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二十三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陆卓心头一跳,差点大笑出声。【分享}终于来了,自己弄着下半场就是为了这些玩意!看王林和莫长青地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只是价码要怎么开还要自己一步步试探。

    小心地笑了笑,陆卓半真半假地试探道:“王哥,如果要竞标的话我大概要准备多少?”

    “准备个屁啊!这些东西都是内部招标的,你把你在这边公司的注册资金加大五百万就够格了  。这些就当是给你的见面礼!”王林大咧咧地一摆手,自信满满地笑道。

    陆卓心中狂喜,果然是富得流油地省级大员,出手就是上百亿地见面礼!铁矿矿脉啊,那颗不是一座矿山之类的小恩小惠。说白了,只要自己把这玩意捏着手里,游艇,赛马,兔女郎是一个都不会少。再加上一座价值同样不菲的桐矿山,说白了这就是金山银山一样的玩意。

    对于王林和莫长青来说这些东西的开采权给谁都无所谓,上头就算要干预也不过是国家控股这个名头罢了。只要跟陆卓把股份分好,再把账目做的漂亮一点,自己也能趁机捞足了本钱养老。

    资源是国家的,属于人民。这句话一点也没错,但是开采出来的东西却需要成本,这些成本有钱人平摊了,赚多少也是人家的事情。开采权这种东西给谁都一样,今天王林和莫长青看陆卓顺眼,这些东西给他也无所谓。

    陆卓琢磨了一阵,飞快地把数目做了一个大概的计算,自己最多只能拿到百分之四十地股份,剩下的百分之六十绝对是党和人民的共有财产,但就是这百分之四十也足够让自己钱多得烧都烧不完。

    “这样吧,算上李先生,你们每人每年都拿两亿分红,这个数目怎么样?”陆卓深深吸了口气,开出了自己做生意以来的最大价码。

    王林和莫长青一愣,纷纷瞪大了眼睛望着陆卓。两亿的分红,无论是对那个行业哪个位置的人来说都已经是不容小觑地一笔数目。尤其在做的几位至少都还有四年的任期,算一算的话到任期结束没人至少能赚陆卓八个亿。这一笔钱在手上,就算立刻被双开都能逍遥自在地过完下半辈子。

    做生意,将就的就是一个大方。钱永远是赚不完的,但是牢不可破地合作关系却是很难寻找的。大多数的合作关系需要靠足够的利益来维护,所以出手大方的人往往非常受追捧。因为这样的人给合作伙伴地信任感往往要大于谨慎但是却小气的人。在有麻烦的时候对方为了较大的利益也愿意付出更多来一起共渡难关。

    既然陆卓出手这么大方,那王林和莫长青等人自然也不会再磨磨蹭蹭。商量好明天酒吧计划书送到陆卓公司之后,几人又各自散开搂着自己挑中的女人在一起搂搂抱抱。

    王林急匆匆地推着两个加起来还没他年岁大的小姑娘进了厕所,看的陆卓是两眼发直。这老头还真是老当益壮,还想枪挑姐妹花,他就不怕自己心肌梗塞么?

    拿着手机给自己拍了一张照片给媳妇们发过去,陆卓老老实实地在短信你保证绝对没有出格的事情。几个媳妇们倒也不怀疑他。毕竟每隔十几分钟就要经过这么一道繁琐的工具来验证自己,就算兴致再高昂的男人到现在估计也没什么情趣了。

    红丽望着陆卓一个大男人对着自己一个活生生地美女竟然无动于衷,反倒是拿着手机在一旁自娱自乐得不信,心中不禁生出一股闷气。这男人也太不像话了,自己虽然职业差点,但好歹也算是百里挑一。而且先前他还急吼吼的把自己从别人手里抢过来,怎么到了现在连话都不愿意跟自己多说一句?

    女人都是争强好胜地动物,在她们的世界观里地球的中心永远是自己。只要是自己身边的男人,无论是情根深种还是逢场作戏都要围着自己转,否则的话就是自己魅力不够或者那男人是个死同性恋。陆卓明显不像什么基佬,换句话说,就是自己魅力不够了。

    凑近了陆卓,红丽有些不高兴地问道:“我的二十万什么时候给我?姐妹们还等着钱买新衣服呢!”

    陆卓转过头看了红丽一眼,无所谓地撇嘴到:“银行账号发给我,明天打给你!”

    红丽望着陆卓,咬着牙恨得两眼发直。这货简直太不会尊重人了。跟自己说话看一眼就好像要长针眼一样,简直就是目中无人。就他这样还好意思说没有看不起自己的职业,果然男人都是虚伪动物!

    气呼呼地问陆卓要了电话号码,红丽浑身发抖地把自己的银行账号打出来准备发过去。就在他要发送地前一刻他黑溜溜地眼珠突然一转,嘴角扯出了一个戏虐地笑容:“臭家伙,我看你装模作样!待会就让你知道老娘的厉害!”

    手指飞快地在自己的电话上摁着,没多久,一条短信就发到了陆卓的电话上。

    陆卓看了没看红丽地短信,只是在跟自家媳妇用聊天工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出门在外,没什么能够比听到自己老婆的声音更加暖心窝了。至于红丽的银行卡号,明早直接丢给江瑾处理行了。

    自信满满地红丽原本来等着看陆卓被自己勾引出来的猪哥样,可是瞪了半天除了陆卓时不时发出的傻笑之外就看他满目深青地望着手机屏幕。很明显,那眼神绝不是看自己照片该有的模样。好奇地凑近了陆卓身旁一看,红丽差点没当场气炸。

    自己的短信甚至都没有打开过,陆卓一直再用聊天工具跟其他人傻乎乎地聊天。而且看聊天内容,还是他在被其他女人勾搭。

    人生中最丢脸的事情就是自己百般讨好然后被人家无视,尤其红丽还是下了很大觉醒才将自己的照片发给陆卓,却没想到只是得到了这种待遇,这样一向自视甚高的她觉得被人很好用嗯羞辱了!

    “台姐也是有尊严的!王八蛋,竟然放着活人不逗去跟其他女人隔着手机调情,我看你怎么死!”

    暴走的红丽掏出自己的手机一阵乱

    按,瞬间几十条短信涌入了陆卓的电话。

    脸上带着得意地表情,红丽自信地望着陆卓。这么多年的工作经验告诉她没有男人是不好色的,只要能够引起他们的兴趣,自己就能立于不败之地。不说让陆卓乖乖就范,但起码看到他努力克制的模样还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任你情意千斤,始终是不敌胸脯四两。这句话是前人花了无数血泪总结出来的道理,放在所有男人身上都适用!

    陆卓正聊得高兴,猛然间手机一阵疯狂地震动,等到反应过来,已经有数十条未读短信一起袭来。望着身边红丽幸灾乐祸地表情他不禁没好气地说道:“你喝多了?什么不好玩玩短信?无聊!”

    “嘿~我”红丽现在是真想一巴掌直接把陆卓给扇在地上,她费了这么大功夫想要勾搭陆卓,结果没想到陆卓竟然这么不给面子,他还真当他自己是香饽饽了?

    打开红丽发过来的短信,陆卓很庆幸自己提前打开了。否则的话等到回去的时候被陈忆发现那自己就得提前搬进那个一尺见方的小盒子了。

    真丝薄被盖在光溜溜地诱人胴·体上,露出一大片雪白滑腻的肌肤和修长的美腿,酥胸半露,长发凌乱,脸上的表情魅惑至极。躺在白色大床上的红丽一副爵士妖娆地模样,仅凭着一张照片就让陆卓心跳加速。

    护士制服,空姐制服,职业女郎制服,情趣内衣,雪白地裸·背,半遮半掩的难耐风情让陆卓心头狂跳。这女人简直就是疯了,这些东西要是让陈忆看到,那自己后半辈子就别指望再用什么手机了。

    手忙脚乱地把照片全部删掉,陆卓心惊胆颤地惊出了一身冷汗。难怪别人都说嘉华哪有野花香,光是这种毫无遮拦和隐藏地诱惑家里头就没几个媳妇能做到。也幸亏自己定力身后,否则的话这几张照片估计就能让自己搂着身旁的红丽一阵摩挲。

    深呼吸,大口喘气,陆卓在心里头告诫自己千万不能受诱惑。家里的媳妇已经很好了,外面的女人看看就行,千万不能多事。就算对方再勾引自己那也是做无用功。

    红丽笑眯眯地望着陆卓一副浑身紧绷地模样整个人里立刻乐开了花。花了这么多功夫为的不就是看陆卓这幅吃瘪得到模样么?静悄悄地慢慢爬进陆卓怀里,红丽几乎是脸蛋贴着陆卓地腰间抬起眼睛朝他挑逗道:“别那么冷淡嘛,哪怕是跟人家做一夜夫妻也不行么?”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

    陆卓双手合十两眼紧闭,嘴里念念有词地念着经文,一副得到高僧的模样。他是真不想跟其他女人再有什么牵扯了,自己身边的女人越多,背负的责任就越多,欠她们的也就越多。

    到不是害怕承担责任,也不是怕有一天红丽突然抱着儿子站在自家门口要认祖归宗。陆卓没那么小气,也没那么看不开。他只是单纯的觉得自己的媳妇们为了自己每天忙来忙去已经很辛苦了,如果自己再在外面鬼混的话那岂不是成了人渣?别看每次家里多出一个姐妹的时候媳妇们都很开心,但是有哪个女人喜欢自己的男人在外面风流不断的?

    做人,是相对的。人家对自己好绝不能成为自己继续放肆的理由。如果因为自己的无节制而让原本已经很完美地家庭四分五裂又或是真的伤害了那些爱自己的人,那陆卓做人还有什么底线可言?

    人和野兽最大的区别就是情感文明上的差距。

    红丽望着陆卓如同老僧入定地模样顿时脸色一白,他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男人竟然会为了不想跟自己说话而念经的。难道自己是要吃人的妖怪么?

    命苦的女人是极其敏感又容易胡思乱想的,红丽望着陆卓越来越平静的脸蛋,身子顿时一软,倒在陆卓怀里痛哭起来。

    大部分的女人都不会喜欢这种职业,尤其相红丽这样已经二十四岁的女人在夜场来说已经算是老了。这些地方,永远都只属于年轻的小姑娘。如果不是他还能保证自己不被别人比下去,如果不是她总有办法应付那些客人,恐怕早就被十几岁的小姑娘们狠狠淘汰。在这地方工作可以说是迫于生计,但更多的却是不愿意去面对外面世界的逃避。

    虽然每日生张熟李的迎来送往,但见的人越多就越是对人没有信心。在第一眼看到陆卓的时候红丽还以为他只是个暴发户冤大头,但是相处之下却发现他是个没什么架子又不会看不起人的好人。原本想要跟他多聊几句,但是陆卓那巨人与千里之外的态度却实在让人很挫败。

    陆卓没想到自己不过是想让自己定下来而已,却无端端把红丽给弄哭了。轻轻拍着她的粉背,将她慢慢扶起来:“怎么了,好端端的干嘛哭啊?”

    红丽一把打开陆卓的手坐到了一旁,手忙脚乱地拿起桌上地抽纸擦干自己的眼泪怒道:“你走开,不要你管!”

    念经也能让人哭,难不成这货是悟空?但是不像啊,悟空应该毛发旺盛才对,看她的照片浑身清洁溜溜地比做了脱毛手术还光滑,而且看上去这么漂亮,怎么也不像里写的那样“毛脸雷公嘴”。

    琢磨了一阵,陆卓也知道是自己过分伤了人家的心,轻轻凑近了红丽,陆卓故意做出了一副搞拐地表情哼道:“哭什么,你以为你哭了我就会怕你么?快说,你是猴子请来的救兵么?”

    红丽一愣,随即猛地笑出声来。伸手用力敲打着陆卓的肩膀嗔道:“坏蛋,就会欺负人!”

    陆卓刚想谦虚几句说自己不过是十世好人,金蝉子转世,结果还没等他说话包厢大门已经被人一脚踹开。

    三五个年纪轻轻的公子哥提着酒瓶直接冲了进来,一进门就看到了陆卓身旁的红丽:“臭婊子,上厕所是吧?上到这边来了,老子今天就让你上个够!”**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