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一十七章 陈忆的犒赏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收到了死亡短信的陆卓是一整宿都没睡,等到第二天陈忆醒来的时候几乎被他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吓了一跳。

    “不就是没从你么?犯不着有这么大的怨念吧?”陈忆捏着陆卓地心口小声说道。她也知道陆卓昨晚上是压抑到了极限才没有越界,如果换了别人现在早就完成受孕过程了。

    红着脸轻轻点着陆卓的胸口,陈忆感觉甜蜜无比  。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的话,想要推倒她并不困难,但是如果为了她能强忍着自己的欲望抱着对方安心睡觉的话那就得上升到另一个高度了。毕竟男人虽然用上半身思考,但却是用下半身来支撑思考的。

    陆卓苦着脸望着陈忆,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说道:“还早呢,多睡一会吧。”

    陈忆微微一笑,娇羞地摇摇头:“没想到你真的能忍住哎!”

    如果是昨天晚上自己借点短信之前砍刀陈忆这样娇羞无限地表情陆卓一定会直接搂着善于伪装的她就地正·法。但是现在别说什么情趣了,自己连小命都快不保,哪还有其他心情去跟陈忆说其他的事情。叹了口气,陆卓只能强颜欢笑地说道:“没什么,答应你了嘛。”

    陈忆一愣,随后伸手在被子里摸着陆卓的条件反射:“真是可怜,算了,见你这么乖。还是稍微奖励你一下好了。”

    慢慢地滑进被子里,陈忆地香舌顺着陆卓结实的身躯慢慢滑下,有些僵硬地动作立刻让陆卓不自觉地米奇乐眼睛哼哼起来。

    早上的男人是经理充沛的,就算陆卓整宿没睡还是无法摆脱这个定律。当陈忆慢慢在被子里将他的裤头拉下去用湿润温软地唇舌包裹住他的时候,陆卓突然觉得现在就算再中九枪都值了。

    头一次体验这种感觉地陈忆只觉得小嘴里一下被陆卓填满,还没等她适应陆卓的尺寸,那本来就有些狰狞的玩意又在自己嘴里猛地变大了一圈。顶端直直顶着自己的喉咙,让自己翻了好一阵白眼。

    慢慢地动作之后陈忆才逐渐掌握了该怎么样才能让自己喘过气来,轻轻在被子里动作着,感受着身前地陆卓一点点紧绷,然后发出阵阵强忍地闷哼,陈忆突然生出了一股从未有过的强烈自豪感。

    女人到底是追求感情的动物,如果能在身心上都能让一个男人对自己表现地百依百顺,她们基本上是没什么太多要求的。所谓的拜金女也不过是希望自己能够得到的安全感更多一点。毕竟谁都不是没有思考能力,拿着自己仅有的清纯跟着一个穷光蛋吃苦不是不可以,但是有更好的可以选择凭什么就不能去追求?难不成就是为了少不更事的时候头脑发热说出的誓言?

    “哼,不行,小表姨~”

    哼哼两声,陆卓在陈忆反应过来之前就直接头像。猝不及防地陈忆一声尖叫,气恼地一把掀开杯子气呼呼地望着陆卓:“干嘛不早说!”

    陆卓望着嘴边,脸上和头发上都带着浓浓粘稠物的陈忆,突然感觉自己又有了反应。又不是没看过小电影,陈忆现在这幅样子跟小电影快结束的时候女主角的造型差不多。区别就在于现在她之辈自己一个人砍刀。

    气呼呼地钻进了卫生间,陈忆在里面一边清理着自己满脸的污物一边朝着陆卓破口大骂:“混蛋,白眼狼,没良心,连招呼都不打一个还故意叫小表姨!变态!”

    陆卓有些委屈地看着紧闭地卫生间大门,他刚才也是条件反射才叫陈忆小表姨。不可否认,那样直接喊出来可比憋着有感觉多了。尤其先前看着陈忆在不知不觉中把自己的儿女们吞下去的时候更是差点让陆卓直接摁着陈忆再来一发。

    在陈忆不停地数落声中洗了个澡,陆卓这才敢打电话把江瑾叫过来商量晚上的事情。他先到太原的目的就是为了先跟这位李先生还有需要见的人打个招呼建立一定的关系。为了晚上的言情,他还专门准备了一大笔钱用来开路。这些家伙在这个油水充足的地方干了这么久,小打小闹是看不上眼的,所以陆卓不惜花血本给每人准备了两千万的银行卡来让自己这一次的行动顺顺当当的。

    被邀请的名单李先生的住手已经发到了陆卓手上,除了他之外,还有这边的省长和书记,太原和大同那边的头头脑脑,加起来一共十多个人。原本以为轻装上阵可以避免很多麻烦的陆卓没想到一顿饭竟然要请这么多人,自己准备的银行卡都快不够了。

    “怎么有这么多来白吃白喝的?”陆卓皱着眉头望着一长串的名单有些不解。这么多人,如果有一两个拖家带口的就得到二十多个人。虽然说多一个人无非也就多一张嘴,但是招呼起来可就不是这么回事了。自己这边只有三个人,陈忆绝对只是用来做陪衬的,而江瑾一个人也应付不来那么多蝗虫。看来这次的计划最大的败笔还是自己没有多呆两个人上来帮忙。

    江瑾摇了摇头表示这已经是最精简的人数,她知道陆卓心里头的想法。这么人肯定要分清楚主次,否则的话就算陆卓交际手腕再好也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要用有限的酒量对付无限的人情,这不单单是一门必修课,还是一门难学难精的技术活。

    “已经是最少的人了,直接相关部门的省级和市级是跑不了的,还有工商,安全部门再加上省市的管理人。这些人无论哪一个不请就算是得罪了。玩意以后给小鞋给我们的话,不管是哪方面都可能造成无法挽回地损失。我们是外来户,只能做的面面俱到免得落人口舌。”江瑾细心地跟陆卓解释着,脸上的表情也很无奈。

    做生意是非常需要旁人支持的,所以这个石阶最不愿意得罪人的就是商人。本来同行就等于是死对头,如果再多出几个仇家的话那就真的不知道怎么死的。像现在的情况如果陆卓请了省委书记不请省

    长,他就算是把生长得罪了,到时候干预一下陆卓地竞标或者在他中标之后再给些裤头给陆卓那就是难以估算的损失。这只是个比方,对于其他的相关部门也是通用。

    他陆卓虽然有钱,但这里不是上海。在自己的地盘上打个电话就能解决的事情到了外面必须要经过他仔细谨慎的处理才能够大道同样的效果。否则人家为什么说“强龙不压地头蛇”?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没办法了,足球还分主客场呢。我们现在是客场作战,自然要做得全面一点,更何况你还有一个不大不小地麻烦。”陈忆叹了口气朝着江瑾说道:“你就按照名单上的名字去请吧,把钱准备好,多准备几份,从大到小地准备好。如果有那些不请自来或者干脆就是来找麻烦的,也可以随时准备息事宁人!”

    江瑾突然一愣,呆呆地望着陈忆,这女人的心思还真是细腻。就连这样的突发状况就想到了,难怪陆卓对她是死心塌地的:“对了,今晚饭后肯定要有其他活动,我已经让人定了场子,到时候~”

    陆卓点点头:“行了行了,知道你们不想去。到时候你就跟陈忆先回来,我去招待就行了。”

    江瑾撇撇嘴,一副“算你识相”的表情。现在跟官方做生意,无论是啥模样的合作,也不管大小。只要是想拉关系的就必须从晚餐开始准备好一条龙的招待。只有把这群家伙伺候好了而且还回味无穷她们才会记着你,否则淡淡只是吃一顿饭这些家伙哪找不着饭吃。一定要在一起撕下虚伪的面具人家才会放心把底子交出来。

    万事开头难,陆卓也知道事情不会那么顺顺当当地什么都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进行。但是一开始就超出自己的预算这就有些不靠谱了。这三座煤矿虽然赚钱,但是前提的投入太大的话想要在短期内收回成本地话还是有些不现实。而一旦因为资金紧张造成了自己公司经济上有问题,那就完蛋了。

    大公司的资金链一定不能断掉,虽然有唐远毅这个财主做后盾,但陆卓还是不会轻易拿自己的东西去冒这样的风险。说白了唐远毅现在跟自己啥关系没有,就算凭着唐嫣的关系跟唐远毅熟络一些也不能什么事情都盼着别人帮自己解决。加入问题真的出现了而唐远毅又落井下石撒手不管,那到时候自己就彻底麻烦了。这就是为什么有的人总是说“越有钱就越怕出事”!倒不是舍不得那两个钱,谁没穷过?但是如果出了事情而将自己长久积累起来的兴许付之一炬的话还真没几个人能做到脸不红心不跳。

    陆卓现在就在盘算着这件事情,既然加大了投资,那就一定要获取更多的回报。只是怎么样去拿,从哪个方面拿都是自己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陈忆端着酒杯,斜着眼睛望着酒店小酒吧里三三两两的客人笑道:“山西可不知是有煤矿而已。只是这几年煤老板的报道愈演愈烈才让你只了解到这些东西。这边可是遍地是宝贝。你今天邀请的这些人也不单单是主管煤矿的。”

    陆卓一听,顿时来了精神。陈忆虽然只有初中文化程度,但是阅历却是士子的好几倍。就算在几个媳妇里她也是最有能力最见多识广的一个:“说说看,还能做什么?”

    “这么跟你说吧,这边的矿产不仅仅有煤矿,还有煤层气、铝土矿、铁矿、铜矿。这些玩意你一样拿一高入手就能星辰一个庞大的从开采到冶炼的完整产业链。至于其他方面,这边水资源不算差,可以考虑在这边建立一个或者几个发电站。你那么多钱砸出去,想要这些东西应该不成问题。”陈忆望着杯子里的红酒,怎么看怎么像是白色的粘稠物。早上的时候不小心把陆卓的“坏东西”给咽了下去,让她直到中午都还没有缓过劲来。老感觉自己嘴里有异味,肚子里也是时不时地一阵恶心翻滚。

    陆卓眼睛一亮,猛地派受到:“果然不愧是我媳妇!啧啧啧,这脑袋怎么就那么聪明呢?不过我能把到你,一定也是很聪明的!”

    陈忆没好气地白了陆卓一眼:“你就得瑟吧,就知道欺负女人!”

    “唉唉唉,这怎么说的。我什么时候欺负你了?早上我是情难自禁!再说了,你已经是我的人了,吃点下去怎么了?”陆卓王者陈一一副得意地嘴脸,就好像自己做出了什么伟大的事情一样。

    陈忆冷哼医生,懒得在跟陆卓争论什么。这货骨子里就是个喜欢占人便宜的混蛋,如果不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的话她老早就跟陆卓断绝关系了:“我现在算是知道为什么有的女人为什么说不经历人渣,哪敢穿婚纱了。像你这样的还真是得多相处一段时间好好认清真面目,否则的话还真的是吃了亏后悔都来不及。”

    陆卓得意地晃动了两下身子,随即正色道:“那我怎么跟她们说这些?直接提?”

    “不提!”陈忆气呼呼地一翻白眼朝着陆卓狠狠一瞪。但是看着他立刻认怂地表情又有些心软:“你出手这么大方,人家也不是白痴。你那点底子估计也被别人查了七七八八了。那么雄厚的财力,不对你招商引资趁机多捞取些好处谁会甘心?所以你就只管等着就行。她们会主动提出来的。”

    陆卓明白地点点头,笑眯眯地望着陈忆。难怪别人总说有个好媳妇少走十年路。自己从前一直都以为是滚床单把那十年的路给浪费了,现在想起来,有个聪明又能干的媳妇在事业上还真是大有帮助。

    一口把被子里的红酒闷掉,陆卓笑眯眯地望着陈忆,两只眼睛里几乎都快放光了。他现在月刊陈忆是越觉得漂亮。尤其在早上之后更是觉得身边的美人是浑身放光,恨不得现在就跟她说让她给自己生娃。

    “看什么看,你给我老实点。要是把事情办砸了养不起我看我怎么收拾你!你可还欠着我一条游艇呢!”**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