽车冲入市区,沿途陆卓已经连续撞机了好几处路边护栏和消防栓。手上地动作已经越来越不平稳,意识也竹简模糊。随着身上越来越痒的感觉他已经彻底到了极限。

    眼前一黑,前方一座大楼的边缘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陆卓都不知道自己的方向盘为什么会比从前难驾驭十倍。眼见刹车已经来不及,他只能用尽自己最后一点地力气猛地踹开车门向着旁边地人行道上奋力一跃。

    “砰!”

    黑色地丰田重重撞在前方地闪电门口,车头整个凹陷进去,再也不能发动。陆卓倒在地上连续翻滚了好几圈,嘴里的白沫已经有些无法控制地想要吐出来,强烈地胃痛让她整个人倒在地上跟虾米一样弓起,手指不停地在水泥地面摩擦。

    “该死!”陆卓脑袋里一片混沌,挣扎了几次想要让自己站起来却都是徒劳无功。现在他已经进了失去,只要有警察找到自己那就一切都好办了。只不过如果发现自己的人如果是隋宏远的手下,那自己就只能认命了。

    “哎,红姐,前面好像除了车祸爱,要不要过去看看?”

    “看什么看,小心人家反咬你一口。这种事站得远远的帮他打急救中金电话就不错了,我可没那么多闲钱被人家讹。”

    “咦,那人好眼熟啊唉唉唉,那不是前天晚上才来过的姓陆的家伙么?怎么大清早地躺在这里?”

    “好像是哎,怎么他一个能跟王林他们一起喝酒聊天的人会躺在马路上?他的保镖呢?哎,小颜,你干什么!”

    “真的是他哎,红姐,我们报警怎么样?”

    陆卓迷迷糊糊之间只听见两个有些熟悉的女人对话,随后整个人已经再也支撑不住不省人事。

    张红望着浑身是血地陆卓眉头紧紧皱起,她还记得那天晚上自己不小心惹恼了莫长青之后还是陆卓替自己大事化小的。如果不是他替自己说话又搂着自己替自己挡着,恐怕那时候啤酒瓶早就在自己脑袋上开花了。现在看他的样子好像伤的不清,又鼻青脸肿的,最重要的是手臂上那道有些可怕的伤口,不知道的还真会以为他是个街头混混。

    展颜看了看陆卓地情况,皱着眉头叹气道:“他上得好重啊,手臂上的伤一定要缝针才行,不然他会流血过多的。不行,我要把他送去医院!”

    “送你个头啊!”张红一下打开了展颜的手,朝着她没好气地说道:“他现在是什么情况你都不知道,如果是被别人追着劈的话你不是也惹上了麻烦赶紧把他带回家,家里头还有点东西,应该够你用了。”

    展颜一愣,回头望着张红说道:“可是我都好久都没替人缝过针了。”

    “管不了那么多了,赶紧走,不然一会有人追上来就麻烦了!”**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