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二十一章 与台姐的战争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红丽看着陆卓还是有些没反应过来得到样子不禁微微一笑,笑眯眯地搂着陆卓把他的身子扳过来望着自己。随后两手拉着陆卓的手自然而然地放在自己纤腰上:“我们也来唱歌好不好?”

    转过身,任由陆卓搂着自己,红丽对着点唱机一边按着一边朝陆卓问道:“你喜欢什么样的歌?”

    陆卓一愣,这才想起自己已经好久都没有唱歌了  。当初一首《一丝不挂》把唐曼忽悠得一愣一愣的,现在自己怀里同样搂着一个大美人,怎么能不拿出自己的看家本事来趁机忽悠一把?而且看莫长青等人那投入地模样,明显也非常喜欢这个她们并不擅长地项目。原本像这种场合地开始前一个多钟头应该都是用来跟自己身边的漂亮妞“增进感情”顺便揩油的,结果她们几个一上来竟然直接拿着麦克风就唱,看来也不是一般人。

    找到共同语言对自己的生意是相当重要的,现实点越多,突破口也就越多,这是陆羽曾经交给陆卓的。

    “就美丽之景吧。”陆卓手掌轻轻按着红丽柔软地腰肢,感受着女人腰身惊人地柔软和弹性不禁一愣:“你有练瑜伽和健身?”

    红丽一愣,回头笑着对陆卓说道:“是啊,你怎么知道?”

    陆卓没有答话,他自然不可能在一个女人面前说了解她是因为自家媳妇也有练瑜珈的习惯。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说出这种话的男人都注定一辈子找不到女朋友。

    “哎,粤语歌哎,你会唱么?”红丽转过头来疑惑地望着陆卓:“你是广东人?”

    陆卓撇撇嘴,他已经不知道多少次因为点个问题而被人互惠这个了。不过也没办法,粤语和闽南语并称两大奇葩语种,就算在方言里也绝对是很难听懂的那类型。而陆卓喜欢粤语歌大部分是因为曲子好听歌词也有深度。像林夕那样的大师写出来的歌词比起大部分的国语歌歌词简直就不是一个星球的。

    “就这一首啊?我不管,我也要和你唱,你想一首我会唱的对唱出来!”

    欢场女人,最擅长的就是勾起男人最原始的欲望,这不单单是指的哪方面,因为这只是最基本也是最低级的一种欲望。一个合格的,成熟老辣的欢场女人会将男人下半身的欲望控制在最佳的范围,既能够让对方产生足够的动力也不至于自己吃上太多亏。而且与此同时还要激发男人的自信,同情心和保护欲。只有这些完全做到之后自己赚的才能达到最大限度。否则的话凭什么那么多男人为了一个台姐能一掷千金?有钱人上哪找不到陪睡觉的女人?

    陆卓撇撇嘴,虽然知道红丽这幅撒娇诱人的模样是装出来的,但是他就是愿意上这个当:“好吧,你喜欢什么只管说就是了。”

    红丽得意一笑,伸手搂着陆卓地脖子摇晃道:“我要跟你唱小~酒~窝~”

    “你当我哑巴好了!”陆卓想也没想直接回绝了红丽的要求。开什么玩笑,自己好歹也是正常人类,就算是出门前被陈忆那烟灰缸砸穿了脑袋也不会去唱那么白痴的歌。那歌词,那旋律,简直就是音乐节的一朵奇葩。

    “怎么了?干嘛这种样子?”红丽脸上撅着嘴一副耍小性子地模样,跟真正地女朋友一样和陆卓说着。只是在她心里却早就笑出了声。像陆卓这种想什么说什么的家伙在这里还真是难得。大多数男人都是没说两句话就直接把手伸进了自己衣服里,向他这样老老实实的还真不多。

    “广岛之恋好了。”陆卓想了半天总算想出了一首手自己能唱出来的中文双人情歌。

    红丽一愣,随即撇着嘴说道:“可是唱广岛之恋的情侣都会分手哎~”

    陆卓看了对方一眼,真的想挑起大拇指赞扬对方的演技和敬业精神。自己见她还不到二十分钟就被不知不觉中升华为情侣了,还一副不想分手的缠绵模样,这要是让苏宝儿看到了自己脖子上绝对多出一个海碗大的血窟窿。不过现在自己想要看看她到底有什么本事能帮自己的忙,就算人家入戏太深自己也只能陪着一起演下去。

    “可我只会唱这个,要不你替我生个娃,那样就不会分手了!”陆卓说着故意做出想要亲红丽的模样,吓得红丽赶紧把脖子一缩。

    “臭东西,想

    得美!”红丽轻轻打了陆卓一下,还是按照他的意思点了那首广岛之恋。随后两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

    在夜总会跟台姐聊天,方式有很多种,但陌生人之间的开场白永远是那几样。姓名年龄籍贯等等,跟查户口一样。等到这些资料齐全了就开始忽悠。来这种地方的客人要么就是空虚寂寞冷要么就是憋着一堆子子孙孙来找发泄的。所以谈话的内容基本不会太复杂,空虚的说说想说的诉诉苦,来发泄的动手动脚夸两句也就算差不多了。谁也没把这回事当真,也没有那个白痴是真的以为客人跟台姐是恋爱关系未婚夫妻。大家心里都有数,可就是还要装腔作势,也算是满足自己的变态心理。

    跟红丽聊了一阵,陆卓除了知道她真名叫展颜今年二十四岁之外,就只知道那个流传在所有台姐和失足妇女之中的苦情故事。家在农村,没钱上学。父母患病,兄弟读书。整个家全靠自己供养,绝对的顶梁柱。有些懂得自我包装的还会编出什么半工半读或者被男人骗之类的小插曲来添油加醋,总之除了告诉对方自己惨之外就是博取同情。

    陆卓虽然不是方启峰这样的欢场常客,但这种故事也是信手拈来。为了打击报复别人把自己当猴耍,他立刻说出了一个比红丽说的版本要苦情十倍的故事来回击。

    “我从小就是孤儿,小时候因为先天畸形被父母抛弃。后来在孤儿院受尽欺负和歧视。为了让我变得跟正常人一样,我亲手切掉了我脚上多出来的两根脚趾。那时候因为流血过多我差点死掉。到了初中毕业福利院就不再养我,十五岁的时候就出来打工,在工厂被极其切断了左手动脉,现在这只手还是接上去的,虽然有钱了以后把疤痕做掉了,但是却一直只有右手一半的知觉和灵活度。十八岁,第一次谈恋爱,却被人骗光了三年的积蓄。为了她我一个月收入不过一千多块的人给她买几千块的手机和手表,给她买漂亮衣服,一个月只用一百块生活费。睡在工厂宿舍,一天一个馒头,饿了就喝水,自来水!可就算这样她还是劈腿了,跟一个有车的中年人跑了。什么也没给我留下。失恋之后我有割腕,有用烟头烫自己,到现在我还记得那种痛苦。后来我重新振作离开了工厂,发誓以后也要有小汽车。自那以后我每天做三份工,清早在码头做苦力,白天在写字楼打杂,晚上在快餐店兼职。睡两百块一个月地下室,一天有工作餐就不吃东西,没有就吃一个泡面。后来我自己攒钱开了公司,接着也不知所到是时来运转还是物极必反我有了今天。我现在很像找一个女人成家,可以在每天忙完了事情之后到家能有碗热汤喝。我最喜欢莲藕排骨汤,你喜欢么?”

    “我去!”红丽呆呆地望着陆卓,知道自己这次是踢到铁板上了,这货根本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纯情又呆傻蠢笨。要不是自己已经在风月场做了六年时间还真说不定不诶他一番话给忽悠哭了。这他妈简直就是年度苦情励志大剧的典范啊。孤儿,悲惨的童年,悲惨地少年,忙碌奋起的青年。还有什么元素没有加进来了?尤其是后面的那句“我喜欢莲藕排骨汤,你喜欢么?”的反问,要是功力差点的就直接被他说哭了。还还好意思说先天畸形,他脑袋先天畸形吧?

    原本以为陆卓不过是个有钱的冤大头准备狠敲一笔的红丽现在后悔了。她抽搐着嘴角眼神挫败地望着陆卓:“大哥,你狠!这么多年了,我见过的客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你算是她们中间最犀利的一个。我认输,我不装了行么?求您高抬贵手放我一马,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夜场女,算我瞎了狗眼有眼不识泰山,您别再来了,再来我要吐了!”

    陆卓嘿嘿一笑,松开了搂着红丽的手臂。他早就看出来了对方是想忽悠自己,所以才有后面这一串杀伤力无法估量地故事。现在红丽被三两下击垮,他也能开门见山:“我今天来是跟他们谈生意的,这你也肯定知道。只要你能让我捞到更多好处我也不会太为难你,还会给你相应的好处。怎么样,拿出点真本事来吧!”

    红丽望着陆卓嘿嘿一笑,脸上又带起了那装模作样地表情撒娇道:“好啊,不过要你待会唱完歌之后我再决定帮不帮你,如果你唱得好的话我分文不取还陪你一晚上。如果不好听的话,一口价二十万绝不打折!”**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