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全才 第四百一十六章 死亡威胁

时间:2018-04-16作者:东热星探

    没有开灯的酒店套房,严哲做在沙发上,狡辩放着两个箱子。花老满脸地戒备站在严哲身后,原本佝偻的身子此刻听得比之,一双眼睛警惕地望着背着光坐在黑暗中的女人。

    黑色的皮箱里是整整五千万地现金和一份有关露珠哦的资料。严哲为了彻底解决这个好像是有着不死之身的年轻人几乎已经可以说无所不用其极。自从马和战死在上海之后,他已经再一次想到了办法来对付陆卓  。只是这一次,他找的人据说从没有失过手。

    精亮的眸子即使在黑夜中也能散发出令人心悸地光芒。花老自认为已经是有数的高手,就算比起汪索也不过只差上一分,但是站在这个房间里,却好像被那女人的气场死死笼罩一样,充满了窒息感。

    没有人说话,事实上从她们进来开始这个女人就一直保持着同样的姿势坐在沙发上轻轻明着红酒,没有丝毫开口地意思。严哲破坏了规矩,他亲自到了酒店里跟自己面对面,如果不是他的身份,他已经是个死人。

    杀手都有自己的规矩,没有人可以无视这些他们赖以生存和用来自保得到规则。严哲因为想要验证自己的实力而破坏了自己定下的规矩,虽然只是看清了自己的脸,但也足以表现出他对自己的不信任。

    严哲静静地望着自己面前地女人,他已经这样盯着对方看了半个孝诗。可是对方除了喝酒之外在没有其他动作。就好像自己和花老两人不存在一样。一种从未有过地窒息感让他觉得浑身不自在。身居高位的他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感受到这样的压力,甚至跟陆羽面对面的时候他也没有感觉这样难受过。他知道自己做了出格的事情,只是对方虽然号称排名第一也从未有过失守记录,但是已经失败过两次的严哲绝不容许自己有第三次的错误出现。

    站起身,严哲带着花老慢慢朝着门口走去。临走前,他还特意转过身回来看了一眼沙发上身材娇小地女人,将那张有些熟悉地脸记在自己脑袋里。

    直到严哲走后,女人才站起身来轻轻打开了其中一个皮箱,取出了陆卓的资料慢慢反抗。

    当她砍刀自己目标的时候,小巧的嘴角不禁扯出一抹淡淡地微笑。

    黑夜中的北京城充满了白天没有的旖旎,灿烂地灯火下,陆羽坐在车子里笑眯眯地看着严哲和花老两人驾车离开。直到对方的车尾灯孝诗不见之后,他身旁的雷易才慢吞吞地走下车,静悄悄地进入了一旁地酒店。

    虽然陆卓注定了有危险,但是作为一个父亲,有谁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家儿子被别人干掉。所以在收到风声的第一时间,他就已经带着雷易来到了酒店外面,就等着严哲付了钱之后让雷易上去把严哲请的杀手干掉,还能顺便捞上一笔。

    对于雷易的能力陆羽有的是自信。如果说世界上还有一个人能够挡着火力全开地雷易那就只有四肢健全地汪索。

    五分钟之后,雷易快步从酒店中走出,两手空空的,根本没有提着任何东西。陆羽眼睛一条,一种不好的预防顿时袭上心头。打开车门把雷易迎进车里,陆羽眼神一凛;“你受伤了?”

    雷易点点头:“那女人很强!我不是她对手!”

    “该死!”陆羽心中顿时一沉,现在陆卓在山西,噜咕哦这时候杀手赶过去的话身边没有任何人的他根本挡不住对方的袭击。

    一个能够轻松解决雷易的杀手,要想感到毫无防备地陆卓简直太容易了。

    汽车缓缓开走,慢慢离开了酒店门口。高楼上,一双明亮地眼睛不屑地盯着汽车的尾灯,嘴角依然保持着严哲离开地高度:“还真是护短的老头。只不过,这一次陆卓有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呢?呜~如果杀不死他的话我该怎么办?”

    正在酒店里搂着陈忆琢磨着这次来山西能赚多少钱的陆卓突然接到一个短信。一个陌生的号码,查询归属地是来自西藏,但是短信的内容却完全没有西藏的宏伟和大气,反倒是完全继承了高原地寒冷,让陆卓头皮一阵发麻。

    “我要杀你!”

    简简单单四个字,却让已经经历过一次生死轮回地陆卓整个人差点从床上蹦起来,手掌几乎是条件反射一样到重重一捏,差点把熟睡中地陈忆给捏醒。

    胸前吃痛的陈

    忆打了个翻从陆卓的手掌挣脱出来,反手迷糊着给了陆卓胸前一下,却没有给陆卓半点刺激让她清醒过来。

    陆卓望着手里的电话,整个人呆呆地坐在沙发上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现在可不想再一次中枪昏迷了,上次的事情已经让自家媳妇对自己的信任降到了谷底。如果他再一次遇到危险的话,哪怕只是被路人甲踩一下脚指头家里的那群媳妇都不会再让他出门半步。

    沉吟了一阵,陆卓还是决定先看看是不是恶作剧。毕竟知道自己号码的人并不多,虽然不排除通过其他渠道得到,但是对于自己隐私的保护陆卓自认还是做得不错的。

    “你是谁?”

    陆卓问出了这辈子问过的最白痴的一句话,过度担心自己小命的他已经有些不知所措。现在自己在别人的地盘上,随时都能有危险。而且以现在的技术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干掉一个人实在太容易了。美国总统地伤亡率还这么高,更何况自己不过只是一个暴发户?

    信息很快得到了回复,但却只有简单地两字。陆卓想也没想地回拨过去,却被对方直接挂断。

    “杀手!他妈的我还不知道你是杀手么!”陆卓望着对方的回复简直快要气炸了。他好容易才出医院结果现在又受到这样的信息,怎么能不担心。

    深深吸了口气,陆卓只能紧张地反问对方“谁请你来的,我付三倍的价钱给你!”

    虽然紧张自己的小命,但陆卓还是保留着一定思考能力的。对方既然是杀手那就表示跟自己无冤无仇,前后都是为了钱。自己付出三倍的价钱虽然可能让对方名誉扫地,但是却可以让一个普通人舒舒服服大手大脚地过一辈子。对于杀手这种为钱的群体来说这才是最实在的东西。

    “五亿。”

    对方很快又回了消息,结果要的价钱却让陆卓差点吓了一跳。虽然知道自己的小命不便宜,但是他却真没想到竟然会贵到这种程度。李老板家的儿子张子强不过才要了两亿,自己跟李老板比起来简直就是小鱼小虾,上哪能值五个亿?

    见到对方竟然开出了价码,陆卓心里头也顿时松了口气。这世界上什么都好说,就怕遇到那种只人死理的。俗话说的好,横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既然有价码,那就一定可以讲价。

    “能便宜点么?或者说,分期付款?我上有父母,下有还没出世的孩子,中间还有一大堆媳妇要养活,我也不容易啊!”

    陆卓也不知道自己中的哪门子邪发出的这样的信息,发送键一桉他就立刻后悔了。这简直就是脑抽的举动,如果自己因为这个死了那还真的一点都不冤枉。现在谈论的是自己的小命,结果却被自己硬生生地弄成了菜市场买住蹄髈。人家是杀手,不是社会福利署的员工,既然决定要要干掉自己,又哪有什么功夫管自己家里还有什么人,又不是古代大侠劫富济贫误抓好人。跟杀手讲这些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如果陈忆现在醒过来看到陆卓的信息内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跟他分手。这到底是什么男人啊,把自己的小命看的那么不值钱。这笔钱他明明出得起结果还要跟人家讨价还价,如果再跟着他天知道下次他会不会因为经济问题而让一家子跟着他吃猫粮。

    “既然你这么不看重自己的小命,那你最后的机会也没了。记住,我在上海等你。如果你能平安无事的话再说!”

    陆卓望着对方回复地短信整个人都傻了,跟二愣子一样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音。这下玩大了,原本还想跟对方多聊一阵交个朋友。说得好的话估计连钱都省了,结果没想到对方的耐心竟然这么有限。现在好了,人家在自己老家摆明了要对付自己,偏生自己这边的事情弄完了还不能不回去,看来这一次是怎么都躲不过这一劫了。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不过这样也好,起码知道了对方下手的地点。既然能在大晚上地发短信把事情一股脑地告诉自己,那就证明对方是个极其自负的人。这样的家伙一般是不会出尔反尔的。

    在上海混了二十多年,就算不是土豪也应该能算地痞。对方想要在自己的地盘上把自己干掉也没那么容易。最多让沈河多多留意外来人口,再让刘倩去查查电话号码的来源,就不信还查不出个什么道道来。**小.+?说网 w ww. b pi.手打b更新更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