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二十四章 突然袭击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陆卓一眼就看到了当先冲进来的隋宏远,眉头一挑,伸手将红丽直接挡在了身后。这石阶还真是小的不行,就连逛个夜总会也能遇到原价。陆卓可是至今还记得当初隋家一家子到上海的时候是怎么拽的。

    红丽有些发抖,他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也知道隋宏远今天是憋着一肚子气来的。现在自己明明先被他点了台又跑来坐陆卓的钟,虽然在场子里真不算什么大事,但是她毕竟只是个台姐,不是大明星  。

    隋宏远一进来就看见了陆卓,两只眼睛瞬间一红,脸蛋涨的酱紫:“好小子,还敢到这里来,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今天算你来对地方了,正好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地头蛇!”

    隋宏远几下走到碌淖身前,完全忽略了周围的人。包厢里昏暗地灯光让本来就有些头脑发昏的他根本没看清楚周围是什么人。只是带着身边的几个小伙伴冲到了陆卓面前就要动手。

    “小王八蛋,你说谁是地头蛇?”

    莫长青哼哼两声端着酒杯砸到了地上。他这个省长坐在这里都没说自己是什么地头蛇,隋宏远一个小小的煤老板儿子也敢说这样的浑话,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隋宏远红着眼睛猛地一转头,不管不顾地朝着声音的方向厉声咆哮:“哪个混蛋活得不耐烦了!买棺材不还价是不是?”

    莫长期一愣,顿时气得脸色发青。他当官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横的年轻人。只是还没等他发作,陆卓已经猛地站起了身一把抓住了隋宏远地衣领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

    睡一会,身材不算矮的隋宏远已经倒飞出去,陆卓手下闻声冲进来的保镖已经三两下将隋宏远摁到在了地上。

    陆卓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看着面前已经被制伏的三人。几个家伙手里的啤酒瓶早就在她们自己脑袋上炸开,留下满地鲜血和无数的玻璃碎片。王林从卫生间完事出来刚好砍刀这一幕,在听见陆卓说的情况之后立刻冲上去一脚一个狠狠踩在了几个家伙脑袋上。

    省委书记亲自带头,手下的公安局头头门立刻冲上来对着已经被摁在地上的四个人一阵拳打脚踢。

    陆卓端着一瓶福特姐兜头淋在了几人身上,随后狠狠将酒瓶在隋宏远地脑袋变摔得粉碎,碎裂地玻璃渣立刻炸开将隋宏远吓得浑身发抖。拿着夜总会的火柴轻轻点了支烟,陆卓望着跳动地火苗狞声道:“地头蛇?我这跟火柴丢下去你就是真的是地头蛇了。”

    隋宏远已经被吓得浑身发抖,接近七十度的伏特加淋下来让他瞬间浑身一阵冰凉。如果陆卓手里的火柴落下,是什么后果他比谁都清楚。

    挥手熄灭了火柴,陆卓伸手指着身后的红丽笑道:“人留在我这里,要想带走就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如果你敢在时候找她麻烦,下次就不是熄灭的火柴了!”

    撇撇嘴,陆卓直接将回踩仍在了地上,转身回到了座位上极其装腔作势地大叫道:“服务员,进来洗地啊!”

    王林回到椅子上,一副气喘吁吁地样子。他刚才力敌二女已经是精疲力尽,又拖着疲惫的身躯狠狠踩了几脚,作为省委书记这种脑力劳动者来说已经算是为难他了。等到陆卓的人把隋宏远四个人丢出包厢的时候,他已经又狠狠灌下了一瓶啤酒。

    “小陆啊,做得好!做的漂亮!对付这种不长眼的家伙就要恩威并重,干的不错!”

    举着手里的酒瓶,王林隔空对着陆卓笑眯眯地赞赏道。刚才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陆卓的实力和手腕在他见过的人里面都是首屈一指的。尤其是身上那浓烈地飞起更是让他连脑袋有清醒了不少。

    为人大方,做事公平,有实力有头脑有胆量。这样的年轻人已经不多了。

    陆卓笑眯眯地跟举着酒瓶一口干掉,随后对着都快被吓傻地红丽笑道:“怎么,那么多人为你出手你就不去感谢一下?如果没有这些人在场,今天这顿打你是怎么都跑不掉的。”

    红丽一愣,转过头呆呆地望着陆卓,他说的没错,在夜总会上班这种情况时常发生。被打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如果今天不是陆卓在场的话,醉酒的隋宏远等人还真不知道会怎么样对付自己。

    深深吸了口气,红丽对着陆卓由衷地感激大:“谢谢你,我欠你一次。”

    陆卓没搭茬,事情已经过去了,这种人情说有就有,说没有就

    没有,说实话自己还真看不上这么点芝麻绿豆的事情。人是自己叫来的,出了事自然要替人家扛下。否则的话这跟按摩不给钱有什么区别?

    望着红丽一轮轮一个个的敬酒,陆卓突然觉得这女人的交际手腕还真是不错。如果有机会的话拉她去给自己做公关的话也是件不错的事情。只是这种事还得等着自己毁了上海还平安无事再说。

    一群人喝到凌晨一点钟才嚷嚷着散场。下半场没喝多少的陆卓神采奕奕,倒是后来帮他挡了不少酒的红丽有些站不住脚了。一路搂着陆卓除了盛世王朝的大门,嘴里还嘟囔着陆卓的各种不是。

    “喂,你送我回家好不好?这么完了,出租车好贵的!”红丽搂着陆卓的胳膊一副想把陆卓拉回家的模样。

    正常女人在遇到一个不错的男人之后都会有那么一点反应。更何况陆卓长得不丑又年少有为,更重要的是,陆卓肯为了自己出头。

    陆卓皱着眉头拿开了纠缠自己的红丽,将她交给了一旁的保镖:“把红丽小姐送回家。”

    “什么红丽,我叫展颜!展颜的展,展颜的颜!”

    这下子展颜的心思就暴露无遗了,在外面做事的很少有人愿意别人叫自己的证明。展颜死咬着不然陆卓叫自己夜总会的名字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只是对陆卓来说,桃花运这种东西还真的不如一笔生意实在。

    把展颜塞给一旁地白彪,陆卓一个人上了黑色的奔驰房车。随后头也不回地绝尘而去。

    “姓陆的,你混蛋!”展颜跳着脚朝着陆卓的车屁股破口大骂。虽然心里头知道陆卓肯定不会跟自己有什么,但是一向自信的她却不相信陆卓能拒绝得这么干脆。

    一路哼哼着朝着酒店驶去,陆卓的心情好的简直要唱出声来了。虽然给王林等人的报仇有点高,但是长久做下去的话这点钱根本不算什么。尤其铁矿脉对自己来说简直就是金山一样。一旦大堆大堆地钢材出厂之后那就是白花花金灿灿的票子,作为钢材进口大国的天朝来说,有了刚才冶炼的一条生产线就等于开了间银行。想要多少钱全凭自己一句话。

    “老板,心情好象不错啊?”前面地司机见陆卓这么惬意也不禁跟他开起了玩笑。作为陆卓精挑细选从上海带过来的十个人之一,他在陆卓身边呆的时间也不算短。上一次陆卓被袭击的时候,他也在陆卓家里跟马和带来的人火拼过。

    陆卓点点头:“是啊,今天收获不错,虽然累了点,但最起码划得来。待会到酒店之后给你们一人安排两个,好好享受一夜。从明天开始,你们负责陈忆和江瑾的安全。”

    司机没有说话,只是更加专注地开着车。早就知道陆卓不会亏待手下的他对陆卓的犒赏没有推辞,也没有感谢。做多少事情,拿多少待遇,这就是陆卓的行为准则。

    黑色的奔驰房车在公路上缓缓行驶,凌晨的就是饿到上已经没多少车辆。陆卓在车后坐咬着烟头,一副惬意地模样。深深突出一口烟雾,陆卓笑眯眯地望着窗外的景色。早上陈忆给自己奖励了一下好的。要是待会看见这么老实没有鬼混的话说不定还就成了!

    “滴滴~”

    刺耳的卡车鸣笛声响起,前方的拐角处突然亮起两盏刺眼地远光灯。一辆赤红色的大卡车猛地从十字路口冲出,带着巨大的力量狠狠地撞在了陆卓的房车上面。强烈地关心将黑色的奔驰车向前推行了二十多米,几乎要将陆卓地车子掀翻在地。

    “老板小心!”

    司机一声大叫,立刻解开了自己的安全带,只是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从另一侧已经有冲来了一辆小货车重重撞在自己的车身上。

    “该死!”

    陆卓烟头掉在地上,立刻明白了自己是被人袭击了。心里头一跳,顿时想起了昨晚的死亡短信。冷汗瞬间袭遍全身。一脚踢开已经破损地车门跳下车去。

    “老板!”

    司机一声叫喊,扬手从驾驶室里丢出一把手枪给陆卓,而他本人也提着手枪飞快地下车。

    从四面八方地街上突然涌来了二三十号手持各式武器地歹徒,一个个将手里的手枪对准陆卓,不管不顾地就是一通乱射。陆卓和自己的保镖两人灰头土脸地满大街乱窜,躲避着对方猛烈地进攻。

    “这边!”保镖一声叫喊,随后拉着陆卓闪身进了一条漆黑的小巷。**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