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二十七章 坠入深渊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六名大汉一进来,就看到了已经逃出了笼子的陆卓。@}为首的光头大喊眼神一凛,立刻在陆卓有任何反应之前掏出了手枪对准了陆卓的脑袋。

    陆卓现在是想死都找不着门路,看来白痴这种东西不但自己人不能相信,就连敌人也不不能对白痴抱太大希望。自己千辛万苦才把一切都准备好创造出这么好一个逃跑的机会,结果却因为相信了对方的一句屁话而全部付之一炬。自己这次要是能活下来的话,以后绝对不会再相信白痴  。

    功亏一篑地陆卓很快被几个大汉一阵拳打脚踢放倒在地。如果赤手空拳的话他有信心放倒对方所有人,但是人家手里拿着家伙,自己两手又被缩着。他可不认为自己有汪索那两下子。

    光头大喊望倒在地上地陆卓,突然抬起脚重重踢在了陆卓的小腹上:“王八蛋,还想逃跑!”

    陆卓只感觉对方的大叫爆发出的力量差点把自己的脾脏都给震碎,两眼一鼓,差点忍不住叫出来。用力呼吸两口,陆卓咬着牙一言不发。来的这群人都是隋宏远和昨天尾部自己的那几个家伙手下的高级打手。根本不会轻易相信自己的花言巧语。既然已经失败,那就只能认栽。

    无论是做人还是做事,陆卓都会极其有条理的一板一眼。赢了就是赢了,只会在自家媳妇面前得瑟几下讨几个香吻。输了就是输了,绝不沮丧或者绝望地在自己敌人面前认怂。

    两名打手一左一右地抓起陆卓的头发将他从地上抬起来提到了光头大喊地面前。陆卓满脸是血地望着对方,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他相信,只要自己不死就一定能把一切还回来。只是现在,还是不要用语言刺激对方来显示自己的大无畏精神的好。毕竟他一不是兰博,二不是gongchandang,没必要吃这个眼前亏。

    光头大汉您销量生,伸手扯了一阵自己的一凛,花花绿绿地衬衫被他扯得更加宽松:“老板早就说过你这混蛋不是个好东西,要不是刚才特别吩咐了兄弟几个来好好招待你,恐怕还真的被你跑了!”

    “嘭!”

    一记重拳,陆卓整个人被打得两眼一瞪,身子猛地向后弓起。而抓住他的两个人适时地一松手,让巨大的力量直接带着陆卓朝着后面地铁笼子飞去。

    一声巨响,陆卓整个狠狠撞在铁笼子上,随后瞬间倒地吐出一口鲜血。

    “给我打!狠狠地打!”

    光头大汉一声令下,周围的小弟们立刻一拥而上围着路作品一阵拳打脚踢。已经基本失去了抵抗能力的陆卓只能蜷缩着身子双手抱头,尽量让自己的受力面积变到最小。

    足足打了半个小时,陆卓都觉得自己的意识有些模糊了。浑身上下的剧痛已经变成了麻木,就连周围的景象有饿变得有些模糊不清。

    “娘的,要是被宝儿她们看到的话估计得心疼死!”

    陆卓倒在地上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快散架了,自己这段时间还真是点背到了极点。现实被人打伤在医院躺了两个月,又是被人抓在这鬼地方毒打。自己不过是做个生意而已,招谁惹谁了?还好隋宏远还不知道他老爹是自己的人打死的,如果知道了这茬估计自己现在早被切碎了做成汉堡包了。

    坐在椅子上冷冷看着陆卓被打的光头大汉摆摆手,让一众手下停止手上的动作。慢慢站起身来走到陆卓面前,光头大汉从自己的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塑料小盒子。

    盒子不过十几公分长,七八公分宽,透明的盒子里放着一个组合的整头,一个小小的不锈钢勺子,一个打火机,一盏小小的金属架和一把小小的镊子还有一根橡皮管。

    陆卓心头一跳,一看到这个小盒子他就感觉麻烦大了。没有丝毫原因,只是单纯地对危险的感觉。

    轻轻打开小盒子,光头大汉极其专业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小包的白色粉末。还没有食品袋里防腐剂大的小袋子里装着也不过一点点的粉末,只是被光头大汗倒进了小勺子里之后却让陆卓眼睛猛地一跳。

    光头大汉将勺子放在特制的架子上让打火机在下面加热之后自顾自地又从口袋里拿出了另一个袋子,里面装着小小的蓝色颗粒状晶体。

    用小镊子假期一点蓝色颗粒放进勺子里,随着温度越来越高,里面的白色粉末和晶体逐渐融化成液体状,上面

    翻起点点白色的泡沫。

    “算你小子命好,要不是隋少爷和铁少爷吩咐,这么好的东西哪轮得到你!”

    光头大汉将注射剂装好,将枕头轻轻探进冒着白色泡沫地也替你,轻轻将勺子里的水分抽进针管,随后又问手下要来了一袋葡萄糖,将针头扎进袋子里,抽了慢慢一管之后再抽出来轻轻摇晃。

    陆卓现在就算是再白痴也知道里面是什么了,海·洛因加冰·毒,这玩意要真扎进自己静脉那就是等死的局面。两眼睁大着看着越来越浑浊地液体在针管理摇晃,可是浑身上下却已经怎么也用不出力气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手臂被橡皮管扎紧,然后光头大汉拿着枕头慢慢戳进自己的血管里。

    两秒钟,短短地两秒钟时间。陆卓已经从心里头放弃了挣扎,他的瞳孔竹简涣散开来变得再也没有焦距,呼吸也变得微弱又平静。望着仓库地顶棚,陆卓只感觉自己好像飞起来了一样飘飘荡荡地距离上面越来越近,原本难以发现地细微在此刻也变得纤毫毕现。

    就好像大脑已经不存在一样,完全抛弃了思考浑身肌肉和骨骼也变得毫无束缚没有了紧致感。陆卓长着嘴睁大眼睛,眼神一阵迷离,再没有了往日地明亮。

    浑身上下酥酥麻麻的,就好像回到了婴儿时期浸泡在温暖地羊水中一样。没有丝毫压力,没有其他感觉。就像是有一万双温柔地手将自己从身体到灵魂每一寸都仔细按摩一样,快感如同潮水一样持续,强烈。

    就在这样几乎窒息眩晕地快感当中,陆卓没有任何疼痛地混莫了过去。几个大汉将他直接都丢回了笼子里,随后又将钢筋重新弄回原位。

    “走吧,这人已经逃不出去了,隋少爷和铁少爷想要看他跪地求饶地画面。刘两个人看着他就行了,等到那群混蛋回来,打断两条腿让他们滚!”

    光头大汉吩咐了几句之后带着几个手下离开了仓库,只留下两名守在坐在椅子上看着笼子里平躺地陆卓。

    毒品,永远是消磨一个人肉体,精神与灵魂的最好方式。无论是软性的氯胺酮,大麻又或是强烈地仿佛洪水一样的可卡因或者海洛·因。哪怕是再坚强的人,无论是以什么方式接触过一次之后,想要再从这深不见底的泥潭中脱身,简直就是在痴人说梦。

    很难想像,这种恶魔的礼物最开始竟然是为了在医学上的用途。但是人类的贪婪却让这原本可以减轻痛苦的药物成为了最恶毒的痛苦根源。而且随着新型的,要笑更加强烈并且更为廉价的毒品接连问世,这种来自于深渊的火焰还在世界上蚕食着它们掠过的每一寸土地。

    陆卓这辈子都没想过自己会碰上这种玩意,在以前年轻的时候张旭曾经碰过,虽然只是软性毒品,但却也差点被他硬生生毒打致死。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与其被这种东西害死,倒不如老子现在就打死你陪着你一起下地狱!”只是他没想到,原本最为反对彭这种东西的自己却被人硬生生地用注射地方式让自己接触到了这类玩意,而且还是在这么孤立无援地情况下。

    “绝不能再有第二针!绝对不可以!‘

    陆卓面色苍白地坐在笼子里,望着外面两个表情木然地打手。他现在只不过是第一次中毒,还没有影响到他的身体机能,如果拼命地话,这两个打手绝不是他的对手。只是两人手里的手枪却是他现在最大的顾忌。

    刀山火海,陆卓现在再也不敢拿这四个字来标榜自己了。他现在思考的只有一点,就是在下一次地毒瘾发作之前怎么离开这个鬼地方!

    双眼飞快的扫视着周围地每一寸,陆卓寻找着一切有可能被自己利用的任何环境或者物品。只是很可惜,已经有过一次失误的对方再也没有给自己半点机会地可能。

    “没办法,只能放手一搏了!”

    陆卓一咬牙,将左手臂放到自己最把钱,眼睛里闪过一丝凶狠。

    梦的一张嘴咬住了自己左手大比上,陆卓几乎是嘶吼着咬下了自己一大块肉来!

    julie地痛苦没有让陆卓害怕,反而激起了他内心更加狂暴地一面,疯狂地吐出嘴里带着鲜血地肉块,抬起大叫疯狂地一下下踩在牢笼地铁栅栏上:“快拿药来给老子,快拿来啊!他妈的,你们两个有没有,我出一千万,一千万一针!快啊,你·妈的快给老子!”**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