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二十六章 功败垂成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自救永远是陆卓最擅长的事情之一,从小到大没少闯祸的他根本就不用培训就能轻而易举地找到最有利的条件和环境来让自己脱离陷阱。小师傅打架逃跑的时候他从来没被抓住过,被人围堵的时候也能轻而易举地逃脱,就算被人逮着了也有几次平安无事。现在的情况虽然不一样,但本质上还是差不多的,只是程度有所轻重罢了。

    晃动了一下自己的身子,陆卓笑眯眯地朝着有些发愣地四个人说道:“我跟你们几个的老板有点过节,这个不说你们也知道  。但我是什么人你们可能还不清楚。这样吧,我手上这块手表你们拿走,我就要一包烟就行了!”

    正在打牌的四个人纷纷一愣,顿时把目光转向了陆卓的左手手腕上,只一眼就看到了那块亮闪闪地的手表。

    眼睛里流露出一丝贪婪之色,为首的看守顿时三两步打开了笼子走到了陆卓面前:“真的?”

    陆卓笑了笑:“拿去吧,这块手表拿去当了最起码也值个几十万,我要一包烟还有一顿饭而已,只要你们老板不发现的话你们什么事也没有。反正我现在手被绑着也逃不了,想发财的话这可是个好机会。”

    留下来看守的小弟一般都没什么地位,前途也渺茫的可以。说难听点,老板去桑拿在外面看车的小弟都比他们有前途。作为一群最底层的家伙,陆卓断定这群人平常是没诶有见过超过十万块的。现在自己开除这么高的条件,要说对方不动心根本不可能。

    用力吞了口唾沫,为首的那人三两下走到陆卓身旁,没几下就取下了他手上的那块手表。

    放在手里用力掂量了两下,为首的家伙朝着另外三人说道:“你们在这看着,我去看看这块表到底只多少钱。要是真相他说的这样,晚上咱们好好消遣消遣。小子,你等着,要是真能当出个几十万来,我立刻好吃好喝好烟好酒把你当祖宗一样伺候,要是我被耍了,反正我也闲着无聊,后果你自己掂量。”

    说完,为首的那人那门重新锁好,颠颠跑出了仓库。

    其他三人望着陆卓,纷纷犹豫着陆卓话里头的真实性。从陆卓被带进来的时候她们就知道陆卓应该是个有点钱的家伙,否则的话怎么能更隋宏远这样的二世祖抢女人,还抢赢了。而且看他的衣着打扮也不像自己这样的穷鬼。如果他的手表真的那么值钱,自己现在把他招待好了的话,恐怕以后地好处会更加多。

    陆卓将三人地神态表情意义砍在眼里,目光望着桌子上地香烟:“兄弟,现在表也拿了,先把烟拿过来让我过过瘾好了。”

    剩下的三人一听,纷纷对视一眼。其中一个赶紧从身上掏出烟和打火机来,点燃了之后递给在笼子里关着的陆卓,脸上一副殷勤地神色。

    陆卓用嘴接过烟猛地吸了一口,随后吐出一阵长长的烟雾。弥漫地烟雾遮盖了他的眼神,让笼子外面的三人根本看不清他现在在想什么。拿着百达翡丽换一包烟的事情陆卓自然做不出来,他虽然有几个钱,但也绝不至于大方到这种程度。二桃杀三士,这个典故陆卓可是小时候就能倒背如流了。

    无论对方是拿着手表私吞跑路还是乖乖回来感谢自己,陆卓都已经准备好了后手对付他们。

    看了一眼一旁的小型电视机里播放的午间新闻,陆卓确认了时间之后就再不说一句话。任由时间和焦虑一点点蚕食着剩下三人的理智和思维能力。

    越是得不到到利益的人越是渴望利益。这句话无论放在哪里都合适。一些没有女朋友的家伙整天疯狗一样地见到女人就想上,小小的办公室科员也在心里头垂涎局长的好处。而这群被留下来看着自己的家伙,自然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咸鱼翻身不再被人看不起。现在自己丢出这么好一个机会出去,要说这些人心里头不起贪念那根本不可能。

    三人现在也没了玩牌的心思,只是频繁地掏出电话来检查时间。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还没吃午饭的三人根本已经没了心情再去想什么午饭,只是紧张着越来越怀疑陆卓的手表是真的,而先前的“老大”则是已经带着陆卓的手表跑路了!

    原本三人只是在想陆卓或许是个有点钱的家伙,但是一块表要当出几十万的话却根本不可能。他们还盘算着让那位冲动的“大哥”拿着手表出去然后换了几百一千块地回来对着陆卓破口大骂而自己却在一旁看笑话。但是现在,她们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头了。

    拿着手表出去的家伙已经离开了接近三个孝诗。就算要找熟人再加上取钱需要时间这么久也应该够了。只是到现在对方不但没有一个电话,就连一点消息都谋害没有传过来,这不得不让他们联想到对方很可能已经拿着钱跑路了。

    越来越焦急地情绪在三人之中逐渐弥漫开来,对于刚才陆卓所说的真实性也不再有人怀疑。陆卓嘴里咬着烟头冷眼看着三人越来越焦急的脸庞,心里头却没有丝毫惊慌或是担心。

    从一开始,陆卓就是想好了计划才准备行动的。无论今天的情况怎么样,他都不会再开口说什么。自己酝酿出来的情绪才是最能够影响自己判断力的。陆卓做的只不过是把火点燃,至于火苗旺盛到什么程度,那就要看对方到底有多贪婪了。

    惬意地享受着难得地宁静,陆卓还真没想过立刻就能逃出这个鬼地方。他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麻烦事情了,该怎么处理也是驾轻就熟。隋宏远他们晚上肯定还要过来,自己起码还要哎一顿毒打。有些东西跑不了的,就只能认命。

    下午五点,已经彻底换了一套行头的看守老大提着两个大大的塑料袋笑眯眯地走进了仓库。陆卓眼睛一眯,差点狂笑出声。他还真没见过这么白痴的混蛋。难怪三十多岁了还只能混到这种程度。明明已经拿了一大笔钱却竟然不逃跑,反而还把自己收拾得

    跟有钱人一样提着大包小包回来,真是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兄弟,你的!”

    看守投资从塑料袋里掏出了一包烟和一瓶水扔进了笼子,笑眯眯地朝着陆卓说道。看呐满面春风的模样,下午这几个小时显然不止是出去买东西了这么简单。

    陆卓故作无奈地看了对方一眼,看守头子立刻懂事地跑进了笼子里把陆卓地双手解开。只不过他还没有陆卓想象中的那么白痴,解开了陆卓两手的同时,又把陆卓的双脚给锁上了。

    “兄弟别在意,我们也是跟别人混饭吃的。虽然你这次出手这么大方,但是万一你跑了,不光隋大少那边要找我们麻烦,就连铁大少那也得让我吃不了兜着走。要知道,在太原市,还真没人敢不给铁大少面子。”

    看守头子说话的时候已经把陆卓的两腿又所伤,随后乐颠颠地走出外面:“兄弟你放心,今晚上他们不会过来了。我刚回来的时候才收到的消息,隋大少和铁大少今晚去看那什么明星的演唱会了,好像还准备跟那些小娘们过夜。所以今晚上这就咱哥几个。待会吃饱喝足了要是你愿意,我从外面给你请一个小娘们进来,算是谢谢你让兄弟发了财!”

    “哪那么多废话,赶紧的,先说说到底卖了多少!”

    旁边的三人有点不耐烦了,虽然看样子就知道陆卓的手表肯定换了不少钱,但是在没见到真金白银之前有谁会不赵吉。

    看守投资笑眯眯地走出笼子,从身上新买的包里拿出了大捆现金重重摆在了桌子上。二十万,每人五万,怎么样,兄弟我做人做事公道吧?

    在笼子里喝着水抽着烟的陆卓心里头冷笑,光是那混蛋的那套行头加上桌子上的现金就不止二十万。自己那块手表只要是家识货的点就不会开出低于八十万的价钱。虽然不如陈忆送的那块值钱,但也绝对是百达翡丽里面的珍藏品。

    “这么多,他妈的,这下发达了!”

    三人贪婪地望着桌子上的现金,几乎是两手捧着举到自己面前,深深吸了一口现金的油墨香味,随后乐颠颠地望着桌子上的一堆美味。

    “有了钱,晚上你们就能逍遥自在了。我身上的东西不多,这条皮带拿去当的话也值好几万。昨天晚上被打地那么惨,今晚上就摆脱几位给我找两个小娘们松松骨了!”

    陆卓轻轻且咩烟头,没想到计划进行得这么顺利。如果那白痴拿着钱直接跑路的话自己或许还要等到明天。但是今晚上隋宏远那几个混蛋不过来,这些家伙又被钱冲昏了脑袋,这样好的机会他可不打算错过。

    “行,没问题。待会吃完了饭兄弟就帮你出去找两个最好的娘们进来随你折腾。来来来,兄弟,过来一起吃。饿了一天了,吃饱了才有力气玩!”

    看守头子热情地招呼着陆卓,手里拿着一正直烧鸡吃得满嘴流油。

    陆卓拖着脚上的铁链做到了四人身旁,同样极其没有风度地抓起了一只鲍鱼直接塞进了嘴里。从昨晚到现在喝的酒都比吃的东西多,他现在极其需要快速恢复体力来应付接下来可能出现的任何事情。

    一边吃陆卓心里头一边盘算着接下来的计划。如果陈忆那边行动够快的话,现在整个太原都已经在全程搜索自己。那块手表价值那么昂贵,只要走漏一点风声就能够让陈忆知道。而且如果自己的保镖平安回去的话,那么现在隋宏远和他的同伙也已经被自己的人盯上。只要自己再想办法掏出就,就一切万事大吉,再也不葩对方狗急跳墙拿自己当挡箭牌了。

    吃饱喝足,陆卓当真将自己腰上的皮带解了下来。这条皮带是自己新公司成立的时候自己特意买来装门面的,算得上自己花的最多的一笔钱之一。但是现在,为了自己的小命哪里还能在乎这么多,只能是有什么就用处什么来了。

    聊了一阵之后,看守头子打着包票一定替陆卓带两个身材高挑脸蛋漂亮又有前有后的小娘们回来让他折腾。带着自己的三个手下颠颠除了仓库,临走前还是照例把陆卓缩紧了笼子里。只是这一次为了让陆卓方便抽烟喝水,他特意将陆卓的两手锁在了身前。

    空荡荡地小仓库瞬间只剩下陆卓一人。望着周围的电视机和乱七八糟地桌子和木板床,陆卓脑袋飞快地算计着自己能够找到的一切可以帮自己出去的东西。

    琢磨了半天陆卓才发现,如果没办法弄快自己面前的铁条,那自己说什么都出不去。牙一咬,心一横,陆卓三两下就把自己身上地衬衫撕烂了脱下来。然后拿着地上地矿泉水直接淋在了被凝成绳子的衬衫上。

    左右看了看,一把扫帚正摆放在笼子外面。陆卓狂吸着伸手把扫帚拿起,一脚踩断上面地木头,随后将原本一米长地木条合在一起,再用被浸湿地一副绑着星辰了一个简单地工具。

    试了试面前铁笼子地强度,并不算太高。拇指粗细地铁条强度根本不够,将衣服绕过两根铁条,陆卓两手扯住上面绑着的木头,开始用力朝着一个方向拧转。

    被浸湿地一副立刻被拧出一股股清水落在地上,面前地钢筋也因为巨大地力量而发出了嘎吱难听地声音而慢慢变得扭曲起来。

    陆卓脸上一喜,这点最简单地物理常识还真是管用,难怪自己被开除的时候苏宝儿气得那么伤心,看来她还真是对的!

    不算太粗的铁条被陆卓用衣服拧得一阵扭曲,竹简出现了一个可以让陆卓侧身进出地缝隙。陆卓心中一松,顿时长吁一口气。三两下钻出了笼子,陆卓在小小地仓库里看着有什么东西能够打开自己手上地链条。

    “吱啦啦~”

    一阵刺耳难听地声音响起,陆卓心头猛地一跳。飞快地转过身望着大门地方向,一队四五个穿着打扮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好人的大汉立刻冲了进来。**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